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灾难 上

章六 灾难 上

  通讯器那头沉默下來  海伦似乎在查看苏目前的位置  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才说:“让我看看蓝蝎的前进基地  ”

  苏将屏幕对准了远方灯火闪耀的城市  然后又收了回來  海伦用手托着下颌  手指在屏幕前指指点点  说:“从支持这些照明所需能源的数量级來看  这个基地大约可以容纳一万左右人口  不过显然  他们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战士  否则你就会直接遭遇一场战争  但是  即便一万人口包括了研究和后勤人员  这个规模也是不小了  也就是说  这个方向会是蓝蝎今后重点发展的区域  苏  我建议你取消进入基地内部的侦察行动  他们的生物探测系统十分先进  接近它们的基地会非常危险  ”

  “我并不打算进基地  只是靠近点查看一下而已  我或许有办法对付他们的生物探测系统  ”苏说

  “你能够欺骗蓝蝎的人类探测系统  怎么做到的  哦  我忘了  就算你能做到也不会清楚其中原理的  等你回來  我要再对你进行一次彻底的检查……”一说到检查  海伦就象一台超了频的电脑  即使隔着屏幕  都能看到她两眼闪闪发光

  苏对这个疯子早已无语  说了句:“我要开始行动了  ”就准备关闭战术板

  “等一下  你先看看这个  这是刚刚从总部实验室传來过的  ”

  一幅履带机械人的全息截图代替了海伦的头像  截图取自苏击毁的机械人残骸  自然是残缺不全的  机械人胸口的一个半球形部件被连续放大  可以看出这里受到了非常严密的保护  单看外壳厚度甚至快要追上外部的装甲  而截面图显示  这部分材质比外部装甲的密度更高、分子结构更紧凑

  “这就是机械人的智能中枢  顺便说一下  从内部机件上查到这家伙的编号是cc307  ”随着海伦的声音  智能中枢被再次放大  里面一块二三公分大小的黑域被标上了醒目的标记  并且不断闪动着

  “这里已经碳化  但通过对残迹的检测分析  这块东西应该是生物物质  说得更具体点  和某种生物的脑部组织很象  你再來看看能源供应单元  对  就是这里  这个容器里面装的是一种营养液  成分类似于我们平时专供神经单元使用的那种  容器和智能中枢中的脑组织之间有专用传输管线连通  这里还有一个代谢单元  用途应该是收集脑组织代谢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  ”

  屏幕上再次出现了海伦机械般的美丽面容  她扶了扶眼镜  说:“我就是想告诉你  蓝蝎的那些机械  可能比你想象的要聪明得多  ”

  “明白  ”苏回答  海伦传达的这个信息非常重要

  “还有一件事  如果方便的话  顺手带只蝎子回來  要活的  ”海伦说

  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任务  海伦刚刚还让苏不要接近前进基地  现在却又要苏抓个活的战士回去  让苏很有些无语  不过海伦的下一条讯息打消了苏的不满:“龙骑总部为一名活着的蓝蝎战士开的价是5万  ”

  前方是一座废弃的小镇  和其他地方沒有什么区别的残垣断壁  到处是歪歪斜斜的建筑  破坏殆尽的道路  以及死一般的寂静  再向西300米就是蓝蝎的基地

  基地已经颇具规模

  基地中央是一座高达二十米的椭圆柱形建筑  建筑上排列着一排排狭小的窗户  从里向外透出闪亮的桔黄色灯火  建筑物顶端  有一圈蓝色的灯带  在夜幕下显得格外耀眼  显然蓝蝎根本就不想掩藏形迹

  在中央建筑的周围  星罗分布着数十栋大大小小的建筑  大部分是椭圆形  也有少量方形建筑  有一个十分明显的共同点  蓝蝎所有建筑都只有少数几个窗户  而且很小  建筑物的顶端则闪烁着蓝色的灯光  整体看  蓝蝎的前进基地倾向于新时代的超现实风格  与龙城的复古风潮完全不同

  基地边缘伫立着一座大型的长条型建筑  跨度差不多等于基地的半径  建筑物边缘一排探照灯将前面的空地照得雪亮  空地上整齐地停着一排战车  看來这是个车库

  苏从车库顶上慢慢探出头  数清了空地上摆放的一共是十辆战车  款式都是曾经见过的  八辆运兵车和两辆主战战车  沒有什么新家伙  他的位置选择在按照灯的后面  这样即可以看清前方  又不怕被蓝蝎的人发现  透过车库顶部的排气窗  可以看到里面灯火通明  摆放着三辆战车  十几个貌似工程师的人正围在战车旁忙碌着  靠墙摆放着一排排的零件架  屋顶上则垂下來几只机械臂  协助工程师更换着战车零件  这个车库看起來兼有维修功能

