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 收获 下

章二 收获 下

  “都住手  ”战斗发生得实在太快  以至于丽用尽力气喊出一声时  双方已经交过一轮的火

  苏的眼睛深沉若水  他再次侧向移动  步枪始终指向山丘顶的罗克瑟兰战士  不过沒有击发  丽的声音足够有穿透力  透过步话机传给了各个小组的指挥官  这才拦住了还想要开火的罗克瑟兰战士们

  苏慢慢地站了起來  枪口一分一分地落下  然后才看向了丽  丽用力抓了抓头发  结果那美丽的栗色短发被血给凝结了  痛得她低骂了一声

  里高雷看到了苏作战衣肩头那不起眼的标志  “咦”了一声  用小巧的望远镜仔细地看了看  说:“嘿  原來这家伙已经变成大人物了  丽  我们的春天來了  ”

  丽有些疑惑地看着里高雷  不过里高雷沒有回答她的疑问  而是对着衣领上的步话机怒吼着:“你们这帮家伙还不赶快把枪放下  都他妈的想找死吗  ”

  被斥骂的罗克瑟兰战士这才放下了枪  这倒不是他们有意想违抗命令  能够活动现在的战士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当然知道命令的重要  他们不敢放下枪口的原因是因为本能的害怕  怕在放低枪口的瞬间就为苏所杀  他们本來占据了绝对的地形优势  而苏看上去甚至有些柔弱  可是在这些对危机已经有着本能嗅觉的老兵感觉中  他们包围住的  好像是一头自己绝对对付不了的凶兽

  天很快黑了

  幸存的罗克瑟兰战士在山谷间燃起丛丛篝火  并且搭起了行军帐篷  山谷中划出一片空地  上面堆放着将近一百个尸袋  在天黑前  罗克瑟兰的战士们尽可能地将战友们的尸体都找了回來  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  有两个人因此死在了未引爆的步兵感应地雷下

  蓝蝎战士们的尸体另外摆放了一堆  他们的所有衣服装备都被除去  尸体被装进密封的尸袋中  并且注入了防腐气体

  已经有人连夜驾车回钟摆城去了  这里距离钟摆城太远  超出了无线通讯的距离  只能让人回去叫更多的卡车过來  现有的几辆运兵车可运不走这么多的尸体  卡车赶到这里估计要黎明时分  要到那时才能撤离战场

  除了极少数大公司外  荒野中生存的人们如果死在战场上  多半就是烂在原地  在丽出任罗克瑟兰武装的统领后定下了一条军规  如果有条件  一定要把战友的尸体带回來

  在北边一座山丘的山顶  苏、丽和里高雷围坐着  他们在这里是为了监视蓝蝎的动向  毕竟有两辆战车逃了回去  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再回來  只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他们一定会再來  而且再來时一定更难对付

  蓝蝎的机动能力太强  普通的哨兵完全沒有用  只有苏、丽、里高雷这样的具备较高能力的人才有可能提前发现他们  所以三个人就坐在这个视野绝佳的小山顶上  防范着可能的袭击

  丽看着下方山谷中忙碌个不停的战士  她并不以感知见长  何况有苏在  也根本不需要她去感知什么  她抱着双膝坐着  仰着头  看着夜空中浓厚的黑暗  说:“就是说  你來这里  只是为了让我们当你的扈从  ”

  他们在山顶上已经坐了一会  并不擅长口才的苏最终将來意全盘托出  当然  遇到蓝蝎的确是个巧合

  苏想了想  坦然说:“的确是这样  现在钟摆城变得很不安全  罗克瑟兰的技术水平根本无法和蓝蝎抗衡  只有暗黑龙骑才能够抵抗蓝蝎  ”

  “不靠暗黑龙骑  我们就一定会死  ”丽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不动  依旧仰望着天空

  “是的  除非你们放弃钟摆城  退回到总部去  ”在苏看來  这个问題的答案是非常明显的  从这支蓝蝎的规模和装备看  多半是一个加强了火力的侦察支队  仅仅是一个侦察支队  就差点让罗克瑟兰分部的武装全灭  后续部队到來后的结果如何  不言而喻

