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 麻烦 下

章四 麻烦 下

  夜色中,苏宛如幽灵,在废墟间忽快忽慢地行进着。他并不喜欢在晚上赶路,然而现在却想尽快的赶到目的地。

  n11基地在苏的身后渐行渐远,从在基地淋浴的那一刻起,苏就知道n11基地的命运早已注定,来的不是罗克瑟兰公司,也会是其它的组织。除了自己之外,苏没有能力拯救其它人,更不可能为了n11基地这个只做过一次交易的客户与一家公司对抗,他不是傻瓜。

  潜回n11基地的原因苏还没有想清楚,混水摸鱼并不是他的风格,特别是由一家公司和一个基地构成的混水,从那里摸上来的很可能是条变异鳄鱼。没有原因的行动,苏都会把它归为直觉。

  那个自称丽姬的女人则是让苏想要尽快离开的重要原因。站在指挥车上的丽姬和那晚醉酒纵情的女人几乎完全是两个人,即使是零距离的接触,苏当时也未能发现她身上存在着能力。然而没有能力的人,尤其是女人,根本不可能率领公司的直属军队,尤其是一只配备了重型武装的军队。这只能说明丽姬要么具备了三阶以上的能力,要么就是有着已知能力之外的特殊能力。不论是哪个原因,对苏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只要n11基地中的人不反抗,丽姬就不会下令屠杀,这是苏从她眼睛中读到的消息。不过这算是什么,是对苏的承诺吗?任何承诺都是有代价的,她想要的代价又是什么呢?何况苏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

  想到丽姬那戏谑、狂野、胸有成竹,仿佛猫看着老鼠的眼神,苏就感觉到十分不舒服。他不喜欢无法掌控的局面,更不喜欢被别人视为囊中之物。

  夜色下,形形色色的生物都在暗中活动着,其中有些感觉已经敏锐到能够发现苏的行踪。擅于在夜色下活动的生物,都喜欢潜到目标身边后再行动。苏手枪最具备威胁的距离是十米,如果再近身,那把匕首他也用得不错。

  一日一夜的高强度跋涉后,一座生机勃勃的城镇出现在苏的视野里。这座城镇与肮脏杂乱的聚居地完全不同,城镇周围围了一圈铁丝网,出口处用沙包垒起了街垒,有几名持枪的士兵在守卫着,城镇的四角,各有一座混凝土筑成、七八米高的哨塔,塔楼里黝黑的枪口无声地注视着空旷的荒原。

  小镇中央,有一座十分显眼的十层大楼,深蓝色的玻璃幕墙清理得一尘不染,楼顶上竖立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跳跃火焰的标记极为醒目。

  这即是佩恩公司总部所在地阿斯莫。

  苏不再隐藏,走向了阿斯莫。守卫的士兵显然对苏有深刻印象,只是例行公事地检查了一下执照,就让他进了阿斯莫。

  阿斯莫不算大,连同总部大楼在内、约一半的地区属于公司专属区,只允许公司成员出入。其余的区域则分布着旅店、酒吧、仓库、停车场等,供前来与公司交易的客户使用。并且公司自己的成员在闲暇时,也会来这里的娱乐区放松放松。

  总部大楼后面,是连成一片的工厂,生产从罐头、水泥、钢材到武器装备的一系列产品。另一端则是一座提供动力的小型电厂。这里的生产规模当然无法与旧时代相比,也就谈不上什么规模经济。但在动荡年代,却是不得不如此。要想在废墟中重建,大多数必备的物资只能自己生产。虽然交易无所不在,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公司会把战略物资交易给自己的对手。

  和所有公司一样,佩恩公司也拥有自己的武装,这是一只150人的队伍,全部装备着佩恩公司自己生产的pe02步枪。而在阿斯莫镇,除了三门旧时代的榴弹重炮,还有一辆老式战车座镇。这样的武力下,没有任何流民敢于招惹阿斯莫,甚至在它周围五十公里内停留也不敢。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公司的巡逻小队,是被驱逐,还是被直接击杀,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而佩恩公司高层也非常明白安全是利润的保障,因此打击周围盘踞的暴民时不遗余力。

  佩恩公司的武力比n11基地要强得多,但还不足以以较小的代价拿下n11基地。这也是公司没对基地下手的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则在于阿斯莫地下有未受污染的水源,虽然谁也不知道这些地下水何时会带上辐射,但是至少在眼前,没有必要为了水去损失大量训练有素的战士。

  在阿斯莫,你可以补给,购买武器,为佩恩公司工作,以及找到漂亮女人或者是男人,当然,最后一项的前提是要有钱。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苏已经为佩恩公司作了三个任务,并且上交了四个新变异物种的标本,以此拿到了猎人和雇佣兵的执照。不论是围剿武装暴民,还是清理特定区域,苏都将自己的部分完成得干脆利落,一丝不苟。这使得他比其它人更早的得到了执照,并且与佩恩公司负责外部雇佣事务的经理成为了朋友。