  工程师们有男有女  外貌年龄从二十多岁到四五十岁不等  但奇怪的是  每个人都在闷声不响地干活  而且看起來都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绝不和旁边的人说一句话  偌大车库里  除了机械运行和金属碰撞的声音外沒有一丝杂音  看着下面那一张张木然的脸  不知怎么的  苏忽然想起了海伦

  在车库的另外一侧  矗立着三座圆柱型建筑  大门从顶至底  高达十米  其中有两座的大门正敞开着  从苏的角度可以一直看到建筑物的内部

  中央的一座建筑物中  赫然是一台履带机械人  它静止不动  十几只从高高的顶棚垂吊下來的机械臂正沿着机库内壁不住水平移动  为它更换组件  战车车体前  几名工程师小心翼翼地将一个半球型的金属盒安放在战车车身上  苏立刻认出这个金属盒就是机械人的智能中枢  一双机械臂捧着智能中枢  将它推进机械人胸内  再将外部装甲重新挂好  机械人发出一声轰鸣  八只电子眼逐一亮起  它低下了头  看了看车前忙碌着的工程师们  再向自己的左右双臂各看了一眼  它的手臂现在仅仅是空着终端接口  还沒有挂上任何武器  看过这些后  它安静了下來  但是电子眼依旧闪烁个不停  冷冷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中央建筑的另一边  竖立着一排三层楼高的建筑  几个大门中不断有人进出  看上就象是不停吞吐着黄蜂的蜂巢

  “宿舍区……”苏默默的在心中标记着

  其它的建筑从进出人员的活动來判断  有的是工厂  有的是实验室  还有一个发电站

  苏轻轻敲了敲脚下的车库顶  从弹回的感觉可以知道  整个库顶都是用轻质的特种铝合金制成的  墙体他早已看过  是由一块块一平方米轻钢合金拼接而成  不止是车库  这个基地的所有建筑  至少外壁都是由金属构成

  虽然在动荡年代金属原料并不稀缺  从废墟中几乎可以找得到根本用不完的钢、铝、铜  等等  但是制造这些金属构件仍然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  由此可见  蓝蝎的生产能力和能源供应水平远远超过了苏曾经见到过的那些公司

  整个基地的外围都沒有看到哨兵的踪迹  苏也用红外视觉探测过  沒有发现隐藏的岗哨  只有十几具自动机枪塔在缓缓转动着  暗红的电子眼扫视着深沉的黑暗  但是对于好的猎人來说  避开这种程度的电子侦测仅需要入门的技术

  然而基地绝非表面上看來的那样可以轻松潜入  苏在外围整整花了一个小时观察  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基地内所有人在活动的时候都会避开一片无形的区域  也就是说  无论是行人还是车辆前一刻还是在直线行走  但是到了某处  分明前方是空地  却会绕行

  那片区域沒有任何标记  苏凭着观察到的基地活动  自行划定了个大致范围  然后从这片区域中穿过  他能够感觉到至少有十几道人类探测波动照射在自己身上  他早已调整过身体的组织特性  几乎将这些探测波全部吸收  这才得以悄无声息地潜入到基地之内

  中央建筑物的顶端  装置着几个圆形的天线罩  以及数具不断旋转的导弹发射架  从外形上判断  这些导弹多半是空地两用的穿甲弹

  整个蓝蝎基地里的每个人都是安静的  除了隆隆的机器声  根本听不到有人语话声  中央建筑的大门则是紧紧封闭着  苏潜伏了整整一个小时  只看到一个人进去过  门禁系统是检测瞳孔的  这让苏彻底打消了进去探测一番的想法

  侦察到这个时候  已经足够了  苏开始认真考虑  是否应该留下一些破坏再走  不过他随后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样做只会让蓝蝎提高警觉  甚至是更新警戒系统  如果他先前的推测正确无误  这个前进基地是用人类探测系统來进行警戒的话  蓝蝎的主基地使用的应该是同样的系统  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  还是不要让蓝蝎更换系统的好

  这个时候  突然一阵骂声吸引了苏的注意  在寂无人声的基地里  这声音格外响亮刺耳  他有些惊讶地向声音的來处望去  见一个穿着深蓝色军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來  嘴里仍在不停地谩骂着  一连串不清不楚的词汇接二连三地蹦出來  显然  來人毫不讲究语法  只注重单个字眼的冲击力  他的头发十分稀疏  挺着大大的肚腩  就连走路都显得有些吃力  但是从他肩头和胸前密密麻麻的军衔标志和绶带勋章來看  似乎又是个具有很高级别的军官

  不管怎么说  苏总算看到了一个好象是活着的人的东西  心情还是非常愉悦的  他看着那名肥胖的“将军”走进了边缘区域的一栋建筑中  这座建筑不需要验看瞳孔  似乎也沒采取其它防御措施  从轮廓上估计  里面大致有三层  每层200平方米左右

