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雪落关山 > 第1464章 命门

第1464章 命门

  七彩听着石正峰的讲述,就像听天方夜谭似的,说道:“正峰,我有时候很好奇,你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是从哪来的,我们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石正峰心想,你们当然想不出来了,我可是来自现代世界。

  七彩说道:“你说让老百姓选举大臣执政,可是老百姓当中,很多人连字都不认识,他们怎么选?”

  石正峰说道:“这就是我要说的,我觉得,老百姓就像是孩子,君王就像家长。当孩子没长大的时候,家长要管着他,处处为他做主。当孩子长大了之后,家长就要放开手,让他自己做主。孩子没长大,家长放手不管,孩子们就要闹翻天。孩子长大了,家长还不放手,孩子和家长之间就要闹出大矛盾。”

  七彩问道:“老百姓像孩子,那他们长没长大,怎么评断?”

  石正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看智慧,老百姓的智慧足够用了,他们就长大了,相反,智慧不够用,那就还没长大。”

  七彩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这华夏大陆的老百姓,绝大部分都是没长成的孩子。”

  石正峰说道:“所以我现在不着急,以后再慢慢说。”

  石正峰提出的话题已经引起了七彩的兴趣,七彩说道:“你说老百姓选举大臣,那选举之中要出现舞弊现象怎么办?大臣掌握了权力之后,残民虐民,老百姓赶他,他也不下台,那怎么办?”

  石正峰的眼中闪过了亮光,说道:“那就要实行三权分立。”

  “三权分立?”七彩又从石正峰的口中听到了一个新奇的名词。

  石正峰说道:“三权分立就是立法、司法、行政这三种权力由不同的衙门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制约制衡。立法是制定律法的,行政是行使权力的,司法是监督律法制定、行使的。”

  七彩想了想,说道:“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像你说的这样三权分立,国家岂不是要乱了套?”

  石正峰笑道:“如果国民的智慧够用,三权分立,国家不仅不会乱套,还会彻底根除贪污腐败这些现象。无论谁当君王、谁当官,都是明君清官,你不明你不清,你就没有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七彩说道:“你的这些设想就像僧侣们口中所说的天国,完美无瑕,令人向往,就是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

  “我说的这些话早晚会在华夏大陆实现,可能现在实现不了,短时间内实现不了,但是,早晚有一天会实现,”石正峰目光坚定地看着七彩。

  石正峰想帮着中行庸除掉吉丰臣,然后在中行家的领地上实行改革。当然,中行家的领地距离实现民主选举制度还有很遥远的路要走,石正峰要做的是普及人权、启发民智。

  老百姓像孩子,孩子要想成熟,不能单纯地靠年龄的积累,还要启发他、磨练他,这样才能加速他的成长。

  石正峰要告诉中行家的老百姓,你们给官府缴纳赋税是天经地义,官府保护你们也是理所当然,不能把自己看得那么卑微,要挺直了腰杆,拿出主人翁的姿态来。

  当然,想要实现这一切的先决条件是,除掉了吉丰臣这个权臣、这个顽固派

  。

  一天,中行庸又把石正峰召到了宫里议事,议的自然是铲除吉丰臣的事,两个人正议着,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中行庸叫道:“怎么回事,谁在外面吵闹?”

  过了一会儿,一个仆役跑了进来,说道:“回家主的话,雪郡主在外面想要见家主,我们告诉雪郡主,您有要事在和宰辅大人商议,可是,雪郡主不听我们的劝告,还......”

  “好了好了,”中行庸很不耐烦,说道:“叫她进来吧。”

  雪郡主就是刚刚嫁给吉丰臣的中行雪,只见中行雪哭哭啼啼,哭花了脸,抹着眼泪,走了进来。

  中行庸皱着眉头,语气严厉,说道:“你怎么了,好歹你也是个郡主,这么哭哭啼啼的,就不怕下人们笑话吗?!”

  中行雪听到中行庸的训斥,哇地一声,哭得更加伤心了。

  “别哭了!”中行庸怒吼一声,中行雪止住了哭声。

  中行雪压抑着悲伤的情绪,说道:“哥,你把我往火坑里推,难道还不许我哭几声吗?!”

  中行庸的语气缓和了几分,说道:“雪儿,我把你嫁给了吉丰臣,怎么能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呢,吉丰臣在我们中行家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少女子做梦想嫁给吉丰臣,还没这个福气呢。”

  “吉丰臣他、他、他......”中行雪看了看石正峰,欲言又止。

  石正峰心想,人家兄弟聊一些家庭秘事,自己就不要涎皮赖脸地在这听了,石正峰起身要走。

  “正峰别走,”中行庸叫住了石正峰,对中行雪说道:“正峰不是外人,你有什么话,当着正峰的面说也无妨。”

  中行雪看了看石正峰,又看了看中行庸,憋红了脸,终于叫了一声:“吉丰臣他不是男人!”