  尽管这个年代的朋友已经是一个非常稀罕的名词,但头发已经接近全秃的伯恩始终认为自己是苏的朋友,并且坚持要求苏在每次回到阿斯莫时陪他喝酒。

  苏这一次回到阿斯莫后,也没有例外。夜幕刚刚降临,他就被伯恩强拉进了酒吧。酒吧里光线暗淡,充斥着酒精和荷尔蒙的味道,衣着暴露的女人们穿梭来去,试图找到今晚肯为她们的服务付钱的男人。不大的舞台上两个几乎什么没穿的舞女在疯狂地扭动着身体,在迷幻药和酒精共同的作用下,她们可以接近癫狂地舞动两个小时,筋疲力尽后就会被抬下去。很有一些男人喜欢在她们已经疲劳到了极点的身体上发泄欲望,当然,这些舞女都长得还不错,身价自然与脸蛋和身材相趁。

  伯恩非常喜欢这里到处弥漫着的颓废、欲望和淫靡气息,每次来都会点上一大瓶烈性威士忌。当然不是遗自旧时代的高极货,而只是阿斯莫自己出产的酒。这种酒没有旧时代威士忌繁多浓郁的果木香气,但至少足够的烈。

  苏并不喜欢这个地方。这里浓得几乎化不开的气味对大多数人来说几乎可以等同于迷幻剂和催情药,但对苏过于敏感的感官来说,就是一种十足的折磨了。还有,他每次看到伯恩点那种90元一瓶的威士忌,就会不由自主地将这瓶酒与20发订制弹药,或者是两颗高爆手雷等同起来。在荒野中,这些弹药往往可以救苏一命,而威士忌却不会。

  只要一杯下肚,伯恩就会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其中一半是他年轻时的各种英勇事迹,另一半则是阿斯莫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种种琐事。这些完全都不是苏感兴趣的内容,所以他绝大多数时候保持安静,只是安静地听着。他知道,伯恩也只是需要一个听众而已。

  在阿斯莫,伯恩可不是个小人物。这个掌握着佩恩公司对外雇佣业务的谢顶老头儿,是可以决定众多佣兵和猎人命运的人。苏第一次陪他喝酒,是因为觉得欠了他的人情。在计算第一次任务酬劳的时候,伯恩足额地给了苏应得的佣金而没有以任何理由扣减。在苏的经验中,没有克扣本身就是个人情。

  喝过一次酒后,伯恩就声称与苏已经是朋友了。此后喝酒就变得理所当然,而苏欠下的人情却越来越多。这些人情包括给苏的任务酬劳每次都没有克扣,给苏安排更加适合他的任务,以及每次任务结束后慷慨地运用公司规则给苏更多的积分,积分意味着执照等级的提升以及从佩恩公司购买物资的优惠。

  伯恩有充足的理由这样作,苏也就接受了,他需要钱,而且需要非常多的钱。尽管赚钱的速度是其它猎人的几倍,苏仍然没有积蓄,连好一些的枪械都买不起。但他仍然引起了其它猎人和佣兵的嫉妒,曾在一个月中接连遇到了三次埋伏或追杀。

  苏每次都按照行事历的时间准时回到了阿斯莫,而追杀他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伯恩给自己灌下了满满一整杯酒,心满意足地吐了口气,对苏说:“嘿,小子,你说你惹上了罗克瑟兰公司?我听说过它,这是个真正的大家伙,以钢铁和矿石为主业,少说也养了几百号人的军队。惟一的好消息就是它离这里很远。远到根本不可能将它们的战车开过来,而我们不光有战车,还有大炮!”

  苏笑了笑,轻轻地晃着手中的酒杯。伯恩已经消灭了大半瓶酒,而他手上的第一杯还剩下大半。战车也好,大炮也罢,哪怕佩恩公司现在拥有武装直升机,也与他无关。佩恩公司不可能因为他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外围雇佣兵而与其它公司起冲突。

  “对了,小子!你刚才说,那个罗克瑟兰公司的女人叫什么来着?”伯恩一边打着酒嗝,一边问道。不等苏回答,他就自已大笑起来,边笑边说:“你的运气不会那么好,惹上了罗克瑟兰的屠夫将军吧?”

  “她说……她叫丽姬。”苏平静地说。

  “丽!!”伯恩的嘴巴骤然张大,几乎可以将他面前的酒杯给吞下去!

  汗水从伯恩的光头不断地流下来,本来已到了七八分的酒意忽然清醒了大半。伯恩看着苏,耸了耸肩,苦笑着说:“你的运气可真不错,居然真的惹上了罗克瑟兰里最不能招惹的屠夫将军。没错,她的名字叫丽,不是丽姬。可是听你说的,我就知道一定是她!”

