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军人 中

章三 军人 中

  苏平缓了一下呼吸  皮肤开始重新吸收周围的水分  在荒野中  出汗是件很奢侈的事  苏先是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然后开始回忆梦境中看到的一切  他现在有种奇异的感觉  感觉梦中看到的那个世界是如此的真实  真实到几乎和现实完全一致的地步  在苏的视野中  两个世界似乎正在重合

  苏忽然发觉  梦境中最后进入视野的大楼非常熟悉  那是罗克瑟兰分部大楼  这样一來  燃烧城市中所有扭曲的建筑都得到了还原  赫然就是钟摆城

  虽然只是一个梦而已  但是却让苏感觉到极端的不舒服  在获得越來越多的进化点之后  苏对身体的控制也就越來越精细  他完全可以将身体的活动降低來达到休息的目的  因此几乎不需要睡眠  这就更加奇怪了  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进入梦境

  苏看了看周围  与大脑中储存的地图作了下比对  知道目前距离钟摆城还有近一百公里  他当即吩咐全速向钟摆城行进  并且所有人加强警备  苏自己则跳出驾驶室  以六十公里的匀速向钟摆城奔去

  荒野崎岖不平  其实早就沒有了道路  暗黑龙骑的运输车在这种路面上也只能以五十公里左右的速度前进  看到苏跃离运输车  恩佐阴沉的脸上落出一丝不以为然的表情  然而当恩佐看到背着全副装备的苏以六十公里的匀速远去  最终消失在地平线上茫茫雾气中时  他棱角分明的眼角还是跳了几下  喃喃地说了句:“都是格斗域的疯子  ”

  要恩佐以六十公里的速度奔跑是可以的  但是最多也就跑个几公里  而且还不能背装备

  苏在奔跑着  眼前的世界似乎又分成了两个  一个是真实的  另一个则是虚影  两个世界几乎一模一样  但也有细微的差别  比如扑面而來的风  都是干涩、冷硬并且挟带着辐射尘埃  但是虚影世界的风中多了一股焦糊味道

  虚影世界的大地在震栗、呻吟着  透着焦燥不安的气息  这时从双脚上开始传來湿湿粘粘的感觉  不必去看  苏就知道那是踩踏在粘稠鲜血中的感觉  血很粘  拉出无数血丝  挂在苏的军靴上  不让他顺利抬脚  地面上  血和辐射尘混合的泥浆中不断浮出一个个虚幻的人影  他们争先恐后地扑向苏  抱着他的腿  想要把他也拉进泥浆里  在永恒的深渊中沉沒

  虽然从身体上感觉不到虚影的力量  可是意识上却能够清晰感受到虚影的拉扯力量  苏的意识越來越沉重  不断向下方坠去  而下面  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无数数据从身体各个部位汇总而來  并且在意识中汇总成型  储存在身体各部位的养份一点一滴的被动员出來  流入各个肌肉和组织细胞  按照养份消耗的程度  苏知道自己以目前的速度还可以跑六个小时  这是有形世界的反馈  清晰而且可控

  但是在虚影世界中  所有传递回來的信号都是杂乱无章的噪音  根本分析不出任何有意义的数据  可是如果直接去听  就可以听到一群人在哭着喊着  要苏下來陪他们  虚影世界中无法进行数据分析  或许是苏沒有找到适用于这里的分析方式  在虚影世界里  意志似乎是决定一切的因素

  在虚幻与真实世界之间  还有一些联结点  即是某些归属于神秘学的基因域

  苏专心地控制着肌体的动作  对虚影世界的种种变化置之不理  虚影中那些已经沉沦的人们看见再也拉不动苏  不甘地咆哮着  逐一沉入到深渊的黑暗中

  在钟摆城外四十公里处  几辆越野车和重型卡车拖着滚滚烟尘  正向苏迎头驶來  苏停下脚步  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片地型复杂  长长的水泥高架高速路倾倒在路边  不远处星落散布着几座废弃的小楼  到处都是形状奇异的大树

  苏闪到半截水泥柱桩之后  向远方滚滚烟尘望去  这时本已渐渐淡去的虚影世界突然清晰起來  一股猩红色的血气腾腾升起  然后虚影世界就此消退

  在最前面的是几辆载重卡车  车头上有罗克瑟兰公司的标记  车厢里满载着人  其中大部分是战士  还有一些科研和工程人员  许多人看起來带着伤  载重卡车不顾道路的崎岖  狂猛地行进着  看起來正在仓皇逃命  他们來的方向  正是钟摆城

  苏启动战术板  先给还在后面的部队发了讯息  通知了自己的位置和目前的情况  让他们作好战斗准备  向自己靠拢  然后苏弯着腰  迅速在废墟间穿行着  在心中默默地记下了一个个狙击阵地

  罗克瑟兰的车队很快就驶近  车队前面是三辆运兵卡车  押后的则是两辆武装越野车  丽和里高雷分站两辆车的后厢中  用车载重机枪瞄准着來路  两个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  粗陋地用绷带包扎着

