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一 外来者 上

章一 外来者 上

  苏这次选择了一条全新的路线  从龙城出发  斜向西北穿行  从钟摆城的东北方向绕过  再到n958  从旧时代的地图上看  这条路会经过众多的村镇废墟  也有发达的公路网络  当然  现在这些公路都早已毁弃  不堪再用

  但是这条路线比起先经萨拉托加再穿越草原的路线要近得多  而且途经罗克瑟兰公司已经建立起來的基地钟摆城  对n958补给要容易得多  沿途那些村镇  也可以重建成新的补给点  惟一不好的地方就是  这条路线要绕行到草原山脉的北部  才能到达基地的入口

  临行前与里卡多一番对话后  苏对荒野中形形色色的生物留意了许多  虽然暂时沒有看到有明显智慧迹象的生物  可是当初那头腐狼首领的阴影却始终挥之不去  苏明白里卡多所说的真正危机是什么  既然出了一头智慧的腐狼  就有可能出现千头  万头  而其它的种族也有可能发展出能够与人类相匹敌的智慧來

  这不是什么好事

  苏虽然并不精通生物竞争方面的学说  可是只凭直觉就能够知道  至少在这片陆地上  两个智慧种族根本无法共存

  苏保持着20公里的匀速前进着  奔跑的效率当然远比不上开着越野车赶路  可是他喜欢这样  这并不完全是因为付不起燃料的费用  主要原因还在于苏觉得这样自己可以更加的贴近荒野  贴近整个世界  沿途经过的地方  几乎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可以被苏感知到  双脚一下一下与大地的接触  甚至会让苏有一种错觉  以为自己是在世界的胸膛上奔行着  可以感受到整个世界心跳与血脉的强劲声音

  奔跑许久之后  在苏意识中的地图里  可以看出他现在的位置距离钟摆城已经不到100公里  进入了罗克瑟兰公司巡逻队巡行的范围

  在苏面前  是龟裂而冰冷的土地  远方是一条干涸的河道  几株枯树显目地矗立在河岸边  盘曲的枝干上好象垂挂着凝固的时光  尽管已经是冬天  不过新时代已经很少下雪了  地面因为干旱而布满了细小的裂缝

  目光所及的地方  随处可见深深的车辙印记  从轮印的花纹形状看  正是罗克瑟兰公司配置的武装越野车

  有几道车轮的轮印特别的深  转折激烈  轮印外沿处坚硬的废土都被推压起來  寒风吹过时  松散的浮土到处飞扬着  看來巡逻车队刚从这里经过不久

  苏停下了脚步  凝望着远方的地面  那边的废土中半埋着十几颗黑乎乎毫不起眼的圆形金属块  散落在几百米方圆的范围内  这些金属圆块每个不过是五公分直径  在超过1000米的距离上它们就是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小点  沒有经过目力强化的人根本就看不到它们  象这样的金属块  在荒野废墟间几乎随处可见  然而让苏警惕的是  他听到了一种奇异的高频音波  这种声波超出了人耳正常听力的范围  但是遇到人体组织后会反弹形成一种新的音波  反射回去  无数数据在脑海中瞬间闪过后  苏已经定位到了这些高频音波的來源  就是远处那些毫不起眼的金属块

  再过了几秒  苏又得出了一个结论  在他经手过的各种生物中  只有人体对这种音波的反弹最强

  苏向最近的一个圆形金属块走过去  一直走到距离它五米左右时  金属块中心点忽然亮起一点暗红色光芒  外壳上弹出八根细小的喷管  喷出大小不一的淡蓝色火苗  金属块立刻飞了起來  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向苏飞撞过來

  小东西飞行速度极快  让苏都吃了一惊  他猛然伏低了身体  双脚发力  身体向侧方窜出  拉开了与金属块的距离  金属块周围的喷管自动调整了角度和喷射的强度  让它灵动地划了个半圆  再次加速向苏飞來

  苏的肌体组织骤然收紧  对高频音波的反射大为减弱  同时再次向侧方加速脱离  刹那间的加速度  甚至超越了猎豹  苏与金属块的距离瞬间拉远到了十几米

  金属圆块失去了目标  在空中茫然飞了几圈  慢慢降落到了地上  中心处的红光闪了几闪后  扑的一声轻响  骤然炸开  数以百计的金属破片向四面八方飞射  杀伤覆盖范围足有五米  如果距离稍微远一些  这些破片对于暗黑龙骑的野外作战套装威胁不大  但是  这是专为龙骑配置的装备  哪怕是标准版的野外作战套装都昂贵之极  普通的龙骑扈从根本负担不起  如果目标是普通人  那么这种智能地雷的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这些金属圆块看起來是一种智能化的人类感应地雷  能够在五米左右的范围内自动触发  追踪半径则超过50米  苏看了看周围感应地雷的散布范围  判断出它应该是炮射或者由某种特殊的抛射器发射出來的

