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一 外来者 下

章一 外来者 下

  蓝蝎战士的推进很有章法  战车缓慢地爬上了不算太陡峭的山坡  战士们则在分散在战车周围  缓缓向山顶登去

  登山的过程很顺利  这一次他们沒有遇到任何抵抗和骚扰  只在接近山顶的时候  感应器蜂鸣了几声  探测到前方留了几颗地雷  但这些属于旧时代的地雷在蓝蝎的眼里  根本就不是危险  一名战士从背包中拿出一个仪器  向雷场一扫  轰鸣声中  所有的地雷都被引爆  尘土激扬四溅  旋即重归平静

  当战车完全爬上山顶时  蓝蝎战士们的视野即刻开阔起來  在两公里外一座山丘顶上  一小队罗克瑟兰战士正在奋力登山  想翻到山后去  蓝蝎战车上的炮塔即刻转向  一声轰鸣  空中纷洒落下的感应地雷即刻将那队战士都炸成了碎肉

  贴着山丘顶部疾行的苏稍稍站直身体  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略微皱了皱眉  看來蓝蝎不论是炮射导弹还是普通炮弹  引信中都装有生物定位装置  否则不可能那么准确地在罗克瑟兰战士的头顶抛下感应雷

  苏伏低身体  更加小心地借着山体的掩护  向侧方的山丘奔去  方才那声震憾人心的巴雷特枪声  更加坚定了苏的信心  苏记得  在自己离开钟摆城前  罗克瑟兰中似乎沒有人使用老式的巴雷特  他们更加喜爱新时代rf系列狙击枪

  一座山丘的背面  丽将自己的身体象个破口袋一样扔进了一个浅浅的山洞里  里高雷几乎是贴着她冲了进來  不过以脚跟为中心  身体一个盘旋  倒滑着进入山洞  丽的身体猛然弹起  用手抵住了里高雷的后背  让他稳稳地停了下來

  里高雷双手中各握着一把速射手枪  他身体后倾  把重心完全靠在丽的手上  双手向前平伸  突然连续开火

  洞口火光不停地亮起  一颗又一颗追踪而來的智能感应反步兵雷被里高雷一一凌空击爆  虽然洞口距离两人躲藏的洞底足有十米  不过爆裂开的碎片仍然有不少飞溅在里高雷身上  他恍如不觉  一双筋骨分明的大手稳如磐石  不停地射击  直到洞口再也沒有追踪雷出现  他才放下了枪

  里高雷脱下身上又厚又重又脏的皮衣  看着上身十几个冒出黑血的小洞  咧了咧嘴  满不在乎地说:“这小东西看样子还挺毒  ”

  丽拉开了紧身作战衣的拉链  里面除了一条用來束紧胸部的布带  再沒有其余赘物  她从紧身衣内袋里摸出把一指粗细  十公分长  沒有握柄的尖细刀锋  向里高雷招了招手  说:“站过來  ”

  里高雷当即将手枪收起  站在了丽的面前  笑着说:“动作快点  别怕我会痛  ”

  “你以为你是谁  ”丽一边说  一边手起刀落  近乎于粗暴地从里高雷胸口中剜出一粒金属破片來

  这一刀下去  虽然里高雷早有准备  仍然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忍不住说:“你下手还真他妈的狠…..噢  不  等等……唉哟  ……”

  丽就象沒有听见里高雷的惨叫似的  刀锋挥舞如飞  一颗颗金属破片被生硬粗暴地削挖出來  不过仔细看去其实她下刀十分艺术  外表上创口不小  但都是顺着肌肉纤维切入  避开了所有重要的血管和神经  所以里高雷看似流了不少血  不过以他的体魄  养两天也就好了

  “把裤子脱了  还要我帮你吗  ”丽站直了身体  冷冷地说  汗水不住从她额上脸上滴落  将栗色的短发粘在了额头上

  里高雷犹豫了一下  还是自己动手脱下厚厚的皮裤  露出里面宽大、色彩鲜艳的沙滩短裤  两条粗壮且多毛的大腿和这条短裤十分相配  醒目的是  沙滩短裤的中央高高隆起  即雄伟又粗壮  好象等待敌人冲锋争夺的战略高地

  丽眼中光芒一闪  无柄刀锋狠狠向短裤的制高点刺去  吓得里高雷魂飞魄散  惊叫一声:“你要干什么……啊  ”

  他一声音量惊人的惨叫  整个人跳了起來  头顶重重地撞上了山洞顶部  然后栽了下來  虽然撞得头晕眼花  他仍然捂着下身  踉跄退了几步  后背重重地撞上洞底  这才不得不停了下來

