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傲世尘途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第一轮选择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第一轮选择

  “。。。尘老师,您这是在威胁兵某不成?”兵显圣脸色一变,声音也不似方才那般温和。

  “我可不是在威胁,只是希望兵家主能慎重考虑你现在做的事情!”风尘笑眯眯地说道。

  看上去似乎温和良善,却在无形间,散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气息,叫兵显圣这位三重境中游的尊者,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望着自己不住抖动的手掌,几乎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身体。

  “兵家主,天尘这样说或许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过如果这刘贺真是紫羽城看中的人,只怕我们在这里杀了他有些不妥。如果我们票选的结果,是投靠鹰盟的话到还无所谓,如果是另外两种情况,只怕于我们不利!”冶天尘有些突兀的站了出来,冷静的分析目前形势。

  “暂且搁置吧,先看最后的结果如何,而且,这位尘老师的话,可信度应该还是极高的,死亡属性修者虽然可怕,但也确实实力不凡,若是能留下来作为日后对付鹰盟的得力干将,也不失为是一种上佳的选择!”湖江岩突兀的说道。

  这位驯兽师家族族长虽然只是旁观,却拥有相当的话语权。

  也因此,他这一番话说出,原本就已意动的兵显圣,也终于点了点高傲的头颅。

  唯独那农百草,有些不甘的嘁了一声,没有再冒出头来说什么。

  冶天尘和湖江岩已经表态,兵显圣本来也不想追究刘贺的事情,他一个人鼓风捣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徒增笑柄。

  争执间,刘贺早已经完成所有突破,也将后半段的争执之词听在耳里,却没有半点的惊慌。

  毕竟,有风尘这个可以随手秒杀三重境巅峰的老师在,要是他刘贺能被这群连三重境巅峰都没有的家族族长无缘无故伤害甚至是击杀,那简直就是奇迹,别说刘贺本就是无畏之人,就算是碰到胆气不足的戝信笺,甚至是天真幼稚的上官卿芸,都恐怕不会有半点的惧怕。

  “老刘啊,你这可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啊,有什么感想吗?”

  等到刘贺旁若无人的跳回上官家阵位,戝信笺连忙迎上去问道。

  “你们六个人,不是我的对手!”刘贺冷酷的回答,让戝信笺瞬间无语。

  尼玛就算这是事实,你也不用劈头盖脸就来这么一句吧?

  我们不要脸的啊!

  “风兄,你这样做的话,可能会导致紫羽城的得票变低!”

  事情悄然平息,柳寻的脸上却未见喜色,反而更多是担忧和不满。

  死亡属性修者毕竟是禁忌,即便湖江岩最后那一番话,让紫羽城变成了一个较为光鲜的角色,恐怕也会让很多的家族,对紫羽城产生一种莫名的忌惮。

  “但那应该都是二流家族的人,对吧,那些人的票权太低,就算变了,也不打紧!”风尘笑道。

  虽然让刘贺上场时临时起意,风尘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刘贺暴露属性的后果,到了三重境这个境界,就算再蠢,也不至于会被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陆传闻欺骗,认为死亡属性修者就是无恶不作,就是该剿灭干净。

