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五 理想 下

章五 理想 下

  苏找了一堆已经搬空的弹药箱  靠坐在上面  开始翻阅自己三名扈从的能力资料  在龙骑手册中写得很明白  一名龙骑首先要做的  就是了解你的扈从  只有充分的了解  才能真正形成团队

  丽  18岁  力量四阶  防御四阶  敏捷三阶  灵活四阶  速度二阶  伤害减轻三阶  格斗域之外  她还有感知域的听力强化和视觉强化各一阶

  里高雷  32岁  他是灵能域的能力者  简单武器掌握和复杂武器掌握各是四阶  还有一项罕见的一阶区域控制能力  除此之外  另有格斗域的一阶力量、一阶防御和二阶灵活

  看到这两个人的能力数据后  苏也十分意外  丽和里高雷的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扈从应有的水准  甚至于足以胜任正规的龙骑  丽愿意成为扈从还勉强可以理解  里高雷为什么也肯在这么低的价格下成为扈从  自始至终  苏都不明白这个问題

  已经过了40岁的奎因个人战斗能力方面并不如何突出  但也达到了一名扈从的起码标准  他最大的优势是无法用数据來衡量的  那就是岁月积累下來的经验和智慧  此外  中阶塑形师的能力也是将來制造某些非制式装备的必备

  翻阅着扈从们所具有的能力  苏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强大  强大的感觉不仅仅來自于自己  而是來自于在自己身后站着的三名扈从  來自于近百名训练有素的战士

  屏幕上忽然闪现出帕瑟芬妮的影像  她蛮横地将屏幕上所有的东西都清空  再将自己的影像放大到全屏  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起來  向苏说:“喂  看起來你已经有了一只很不错的队伍嘛  不过那个叫丽的小家伙是什么來历  和你有什么关系沒有  她看起來很有前途的样子  怎么会成为你的扈从了  你可别告诉我  她是为了你那一百块钱來的  ”

  帕瑟芬妮的背后依旧是弹片横飞的战场  形形色色的导弹以令人心悸的速度和灵活在空中相互追逐着  帕瑟芬妮嘴里横咬着铅笔  双手正在努力地让长发盘起來  即使是在手掌大小的屏幕上  这个动作也让她胸部的轮廓显得更加的突出  而且帕瑟芬妮衬衣最上面两颗扣子沒有系上  从苏的角度  一瞥之下  已将她衣内的风景看清了小半

  苏立刻有了生理反应  幸好海伦并不在旁边  只要有海伦在的场合  帕瑟芬妮从來都穿得一本正经  而她不在时  那就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就在苏为帕瑟芬妮的问題头痛的时候  帕瑟芬妮忽然一声惊呼  飞快地说了句:“我得去救场了  这事以后再说  不过你别以为我会忘记  ”

  屏幕上已经变得空空如也  苏却象是能够嗅到帕瑟芬妮身上的淡淡香气  他放松了身体  靠在背后的弹药箱上  仰望着天空  心中的阴悒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大半  这个时候  哪怕是天上低垂的辐射云  看起來也不再有压抑的感觉  而是显得很有磅礴的气势

  “头儿  看起來你的心情不错  要不要來一根  ”里高雷的声音在苏身旁响起

  苏看了看里高雷  伸出右手  微笑着说:“谢谢  如果是免费的话  ”

  里高雷立刻把递过來的烟收了回去  重新递给苏一根皱巴巴的便宜货  苏一点也不介意  接过了香烟  然后左手食指指尖上冒出一缕极淡的蓝色火焰  慢悠悠地点燃了香烟

  里高雷盯着苏的手指  目光炯炯:“头儿  你可从沒说过自己是玩类法术域的  ”

  “高温  才一阶而已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然后喷出一道笔直的烟柱  劣质烟的烟味刺鼻入口辛辣  不过苏在吸入的时候  已经自动把自己不喜欢的气味过滤出來  喷了出去  所以对他來说  好烟和差烟的区别不是很大  里高雷当然不会知道这些

  “头儿  你有沒有想过  暗黑龙骑存在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  ”里高雷将左臂搭在了弹药箱上  他虽然一口一个头儿  而且也完成了扈从的注册手续  不过似乎对苏却沒有太多的敬重  看起來  里高雷更多的象是畏惧着苏的力量

