悠悠书盟 > 蹉跎惘少 > 第七百五十五章:风雪被窝更温暖

第七百五十五章:风雪被窝更温暖

  肖尧的激动,完全不是装出来的。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见证一个孩子的诞生,而这个孩子的母亲,又是自己的红颜知己,他怎能不激动万分?

  可激动过后,肖尧目光停留在范菲菲的腹部,看不出一点孕妇的模样。只是觉得范菲菲比原来,更加漂亮迷人了。

  他忍住想抱抱这个美人的冲动,扶她做到床边先聊起来。没多久,肖尧急着回去,他来到客厅,皱着眉头说道:

  “你们喝酒有完没完?都给我滚,家里有孕妇,你们把客厅弄得乌烟瘴气的,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在这喝酒抽烟,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肖尧,你啥意思?你不喝酒,还不让我们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都是我老同学。”

  穆志被肖尧气得火冒三丈,肖尧突然这么说,也太不给他面子了。可肖尧不理他,盯着那三人恶狠狠地骂道:

  “看什么看?叫你们滚没听见啊?我们的账还没算完,再不识趣,我一个个把你们扔下去。”

  穆志的三个同学,见肖尧真的要动手,吓的屁滚尿流,赶紧往门外跑。肖尧冲着他们的背后喊道:

  “我以后会常来,我看到一次就打你们一次,不怕死的就来。”

  肖尧说完,理也不理气得快要发疯的穆志,摔门而去。

  穆志几乎被肖尧气吐血,范芳菲却暗里欢喜着回房。肖尧如此胡搅蛮缠一番,穆志的这些同学也好、朋友也罢,以后肯定会收敛许多。她都为了这事,背地和穆志争执了好多次。

  范芳菲不是不给穆志交朋结友,也不是不让他喝酒。可他整天这样,一喝酒就是几个小时,范芳菲也受不了。

  一来是她被这些人隔三差五跑来喝酒,打搅他们二人世界,很是的心烦,二来长期以往,经济也跟不上,结婚收的人情红包,都被他喝光了。

  奇哥和几个同事,还有点眼力见,见到范芳菲不喜欢他们老是和穆志喝酒,渐渐少来了。可他这几个同学,仍然死样不改,知道穆志爱酒,有点空就跑来蹭酒喝,一喝就是半天,搁谁也受不了。

  穆志被肖尧扫了面子,拿他无计可施,他也怪罪不到范芳菲头上,只好闷闷不乐的倒床就睡,范芳菲催他去洗洗也不动,范芳菲只好端来热水,给他擦脸洗脚。

  冬天的清晨,给人感觉是一天最冷的时候。肖尧来到木街工地,刘佳丽和王国英才起床。王国英见肖尧发梢和眉毛挂霜,笑嘻嘻的说道:

  “你看你,都变成白胡子、白眉毛的老头了。被窝筒还是热的,你进去捂捂。”

  “不用了,进去再出来会更冷,你俩快去洗洗,我等着。”

  肖尧搓搓快冻僵的双手,人没进被窝筒,却把双手塞进去了。一阵余温传来,让他舒服的浑身通泰。

  “肖组长,我能留在这里上班吗?”

  看到肖尧把双手伸进自己刚睡过的被窝取暖,刘佳丽脸色有点发烧。她小小的心愿,还是忍不住提出来。可肖尧笑着摇摇头。

  “你什么都不会,一个人在这肯定不行,把你和她一起留在这又太浪费了。”

  “我都跟你说了不行,你还要问。你要是不怕麻烦,你下班就回来。”

  王国英不满的抱怨刘佳丽一句,拖着她出门。刘佳丽洗漱之后,跟着肖尧去往钢厂。凛冽的寒风,冻得她把双手自然的伸进肖尧的衣服里,把肖尧抱得紧紧的取暖。

  肖尧在忙碌中跨过元旦新年。月底,钢厂工地把基础混凝土浇筑完毕,到了正负零回填土的阶段,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今天下午休息半天,快过年了了,你们想买些什么就去买。不想出去的,就好好休息休息。”

  这天刚发完工资,天气很好。肖尧在饭后善心大发,给了大家自由时间。这段时间,肖尧统筹安排,避免了许多窝工、返工、怠工现象。还多了一个刘佳丽帮忙,他们组里的进度,都赶在整体的前面。

  就在几人都欢呼雀跃的时候,刘佳丽却冷不声的说道:

  “肖组长,我想回家一趟,看看我妈妈。”

  一个多月下来,刘佳丽和大家也混熟了。组里人都把她当作小宝贝一样的捧着,她那胆小的心性,也有了极大的改变。

  “行,你跟我走,我得先把你交到你舅舅手里。”

  肖尧可不敢让她就这么回家,在整个组里,大家都把她当成还没长大的小孩子。

  “我们也跟你走,好久没看到王国英了,想她了。”

  张寒香和刘语柔跟着凑热闹,她俩知道肖尧要回木街工地,赶忙热情相求。

  “去,你们俩都这么大了,还要我看着?再说了,我就一辆车,也带不下你俩。”

  她俩的热情换来的是肖尧的白眼,可她俩也不在乎。都这么熟了,谁不知道谁啊?

