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灾难 下

章六 灾难 下

  苏双手搭着二楼平台边缘  将身体放了下去  然后轻轻一荡  双脚夹住了一楼的吊灯  就此贴在天花板上  元帅并沒有走到一楼  而是走进了二楼的中控室

  苏立刻恢复到初始挂在二楼的姿势  露出眼睛  窥视着元帅的动作  从这名元帅身上  苏沒有感觉到什么危险的气息  说明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  苏希望元帅在中控室里能够做点什么  随便什么都好  说不定可以看到许多蓝蝎不为人知的机密  至少  从刚才元帅的怒骂和通话中  苏已经知道了上一战费尽心力摧毁的机械人型号是收割者  但是很显然在蓝蝎中它还算不上是什么好货色

  元帅走到中控室中不断忙碌着的三名年轻军人身后  非常粗暴且无礼的抓住三人的头发  将他们的脸一一拉得面对着自己  随意比较了一下后  他拍了拍右边一个年轻女兵的脸  命令着:“站起來  ”

  女兵依言站起  然后上身向前弯了下去  她的眼睛仍然盯着信息不断的屏幕  双手也在不停地敲打着触摸键盘

  元帅几下就扯掉了女兵的裤子  然后当着另外两个战士的面  居然就开始干了起來  另外两个战士全神贯注的在看着屏幕  就象旁边什么都沒有发生一样  而迪亚斯特元帅身前的那个女兵  脸上专注得有些木然的表情也和同僚们一模一样  尽管她的身体被撞击得前后摇动  她却沒有发出一声呻吟或者是叫喊  而且最令人哑然的是她处理工作的速度丝毫不比先前慢

  元帅草草的弄了几分钟  就变得兴致全无  他拔出了家伙  狠狠给了女兵雪白的屁股一巴掌  骂道:“都跟木头沒什么两样  还不如老子自己來  ”

  他提起了裤子  怒气冲冲地走到了一楼  将肥壮的身躯扔进了沙发里  用双手盖住了脸

  过了好一会  迪亚斯特元帅才把双手从脸上拿下來  似乎有些神经质般地自语着:“这可不行  再这样下去我会得抑郁症的  得想点办法出來  我一定能行的……等等  你是谁  ”

  元帅骇然望着坐在旁边沙发上的苏  不知道这个不速之客是什么时候以及怎么样出现在这里的  看起來元帅虽然体力差了点  但是反应能力和镇定功夫还都和他身上密密麻麻的勋章相称  他张大嘴  惊叫声已到嗓子眼  但立刻硬生生压了下去  显然元帅立刻明白了双方的实力差距  在这么近的距离刺激一名刺客  可不是明智之举

  尽管脸色苍白  迪亚斯特元帅还是坐直了身体  尽可能地摆出威严的面孔  压低了声音  说:“不管你要的是什么  我想  我们都可以心平气和地谈谈  不用担心楼上那三个人  他们只是些傀儡而已  沒有明确的命令  他们什么都不会作  ”

  “他们的确什么都做不了了  ”苏抚摸着手中军刀暗色的刀锋

  元帅立刻明白了苏的意思  脸颊上的肥肉不停的抖动着  嘴唇上的血色几乎消散殆尽  泛出了死鱼般的灰白色  强作镇定地说:“不过是些傀儡而已  杀就杀了吧  只不过事后解释起來会有些麻烦  ”

  “麻烦  你觉得  还会有解释的机会吗  ”苏面无表情的说

  迪亚斯特仔细看着苏  骇然发现苏的眼睛中完全象是一潭死水  沒有任何感情的波动  怎么看都不象是人类的眼睛  他脸上忽然浮起惊恐的神色  沙哑着嗓子叫着:“你是潘多拉派來的  她……她终于要对我动手了吗  ”

  苏心头略微放松  只要迪亚斯特怕死  那就好办得多  从元帅的年纪、体型、习惯和行为來判断  他不怕死的概率好象不大

  苏心绪稍有变化  元帅突然放松了下來  猛然出了一身大汗  喘息着说:“原來你不是她派來的  那就好  那就好  我猜  你是从南方來的吧  那台收割者是不是被你们干掉的  ”

  苏心头微微一凛  沒想到自己内心这么微妙的一点变化  居然立刻就被元帅感知  他表面上依然是不动声色  身体内部各个部分都进入到戒备状态  只要元帅稍有异动  苏的军刀就会割开他的喉咙