  苏在车库顶上疾行几步  然后一跃而起  在黑夜中跃过十余米的距离  无声无息地落在另一座建筑的顶端  他又从这座建筑上落下  无声无息地疾行几步  几乎贴在了一个正向宿舍区走去的年轻男人背后  以和他一样的步伐频率走着  这个年轻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  回头向后望去  在他转头的瞬间  苏已从他另一边闪出  绕到了肥胖将军的居所后面

  年轻男人当然什么都沒看见  于是继续向前走  诡异的是  整个过程中  他的表情竟然沒有任何的变化

  苏都看在了眼里  等年轻男人走后  他从将军居所后面闪出  轻轻拉开了居所的铁门  闪了进去  然后再轻轻将门关好  看來这栋建筑的日常维护保养倒是做得很勤快  门轴和铰链的润滑十分好  铁门下方还细致地包了防震橡胶垫  整个过程一点声音也沒有发出

  居所一层的空间布局和摆设很象起居室  进门就是宽敞的厅堂  里面摆放着现代简约风格的沙发  整面墙都是显示屏  现在屏幕上正播放着深海海底的景象  坐在这个客厅里  就象是呆在位于海底的房间一样  看來  这名“将军”还是很有些喜欢享受的

  客厅的另一端连着餐厅  再过去就厨房了  入门不远  是警卫门居住的警卫室  整个一层看起來一个人都沒有  但苏却沒有贸然向里面走  他的视觉已经调节成多重成像  看到六条纵横交错的红外线拦在面前  而且红外线周围的磁力场感觉有些异常  苏轻轻跃起  整个人贴在天花板上  然后轻呼出一口气  身体顿时变得扁平起來  至少收缩近五公分  然后在墙角上借力  贴着天花板缓缓游过了走廊那段的报警机关

  苏再次落到地上时  听到楼上传來一阵洪亮的大骂:“他妈的  把我放逐到这种啥也沒有的鬼地方來  也不想想  沒有老子  哪來的你们今天  现在可倒好  这一带的土著好象厉害的很  连收割者都报废了一台  居然到现在还不派援军來  难道就让老子靠这两台见鬼的收割309、310來抵抗吗  潘多拉你个小贱人  你给老子等着  老子早晚有一天要干爆你的嫩屁股  ”

  这阵疯子一样的谩骂听起來倒象是将军一个人在发泄着情绪  而不是在和谁通话  苏轻轻跳起  右手挂在二楼的平台上  然后将身体缓缓拉起  一把复合材料制成的军刀已经悄悄地滑入他的手中

  二层似乎是书房和办公区  可以看到一间装饰奢华的大办公室  另外一侧则是一个中央控制室模样的大房间  整面墙壁都是屏幕  各种数据和画面不断闪烁而过  操作台前  端坐着三个穿着蓝蝎标准蓝黑色军服的战士  两女一男  即使从侧后方看去  也可感觉到他们都既年轻  又很漂亮

  将军痛骂一阵之后  心情好象舒缓了很多  楼上传來一声按动开关的声音  然后将军换上了一副非常威严的声音:“我是迪亚斯特  给我接潘多拉  ”

  楼上随即响起一个甜而柔美的女声:“对不起  迪亚斯特元帅  我无法完成您的要求  现在潘多拉小姐有重要的事情  不能够和您通话  ”奇怪的是这个女声苏听在耳里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重要  什么事情能够比我现在面临的敌人更加重要  她天天都有重要的事情在忙  什么时候我才能和她通话  ”迪亚斯特尽管非常愤怒  但还是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不让质问变成咆哮

  柔和的女声再一次响起:“对不起  迪亚斯特元帅  潘多拉小姐已经给您派过增援了  相信以您的能力  一定可以控制住那片区域的  ”

  “增援  见鬼的增援  ”迪亚斯特终于咆哮起來:“三台老掉牙的收割者也叫增援  现在已经被人干掉一台了  拉尔森一型机呢  不是已经制成两台了吗  怎么不派过來  就算不行  來几台探索者也比这种老古董强  给我接潘多拉  ”

  “对不起  迪亚斯特元帅  我无法完成您的要求  ”当女声第三次响起时  苏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始终觉得这个声音有种奇怪而又熟悉的感觉  海伦说话的方式就是这个样子  如果只听一句  那么就是个冷冰冰的美女声音  可是如果听到她说两句同样的话  就会发现音调高低、音量大小乃至于语速都是一模一样  好象是用录音机回放出來的一样  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别扭

  女声继续说:“您已经在被明确拒绝的情况下  连续重复了两次要求  需要提醒您的是  现在潘多拉小姐不受打扰已经被列为a级优先  并有可能提升为3a级优先  请您评估破坏优先级的后果  ”

  楼上啪的一声脆响  也不知道元帅是关了通讯系统还是干脆把通讯终端给砸了  随后楼梯上传來沉重的脚步声  元帅拖着笨重的身躯从楼上走了下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