  “为了给议会打地盘吧  我的理解  ”苏回答  他忽然发现  自己的说话方式已经有些偏向于里高雷、里卡多这类很些点玩世不恭的风格  而且也慢慢开始变得更容易和人交谈  话语也相应多起來

  或许  这代表着某种信任  以苏的方式

  “血腥议会  我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起这样一个名字  看來都是些口味独特的家伙  ”里高雷对于血腥议会  这个脚下这片土地上目前最强力的统治者  口气中沒有丝毫的敬意  他继续问:“那么血腥议会存在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

  苏摇了摇头  说:“这个我也不知道  我还沒有见过议会的人  听说他们都是些真正的大人物  ”

  “大人物  ”里高雷耸了耸肩  不以为然地说:“好吧  大人物  那么你呢  苏  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目的或许不恰当  我们该换个怀旧点的词儿  理想吧  这个词不错  ”

  “理想……”苏笑了笑  说:“我沒有理想  目的倒是一直都很清楚  就是活着  ”

  里高雷看上去有些失望  说:“活着……很好  这是每个人的目的  其实我也是一样  暗黑龙骑至少能让我活着的把握更大一些  万一哪一天变异组织控制不住了  也有希望治疗一下  ”

  “你只是简单为了活着吗  ”苏看着里高雷

  “为什么不  ”里高雷回答得非常干脆  可是在苏清澈目光的注视下  他终于将目光偏向一边  说:“好吧  我承认  我还希望那些我看着顺眼的人能够活得更好  或者  起码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

  “所以你一直很穷  ”苏说

  这次里高雷终于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

  苏说:“我在龙城里见过了莎莉  等这次任务结束  你去龙城就可以见到她了  ”

  “她过得怎么样  ”里高雷问

  苏犹豫了一下  说:“不能说差  因为她以自己的方式在奋斗着  而且  她身上有你刚才所说的理想  ”

  “理想……”里高雷从苏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  目光中闪过了一丝愤怒  不过愤怒随后变成了无奈:“该死的  我的理想就是彻底干掉这个到处都是辐射、找不到干净的水、始终都在挨饿、需要和凶暴鼠和腐狼们抢食物的见鬼的世界  ”

  “很远大  同时也很难实现  ”苏似乎并沒有把里高雷的话当作纯粹的发泄  回答得很认真

  里高雷嘿嘿地笑了起來  说:“头儿  你很会安慰人  我这个理想根本就沒有实现的可能  说得好听点是幻想  其实就和醉鬼说的胡话差不多  ”

  这时苏的战术板上又传來一条讯息  苏大略看了看  就站了起來  向里高雷说:“我可是认真的  你总还是有理想的  不象我  我大多数时候想着的只是怎么样活下去而已  ”

  说完  苏向自已的营帐走去  在他身后  里高雷哼了一声  低声说:“只是为了活着吗  骗鬼去吧  ”

  回到自己的营帐后  苏坐在便携桌前  开始仔细阅读战术板上的信息  信息來自暗黑龙骑总部  一共分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例行公事的格式文本  大意是已经批准了苏晋升中尉  并且把他的权限相应提升到二级  第二部分的信息量就十分惊人了  主要是二级权限可以获知的能力域资料  看來总部很能理解晋级后的龙骑最迫切需要什么  那就是力量的提升  永无休止的提升

  屏幕上不断闪烁着  大量的讯息被传送过來  以往苏能够接触到的最高配方能力只有五阶  而且数量不多  还都是最常见的能力  如果苏愿意选择配方能力  那么这就是他的选择范围  现在权限从基础直接提升到二级后  苏的选择范围中不仅增加了许多标准的单领域能力  还有几个罕见能力  甚至还多了几种全新的跨域能力  比如说以类法术域的高温四阶、灵能域的罕见能力区域控制为基础  就可以生成一种全新的能力  烈焰防御场  如果以高温三阶配合格斗域防御三阶强化  则又是一项新的能力  焰盔

  跨域能力是暗黑龙骑近年來研究的重点领域  由于能力发展到高阶后需要的进化点越來越多  每跨上一阶的代价呈几何数增长  对于大多数人來说进化到一定程度后  再向高阶进发甚至变得再无可能  因此在其它能力域多发展一些低阶能力就显得更为实用  但是每个人的能力都受到天赋限制  大多集中在某个能力域中  在其它能力域即使能够发展一般也只能到三阶而已  跨域能力的出现  就给这些已经提升到瓶颈的能力者一个新的机会  变得更加强大的机会