  丽站立着  露出一丝恶魔般的微笑  手指间的刀锋尖端上挑着一颗金属破片

  里高雷这才松开了双手  低头检视着伤处  看见大腿根部多了一个小血洞  正不住向外冒着血  将沙滩裤染红了一大片  丽毕竟是隔着沙滩裤下刀  看得不太准  所以伤口稍大了些  不过要害部位并沒有受伤  里高雷总算是松了口气  只不过经过这么一吓  原本的制高点已经彻底变成了低洼地

  “站过來  ”丽说

  里高雷很有些不情不愿地走到丽的面前  两条毛茸茸的黝黑大腿仍有些不起眼的颤抖  他当然很勇敢  但是刚才的惊吓是个男人都承受不了

  丽一把扯下了他的沙滩裤  运刀如飞  两分钟的时间里就从里高雷的腿上、小腹处起出十几粒金属破片  这些反步兵雷炸裂后形成的破片有着致命辐射性  绝不能在身体里残留时间过长  即使他们都是能力者也无法纯以肉体來抵抗  丽从后腰上背包中拿出止血喷剂  给里高雷的创口喷上  就结束了这次的战地治疗  她虽然不擅长医护和手术  不过身为格斗域能力者的丽很擅长刀术  而手术和刺杀从某个角度來说是共通的

  “行了  你应该感到幸运  只差一点你就要做不成男人了  ”丽站了起來  脸上的汗水更多了  额头、鼻端都湿漉漉的  而且脸色有些不正常的青灰

  她将刀锋扔给了里高雷  脱下上衣  将修挺有力的背部转向里高雷  说:“我后面中了三颗破片  帮我挖出來  ”

  她麦色的肌肤上  有三个深深的小洞  创口已经高高肿起  封闭了淤血流出的通道  里高雷默算了一下她中弹的时间  收起了笑容  开始下刀  他的能力主要在武器操控上  相应的双手非常灵活  因此仅一分钟就将丽背肩上的三颗破片起出  再将她伤口简略处理了一下

  整个过程中  丽沒有一声呻吟  虽然时间短暂  可是她已经满头大汗  而且一道鲜血从额前流了下來  她随即将额前的鲜血一把抹去  说了句“我沒事  ”  不过声音明显有些虚弱

  丽穿上衣服  打开了一个便携战术电脑  屏幕上显示出这一带的地形  几组代表着罗克瑟兰战士的光点群正在闪烁着  不断在运动  屏幕上另有一组醒目的红十字  标识出了蓝蝎部队的行进路线  而丽和里高雷现在的位置  正好处于蓝蝎行动路线的前方

  丽在屏幕上点了几下  为一组组战士划定了行进路线  并且发布简短命令  确定了他们到达指定地点和进入攻击阵地的时间  从战术态势图上看  余下的六组罗克瑟兰战士正在巧妙地构成一个包围圈  把蓝蝎战士包围在丽和里高雷藏身的山丘上

  就在这时  洞外传來了一阵隐隐约约的轰鸣  就象一片连绵不绝的雷声  屏幕上的一组光点闪了几闪  就此熄灭下去  丽眼中掠过了一丝黯然和愤怒  猛地骂了一句:“操他妈的  哪來的这些王八蛋  ”

  “不知道  不过我可以肯定这帮家伙和暗黑龙骑沒关系  奶奶的  他们的装备也太好了点  简直和暗黑龙骑差不多了  ”里高雷一边说  一边拉开黑色的尼龙大包  从里面拿出十几支各式各样的枪械來  他先挑出两把大威力手枪插在后腰里  再拎出两把微型冲锋枪挂在腋下  然后拿出两颗反步兵手雷  扔了一颗给丽  意味深长地说:“拿着  不过希望我们沒必要用到这个  ”

  丽接过手雷  沉默地塞进裤子口袋里  她明白里高雷的意思  如果一旦失败被俘  这颗手雷就是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武器  以丽的姿色  如果被俘虏的话肯定会发生非常非常多的不堪事情  而她并不是为了生存什么都可以忍受的人

  丽的准备工作和里高雷不同  她连续做了十多组动作  活动着身体和四肢  一把二十公分长的宽刃锯齿军刀在指间不住地跳着舞

  看到里高雷做完了准备  丽小心地收起了军刀  然后将一块野战雨布铺在地上  抱起一支粗犷的巴雷特躺了上去

  里高雷看了她一眼  皱眉说:“一会可是近身混战  你抱着的那把家伙不合适  你是想把它当铁棍用吗  ”

  丽怔了怔  她当然知道狙击枪在近身混战中几乎全无用处  可是抱着巴雷特就是有些不愿意放手

  “给你这个  我特意带來的  这家伙应该对你的胃口  而且威力也足够的大  记住对着那些家伙的脑袋打  就算打不碎他们的龟壳  也能震晕他们  这家伙有五发子弹  够你用了  ”里高雷扔给丽的  是一把五发的玛格纳姆

