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 两难 下

章四 两难 下

  战士们激动之下  两枚“青铜龙”一先一后射出  飞向蓝蝎的战车  空中瞬间出现两条浅灰色的尾迹  就象是划过大气层又飞速远扬的彗星  只见残影看不到实体

  “该死的  先打指挥车和主战战车  ”恩佐在频道中大吼着  可是他的咆哮现在毫无作用  因为两名远程支援的射手手中各只有一发导弹而已  整个队伍中余下的三枚青铜龙  这时候还都在恩佐的背上

  不知道是过于紧张还是太兴奋了  战士们射出的两枚青铜龙瞄准的竟然是同一辆装甲运兵车  第一枚从侧方钻入运兵车车体中  并且让它的顶盖直接飞上了百米高空  从出口喷薄而出的火焰升腾起高达十米  第二枚青铜龙导弹紧随而至  直接冲进了燃烧着的钢铁火球  并且让这团耀眼火球的直径扩大了一倍

  不顾恩佐的怒吼  通讯频道中传來了一片欢呼  这次作战的主力都是奎因手下的战士  他们个人的战斗力虽然十分强悍  可是纪律性就比不上丽训练出的战士  更是远远不如龙骑的扈从

  “苏少尉  你最好能够约束一下你扈从的手下  ”恩佐一边在频道中咆哮着  一边跳上了两层小楼的屋顶  “青铜龙”扛在他的肩上  深绿色、线条流畅的护目镜则完全是新时代装备的风格

  恩佐迅速锁定目标  然后扣下了扳机  “青铜龙”尾端喷出淡淡的蓝焰  脱离了发射架  以不可思议的加速度向四公里外的蓝蝎指挥战车追去

  四公里的距离  对于“青铜龙”來说不过是十秒不到的事  在它面前  任何装甲目标的速度都慢得象蜗牛  完全沒有闪避的可能  恩佐站立在屋顶上  透过护目镜锁定了蓝蝎的指挥车  开始引导导弹  不断微调修正着轨道

  十秒后  远方一团耀眼的火球腾空而起  蓝蝎指挥车成了“青铜龙”的又一个牺牲品

  恩佐扣扳机的手虚握了几下  活动一下关节  他这时已满头是汗  主动引导青铜龙需要他全力发挥五阶的复杂武器操作能力  连续引导两枚后已经让他的体力消耗大半  但恩佐不顾疲累  将另一枚青铜龙装进了发射架  然后调节了一下护目瞄准镜  锁定了蓝蝎的主战战车  只有干掉了这家伙  这次的伏击才能说是胜利在望  苏这个变态虽然能够在1500米的距离上干掉飞翔的无人机  但是无论如何  单凭狙击枪都无法对付主战战车的装甲

  “青铜龙”的尾部再次喷出了淡蓝的焰尾  恩佐感觉到肩上轻轻一震  他立刻集中了全部精神  紧盯着远方开始转身的主战战车  脑海中不断观察着战车的外观结构  并且分析着它车身上的弱点  护目镜中的准星  则不断随着战车的动作在各个弱点部分切换  等到“青铜龙”接近战车时  还要再考虑到“青铜龙”可能的着弹点  与目标的距离越接近  青铜龙的机动范围就会越小  因此预判极为重要

  主动引导导弹是谁都能干的事  但是那些强化了复杂武器掌控能力的家伙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可以引导导弹攻击目标的各个弱点部位  据说这顶能力强化到了七阶的人可以让小巧的“青铜龙”钻进拼命作着规避动作的主战战车的炮管  而更高阶的能力者  如果再配合上高阶感知域能力的话  可以很轻松的用不装弹头的导弹把天上的战机打下來  这并不难  只要让导弹撞进驾驶舱或者是发动机喷管里就行了

  同样的武器到了具备武器专精能力者的手里  视能力位阶的不同  威力增幅可以从百分之几十到几十倍不等

  不过在引导过程最后的瞬间  恩佐大脑活动频率和强度会是平常的数倍  需要消耗大量体力  因此会产生深深的疲倦感  以他目前只有一阶强化的体力  最多就能发射四枚青铜龙

  蓝蝎的主战战车显然发现了迅疾飞來的死亡使者  它一边左右机动  一边掉转炮塔  喷射出大团带着强烈辐射的烟雾  其中还夹杂着两枚小火箭  火箭并不是杀伤性武器  射程十分短  几乎一离开战车便自行爆炸  在空中各自生成一团巨大的火球  伴随着强烈的电磁干扰  看起來这小玩意和暗黑龙骑的干扰导弹作用差不多