  也因此,那些早就打定主意要选择紫羽城的家族,并不会因此而动摇,反而可能会因为刘贺这个过于强悍的天纵之子,增强对紫羽城的倾向性。

  而一些摇摆不定的一流家族,更有可能因此改变一开始的主意,投向紫羽城的怀抱。

  当然,说到底这些都是风尘的猜测,连他自己都不敢确定概率多少,柳寻或许也考虑到这一点,却无法像风尘那样乐观。

  “柳寻啊,你别总是思考事情,往最坏的结果去考虑,虽然很多事情这样想没错,但如果因为结果改变了初衷,那就本末倒置了啊!”风尘看着柳寻那张纠结的脸,不由语重心长道。

  “哇老师,我真怀疑您是不是取向有问题,你刚才看老柳的眼神,啧啧啧!”一旁的戝信笺插科打诨道。

  “你没

  事干了是不是,上面还在进行对战呢,你给我好好观摩!”风尘没好气道。

  “老师,您确定要我观摩吗,这样的战斗,有什么好观摩的啊!”戝信笺一脸的无奈。

  比武台上,由于刘贺的下场,战斗双方变成一对一重境初游的年轻修者,虽然打的你来我往,但基本属于菜鸡互啄系列。

  至少戝信笺一眼看去,就发现两人十几处明显的破绽,更不要说两人那慢到极致的速度,以及毫无威力可言的攻击了,基本就是戝信笺一匕首结果的货。

  “咳咳,观察弱者的弱点,反思自己对战时的问题,也是修行的一部分,你好好看着就是了!”风尘瞥了一眼,脸色有些尴尬的强行解释道。

  “是是是,您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谁让您是老师,我们只是没选择的学生呢?”戝信笺摊手道。

  “信笺,刚才穿红衣的那个人,就犯了和你一样的错误!”

  一旁的杨素突然说道,竟然已经看入迷了这场低端战斗,让戝信笺和风尘都不由一愣,前者惊讶之余,也不由向风尘投去了崇敬的目光,认为风尘字字珠玑,而后者。。。

  “不用这么扯吧,这也能算是一种成长?好吧,看来我这个老师,还是有点嫩啊”风尘自己都难以置信,自己刚才说的话,竟然还真有点用,就算是菜鸡互啄的对战,也一样有可以学习的地方,只是一直以来,很多的修者都自恃修为高深,对年轻修者的弱点从来不重视而已。

  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悄然过去,随着最后一场比斗的结束,让风尘等人期待已久的票选,也终于在兵显圣的一声咳嗽中,拉开了帷幕:“好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结束,相信各位家族族长,已经在心中有了答案,接下来,请将你们的选择刻录在玉玦上,直接呈递到比武台上。”

  话音一落,立刻就有早就准备好的家族族长刻录玉玦,须臾间,便有十数块形态各异的玉玦抛至比武台上,却没有发生碰撞或者是其他任何变化,随着阵法方位的不断演化挪移,竟然在比武台上呈现周天星辰方位运转,对应了投掷这一枚玉玦的家族方位,似乎不需要特别说明,只需要对照一二,就知道哪一个家族的选择究竟是什么。

  一分钟后,在场拥有票权家族的玉玦都被扔出,一个微型的周天星辰阵法方位,就此展现在各大家族的眼前,随着阵法不断升腾的氤氲灵息烘托,竟然折射出五彩斑斓的仙灵之气。

  下一秒,兵显圣将神识沉入整个阵法,玉玦也随之释放出璀璨的光泽,在那五彩斑斓的仙灵之气映照下,一个个金色大字浮现在众人面前。

  “紫羽城!”“紫羽城!”“自力更生!”“紫羽城!”“鹰盟!”“独立!”。。。一道道大小不一的金色字符闪烁光芒,整整五十六道盘旋在比武台上,竟让人不禁产生一种目眩神迷感。

  “最大的应该是四大家族,两个紫羽城,其次是一流家族,啧啧,看来有点效用,竟然有足足十一个,剩下的那些,已经没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

  仔细一数,风尘便将这第一次票选的结果看破,就算撇开二流家族的一张票权,四大家族和一流家族的票权比重,都已经达到了整整四张零四分之三,稳稳地拿下九张票权比重一半。

  单从这一轮来看,已经是紫羽城胜利。

  “兵家和农家,想不到那个农百草,居然最后会支持我紫羽城,还真是有点讽刺啊!”确认了结果后,风尘也顺着金色大字方位寻找源头,却有些意外地,看到了农百草等人的身影。

  方才的口舌之争还历历在目,风尘怎么都不认为农百草会是个良善之辈,却不想,居然想要加入紫羽城,而不是鹰盟。

  虽然准备特殊的大白鼠时,风尘还让杨再飞额外给农熵准备了一份,但那也只是建立在没有发生刚才的争执前,单从对农熵个人印象做出的判断。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那准备也不算白