  丽表情有些复杂  接过玛格纳姆  默不作声地将巴雷特放到了一旁  然后躺了下去  裹紧了雨布

  里高雷将不用的枪械堆到了洞底的角落  在丽身边也铺开一块雨布  躺了下來  将自己裹紧

  两个人放缓呼吸  收敛身体的活动  慢慢地进入到类似于冬眠的安静状态

  山洞轻轻地震动着  战车开始攀爬这座山丘  洞外不时传來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  远远的还会不时爆发出几声临死前的惨叫  从声音來源判断  大多数惨叫属于罗克瑟兰战士  蓝蝎的人只发出过一声痛呼  山洞的震动越來越强烈  看來第二辆战车也爬上了山丘  而第一辆已经到了半山的位置

  丽忽然轻轻的说:“一会我们就要冲到他们中间去拼命了  很有可能会用到那两颗手雷  你怕吗  ”

  里高雷嘿嘿地笑了几声  说:“谁不怕死啊  我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既然你敢來拼命  我也就只好跟來了  ”

  丽沉默了一会  叹了口气  说:“好象我总是会把你拖进麻烦里  ”

  “习惯了  ”里高雷随口说道  紧接着  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太对  连忙继续说:“不过如果干掉了这些家伙  我们就可以得到他们全部的装备  这可都是些好家伙  我们不光可以自己用  还能卖给暗黑龙骑  嘿嘿  发了发了  这次怎么也能换两个五阶能力回來吧  我们一人一个  不过事先说好  这次可得我先挑  ”

  里高雷说得好象已经发了大财一样  丽却叹了口气  在装备水平远远胜出的对手面前  她手下的士兵就象绵羊  虽然勇敢  但是不堪一击  付出了将近一百人的代价  才换來了六名对手的伤亡  这种战局  主要是因为蓝蝎的战车和装甲太过先进  罗克瑟兰的武器几乎沒有任何一种能够奈何得了战车  而蓝蝎战士们哪怕是受到了狙击枪的直射  只要是射在护甲上  那就是伤而不死

  丽几乎使出了全副本领  好不容易才将蓝蝎一步一步引入了自己的埋伏  但是这个局  究竟是会终结蓝蝎  还是罗克瑟兰被反制  尤不可知

  直到目前为止  蓝蝎战士们还只是依靠自身超越罗克瑟兰整整一个时代的武器优势战斗  沒有表现出任何格斗上的技艺來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沒有格斗域能力的普通人  当火力占优势的时候  很少有人会选择进行肉搏  罗克瑟兰对待荒野上的暴民时也是如此  装备上划时代的差距很难简单地凭能力域的异能來扯平  虽然丽具备多项格斗域的四阶能力  自己也精通格斗技艺  但是接下來的死战  依旧是凶多吉少

  “喂……”沉默了一会  这次是里高雷先说话:“都这个时候了  我想问你个问題  你为什么对苏念念不忘呢  当然  你不想说的话  可以不说  ”

  “苏  我早就忘了他了  ”丽脱口而出  不过静了几秒后  她又说:“好吧  我是还记着他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  如果一定要说他有什么好处的话  那就是上次他一口气干了一个小时  让老娘很爽  弄得我现在看到任何男人都沒有感觉  ”

  里高雷嘿嘿地笑了几声  说:“一小时  这点小事  我也可以啊  你刚才看到我的雄伟了吧  ”

  丽哼了一声  说:“好啊  你要是能行  现在就上來吧  我保证不反抗  ”

  里高雷立刻有些尴尬地干笑了几声  说:“啊  这个……要不然  打完这场仗再说  ”他虽然体格雄健  可是下身接连挨了十几刀后  那是说什么也威风不起來  丽也很清楚这一点

  山洞的震动更加厉害了

  丽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说:“如果这仗打完我们都沒死的话  那就做一次吧  ”

  “好  好  ”里高雷立刻高兴起來  说:“就为了这个  我也不会死  ”

  一名蓝蝎战士用生命探测系统探察了一遍山丘  周围一百米内只有两个非常微弱的生命反应  旁边一名战士向屏幕上看了一眼  说:“不用担心  我们在这个高地背面投射过反步兵弹  这两个估计是还沒死透的家伙而已  看起來随时有可能断气  连俘虏的价值都沒有  ”

  使用生命探测仪的战士表示同意  收起了探测仪  一边向丘顶走去  一边向后面的战车招了招手  战车隆隆发动起來  继续攀登  其余的蓝蝎战士也跟了上來  他们开始收缩队形  免得登顶后遭到狙击手袭击  他们的护甲虽然挡得住狙击枪弹  但是被打中一枪的滋味仍然不好受  特别手臂和大腿等地方都是沒有保护的  如果运气特别差的话  还有可能被打中脖子  就象后面战车中裹尸袋中躺着的那位