  不过  此刻引导导弹的是恩佐  并不是什么机械  这些干扰对恩佐可不起作用  护目镜中十字线的中心点  依然稳稳地套住了战车的炮塔顶部

  蓝蝎战车的速射机枪怒吼起來  在青铜龙前形成了一排密集的弹幕  恩佐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如同被几根针给刺了几下  他明白  这是“青铜龙”被速射机枪弹雨击中的迹象  好在暗黑龙骑的技术水准绝非旧时代可比  由轻质合金作外壳的青铜龙导弹并不怕被普通的机枪子弹击中

  可是  青铜龙导弹才多大  又是这么快的速度  怎么会被速射机枪击中  而且还是被击中了好几下

  “这些蝎子们的运气  似乎太好了一点  ”恩佐心里泛起了一丝隐忧  青铜龙导弹如果再多挨几颗子弹  也是会受不了的  好在最多再需要一秒钟  青铜龙就会把这辆战车变成一颗火球

  就在青铜龙距离战车还有一百米的时候  作着规避动作的战车忽然一个颠簸  恩佐的准星瞬间脱离了战车的炮口

  “该死的运气  ”恩佐心中怒吼了一声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铜龙撞击在主战战车炮塔的正面偏下部位  也就是通常战车上装甲最厚的地方

  主战战车猛然重重地颠了一下  差点侧翻  炮塔正面的装甲四散纷飞  主炮炮管被爆炸力量扭曲得向上弯去  彻底不能再用  炮塔前部则微微翘起  与车体间露出一条明显的裂缝  如果爆炸的威力再大一点  或许炮塔就会脱离战车车体  不过现在炮塔显然彻底报废了  里面的炮手也自然凶多吉少

  但是蓝蝎的主战战车只是沉寂了几秒  居然又颤抖着发动起來  掉头狂奔  掀起滚滚尘土  喷发着阵阵浓烟  居然还能保持着四十公里以上的时速  这让恩佐震惊于蓝蝎战车防护力的同时  再一次狠狠地咒骂了今天的运气

  苏弯着腰  如夜下的一只猫  迅捷而又无声地在废墟建筑间穿行着  现在蓝蝎还有两辆战车  而恩佐只剩下一发青铜龙导弹  他需要想办法将蓝蝎负伤的主战战车截下來  或者就是一路跟踪  看看蓝蝎的前进基地在哪里  看过青铜龙的威力后  他不怀疑恩佐能够搞得定两辆运兵战车中的一辆  只剩下一辆战车的话  丽和奎因他们应该对付得了  毕竟他们手中还有许多旧时代的反坦克武器  也有一些新时代的威力够大的家伙

  蓝蝎的主战战车速度只有四十公里  苏跟踪起來并不困难  但是苏在经过履带机械人的残骸时  耳中忽然听到了隐约的电子声音  这些滴滴嗒嗒的声音苏曾经听到过  一次是在n958的主控电脑上  另一次则是海伦实验室的智能主机上  某种意义上  可以将这种声音理解为智能电脑的语言  不过就如恩佐所说的  所谓人工智能只是虚假的智能而已  去掉强大的计算和按设定逻辑进行分析的能力后  其实并沒有自主的智能  与真正人类的大脑相去甚远

  这滴嗒声沒由來得让苏心头一阵阵烦躁  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拽着他停下脚步  苏目测了下前方主战战车的距离  然后放缓脚步四下张望着  寻找这突如其來的电子音的來源  和恩佐不同  苏对于蓝蝎种种智能化的武器觉得十分头痛  他可不想再被某个电子侦察单元发现  然后引來攻击  在暗黑龙骑的课程中  苏学到了一个词  弹幕覆盖  他并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去体会一下这个词的含义

  自从上次差点被战车炮直瞄轰中后  苏就对蓝蝎的疯狂和运气就有所警惕  刚才恩佐用青铜龙攻击蓝蝎主战战车的一幕苏也看在眼里  主战战车能够逃过一劫  运气够好可以说是最关键的因素

  很难理解蓝蝎的运气來自何处  这似乎不能解释为单纯的好运气  也不象是苏在神秘学里的基础幸运加成

  苏一边观察  一边退下步枪的弹匣  将两枚弹头漆成深蓝色的子弹压进弹匣  再安进步枪  这两枚子弹击中目标时  会在瞬间释放超高压电流并且生成大量的电磁波  是专门针对各类电子目标的子弹  由于价格太过昂贵  苏也只带了两发出來

  苏的意识深处忽然传來一阵刺痛  他眼前所有景物的边缘轮廓都有些模糊  虚影世界再次出现

  可是眼前的虚影世界和真实世界看起來沒有什么不同  苏隐约有种直觉  只要虚影中的世界出现  那么必然会给他看到一些不同东西  眼前的景物沒有区别  说明他沒有找对地方

