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锁龙人 > 第二十四章来历

第二十四章来历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刘洋问起道行精进了不少的手下陈善,对付木青冥夫妇是否有把握?而陈善细细斟酌后,老实回答了没有把握。而翌日入夜后,飞贼们再次趁夜,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官渡那个镇子,来到了古塔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启动了古塔中暗藏的机关,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盗走了机关后面暗格之中的宝珠。引出来飞贼们把机关复原后,却带走了宝珠。而长生道的监视者,也尾随着飞贼们离开了此地。他们才走,锁龙人当即出现在古塔之下,展开结界,开始了新的行动。】

  夜风还在呼啸着,长声又尖锐。

  天际那边,隐约也传来了闷雷声。

  这天已经变了半晌了,只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下雨了。

  古塔边上,那个长生道的监视者还在沉思着,想不到也想不明白,锁龙人找这么一颗作用不大的宝珠做什么?

  这可宝珠之中的水之灵,量小又不强,不过是能辟点火灾而已。这正是长生道的监视者,搞不明白锁龙人要用这珠子来做什么的原因。

  长生道的监视者,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会不会是木青冥故意抛出来的一个***。不过锁龙人拉开这么大的阵势,还为了避开自己行动,暴露行踪,故意找来了飞贼做此事,目的反而不像是个***。

  只是这其中的真实意图,长生道的监视者一时间是想不明白,也猜不出来的。

  就在此时,飞贼那边,头领已经盖起了盒子。

  反正此地夜黑无光,也看不清那珠子的模样和质地,他们打算带回去细细观摩一下,再把宝珠送回来。然后再以假乱真,来个狸猫换太子,把这个真的宝珠换走。

  反正把真的宝珠带走一两天,也不会被人察觉。

  而黄彦也把那饰品摸了个一清二楚;在手抚之时,他已经认出了这个饰品的北面,是一个类似于锁一样的机关。这钥匙,就是饰品正中处,那个大日如来的神像。

  这要是不熟悉机关的人,还真没法看几眼就看出来这其中的门道。

  黄彦把这个配饰,递还给了头领。而头领接过,把盒子给了黄彦,又是踮足一跃,抓着刀柄挂在了半空,在把饰品装回去后再次落下,也把挂在上面的短刀,拔了下来。

  收起了短刀的飞贼头领,一拍手,招呼上其他的飞贼跟着他,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古塔下,趁夜朝着城中那边而去,渐行渐远的离开了官渡这个镇子。

  长生道的监视者见状,赶忙跟了上去。

  这一行人,一前一后,不一会就离开了官渡。

  至始至终,都没有弄出任何大的动静来。加上夜风的呼啸,这些飞贼和长生道监视者所做之事,一切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

  这些人才离开后,古塔下黑影一闪,啊弘和妙天闪身来到了古塔下。

  “师叔。”在妙天展开了结界时,啊弘意念传音给了妙天:“还好刚才你拉着我躲到了一旁去,不然就被那飞贼撞见了。”。

  原来在飞贼们来之前,锁龙人就到了此地。

  只是妙天擅长追踪,察觉到了来人的气息,为了避免麻烦,赶忙拉着啊弘躲到了远处去。这才避免了,和飞贼他们撞上。

  也免去了不少的尴尬。

  “飞贼还好,怕是怕他们身后跟着的长生道监视者,撞见我们。”展开了结界的妙天,舒了一口气,意念传音道:“我们的行踪,绝不能长生道知道。否则的话,你师父好不容易设计的计划,就可能会功亏一篑。”。