  苏安静地等着伯恩的下文,比如说这位屠夫将军的一些过往事迹,有什么样的能力之类,这是非常重要的情报。然而伯恩想说什么,但向左右看了看,还是叹了口气,闭上了嘴巴。

  苏依旧在晃着手中的酒杯。伯恩虽然没说,不过他知道很可能伯恩了解的也不多。能够在罗克瑟兰这样的大公司成为军队的指挥官,肯定有过人之处,不然何以镇慑那群无法无天的高阶精英战士?而且她还曾与苏亲密的接触过,苏却觉察不出她的能力。

  这样一个人物,特别是还很年轻,在公司的身份地位肯定要远远超过伯恩这个层次。如果麻烦真的找上门来,不要说伯恩,就是佩恩公司出面,恐怕也帮不了自己。

  回忆起与丽有过的两次接触,最让苏记忆深刻的,就是她眼中隐藏着的狂野和执着。苏绝不怀疑,她有将自己说出的每一句话实践到底的决心。而关于自己,似乎丽只咬牙切齿地说过一句需要被实践的狠话……

  苏忽然觉得手心中渗出些细微的汗珠,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恰好在这时,伯恩忽然盯着苏仔细地看了起来,脸上渐渐浮起暧昧的笑容。他有意压低了嗓音,悄悄地说:“也许这也不全是坏事。如果你真的落在那屠夫将军的手里,她多半舍不得杀你。嘿!我可是过来人,你听我说,如果到了那个时候,你可千万要挣扎一下。适当的反抗可以增加很多乐趣!而且我听说,如果单从男人看女人的角度,丽绝对是个美女。”

  苏当然没有把n11基地那个晚上发生的事告诉伯恩,因此听了伯恩的这番话,他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在酒吧里,他当然不可能再穿上那件厚重的毛毡斗篷,而是穿了身猎人和雇佣军战士中非常流行的迷彩作战服,双手上则戴了双黑色的皮手套。尽管仍是用绷带裹住了一半的面容,可他那头淡金色的碎发,碧色的眼睛以及略薄的嘴唇仍具备了相当的吸引力。右眼上的黑色眼罩则给他添了些粗犷、神秘的味道。

  仿佛是在为伯恩的话作注解,当的一声,一瓶真正的旧时代白兰地放在了苏的面前,一个已经半醉的年轻女人坐在了苏的旁边,几乎贴着他的耳朵说:“嘿!漂亮男孩,要不要一起喝一杯?你瞧,这酒不错,我也不错!”

  即使以阿斯莫的标准来说,这个女人也的确是不错。如果是平时,或许刚刚交完任务的苏会有兴趣发泄一下积存的欲望。不过今晚她出现的时候实在太差,刚好在伯恩说完那句话之后坐过来,苏不仅没被撩起丝毫的欲望,还连应付她一下的心情都没有。

  麻烦似乎总是和女人一起来。苏还没想好如何拒绝,一只长满黑毛的大手就按在苏手中的酒杯上,将杯子重重地碾碎在吧台上。然后,黑毛手炫耀地在半空中甩了甩,玻璃渣淅淅簌簌地掉落一地,而手掌上一点划痕都没有。

  站在苏身后的是一个足有两米高的大汉,肌肉纠结的上身只套了件皮制马甲。他如熊一样盯着苏,恶狠狠地说:“小子!你是在勾引我看上的女人吗?”

  整个酒吧都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这边。这里面有猎人,有战士,有需要赚明天面包的女人,还有佩恩公司的许多职员。保安则抱着双臂站在墙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你弄脏了我的杯子。”苏平静地说着。他的声音柔和悦耳,充满磁性,听得那半醉的女人眼睛发亮。

  “杂种!你说什么!”壮汉感到受了侮辱,脖子上粗大的青筋不停地跳动,身上的肌肉则如同藏满了虫子一样快速蠕动着。酒吧里的人立刻轰的一声,评头品足,议论纷纷。肌肉发达到了这种变态的地步,说明这个壮汉力量强化已有三阶。在阿斯莫,不论是哪个能力域的三阶,虽然谈不上可以横着走路,但至少没有人愿意随便招惹。

  壮汉咳了几声,一口浓痰已经到了喉咙口。他准备先将一口浓痰吐在这瘦弱小白脸的脸上,再一拳打折他的脖子。

  然而痰到了喉咙,却再也没有可能吐出去了。

  壮汉嘴张大,瞪圆了双眼,死死地盯着深深插进自己嘴里的改装手枪,根本不知道这把枪是怎么出现的。然而那将近五十公分的巨大枪身时刻提醒着他,这把手枪可以轻易地将他的脑袋轰碎,并不比打碎个杯子更困难。

  卡的一声轻响,苏扣开了击锤。壮汉的脸色立刻变得青白。几乎没给壮汉思考的时间,苏已经扣动了扳机!