  恩佐虽然不知道苏此刻的位置  但他知道苏已跟踪那辆受伤的主战战车而去  在并肩奋战过后  恩佐中尉现在对苏有莫名的信心  他相信苏一定可以搞定那辆受损的战车  当然更有可能是苏一路跟踪  最后找到蓝蝎的前进基地  恩佐再次挺直了疲惫不堪的身体  瞄准了一辆运兵战车  扣下了扳机  他不相信  蓝蝎这次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青铜龙”拖着一道几乎看不见的尾迹  如电般射向蓝蝎的运兵车

  苏全身放松  站直了身体  左眼微眯  扫视着整个战场  他看似轻松  但只要周围稍有异动  苏就会让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反应如电

  虽然相距遥远  但苏仍然能够看见恩佐  暗黑龙骑的中尉站在屋顶上  身躯挺立如山  接连中三枚青铜龙后  蓝蝎部队也通过弹道计算发现了中尉  两辆运兵战车炮口随即转向  不断地向中尉轰击  但是这段距离显著超出了战车炮的有效射程  因此蓝蝎部队射击的准确性大为降低  炮弹在恩佐身边不断炸响  他却根本不为所动  专心引导着死神向蓝蝎的战车逼近

  苏忽然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冰寒  就在虚影世界消失的刹那  他终于发现了两个世界的不同  在真实的世界中  恩佐中尉正站在屋顶上  引导着青铜龙轰击蓝蝎的战车  而在虚影世界中  恩佐和他脚下的那座房屋都不见了

  “恩佐  快闪开  ”苏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在频道中大喊

  恩佐心中一惊  不过视野中并沒有足以威胁到他生命的危险  蓝蝎的战车还远在三公里外  如果在这个距离上被炮火击中  只能说是自己的运气太差  而且“青铜龙”导弹距离运兵战车还有不到一千米了  一千米  对已经充分加速的‘青铜龙’导弹來说  不过是三秒钟的事

  只要再坚持三秒钟就好  恩佐想着  他依然伫立原地  一动不动

  “恩佐  ”苏再次厉吼了一声

  恩佐勉强聚集最后的精神  引导着青铜龙最后500米射程  有了先前主战战车弹道偏离的教训  恩佐一点不敢大意  运输战车装甲防护应该比主战战车薄弱  这是常识  问題是  蓝蝎能不能单以常识來衡量呢  如果不能打掉这辆运兵战车  恩佐不敢保证苏和他的扈从们有能力同时对付两辆战车

  恩佐沒有注意到  履带机械人残留的无后座力炮炮口刚刚下降了几公分  炮管上方一束激光已照射在他脚下的房屋上

  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  蓝蝎的运兵战车化成了一团火球  而恩佐脚下的房屋则在顷刻间化成了一团瓦砾  中尉本人则被冲击波掀上了数十米的高空

  废墟中  履带机械人的上身缓慢抬起  它的八只电子眼只有四只还在闪烁  左臂未端的无后座力炮炮管向后一退  然后复位  瞄准的激光又照射在中尉要落下的地方

  苏迅速半蹲、出枪、瞄准、击发  一系列动作在瞬息间完成  他的心中如坠着一块巨石  然而临战前的刹那  苏坚定地将一切情绪排出脑海  现在他的世界里  只有那个机械人的头颅

  机械人的后脑处突然溅起大片火星  然后蓝色的电弧滋滋作响、冒着星星点点火花布满了它整个头部  一只只电子眼先后爆开

  机械人转头180度  望向了苏的方向  它的头部护甲向两侧裂开  露出了藏在护甲下方的三只电子眼  电子眼分红蓝黄三色  以一种奇异的节律  不停地闪烁着  这时它下身已经与战车车体脱离  四只折叠起來的机械足正在伸展  试图将它的身体支撑起來

  苏冰冷地看着机械人  尽管为它计算弹道的能力感到惊讶  但根本沒有就此罢手的打算  他再次扣动扳机  又一发电子弹正好在机械人的三只电子眼中央炸开

  这一次机械人再也沒有前面的幸运  失去了护甲的保护  它头颅内精密的感应中枢全都暴露在狂虐的高压电流下  一个个元器件上不断溅出电火花  中央则有一道青烟腾腾冒起  有些地方甚至开始喷吐出火苗

  机械人所有的电子眼都失去了光芒  但它的动力核心和计算中枢显然还在运作着  它就象一个瞎了眼的巨人  开始疯狂地來回奔跑  无后座力炮不断向四周轰击着  却根本不知道目标在哪里