  啊弘应了一声后开始做事,双手捏了个手印。

  紧接着,他身前地下土地,随着手印成形后发出一声咔嚓声。一条裂缝,在古塔下的劵洞之中的地上,显现而出。

  啊弘这不过是捏了个山字诀,施展了的是锁龙人的地动术,轻而易举的让身前地下,开了一条缝。

  转眼之间,地面裂开了一条长两尺,宽一寸左右的裂缝后,就停住了。

  结界中,啊弘收了手诀。而身边的妙天已经蹲下身去,伸手进入了裂缝一掏,随之从裂缝之中掏出了一颗珠子。

  这才是锁龙人们,真正所需要的宝珠。也是木青冥布阵,所需的东西。

  让飞贼们盗走的那一颗宝珠,不过是个赝品而已。而且飞贼们的行动,就是为了掩护锁龙人们真正的行动。

  虽说锁龙人们瞒过监视者的眼睛很容易,但就容易让监视者们察觉到他们秘密行动,会另寻途径,查明锁龙人的真实意图。

  所以木青冥才想到,不如抛出一个***来掩饰真正的目的和行动。

  等到妙天把那个珠子取出后,啊弘又捏出山字诀,再次施展了地动术。地缝随之合上,地面也跟着恢复如常,像是没有动过一样。

  啊弘转头,看向了被妙天拿在手中的珠子。

  珠子上闪过一道红光,封印的符篆符文,亮了起来。很快就黯淡下去,与黑暗同归一体。

  非常明显,这颗宝珠曾经被人加持了封印,锁住了它的力量。让啊弘一时间,不能判断出这颗宝珠的作用。

  但是从封印符篆的样式来看,这似乎就是他们锁龙人的封印术。

  “师叔,这怎么会有类似于我们锁龙人的封印术啊?”惊讶之余,啊弘赶忙意念传音给身边的妙天。

  同时,啊弘看向珠子的眼中也迸射出了道道惊讶的目光。

  “不是像,这就是我们锁龙人的封印术呢。”缓缓摇头两下的妙天,以意念传音,对啊弘缓缓说到......

  给养着的鱼儿喂了点食的木青冥,从木家小院的书房里,缓步走了出来。

  恶狡雪豹跟在他身后,轻轻地摇晃着尾巴。

  正屋里已经点起了火盆,给屋里加温着。呼呼冷风带起的阴凉,被火盆里升腾的热气给驱散了。

  这忽然的降温,让木青冥的几个弟子,都加了衣衫。

  只有木青冥他们几个长辈,体内真炁护体,不惧严寒,还是一身单衣。

  “皎云,你们弄一点木炭到你们的手炉里,一会儿拿着回房里去,就放在屋里,夜里就不冷了。”正屋里,墨寒把火钳,递给了围在火盆边的皎云和龙姑。

  而一旁的张晓生,已经不慌不忙的切好的饵块片,放在了火盆边缘,慢慢的烘烤着。

  在加热下,饵块慢慢的膨胀,鼓了起来。

  木青冥在墨寒身边坐下,默默地抬起了自己的手壶,悠哉悠哉的喝茶起来,没喝几口,就对弟子们说到:“你们也该学学怎么驭炁御寒了。”。

  恶狡雪豹也在他脚边卧下,卷缩起来,睡起了大头觉。弟子们呵呵一笑,墨寒却安稳鼓励他们道:“没事,慢慢来,一口也吃不成个胖子。把基础都打牢固了,比什么都重要。”。

  “师父,师娘。”赶忙装好了手炉的皎云站起身来,对木青冥和墨寒说到:“那我和龙姑师妹回去做晚课了啊。”。

  木青冥答应了,龙姑和皎云就结伴走出了正屋,有说有笑的上楼去了。

  免得再多待一会儿,木青冥和墨寒又为怎么教导弟子的事情,争辩起来。

  屋外的夜风,长啸尖锐,木青冥见两个徒弟走了,就不再多说了。

  呜呜的风声,就像是有人在哭一样,忽远忽近的。

  烤好了饵块的张晓生,把大部分留下,只是一手拿着一片饵块,也就赶忙告别了木青冥和墨寒,回自己的屋里去了。

  之前还热热闹闹的正屋上,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了木青冥夫妇的正屋里,还留着火盆,无非是不远处的卧房里,木青冥的两个孩子在睡觉呢。

  孩子还小,也受不了这忽然变天后,骤然下降的气温。

  木青冥放下手壶,把火盆边上的那些饵块拿了起来,放在果盘里递给了墨寒,顺手把桌上的腐乳酱,也递给了墨寒。

  “怎么张晓生都不知道的古塔下暗藏着灵珠,你却知道啊?”饵块沾着腐乳酱,吃了几口的墨寒,忽然想起了这事情,于是对在喝茶的木青冥问到:“听张晓生说,好多本地土生土长的人,都没听说过这个事情的。咱们都不是本地人,你也不是啊,你居然比本地人知道得多。”。

  尽量压低声音,以免吵醒了不远处,一门之隔,熟睡着的孩子们。

  “这还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知道的事情多了。”拿起手壶的木青冥,手轻轻地抚摸着壶身,不以为意的道:“我还知道,这城里暗藏着个风水大阵呢。这本地人,又有几个人知道的?”。