  一名蓝蝎战士登上了高地的顶端  放眼四望  就在他还沒有将骤然开阔的视野范围内所有的景物都收在眼里时  数米外的一个山洞中忽然升起一个淡淡的身影  以非同寻常的迅捷冲入他的怀中

  丽飞撞进蓝蝎战士的怀中  巨大的冲力撞得他整整后飞了数米  丽左手勾紧了他的脖子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而她右手中的短刀已经穿过护甲的缝隙  刺入蓝蝎战士的肋部  并且狠狠地翻搅着

  丽旋即放开了这名战士  短发飞舞  又向十几米外的蓝蝎战士群冲去  在她身后  那名蓝蝎战士还呆呆地站着  紧紧捂着肋部创口  张着嘴  却根本叫不出來

  里高雷随后出现在山丘顶  双手中的微型冲锋枪怒吼着  将雨点般的子弹泼洒向蓝蝎战士们的头顶  子弹几乎是贴着丽的身体擦过  却沒有伤到她一分一毫  然而微冲的威力实在有限  只有两名蓝蝎战士受了点轻伤  看來不光是护甲  他们身上的军服也具备不俗的防护力

  丽几乎是直撞进蓝蝎战士中间

  她猛然扑到一名战士身上  抱着他倒在地上  几个翻滚后  当丽如猎豹般弹起來时  那名战士却躺在地上不住翻滚  他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脖子  鲜血却止不住地从指缝间喷射出來

  里高雷将打空的微冲扔在一边  一边向前大步奔行  一边从后腰中抽出大威力手枪  两枪同时怒吼  子弹的巨大冲力将一名用枪托砸向丽后脑的蓝蝎战士撞得侧飞出去  可是他仓促出枪  两发子弹一发射在肩甲上  一发射在头盔上  虽然火花迸射四溅  但那蓝蝎战士倒地后只是挣扎了几下  居然又爬了起來

  丽又放翻了一名对手  可是她的腰侧也被一名显然拥有高阶格斗能力的对手踢中  这一脚力量极大  竟然把她踢得横飞出数米

  里高雷咆哮着  奔跑着  手枪也在不住怒吼喷射着火舌  向丽围上去的蓝蝎战士瞬间又倒了两名  可是他已经來不及阻止一名蓝蝎战士用枪托向丽的脸砸下  这个时候  至于那个正冷笑着将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自己的蓝蝎战士  里高雷已是视而不见

  通通通通  仿如闷雷般的枪声接连响起  密集的就象是一声连绵不绝的枪声

  用力将枪托下砸的蓝蝎战士看着枪托距离丽的脸已经不到十公分  嘴角的笑容格外地狰狞  他最喜欢满脸是血的妞  而且这样可以直接把那妞砸昏过去  至于她手里那颗手雷  这种旧时代的破烂货有三秒的引信时间  他完全來得及把它扔到十米外去

  然而他忽然感觉到好象被一辆全速前进的主战战车从背后撞中  身不由已地飞了起來  在他的视野中  飞过几块深蓝色的破片  在突然变慢的意识中  这名蓝蝎战士好不容易才认出來这些破片好像很眼熟  似乎和自己的护甲有些相似  他慢慢地低下了头  这才看到自己胸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十几公分的恐怖空洞  胸甲则被完全击碎  破损的护甲边缘上  还挂着几块内脏的碎片

  “这是什么  怎么连护甲都能打穿  ”这是他意识中闪过的最后一个想法

  瞄准里高雷的那名战士身体一震  头颅忽然离体飞出  惊愕之极的表情就此凝固在他的脸上  这一枪击中的是他的头盔  在中弹的瞬间  头盔急剧变形  居然沒有被射穿  但是巨大的冲力却不是他脆弱的颈骨可以承受的

  一名又一名蓝蝎战士的身体上喷出大丛的血泉  威力极大的子弹只要击中  哪怕是正中护甲  也可以将他们的身体连同护甲一起击穿  如果着弹点是在手臂或者腿上  更会直接将这部分肢体从身体上分离下來

  而两辆战车上都燃起了熊熊的青蓝色火焰  这种化学火焰温度极高  虽然燃烧时间并不持久  但已足以将战车内部变成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  至少战车内部的战士明显有些慌乱  炮塔胡乱转动着  想要找出潜藏在暗中的狙击手

  虽然在生死线上徘徊了一周  里高雷却好象并不是十分高兴  他居然还有余暇耸耸肩  喃喃地骂了句:

  “他奶奶的  原來烤熟的牛排也能飞了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