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叫我创界神 > 第588章
  当这个问题被埃德温提出的那一刻,富勒的面色有些微变,眼神也在那圆片镜之后躲闪起来。

  看到这里,埃德温知道即便是富勒不回答这个问题,他也已经找到了答案。

  很明显,霍金斯一家在这里留下了某些东西,至于是什么,只有富勒才清楚。

  “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富勒医生,如果你不愿意回答,那么我只能用一点超常的手段,当然过程你不会喜欢。”

  虽然埃德温的语气显得十分平和,但这句话的字里行间里面,却是透露出了那超乎他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威胁,他的神色开始变幻不定,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将事情告诉给埃德温。

  终于,对于生的渴望,又或是一定的取舍,富勒下定了决心,咬着牙道,“那是一种特别海洋生物的躯体。”

  埃德温神色一动,追问道,“什么样的躯体?是不是你刚才为温尼普太太进行替换的某种器官?”

  “那只是躯体的一部分而已,如果你想看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埃德温点点头,对于富勒的配合,他表示十分满意,原以为这个过程会很麻烦,但是富勒这样聪明的人很显然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保证自身的利益。

  跟着富勒来到医院放置杂物堆的房间一旁,他取下了一块陈旧破损的砖块,在其中按下了那隐藏的按钮,一面墙开始翻转,露出其中一道铁门,“东西我就放在了房间的后面,只希望你看了之后不要吃惊。”

  富勒此刻的表情兴奋且狂热,很显然那东西所附带的研究价值是非常高的,甚至于超出了人类对于海洋生物的认知。

  到底是什么呢?埃德温看着富勒将门打开的动作,心下也不免有些期待。

  当铁门被打开之时,露出其中陈旧且废弃于医院后门的那座仓库,里面除却一些不用的设备之外,天顶之上的几个吊钩悬挂着一个巨大的事物,在未曾开灯之后,看不清东西的真正面目。

  当富勒按下电源开关之时,灯光骤然大亮,那悬挂的物体终于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头似章鱼,身体如鲸,尾部如蛇,腹生尖刺,通体为绿色,整个身躯约长二十米,几乎占据了整个仓库的三分之一,它倒吊着,鳍部很明显有着被切割过的痕迹,很明显是被富勒利用进行了实验。

  这到底是什么?没人知道,包括对于神话生物认知颇深的埃德温,这种生物极为怪异,就好似造物主将其随意的拼凑,与那种缝合怪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看到了吗?它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杰作,你无法明白它所蕴含的生命力究竟是多么的庞大,根据我的研究,它如果不遭遇任何意外的话,寿命大概在千年以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只要能够找到他身体的秘密,人类就能增加十倍的寿命!”

  这一刻,富勒忘记了埃德温带给他的恐惧,犹如一个狂热的研究者,对着心爱的实验体忍不住为之着迷,并且骄傲的宣布着自己的实验会是多么的伟大。

  埃德温对于富勒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思考着这个物种究竟是什么,似乎应该是属于克苏鲁神话之中的下级生物,当然也有可能是上级生物,谁知道呢?

  且不说它所具备的研究价值是几何,单就以埃德温透过双眼以及气息的感应来说,眼前的生物若是活着,实力至少接近半神。

  半神意味着什么?要知道埃德温如今便是半神,而半神之前的力量体系又是什么?

  一个人或者生物,除却那种生下来就十分强大的逆天种族之外,单以武道论要经过明劲、暗劲、化境、破禁,才能达到突破人类极限的御命、逆命以及掌命的层次。

  达到掌命就意味着半神,掌命之后才是真正的神明,拥有自己的规则。

  换句话说,半神至少要经过七个层次的修炼,若是没有特殊的奇遇出现,即便是修炼天才都要修炼个百八十年的。

  而往往达到半神级这样的层次,就已经意味着在低级或者中级位面就已经是无敌的存在,只手便能颠覆世界。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埃德温并不知道,但是也绝不会说是高到哪里去,或许神明层次就已经是最高的存在,至于神明之中有存在什么样的体系,他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成为神明这一系列的体系,埃德温将其作为了一个归纳,毕竟他来自深渊,更清楚那些高层次的体系是如何。

  没有成神之前的存在,只是一阶,而成为神明之后,便是二阶。拥有神明力量的存在,在深渊之中也是分三六九等。

  譬如深渊之中的各个领主,拥有低级领地的领主,实力不过是二阶初级。拥有中等领地的领主,实力便是二阶中级,像这样以此类推,直至高级,然后再是拥有领地的数量,以及跟深渊的契合度等。

  领主的称呼,会随着实力以及领地的增加而改变,譬如统御者、征服者以及主宰者。

  而超越主宰者的存在,埃德温没见过,恐怕那就是传说之中的三阶存在了吧。

  扯远了,眼前一阶顶级的生物,无声无息的死了,并且死后被人类当成了实验体,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

  生前是主宰一切的强者,死后却是连一只路边的野狗都不如,被眼中的蝼蚁肆意摆弄着自己的躯体,如果它还活着,恐怕会以雷霆之怒将看到的所有人类扫灭。

  尽管它的命运十分悲剧,但是眼下却不是埃德温所关心的,他更关心到底是谁将这个怪物杀死的。

  没错,这个怪物是被杀死的并不是因为什么意外之类,虽然从表面上除了富勒制造的那些伤痕意外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伤口,但是透过气息以及灵魂的感应,却能够知晓一点,那就是它是死于灵魂的消融,被某种强大的灵魂攻击瞬间夺取了生命。