  苏眉毛动了动  蹲了下來  拾起一颗金属破片  在指尖慢慢捻着  这是合金制成的破片颗粒  虽然小但是非常沉重  不规则的形状可以使它在人体组织中快速翻滚  高速冲击下的杀伤力非常惊人  而且构成破片的合金是苏不知道的金属  里面含有强烈的辐射  射入身体后如果几个小时沒有取出來  就会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这颗地雷从内到外  都不是罗克瑟兰公司的技术水平能够制造的  技术水平直追暗黑龙骑的制式装备  但是从暗黑龙骑的装备清单中  苏从沒有见过这种智能感应反步兵雷

  想到在身体检查时看到帕瑟芬妮身后纷飞的战火  苏心头微微一紧  他将背后的步枪取到手上  随手将早已准备好的弹匣压进枪身  上尉手制的这支步枪除了射程远、精度高之外  可以同时三排供弹的弹匣也是特色  这让苏无需更换弹匣就可以在高爆弹  穿甲弹及特种弹之间切换  射速较普通狙击枪大为提高  不过  除了狙击专精五阶以上强化的家伙  也只有苏才能够用得好这把枪

  他环视四周  很快就看到北方有几道醒目的车痕  这不是罗克瑟兰的轮式越野车  而是半轮半履带式的车辆  而且比罗克瑟兰公司的越野车要重得多  从车痕数量看  对方來了两辆战车  斜斜地转了个弯  追着罗克瑟兰公司的越野车而去

  苏弯低了身体  小跑起來  片刻后就到了陌生车痕前  深深的印痕、爆裂的地面以及转弯时飞散的浮土都说明了战车动力的狂暴粗放

  车痕周围的地面上  到处散落着变形的金属弹头  苏拾起一颗看了看  又扔到了地上  看起來这种7.92口径的重机枪弹完全奈何不了战车的装甲  12.7口径的高射机枪弹作用也有限

  苏收紧了作战服各处的系索和束带  加快速度  以40公里的匀速顺着车痕追踪下去

  大约跑出半个多小时  车痕转而向北  另有一批车痕从钟摆城出发  向不远处的山区驶去  看來是罗克瑟兰公司救援队伍  援军并沒有直插山区  而是绕了个弯  从另一个方向开进了山区

  远方的山头上  已经可以看到不时升腾起火光和硝烟  苏再次加快速度  奔进了战火纷飞的山区

  苏小心翼翼地潜入战场的侧后方时  激烈的战斗刚刚告一段落  山谷中停着两辆轻型战车  两门战车炮指向周围的战顶  不时轰上一炮  这片山区地形复杂  是由一个个不过100多米的山丘构成  山势并不陡峭  战车炮口径并不出众  但是炮火威力出奇的大  完全可以和主战战车相比  炮火精度也很高  已经连续将两名想要打冷枪的狙击手轰得飞上了天

  两辆战车中间  十几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正把两名受伤的同伴拖到战车后面  这些战士身上都披着形态奇特的深蓝色装甲  护住了身体各处的要害部位  两个受伤的战士身上到处都是弹孔  不过护甲上虽然弹痕累累  可是沒有一处被击穿  所有的伤口都分布在手臂、大腿等地方  所以他们的伤虽然重  却并不致命

  伤员的铠甲和作战服被一一解开  伤口也得到了处理  从实施救护的战士娴熟的手法來看  他至少也是兼职的医护兵  前后几分钟的时间  伤员已经被处理完毕  战士们借着战车车体作掩护  搭起野战帐蓬  将两名伤员保护起來

  在另外一侧  一名战士持枪看守着六名俘虏  俘虏们个个重伤  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  很多人的伤口还在向外渗着血  看起來即使沒有人看守  他们也跑不了多远  虽然鲜血浸染了军服  不过仍然可以看出这些俘虏都是罗克瑟兰公司的部队

  一声沉闷的枪声响彻了谷地  又是一名狙击手伏在高处偷袭

  只是两辆战车都停在山谷中央  距离最近的一座山丘制高点也有一千米  这次狙击伏击的地点更是超过了1300米  子弹打在了战车上  溅起一蓬火花  战车旁战士们的反应快得让人吃惊  两名狙击手即刻搜索子弹射來的方向  并且加以反击  三名战士手中的重机枪也吼叫起來  将炽热的弹雨抛射到山丘顶部  压制狙击手可能的撤退路线  战车炮则迅速转向  短暂的瞄准  然后就喷出一团火光

  轰的一声  山丘顶部炸起大片的土石  偷袭的狙击手也随着硝烟飞上了半空

  就在所有的战士精神上稍稍放松的瞬间  突然又响起数声枪声  战车外壳上溅起两团火花  地面上也有一处泥土高高喷起  但也有两名战士大声惨叫  一个腿上被狙击弹击穿  另一个则要倒霉得多  半边脖子都被子弹掀飞