  “你到木街等我们,我们俩带丽丽一起坐车,随后就到。”

  肖尧一想也行,刘佳丽坐公交车总比坐他自行车暖和的多。他正准备答应,可丽丽不干了。

  “我不跟你们坐公交车,那要花钱的,我就坐他自行车。”

  刘佳丽其实不是舍不得一毛两毛的车费,而是她喜欢坐在肖尧的自行车后面,抱着他的感觉,真舒服。

  “就你抠,随你啦。”

  张寒香不再强求,和刘语柔一起去坐车,而肖尧则骑车带着刘佳丽一起去木街。留下的几个男人,他们只想钻进暖暖的被窝睡觉。

  刘佳丽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回家给妈妈报喜。她舍不得花一分钱,要全部送回家给妈妈。她以后不但能养活自己,还能让妈妈也过上好日子了。

  可刘佳丽的这一想法,在张寒香和刘语柔到了木街之后就被搅黄了。因为肖尧早就对她俩说过,有时间就去把刘佳丽的衣服买了,肖尧也早把组里准备聚餐的十五元钱,给了她俩。

  今天正好是个时机,她们也要去买两件衣服过年。肖尧之所以把钱让她俩去买,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区区十五元能买啥衣服。

  王国英几人极力邀请肖尧一起去,可肖尧真的不愿逛街,他也不想买啥,可他架不住三个女孩的死缠,外加一个小女孩的祈盼。

  大街上,人流相互交织,来来往往穿插与各个街道。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商场里,更是人头攒动。快过年了,大家都在忙着打年货。买新衣、买年画的人群络绎不绝,

  可当张寒香拿着一件十来元的上衣,让刘佳丽试穿的时候,丽丽慌了。

  “我不买衣服,我就跟你们来看看玩玩,我要把钱留给妈妈。”

  到这时,肖尧他们也没告诉她,大家愿意把一顿饭钱省下给她买衣服。

  “试试吧,不要你花钱的,这是组里的哥哥姐姐早就商量好的,是大家给你的礼物。”

  “你要不试,就枉费了肖组长的一片心意了。要不是一直忙着,他早就让我们给你买了,快试试。”

  看着张寒香和刘语柔都在劝刘佳丽,肖尧很尴尬。钱在他手里他记得,可钱交给她俩之后,他已经把这事给忘了。

  “小王,你叫她们买好点的,钱不够我出。”

  为了弥补自己的遗忘,肖尧对王国英如此吩咐。王国英有点诧异的看向肖尧。

  “没必要,你要想给她买好衣服,不如给她多买一套换洗。我们穷人家的孩子,不能也不敢穿好的显摆。就算狠心买了自己喜欢的、贵的,也不敢说出真正的价格。既怕父母说你败家,又怕别人笑话。”

  肖尧听了很以为然,点点头默许了王国英的建议。王国英笑笑离开肖尧,加入为丽丽挑选衣服的队伍。

  刘佳丽在再三推辞不掉的前提下,满心欢喜的试好一套衣服。而王国英三人经过协商,又给她按照一样的大小,买了她们统统认为好看的另一套。两套衣服,一共才花了三十多点。

  那时候,商家真是童叟无欺,一分价钱一分货,至于现在假货满天飞的现象,根本就不存在,那时的人们,压根就没有担心买到假货的概念。

  数十年下来,社会发展了,科技进步了,但童叟无欺变成了老少皆欺,货真价实,转化成假货高价。人性和道德标准的门槛,已经被踢得稀烂。这只能说社会进步了,人心退步了。

  肖尧补上十几块钱,看看还是有点过意不去。他又让王国英带刘佳丽去买了便宜又好看的鞋袜,这才觉得心里好受点。

  几个女孩,逛得多,买的少,到最后也就各自买了十几块钱的衣服,肖尧也要替她们付账,但她们一概拒绝了。都是打工的,谁都知道钱来的不容易,她们也不会让肖尧替她们买东西。

  刘佳丽从先前拒绝大家为她买衣服,到后来肖尧为她增加一套的推辞,直至肖尧最后为她买鞋子的默许,她的心态产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可她这变化,谁也没有察觉。

  终于在一场大雪倒下来之后,整个钢厂工地被厚厚的大雪覆盖,工地只好全部放假。

  肖尧与当晚回到木街工地,他想让王国英也提前回家过年,他来代替。因为他还要参加公司培训,公司不放假,他是走不掉的。

  王国英也因为下大雪,大楼内施工受到影响,她一个人躺在被窝里取暖,看到肖尧顶着雪花进来,连忙穿着单薄的衬衣就下床,拿着毛巾为他扫雪。

  “你快躺着,别冻着,我自己来。”

  可王国英见肖尧衣服上的雪花一时难以扫掉,并没理睬肖尧的催促。

  “快把外套脱下来抖抖,一会化了就湿了。”

  肖尧依言解开纽扣,王国英急忙把他头上的雪花扫尽。就这一会功夫,王国英已经冻得牙齿打架了。

  肖尧抖完雪花,衣服还没来得及穿,就被王国英一把夺过仍在一旁,顺手把他拖到床边,跩着他的一只手,她自己把冻得直抖的身躯钻进被窝。

  随即她也把肖尧拉倒在她胸前,并用被子盖住了肖尧的上半身。

  感觉到胸前被压扁的柔软,传来一阵异样而又舒服的温暖,肖尧这才从恍惚中醒悟过来。

  “你别这样,我不冷,快别把你冻着。”

  肖尧挣扎想起来,但他不敢直接起身,他是怕把王国英给冻着了。

  “暖和吗?”

  王国英在他耳边轻声的问了一句。

  “嗯。”

  肖尧实话实说,冒着风雪在路上骑车,半路还滑倒过几次,这会被温暖的身躯抱着,他真有点舍不得离开王国英这暖洋洋的怀抱。

看过《蹉跎惘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