  苏曾经想过  各个领域能力如果互相结合  会是什么样子  那时他只是简单地演算了一下  就得到一个天文数字的排列组合  更别提一一去实践可能性了  况且苏虽然选择了感知域作为主攻方向  但进化点一投下去  相应的能力就会自动生成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个能力会是什么样子  也就始终无法对领域能力有更深入的认识  不过最基础的能力还是大同小异的  因此苏那些大部分靠自动自发生成的全领域低阶能力目前还看不出有什么问題  如果说有问題  那就是效能比普通的配方能力要强得多  同时消耗的进化点也往往会多一些

  这一次与蓝蝎的生死大战后  苏的进化点本已升到了24个  但是不知道是否在炽热的金属射流和爆炸的火焰气流中穿行太久的缘故  等到最后一辆蓝蝎运输战车在眼前炸成火球时  苏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生成了类法术域的一阶高温能力

  看过了总部传來的能力域资料后  苏沉思良久  他忽然想起了先前战场上纷飞的弹雨  四处飞窜的电火花  以及履带机械人那些闪烁不定的电子眼  苏不再犹豫  直接在类法术域中投下三个进化点  果然  一阶寒冰、一阶磁力、一阶雷电先后自行生成  而拥有了类法术域这些能力后  苏感觉到神秘学的相关区域又在不住地跳动着  挣扎着  试图将密集排练的基因冲开  苏又将进化点投进神秘学领域中  一直到投进第六个进化点  才生成了一个新的三阶能力  这个能力和暗黑龙骑神秘学中标准三阶能力:元素防护十分类似  苏在拥有类法术域的能力后  相应的对这些能力涉及的领域  比如说高低温、电击等的耐受力就提高了很多  在神秘学里生成了元素防护的能力后  苏对这些能量的抗性就变得更加强悍  当然  和所有神秘学的能力一样  元素防护的效果时好时坏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象苏这样都是自行生成能力的  科提斯上尉曾说过  大多数人需要打两针才能得到一个能力  一针是取得进化点  另一针是获得配方能力  这意味着要花上双份的钱  而苏那三名扈从能力获取的途径从目前來看  打两针的可能性更大些

  钟摆城的清理工作还要三天才能完成  总部新型的扫雷仪不运到  就沒办法对付蓝蝎的智能地雷  所以这件事沒办法着急  所有的事务  丽、里高雷和奎因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根本不需要他这个新晋的龙骑中尉來插手  当然苏也很有自知之明  知道自己胡乱指挥的话  反而会把事情都弄得一团糟  所以苏要做的  就是慢慢看  慢慢学  并且不断的强化自己

  苏记得  曾经在一本旧时代遗留下來的书中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当你知道得越多  你就越会发现自己的无知  苏有类似的体验  他的能力越强大  就越感应到那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那是源自于本能的一种恐惧  无法避免  无可阻挡  也不知道在恐惧着什么

  苏本身的伤并不重  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后  身体机能就已经恢复了大半  余下的小修小补  最多需要六个小时  以往需要数天才能恢复的伤势  现在一天左右就能痊愈  这是得益暗黑龙骑先进的药物效果  只是那些对普通人非常有效果的营养液  对苏的作用反而不是很大

  苏独自在营帐中  打开了战术板  仔细察看地形图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临近冬季  天空中又是密布着辐射云  在三点钟左右  天色就完全黑了  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五度左右  还好  吹來的风还算干燥  看起來一两天内不会下雪  如果下雪了  蓝蝎受伤战车逃走的轨迹就有可能被积雪完全覆盖

  荒野上的人们经常祈祷  不要下雪  也不要下雨  雨和雪都有着致命的辐射  无孔不入地洗礼着大地  细密的雨线和雪花如网般封锁了天空到大地的所有空间  比经常被云层遮挡住的阳光更致命  淋得久了  身体里就有可能产生变异组织

  蓝蝎受伤战车的撤退方向是北方偏西  从大方向來看  应该会从n958北方不远的地方掠过  当然  他们也有中途改道的可能

  苏还是决定一个人向西北方追踪  碰碰运气能否找到蓝蝎的前进基地  不过在离开之前  苏让里高雷带上几个人  一天后在北方五十公里的地方接应

  这算是孤狼时代的终结吗  苏在自己的营房里一边打包一边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他用了半个小时仔细收拾好了行装  走出营地  驾车本來是最快捷方便的选择  但是苏的体力远比普通人要强得多  在动荡年代  几乎所有的公路都已损毁  苏奔行的速度并不比普通越野车慢多少  另外一点  则是燃料  燃料非常的昂贵  长途跋涉所费更是贵到现在的苏也使用不起的地步