  “我不会走的  这片土地是我们建设了几年的成果  不能让给任何人  ”丽的声音很轻  但是非常坚决

  苏皱了皱眉  在他看來  丽的坚持显得非常奇怪  与广阔无际的荒野比起來  人实在是少得可怜  钟摆城虽然建设得不错  可是99%的建筑仍是废弃的  而且钟摆城的交通位置不错  但周围的资源并不多  象罗克瑟兰这样拥有水处理技术和设备的公司  要建起一个比钟摆城更好的基地  也不过就是一年间的事

  故土情节  早已随着升腾而起的辐射云埋葬在旧时代的废墟下了

  丽忽然转过头  闪亮的双眼盯着苏  说:“如果我们不当扈从  你就不会再管蓝蝎这事是吧  ”

  苏怔了一下  仔细想过  才说:“蓝蝎是个意外  事实上  这里距离暗黑龙骑太近了  而且这一带暂时沒有比钟摆城更好的补给点  所以就算蓝蝎不來  迟早也会有暗黑龙骑或者是某个家族看上这块地方  ”

  “扈从  扈从  做了扈从  你就得保护我们  是吧  ”丽问  她的表情有些奇怪  既象是失望  又象有些欣慰

  苏认真地回答:“保护扈从是龙骑的义务和责任  攻击扈从与攻击龙骑本身无异  这里有详细的内容  你们可以看看  ”

  苏拿出一本小册子  递给了丽  丽飞快地扫了两眼  说了句“原來是奴隶契约”  就扔给了里高雷  里高雷倒是开始认认真真地看

  丽伸展了一下身体  向后躺在地上  仰望着根本沒有星星和月亮的夜空  说:“行  当奴隶也成  不过总得谈谈价钱吧  说吧  你准备给我多少钱  我手下这些战士也得一起带走  至于补偿罗克瑟兰的事  你來搞定  最后  就是你准备多长时间陪我上一次床  ”

  虽然有战术面罩的遮挡  仍然可以看出苏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  他嗯了几声  才说:“你们的固定酬劳部分  现在每个月先只有100元  以后会慢慢的加  因为我现在很穷……”

  “你有富过吗  ”丽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苏  她又想起了那枚曾经飞舞的硬币

  对于这么尖锐的问題  苏只有沉默  然后老老实实地说:“沒有  而且现在更穷了  我欠了别人非常多的钱  ”

  “你是要我们替你卖命  好让你能够还钱  ”丽尖锐地问

  苏再次沉默  听起來  似乎整件事情就是这样的

  “好呀  卖命可以  我的人怎么办  ”丽再次扔给了苏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題

  “他们沒有办法  只能做为你手下的雇佣军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扈从的……”

  苏说了一半  又被丽给打断:“我知道  扈从还有什么注册费  你付不出是吧  ”

  “是的  ”这件事苏沒有什么可隐瞒的  “每名扈从的注册费用是一万  所以现在我只准备好了你的和里高雷的名额  ”

  “等等  她是她  我是我  我和她可沒有任何关系  我们之间的价钱  可得另外谈  ”里高雷急急忙忙地说

  这时苏的战术板忽然闪了起來  他在战术板边缘一按  屏幕就亮了起來  里面有一条信息  暗黑龙骑总部对于蓝蝎十分重视  为他们入侵的讯息、9名蓝蝎战士的尸体以及缴获的各式装备弹药估价11万  并且先行支付了八万到苏的帐户里  如果尸体和装备能够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酬金还可以追加  等苏把这些东西带回总部后  就可以领取余下的酬劳了

  按照荒野的规矩  苏几乎是一个人打赢了这场仗  那么就该分配走绝大多数的战利品  这一次苏沒有客气  里高雷和丽也很爽快  罗克瑟兰方面只要了一名战士的尸体和装备各一样回去做研究用  其余的都给了苏  这类先进武器因为弹药有限  其实拿多了也沒用

  苏完全沒有想到这次意外的任务会有这么多的酬金  看起來对于暗黑龙骑來说  蓝蝎是一个新发现的敌人  这是最有价值的部分  至于战士的尸体和装备  参考的价值更多于本身的价值  总部的专家们可以通过他们的肉体进化程度和所用的装备推断出蓝蝎的技术水准和作战理念  从而制订针对性的战术  甚至是开发出新型的装备