  做了,兵家和农家,如果小安要出招的话,必将首当其冲!”风尘心中暗道。

  “第一轮票选结果如诸位所见,接下来,请对这次票选结果有异议的家族,向想要改变其票选的家族发起挑战,每一位家族均有一次挑战权,但如果票权被夺走,则失去挑战权,同时,如果已经挑战过,也无法再被任何家族挑战,任何一方家族都可以挑战另一方家族,不限制各位家主手中的票权比重!”

  随着兵显圣的话音落下,霎时间,从十数个不同的阵法方位上激起一道道灵力波动,飞速的朝着比武台上,那一个个金色的大字袭去,眨眼间,便敲动了十余个不同的金色大字,发出金属一般的震鸣声,也让紧接下来票权战的对战双方身份揭露。

  “奇怪,怎么都是二流家族挑战一流和四大家族?”

  “而且,这些二流家族的选择,貌似都是鹰盟,而他们攻击的目标,全都是紫羽城!”

  “。。。应该不是老夫想多了,刚才发起挑战的,明明都是那些家族的家主,他们不应该是鹰盟的潜入者才是!”

  过于统一的战斗双方阵列,很快就在各大家族的成员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一些老谋深算的家族族长,甚至开始用狐疑的目光,扫视那些发起票权战的家族成员。

  可不论怎么看,都没有从那些家族成员身上,感觉到任何的异常和伪装,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仿佛什么都没有变化一般,可实际上,都改变了。

  “第一场,兵家对战金家,请双方出战者上台!”仿佛被挑战的并不是自己家族,而是其他什么不相干的家族一般,兵显圣一脸自然的宣布道,似乎根本不认为,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但兵显圣的这种自信,也只能持续到金家的出战者上场前那一刻,当金家的出战者,曾经在赫岚山阶梯上,被杨素狠狠甩飞出去的金败,踏上这泰石玉铸成的比武台后,毫无保留地气势猛然一方。

  登时,在场除了兵天行以外,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禁大变,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而实际上,这件事情本来就十分的不可思议。

  金败的修为,赫然从一重境巅峰,变成了就连兵天行都只能平视的二重境中游。

  散发出的威压,更是可以比拟二重境巅峰强者!

  “这是怎么回事,金家的金败,怎么可能会拥有这么强的修为?!”

  “这还不是明摆着的吗,金家肯定是被鹰盟暗中操纵了,这金败,只怕也是他们炼制出的罹魔傀儡!”

  “那还等什么,赶紧把他们赶出去啊,这么明显的作弊,怎么可以让他们继续站在这里?!”

  “可是,我们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这还需要什么证据,直接把他们都给制服了,不就清楚了?”

  “看来诸位家主都是井底之蛙啊,吾儿修为进阶到二重境中游难道是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不成?何况,这次的世家大会,虽然禁止外来修者踏入,可从来都没有禁止过我们这些已经暗中投靠鹰盟的家族进入吧?吾儿虽然靠了一些其他手段得到现在的力量,但恕金某实言,这难道真的违背了世家大会规矩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请你们也把冶家一起排除在外吧!”

  金家家主冷笑道,让各大家族中支持紫羽城的修者们一时哑然。

  的确,规则上从来没有说过,不准许其他家族已经暗中投靠鹰盟。

  只是不允许鹰盟的修者潜入到各大家族中代替其,参加票权战。

  像金败这种情况,只能说是意外,而不能说是触发了规则。

  如果真要以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开罪金家,那么这次的世家大会,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所有选择鹰盟的家族,都可以被认为和鹰盟有关。

  那么,是否干脆就把这些家族都排除出去呢?

  这样一来,倒不如分家好了。

  :。:

看过《傲世尘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