  卡嗒!

  击锤落下的声音完全被壮汉惊天动地的惨叫声给盖了过去,然而本该更加巨大的枪声却没有出现。

  已经晕死过去的壮汉栽倒在地,撞翻了两张桌子,并带倒了几个酒瓶和无数杯子。

  酒吧里女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不知是被壮汉吓着了,还是在为苏鼓劲。

  苏拿起桌上那瓶十足昂贵的白兰地,浇了些在枪口上,然后点燃。直到淡蓝色的火焰燃尽,他才打开弹鼓,将右手手心中的六颗子弹重新安上。

  凡是在阿斯莫呆得久些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不要轻易招惹苏。这个装扮奇特的人看上去平静温和,甚至好象还有些懦弱,但实际上心狠手辣。这个壮汉才来阿斯莫几天,并不知道这些,所以酒吧里的人都在等着看他的下场。

  经过这么一闹,酒当然是喝不成了。苏独自一人离开了酒吧,向自己住的旅馆走去。他准备整理一下装备,制订出需要补充的物资计划,然后明天将基因改造药剂出手,补充好物资和弹药后,就离开阿斯莫。

  离开后,苏没有再回来的打算。虽然这意味着辛苦换来的佩恩公司执照实际上成为一张废纸,但是苏并不后悔。他非常不喜欢惹麻烦,而在罗克瑟兰公司身居高位的丽,具备了麻烦的一切特征。

  夜很快过去。

  第二天九点半,阿斯莫大多数店铺刚开门不久,苏就办好了要做的所有事。出售基因改造药剂后得到4000元换成了两片陶瓷防弹片、一组精密工具和几十发特殊用子弹。买完这些后,苏又变得赤贫如洗。在这个时代没有银行,流通的又只有硬币,大量的钱意味着无法负担的重量,所以尽快花出去才有意义。何况苏要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至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他不会存在有钱没处花的问题。

  九点四十分,苏已经装备整齐,整个人又裹在厚重的斗篷中,向阿斯莫出口走去。

  距离出口还有不到一百米,苏忽然停住了脚步。地面轻微地震颤起来,远方则浮起滚滚的烟尘。然后发动机的轰鸣声远远传来,撕破了阿斯莫清晨的宁静。

  守卫出口的士兵紧张起来,纷纷跑到胸垒后面,将武器对准了滚滚而来的烟尘。在发动机近乎于疯狂的轰鸣声中,两辆越野吉普从烟尘中跃出,嘶吼着向阿斯莫冲来。在它们颤抖的车身后面,拉出了两条烟龙。这两辆越野车都加挂了防弹装甲,阿斯莫卫兵的轻武器几乎对它们不造成任何威胁,然而它们车厢上架着的12.7mm高射机枪可不是沙包做成的胸垒能够挡得住的。

  阿斯莫卫兵的脸色苍白,汗水不住自头盔里倾泻下来。两挺高射机枪黑洞洞的枪口使得他们的生命切实地感受到了威胁,而且越野车上醒目的奔腾坦克标识也使他们不敢轻易扣动扳机。这是罗克瑟兰公司的徵记。

  烟尘中似乎突然有一头暴龙在仰天咆哮,吼叫声立刻盖过了两辆奔驰着的越野车的轰鸣。随后尘云中忽然冲出一辆漆成深黑色的机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越过了两辆越野车,直冲阿斯莫!这辆机车改装得极为狂野,而发动机的轰鸣声完全可以匹配它不可思议的速度。

  机车似乎完全没有看见守卫胸垒的卫兵,径直冲入,直到冲进阿斯莫大门后才车体一倾,握死了刹车!

  金属摩擦的刺耳啸叫倾刻间笼罩了整个阿斯莫,靠近大门处那些房屋的玻璃窗一扇扇迸裂,机车更掀起冲天的尘土!在经过将近一百米痛苦而又战栗的制动后,机车车身借助最后一点动能,轻盈地扶正,充分展示了骑士那接近完美的操控技术。

  机车端正地停在离苏不到三米的地方。机车上的骑士穿一身深黑色的紧身皮装,将那具充满了爆炸力量躯体的曲线完美地勾勒了出来,跨在机车上的双腿则充分展示了傲人的长度。她没有戴头盔,栗色的短发在劲风中嚣张地飞扬。

  机车时不时低沉地咆哮着,让越来越多围观的人胸口感受到了那沉重的震感。这分明是一头不肯蛰伏的野兽!

  当着众人之面,丽向苏一指,一字一字地道:“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6311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