  “里高雷  丽  ”苏从藏身的阵地中跳了出來  大声向车队招呼着

  车队缓缓地停了下來  越野车则转了个弯  向苏驶來  还沒等车停稳  丽就急急忙忙地从车上飞跃过來  纵跃五六米对于丽來说本來是件小事  可是这次她落地时腿一软  险些栽倒在苏面前

  被苏扶着站起后  丽有些不自然地笑笑  说:“太累  沒想到腿已经软了  ”

  她的脸色虽然苍白  不过眉宇间的惶急和愤怒已经在渐渐消去  丽发现  看到了苏后  她就开始变得安心起來  就象是有了依靠  但是这种平静安宁的感觉让她非常不适应

  苏看着一身硝烟和血污的丽  再看看一瘸一拐走近的里高雷  问:“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怎么离开钟摆城了  ”

  “还不是上次那些家伙  只不过这次來的人更多  钟摆城已经是他们的了  我们的人死了一大半  真是他妈的  喂  他们可能很快就要追上來了  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说这些  ”丽说

  苏看了眼装了不少工程和科研人员的三辆载重卡车  在手中电子地图上点了几下  划出一条行进线路  让丽和里高雷领着钟摆城残余的人员先到指点的地点休整  他自己会在这里阻挡蓝蝎的追兵

  “就凭你  ”丽睁大了眼睛  快速地说:“我知道你厉害  可是你本事再大  一个人也对付不了一百只蝎子  ”

  苏笑了笑  丽带着怒火的话  听起來却是让人十分的高兴

  “我可沒打算一个人对付他们  不过拖住他们一会还是办得到的  ”说话时候  苏耳中忽然听到一阵非常轻微的嗡嗡声  听上去象是某种发动机的声音  他即刻向声音的來处望去  不远处的辐射云中突然钻出來一架小型无人驾驶飞机  正向这个方向飞來

  苏向前飞奔了几步  迅速取下背上的步枪  半跪在地上  枪口斜上指向了无人驾驶机  他碧色的瞳孔中央又出现了十字星  默数着与无人机的距离  此刻他对二千米以内距离的测算已经精确到了1米左右  这是无人知晓的秘密

  无人机发现了停在路边的车队  在空中一个盘旋  呼啸着俯冲过來  操纵无人机的家伙显然吸取了侦察支队的教训  操控着无人机飞到车队一千米左右的距离时  突然一个转折  象一只雨燕般灵动地向远方遁去

  然而就在它刚刚转折时  苏的枪口已经喷出了火光

  轰的一声  无人驾驶机凌空炸成一团火球  十公里外  正飞驶而來的一辆越野车猛然一个急刹车  将车内的人晃得翻倒了一片

  “1171  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为什么拉紧急刹车  ”驾驶员回过头來  愤怒地咆哮着  他脸上蝎子的刺青已经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

  越野车的后厢里坐着四个人  两壁都是排列得密密麻麻的显示屏和各种开关  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从地板上爬了起來  愤怒地砸了下一面花白的显示器  骂道:“他妈的  我的宝贝三号又被打掉了  ”

  “1171  你是不是又让它飞得太近了  侦察14分队的人已经说了  那些爬虫中间有不错的枪手  ”后厢内另一个人说着

  被称为1171的男人阴沉着脸  说:“我的宝贝是在距离他们1000米的地方被击中的  ”

  另外三个人立刻飞快地敲打起键盘來  并且在三分钟后得出了数据:这名狙击手对付1500米内的目标应该有超过85%的成功机率

  “的确是个不错的家伙  ”一个人说

  “b+级的狙击手  那些爬虫中也能有这样的家伙  ”第二个人看着屏幕上的数字  仍有些怀疑

  “不管怎么样  哪怕他只是运气好  我们还是向上面汇报一下  然后继续搜索  ”第三个人看起來是作决定的人

  越野指挥车两侧还各有一辆侦察支队曾经使用过的半轮式半履带式的步兵战车  这种战车有良好的防护力  而且还能运载十名全副武装的战士

  由三辆战车组成的车队继续向前开进  依据无人机传回的数据  只要二十分钟  这个快速运动的分队就能追上那些残余的爬虫

  追击的过程看起來十分顺利  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车队停留过的痕迹  至于爬虫中的那个狙击手  他的子弹奈何不了蓝蝎战车的装甲  所以沒有人担心

  在两块倾侧的混凝土柱中间  伸出了一根黝黑的枪管  苏将一枚几乎比他纤长的手掌还要长的子弹稳稳地压进了枪膛中  然后慢慢瞄向了中间的越野指挥车  他枪膛中的这棵子弹比14mm的枪弹还要大得多  简直可以说是一枚mini炮弹  弹头上则镌刻了一些简单的刻纹

  而苏那碧色眼瞳中的十字星  宁定得让人心寒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