  中行庸和石正峰都是大吃一惊,看中行雪那副面红耳赤的样子,她说吉丰臣不是男人,应该指的是房事方面。

  中行庸说道:“吉丰臣毕竟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也可以理解,明天我叫郎中给他配一些壮阳药。”

  中行雪已经把话说出口了,索性也不再遮掩,叫道:“不是的,吉丰臣生理没毛病,他是心理有问题,根本就不跟我同床,连碰都不愿碰我一下。”

  中行庸和石正峰再次愣住了,中行庸说道:“吉丰臣这家伙确实挺古怪的,他不贪图女色,还没有亲生儿女,家里的几个儿子都是养子。如果他生理没毛病的话,他这是要干什么呀?”

  石正峰突然眼前一亮,叫道:“我知道了!”

  中行庸和中行雪都吓了一跳,扭头看着石正峰,石正峰说道:“家主,我知道吉丰臣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呀?”中行庸、中行雪兄妹异口同声地问道。

  石正峰说道:“雪郡主,请您先回避一下,这件事我没法和您说。”

  中行雪觉得石正峰这是在对自己无礼

  ,瞪着眼睛就要吵闹。

  中行庸说道:“雪儿,你先下去吧,男人们说正事,女人不要搅和。”

  中行雪对中行庸这个哥哥还是有几分畏惧的,她压着怒火,瞪了石正峰一眼,退了出去。

  中行雪走后,石正峰附在中行庸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中行庸看着石正峰,问道:“吉丰臣的命门真的是这个?”

  石正峰说道:“没有试探之前,我也不能确定。但是,我们要不去试试的话,就永远也找不到吉丰臣的命门,永远也除不掉他。”

  中行庸拿不定主意,如果这次刺杀吉丰臣成功了,啥也不说,万事大吉。如果这次刺杀吉丰臣失败了,中行庸的家主之位肯定是保不住了,甚至连性命都要丢掉。

  石正峰说道:“家主,您要是畏首畏尾的话,干脆就辞去家主之位,像四爷那样,云游四方,做个清闲散人。”

  中行庸的眉头皱了一下,心想,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当上家主吗?与其这样被吉丰臣操纵,当个傀儡,还不如放手一搏!

  中行庸的眼睛里闪过了凶光,说道:“好,正峰,就按你说的去做,能不能除掉吉丰臣,就在此一举了!”

  中行庸自从把妹妹中行雪嫁给了吉丰臣之后,一直是处处讨好吉丰臣,吉丰臣以为中行庸已经被自己收拾服帖了,洋洋得意,放松了警惕。

  一天,中行庸叫中行雪以省亲为名,带着吉丰臣到宫里来。吉丰臣和中行雪成亲之后,一直没有肌肤之亲,两个人名义上是夫妻,其实形同宾客。

  中行雪要进宫省亲,吉丰臣不想和中行雪一起去,书案上还堆积很多政务需要他去处理。但是,中行雪软磨硬泡,非要吉丰臣和她一起去。

  吉丰臣和中行雪相敬如宾,黑不下脸来,只好耐着性子,跟着中行雪一起进宫。

  进宫之后,中行庸见到吉丰臣、中行雪,满脸微笑,说道:“吉爱卿,雪儿,我等你们很久了,快来,快来,越国使者送来了一盒点心,很好吃,你们快尝尝。”

  中行庸把吉丰臣、中行雪带到了屋子里,拿出一盒点心,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吉丰臣不知怎么了,有些心惊肉跳,拿着一块点心,直皱眉头。

  “吉爱卿,你怎么了?”中行庸问道。

  吉丰臣说道:“家主,我有些不舒服,想回家休息休息。”

  中行庸说道:“吉爱卿,妹夫,你和雪儿好不容易来一趟,别这么扫兴,热热闹闹地玩一天,晚上再走。”

  吉丰臣说道:“家主,我真的有点不舒服。”

  中行庸撇了一下嘴,说道:“妹夫,你这一身盘古金钟罩,神打不动,哪里会不舒服,你不会是和雪儿闹别扭了吧?”

  “没有,没有,”吉丰臣摆手说道。

  中行庸拍了拍吉丰臣的肩膀,说道:“那就别走了。”

  :。:

看过《雪落关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