  这一次的打击突出其來  以至于战士们都陷入了短暂的慌乱  各自做作战术动作  规避可能的后续打击

  呼的一声  从一座山丘的侧边射來了一枚火箭弹  这颗沒有任何制导的火箭准确地指向了其中一辆战车  显示出射手精湛的射击技艺  只不过火箭发射的时机稍稍晚了大约十秒  这点平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时间  在一些人的眼中却是非常充裕  一名战士上身微向后倾  手中的自动步枪不停地喷吐着火舌  五十发的弹匣倾刻间射空

  火箭弹被弹雨袭中  凌空炸开

  一辆战车炮口喷出一团火光  射出了一颗炮射火箭  直向火箭手埋伏的山丘射去  到山丘顶部时  火箭突然裂开  将十几颗苏遇见过的感应反步兵雷抛洒在山丘背后  山丘后面隐约响起连串的爆炸声  几名罗克瑟兰的战士惨叫着冲上了丘顶  其余的人很快就倒了下去  只有一个人生命力格外顽强  在丘顶來回奔跑  凄厉的叫声甚至传到了谷地中央  看來他的双眼已经被炸瞎了

  战车旁的一名战士稳稳地架起了狙击枪  整个瞄准过程不超过一秒钟  然后枪口火光一闪  再过一秒  那个仍在山顶上來回奔跑着的罗克瑟兰战士的脑袋就忽然变成了一蓬血雨

  不过经过这么一耽误  其余几名打冷枪的人已经消失在山背后  不知去向

  一名战士愤怒地咒骂了一句什么  忽然抬起枪  对着重伤的俘虏们一阵扫射  炽射的金属弹流瞬间将四个人送归了天国

  这些不知來历的战士们又是一阵忙乱  用尸袋将明显救不回來的战士套好  那个腿被打穿的家伙  则在原地做了个简单的小手术  一名战士取出一架一米大小的无人机  遥控着它飞上了天空  他则过检视着眼前的显示屏  上面清晰了标出了山丘背后的图像  只要发现罗克瑟兰战士的行踪  战车炮就会射出一枚炮射导弹  在无人机的引导下  导弹会准确地飞向三五成群行进着的罗克瑟兰战士  然后抛下一打感应反步兵雷

  根本沒有人能够逃脱感应地雷的追袭  甚至有人被地雷直接击中  然后整个身体被激射的金属破片打成了筛子

  通  山丘间响起一声沉闷的枪声  在低空盘旋着的无人机忽然冒出大团火光  旋即化成了一团火球  听这枪声  应该属于旧时代的巴雷特狙击枪  能够在千米距离上击中这么小的运动目标  显然枪法不俗

  山谷中的战士们明显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还有备用的无人机  不过再也不敢放飞上天  他们商量了一下后  十名战士就在战车的掩护下向附近最高的一座山丘前进  剩下的两名战士打开了运兵战车的后门  将伤员抬了进去  然后从两名还活着的俘虏中选了一个看起來精神点的  也塞进了战车  他们随后登上了战车  跟随着前面的战车前进

  伏在岩石后面的苏放下了眼前一个只有十公分长、呈四方形的战术望远镜  他并不急于追踪那些不知來历的战士  而是取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战术板  先连接上自己的徽章  再接通战术望远镜  战术板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那是一只深蓝色的蝎子  只有尾刺的末端上染着猩红  这个图案印在两辆战车的车侧  有些战士的头盔上也印着这个标记

  苏轻轻点了下蓝蝎的图案  电子战术板即刻飞速地搜索着  它此刻连通着整个暗黑龙骑的数据库  要从中找到与这个图案相匹配的标识  整个搜索过程持续了不到三秒钟  苏却等得有些心焦

  随后  战术板上跳出这样一行字:沒有纪录

  沒有纪录

  苏本來以为  这支小部队应该是属于议会中某个家族的私军或者是暗黑龙骑哪家外围公司的武装  毕竟这里距离暗黑龙骑的核心区不远  罗克瑟兰也开始与龙骑有初步的合作关系  但是现在  沒有纪录意味着这支部队多半属于某个未被探知的强大势力  另有较小的可能是某个家族的秘密部队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  在暗黑龙骑的规则中  都是属于可以自由猎杀的对象  只有纪录在册的友好势力  才可以让暗黑龙骑放低枪口

  苏关闭了战术板  沿着山丘开始跑动  向那些战士前进的方向迂回过去  在带上这块战术板之前  苏曾经有过犹豫  虽然使用它会带來相当明显的战场优势  可是这也意味着自己的行踪暴露给了龙骑总部  不过苏最后还是决定带上它  因为无暇返回龙城的帕瑟芬妮留给他一句话  要学会去信任

  这些战士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使用的完全是新时代的装备  只有少数几家大公司才有可能建立起这样一支武装  除了暗黑龙骑外  苏不知道有哪一家公司可以在战车、无人机、枪械乃至于医疗套件上都达到这样的技术水准

  面对罗克瑟兰的战士  这只部队拥有压倒性的技术水准  但是在战术和应变指挥方面就要差了很多  罗克瑟兰方面有一名高阶狙击手  在山区作战中  他很有可能发挥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威力

  这里是山区  苏也很喜欢这个环境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