  从丽的角度  刚好可以偷看到苏屏幕上的内容  她立刻哼了一声  冷笑说:“这是什么  你好象刚刚收了八万元  却只肯付我100元一个月  ”

  苏回复了确认信息后  耐心地解释:“扈从的一切装备和升级费用  都是由龙骑來负担  也就是说不仅仅是你  连你手下战士的装备我都要准备  你感觉八万元很多  是的  这的确很多  暗黑龙骑的币值比荒野上的通升币要值钱得多  可是我需要为你们准备全套的作战装备  还要包括维生和医疗套件  而且为了对付蓝蝎下一次攻击  我们需要能够对付战车的东西  这类东西的价格  会是意想不到的贵  所以这次的钱  都会用來补充装备  ”

  丽冷笑了几声  刚想说些什么  在一边闷头苦读扈从手册的里高雷忽然哈哈几声大笑  打断了苏和丽之间越來越变味的谈判:“行了行了  扈从其实就和卖了身的仆人差不多  所以我们如果当了扈从  根本沒有资格对主人如何分配资金指手划脚  当然  我相信苏会有很好安排的  ”

  “來  苏  现在该我们好好谈谈了  你知道我这个人要求一向不高  金钱、权利、漂亮女人和安全  只有都有  我就是你的人了  ”里高雷一边说  一边站了起來  硬把苏拉到了远远的地方  悄声细语地谈了起來

  丽竖起耳朵  却只差一点就能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了  当下气得她愤怒地抓了下头发  结果把自己痛得闷哼一声  无可奈何之下  她恶狠狠地盯着夜空  可是却什么都看不见

  还沒过五分钟  里高雷一脸笑容地和苏走了回來

  “从今以后  苏少尉就是我们的主人了  ”里高雷宣布  丽立刻从地上弹了起來  叫了起來:“你把我们这个词解释清楚  ”

  “我们的意思  就是我和你  ”里高雷言简意赅

  “可是……”丽想要抗议  却好像愤怒得不够

  “沒什么可是  这事就这么定了  你哪次出面谈判  沒把事情办砸过  ”里高雷无情地揭穿了丽

  “可是……”丽的声音小了很多  最终归于沉默

  苏松了一口气  就在他几乎准备放弃时  沒想到事情会转变得这么快  里高雷则是叹了口气  低低地骂了句:“看來这两个笨蛋只要凑在一起  什么事都能谈砸了  ”

  天微亮的时候  从钟摆城出发的车队终于到了山谷  苏将所有的战利品都搬上了一辆速度最快的重型运输卡车  就向丽和里高雷告别  临走前  他把还有四十多发子弹的斯格拉留给了里高雷  并教会了他用法  苏手上这把斯格拉是经过重新调校的  带的子弹也都是特殊装药  威力比普通斯格拉大了30%  大威力的代价就是  苏估计如果里高雷连开三枪  以他大致只有两阶强化过的力量  多半手腕要骨折

  简单道别后  苏就急切地想离开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龙城  交接任务  并且提领物资

  在等待的过程中  奎因发來了讯息  佩妮已经住进了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  并且开始接受术前处理  奎因已经自行办理好了扈从登记的所有手续  并且缴清了相应的费用  这让龙骑负责扈从登记的年轻女孩吃惊不已  在整个登记过程中  她都在从侧面探问奎因的來历  因为在她的经历中  从沒有过扈从自己來办理注册手续并且交费的  特别是从奎因的话中  这钱还是他自己出的

  一万元的注册费  对于暗黑龙骑來说是个小数目  但是对于普通人來说则是个天文数字  因为赚钱最便捷的途径就是出任务  这些任务对暗黑龙骑來说是能够完成的  可是对中小公司  甚至一些大公司來说  这可都是些死亡任务

  在苏出发前  丽忽然走到他身边  用刻意压低且生硬的声音说:“谢谢你  这次沒杀我的人  ”

  苏笑了笑  登上了运输车  绝尘而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