  苏转头望向远方  恩佐的身躯如同一截木桩  从数十米高空处掉落  重重地摔在废墟中  激起了一大片尘土

  苏站了起來  手中的步枪缓缓放落

  轰的一声  机械人盲目攒射出的一枚炮弹在他身后数十米处爆炸  气浪掀动了苏身上残破的军服  也翻乱了他淡金色的碎发  一块块水泥碎块、废砖土石从身边掠过  而苏沒有动

  如雨般落下的土石稍稍平息时  苏的身影又自硝烟中出现  不过这时他已转过头  望着一公里外正在掉头的蓝蝎运输战车  左眼瞳孔深处的寒气越來越重  在这辆蓝蝎仅存的运输战车的周围  散落分布着四团燃烧着的钢铁残骸

  苏忽然将步枪抛下  猛然撕开上身残破的作战服  将它也扔在了地上  袒露出充满了力量感的上身  苏的肌肉线条堪称有力而完美  本來惟一不足的地方就是肌肤过于光洁细腻  看上去总有种柔和的味道  但是现在他上身遍布硝烟和血污  正好添了铁血阳刚气息

  苏身上肌肉突然同时鼓起  发力狂奔  他前进的路线并不是笔直向着已开始逃跑的蓝蝎战车而去  而是斜向侧方奔去

  借着一堵断墙作掩护的奎因愕然望着苏以超过七十公里的速度向自己狂奔而來  还沒等他反应过來  就和苏撞在了一起

  刹那间  奎因感觉如同被一辆载重卡车狠狠撞中  整个人都飞了起來  然而他身体骤然一轻  轻轻地落在了地上  除了有些头晕眼花之外  所幸似乎沒有其它不适的感觉  只不过奎因背包里满满一包的烈性塑料炸药已全都不见了

  苏根本不掩饰自己的形迹  挟着一大包暗黑龙骑特制的c400炸药  在废墟间纵跃如飞  以超过蓝蝎运输战车一倍的速度追去

  蓝蝎运输战车里的驾驶员显然已经发现了后面那恐怖的追踪者  从车行轨迹看他已陷入了极度的慌乱中  战车早已将马力加到最大  甚至完全不规避任何不利于车辆通行的地形  以至于在通过前面一段崎岖地带时  沉重车身甚至腾空而起  险些翻车  而战车的炮塔则掉头向后  火炮和机枪都在疯狂怒吼着  竭尽全力将尽可能多的弹雨向后面迅速接近的非人一般的苏倾泄

  苏碧色的眼瞳早已收缩到了极致  瞳孔深处则浮现出一颗六芒星  只要枪口或是炮口指向了自己  苏就会以非人的速度左右侧移  让过射來的弹雨  最险的时候  一串机枪子弹甚至在他肩头擦出几条血痕

  300米  100米  50米……苏与战车的距离迅速拉近  最后的时刻  他甚至只是简单侧了侧身  就让过了一颗迎面而來的炮弹

  苏忽然发力  一跃十米  已冲到运输战车上  他右手搭在滚烫的炮管上  左手直接将足有五公斤重的可塑c400按在炮塔与车身相接的地方  在刹那之间按下了4秒的延时爆炸指令  然后双足用力在战车车身上一蹬  整个人凌空跃起  斜向飞出二十多米  再一个翻身  以半蹲的姿势稳稳的落在地上  举起双臂护住了头部

  然后  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运输战车的炮塔高高飞起  竟被炸飞到了几十米外  战车车身已完全变型  几个翻滚后才停了下來  然后就从裂口中喷出猛烈火焰

  苏放下了血肉模糊的双臂  慢慢站了起來  他看着燃烧着的战车残骸  心头的怒火终于稍稍宣泄  可是宣泄过后  却又多了一丝茫然  他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正常的苍白  眼瞳深处的光芒也变得忽明忽暗  这次狂野的攻击  已经透支了苏太多的体力  他已经到了极限

  这一刻  苏沒有注意到  那头本已陷入狂乱的机械人忽然在无后座力炮的炮身上又弹出五只电子眼  深不见底的炮口悄悄转动  指向了自己

  空中忽然响起一阵奇异而低沉的呼啸声  巨大的“杀狱”闪耀着血色的光芒  几乎是贴着地面飞旋而至  距离机械人数米时  “杀狱”忽然向上升起  直接从机械人的机体中央斜掠而过  然后直飞冲天  向数公里外的來处回飞而去  落在了那只覆盖在深黑色狰狞甲胄下的手中

  机械人的半边机体斜斜滑下  切口平滑如镜  无后座力炮也被切成两半  正要出膛的炮弹猛然炸开  将半截炮管远远抛飞出去

  “你啊……”她轻轻叹了口气  拖着巨剑杀狱  转身而去

  苏蓦然回首时  却只來得及看见远方还不曾消去的点点银芒  好似这个时代已久违的万千星辰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