  是什么可怕的力量可以在一瞬间夺走一只一阶顶级存在的生物?老实说,埃德温想不出来,甚至有些不太敢想,纵然他再狂傲也有自知之明,以他的力量都不敢说自己一定可以在瞬间就击败眼前的生物。

  虽然不知道这生物的来历以及它是被什么杀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将它带到这里的霍金斯夫妇,肯定知道。

  关于湖畔病院的事情似乎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眼下在没有新的线索出现之时,富勒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了。

  埃德温将目光放在了富勒的背影身上,后者丝毫就没有对其防备,全被自己的实验体所吸引着,当他意识到自己其实并非处于安全状态之下时,已经来不及。

  来袭的手刀使得他连声音都未曾发出便晕了过去,埃德温将其一把扛起,将他交给玛格丽特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回转至特殊病房,食蜂操析已然脱困,虽然不知道过程如何,但是从玛格丽特那苍白的脸色还是可以看出来花费了不少功夫。

  没有去理会有什么话要说的食蜂操析,埃德温对着玛格丽特说道,“我们之前猜测没错,霍金斯夫妇并没有死。”

  他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在医院里看到的那特殊物种,并非他刻意去阴谋,而是就算对方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玛格丽特面色一滞,旋即苦笑,“果然是这样,看来黑水镇那些怪异的现象都是由他们所带来的。”

  埃德温点点头,“当务之急是把他们给找出来,也只有这样才能知晓他们假死背后的阴谋究竟是什么。”

  玛格丽特嗯了一声,低头陷入思索之中。

  埃德温这时才把头转向食蜂操析,淡淡问道,“还好吧?”

  食蜂操析闻言有些不忿,自己冒着这么大危险帮他,就换来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不说嘘寒问暖,也要表现出一副关心的样子吧?不忿之余,她又有些委屈,难道自己真的这么招人讨厌么?越想越烦,以至于她语气变的冷冷,简单回了两个字,“没有!”

  原本她以为自己这个样子,总该会引起对方注意,询问她为什么吧?

  谁知道,埃德温只是简单点了点头,算作是了解了情况,然后再无其他的话。

  对此,食蜂操析忍不住想要发火了,她堂堂常盘台的女王,受万人膜拜、追捧,却要在这个该死的家伙这里受这种委屈,简直是忍无可忍。

  就在她打算说自己不干了,准备回去的时候,只听玛格丽特说道,“黑水岛并不大,但是要说复杂的话,恐怕其他地方都比不上它。想要在这座岛上找人的话,可谓难如登天,不过嘛,也不是没有办法。”

  埃德温闻言还未曾开口询问,只听食蜂操析迫不及待的问道,“什么办法?”

  埃德温怪异的打量了她一眼,之前还一副不满的样子,本以为她打算甩手走人,谁知道又摆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还真是善变。

  “你们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作为黑水岛的守护家族,岛上任何一处地方对我来说都不是秘密!”玛格丽特此时胸有成竹,要说对黑水岛的熟悉程度,恐怕谁都比不上她,她的家族时代守护黑水岛,拥有着极为详尽的岛图,标识着岛上的每一处。

  虽说寻找霍金斯一家成了当务之急,但是眼下却有一个问题不得不解决,那就是富勒。

  “老实说,我并没有想好该怎么处置他,眼下如果贸然处置他,恐怕很容易打草惊蛇。”

  玛格丽特不得不谨慎,事关整个黑水岛的安定,霍金斯夫妇又如此危险且神秘,在没有找到对方之前如果富勒出了任何问题,恐怕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并且做出反应。这样无疑是给他们增加了搜寻的难度。

  所以,富勒不能动,甚至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医院。

  对于玛格丽特的担忧,埃德温一清二楚,不由的将目光望向了食蜂操析。

  见埃德温望来的神色,食蜂操析先是一脸莫名其妙,旋即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继而化作一声冷哼,撇过头去。

  之前对自己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现在有求于她了又打算让自己出手?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见食蜂操析一副不愿帮忙的样子,埃德温耸了耸肩,他之前的确做的有些过分,眼下对方这个样子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就算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他也不会承认,更不会低三下四的去求别人帮助。

  原本还等着埃德温开口相求的食蜂操析,眼见这家伙没有任何表示,面色不禁再次难看起来,暗暗咬牙发誓就算这家伙求她,她也绝对不会帮忙!

  然而她又哪里知道,埃德温是为了保险起见才打算寻求食蜂操析的帮助,其实他自身便拥有着短时间内可以操控他人以及修改记忆的黑魔法,只不过这个黑魔法比不上她的心灵掌控那样毫无破绽,毕竟魔法是可以被破解的。

  “把他交给我吧。”

  玛格丽特点了点头,也不过问埃德温究竟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是人都有秘密,就算是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眼下正是合作,双方之间处于蜜月期,自然不会做出什么越轨的举动,秘密自然是保守起来更好了。

  待玛格丽特带着食蜂操析先行离去,埃德温为富勒施法,但见他竖起右手中指及食指,嘴唇轻动,低念咒语,两根手指之上顿时发出幽幽的黑光,他伸手点在富勒的额头之上,黑光看似是消散,其实融入脑中。

  片刻之后,富勒霍然睁眼,发现自己身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坐起身来,揉了揉发涨的眉心,一脸诧异,奇怪,自己刚刚不是在为温尼普夫人做手术?

  或许是太累了,所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到了房间之中吧?

  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富勒再也没把这件事情当一回事,他好似已经失去了手术之后的那一部分记忆,仿佛从来都不认识埃德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叫我创界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