  一下子,倒是把墨寒也给饶了进去了,瞬间没了多少兴趣,点头附和道:“这到也是。”。

  可话才说完,墨寒就反应了过来,知道木青冥这是在给她绕弯子了,于是吸了吸嘴,发出了嘶的一声后,道:“咳,你给我逗呢,我就问你的啊,是这灵珠什么来历?你怎么知道的?你这给我绕什么弯子啊。”。

  木青冥乐得呵呵一笑,墨寒趁机又给了他一个白眼。

  正屋的大门,被门外刮起的强劲有力的大风吹开了一条微微的缝隙。

  木青冥随之站起身来,走到大门边,看了一眼门外空无一人的院中,缓缓合上了大门。

  “当年,我父母不是也游历了一段时间了吗?”木青冥折身而返,嘴里缓缓说到:“当年他们也到过滇中,游历到大理的时候,登了苍山。苍山你知道吧,就是风花雪月里的那个苍山雪的苍山啊。”。

  一旁的墨寒拿起素巾擦了擦嘴,点了点头。

  这地方她是没有去过,但是听说过。那戚家的当家的戚高,来家里吃饭的时候就经常讲,马帮出境,怎么都要过大理。马帮里的人们都看惯了苍山那乳白色的云带般,婀娜多姿地飘荡着的玉带云,四周都是杜鹃花怒放的蝴蝶泉,还有那苍山水尽清洌,潭则秀美的十八溪。

  每次来,这些沿途说过的风景,戚高都能滔滔不绝大半天。对于苍山美景,墨寒也听过好多次了。

  “我父母他们两人,在苍山上,无意间发现了一个藏宝洞,据说是大理国灭亡前,大理国的末代帝王段兴智藏的。里面有不少的金佛像,银观音像,就是没有钱财玉器。”喝了一口茶的木青冥,对已经把手搭在桌上,托腮望着他的妻子墨寒,娓娓说到:“这枚真的宝珠,就镶嵌在了其中一尊观音像的头上。与此同时,这个观音像头上,还缺失了一枚宝珠,那就是我让飞贼们去盗取的假宝珠。”。

  “难道假的已经提前被人盗走了?”墨寒听到此,思忖着若有所思的问到。

  木青冥点头两下,道:“可惜盗走假货的人并不识货,他不知道那就是颗假的珠子,因为假的比真的漂亮。据说在阳光下有虹光迸射,七彩斑斓,可好看了。”。

  “这贼还真的蠢啊。”墨寒嘿的一笑,嘲讽道:“别人是以貌取人,这家伙是以貌取珠啊。”。

  “可不是吗。”听着屋外的风声阵阵,木青冥又点了点头,附和道:“这就让我爸妈捡了个漏了。”。

  “那这宝珠是什么来历啊?怎么真的假的,都一起藏在了远离大理的官渡古塔那边了。”紧接着,墨寒心里好奇更盛,赶忙又问到:“你又是怎么都知道藏在那里的?”。

  “别急啊,我慢慢给你说。”放下了手壶木青冥,砸吧砸吧嘴,道:“盗取假珠子的那个贼,后代做了工匠。就是负责建造了官渡那个宝塔里,诸多工匠之一。他怕家里的子女都惦记着这个宝物,闹得家里不得安宁,于是就在古塔上悄悄地做了个暗格,把这个假珠子藏进去了。可没多久,清兵来了,这一家人都没有幸免,死于战祸之中了。往后就没人再去那个古塔取走假的珠子了。我父亲知道这个事之后,亲自来了一趟滇中,把这个真的珠子也给埋在了古塔下。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东西,我父亲也没有想着占为己有。就给送回来了。只是,那真的珠子之中蕴含的力量不小,我父亲把它埋进塔底地下时,施加了封印,算是压制了它的力量也藏匿了它的气息,所以几百年了,长生道也不知道这古塔下,还有这么大一个宝贝。我来滇中前的一晚上,我爹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包括位置是塔下的第几块地砖什么的,所以我知道,真的假的珠子,就在古塔下。也知道,这可珠子的力量能均衡五行,正好可以用来给我们布阵做阵眼,可以使得布阵阵法均衡平稳,不容易被人破了。”。

  话说到此,一部分来龙去脉,墨寒算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了,可这来历还不知道,就又问到:“这宝珠倒底什么来历?”。

  木青冥把手壶端起来,喝了一口茶后,又道:“传说它是飞入昆明城中碧鸡凤凰死后,尸身腐化之后,仅存的一颗眼珠子。”。

  灵珠之中还有什么秘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看过《锁龙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