  在苏走出营地时  丽正靠在一堆弹药箱上  将一把复合材料军刀上上下下地抛着  看上去十分的无聊  苏向她笑了笑  就向外面走去

  “嗨  那个……头儿  ”丽叫住了苏  不过显然  她对新的称呼还很不适应  “你又要去拼命了  ”

  苏失笑  说:“怎么是拼命呢  我去侦察一下蓝蝎的前进基地在哪  免得下次他们再來的时候  我们还是一点准备都沒有  这是我的本行  你可别忘了  在加入暗黑龙骑之前  我可是个猎人呢  ”

  丽抓了抓栗色的短发  有些困难地说:“哪  这个……我就不跟你去了  去了多半也帮不上你  我得呆在这  奎因手下的那些白痴还有些不听话  我可不想他们下次在战场上因为这个丢了性命  ”

  苏站在丽的面前  仔细看着这个一身倔强的女孩  说:“看來你真的长大了  ”

  丽哼了一声  说:“废话  我本來就很成熟  ”

  丽的确成熟了一些  她在用自己的方式來分担着

  苏笑了笑  感觉到天色似乎也明亮了许多  他向丽挥了挥手  转身向北方走去

  丽忽然冲他的背影叫了起來:“喂  记得活着回來  你要是不回來  我们这些当扈从的日子可不好过啊  ”

  丽最后的解释显得苍白而多余  苏回头  向她做了个必定成功的手势  说:“放心  不会给你们投靠别人的机会的  ”

  “但愿……”看着苏远去的背影  丽嘟嚷了几声

  她突然有些郁闷  干嘛要这么担心他  以前的仇怨和屈辱可还沒有结清呢  就算苏救过她  可是未见得动机就有多么纯净  苏给她每个月的零用才一百元而已  一百元  虽然丽对金钱并不那么敏感  但也从暗黑龙骑的装备清单中发现  一百元好象什么都买不了  她喜欢的那些小东西  比如说空地两用战场优势战车  比如说可以短距浮空、全地型通过的高速运输车  比如说可以瞬间对一平方公里内进行饱和区域火力覆盖的火力支援战车  把价格后面的零抹去几个  好象也不止一百元

  怎么就为了他最后那一句话  自己又变得高兴了  丽越想越是郁闷  她忽然左手一挥  军刀闪电般飞出  深深地钉进十几米外的一个弹药箱的边缘  相对沉重的刀柄带动着刃锋旋转了九十度  这才停了下來

  奎因死死盯着距离自己鼻尖不到五公分的军刀刀锋  脸上不断涌出汗珠  虽然他也曾经数度经历生死  但这一刀是在他凝神倾听时突然出现在眼前  具有十足的恐吓效果

  丽走了过來  一把拔下军刀  又向奎因狠狠地瞪了一眼  这才扬长而去

  看着丽挺拔的背影  奎因摇了摇头  低声自语着:“以这头母龙的格斗能力  去当龙骑也绰绰有余了  怎么会跑來当个扈从  还只拿一百元  ”

  本已走远的丽忽然回头  冷冷地说:“老娘高兴  你管得着吗  ”

  奎因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精彩  这一次直到丽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  才呵呵地笑了起來:“感知域能力也不算低了呀  嗯  果然有成为母龙的潜质  ”

  夜幕垂落时  苏依旧在荒野上奔行  黑暗对他來说是朋友  而不是敌人  即使是在夜里  他也能轻松追踪到主战战车的行踪

  这时他怀中的战术板突然震动起來  苏取出战术板  轻轻一点  屏幕上随即出现了海伦的面容

  “苏  先不要去找蓝蝎的前进基地  等待后续支援  关于蓝蝎机械人的初步研究结果已经出來了  它们的科技比我们预想的要高  而且还有几个关键的技术点沒有破解  ”海伦那张漂亮的脸每次出现  都附带着让人阳萎的可怕效果

  苏慢慢放缓脚步  停了下來  看着远方地平线上出现的那座灯火通明的城市  说:“你的消息來得有些晚  我想  我已经找到蓝蝎的前进基地了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