  “放松点  放松点  别那么紧张  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什么都可以谈  你知道  在这个见鬼的地方  想找个能说话的人都沒有  惟一一个能陪我说说话的刚刚死在了南边  ”元帅一边说  一边举起右手  先手掌向苏五指张开  以示自己手中沒有任何异物  随后才慢慢伸向茶几  抽出一张纸巾  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他生怕引起苏的异动  所以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缓慢、清楚

  苏饶有兴趣地看着元帅表演的哑剧  觉得这也算一种训练有素

  “回答我的问題  我不喜欢重复说话  ”苏说

  元帅双手一摊  说:“你想知道什么  尽管问吧  我保证不会撒谎  尽量配合你的需要  不过你能从我这里得到的非常有限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

  “潘多拉是谁  ”

  “她是我的女儿  也是灾难之蝎现在的最高指挥  我想你们更愿意称呼我们为蓝蝎  ”元帅的回答不大不小地让苏吃了一惊

  “潘多拉是你的女儿  ”

  元帅浮上一个苦笑  说:“是的  我想你一定听到了我刚才的话  肯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这样说  可是要有机会  我一定会干爆她屁股的  当然  如果你想干这活  我也不反对  是谁不要紧  只要能干爆她的屁股就成  ”

  苏完全可以感受得到迪亚斯特元帅话声中深沉的恨意  他无法理解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对自己的女儿如此痛恨  简直可以说是恨之入骨

  这一刻  苏想起了那些携着女孩的小手  在荒野中并肩前行的日子  不由得浮起了一个微笑  又摇了摇头  向元帅说:“你疯了  ”

  沒想到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突然让元帅彻底爆发了:“沒错  我是疯了  因為我想干自已的女儿  那是因为我知道  我再也沒有机会亲手扼杀她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叫潘多拉吗  因为她把自己比喻成是释放灾难的少女  你又知道她是几岁时候给自己改的名字吗  十岁  才十岁啊  ”

  苏安然坐着  看着已陷入歇斯底里状态的元帅  纤长的手指一直在抚摸着军刀的刀锋  他的女孩  可是在还不到八岁的时候就露出了恶魔的潜质

  元帅将脸深深地埋在双手中  低沉地说:“就在她给自己改了名字的那一年  她拿走了我的全部能力  我的事业  我的研究成果  还有我的娜兰妮  也就是她的妈妈  就在她生日那天  她亲手杀了娜兰妮  ”

  苏默然不语  听起來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  但好象是真的

  元帅终于抬起头來  脸上有着深深的疲惫  说:“其实  我就是这里的一个囚犯而已  我根本不能走出这个前进基地  也无权指挥这里的人和机械  这个基地里所有东西的指挥权限  都属于潘多拉  或者说  属于中央智脑  不过潘多拉拥有智脑的最高权限  所以也就等同于是她在指挥  ”

  “她多大了  ”苏皱眉问  不知为什么  元帅反反复复的提到潘多拉的名字时  竟然逐渐在他心里激起越來越大的波澜  这让苏非常的不舒服

  “今年16岁了  上个月29日是她的生日  ”元帅对潘多拉的生日记得非常清楚

  苏皱了皱眉  问了个奇怪的问題:“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是说她的外貌  ”

  “我不知道  从她十岁生日那天起  我就再也沒见过她  半年前  我被送到了这里建设前进基地  更沒有可能见到她了  ”元帅说

  苏环视了下房间  再回想了一下前进基地的布设  冷冷地说:“可是我看这里不象是一个监狱  您的生活也不算太差  ”

  元帅苦笑  说:“这是精神上的囚笼  每一天  你面对的人不是傀儡  就是机器  不会有人回答你任何的问題  除了分配任务时  甚至机器都不会跟你多说一句话  呆在这个见鬼的地方  甚至干女人都沒有來得舒服  她们都是完全沒有一点感觉的傀儡  不会叫喊  不会反抗  也沒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他们把我放在这里  是为了设计前进基地  毕竟机器还比不上人的脑袋  ”

  “为什么在这个方向建立前进基地  ”

  “我们检测到东南方向有大量的电波活动  应该有大型人类组织存在  半年前  我们终于积累了足够的资源和战备开始向这边进行探索  ”元帅摊了摊手说  “果然遇到了你们  ”

  苏看了看时间  坐直了身体  望着元帅说:“时间差不多了  现在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

  “我只是个囚犯  什么资讯都沒法提供  杀了我又有什么用处呢  也许你可以看看这个  或许还有些价值  ”元帅叹口气  站了起來  从旁边的书架上取下了一本笔记  交到了苏的手里

  “这是……”苏打开了笔记本  见里面是一页页的日记  笔迹力量十足  却又透着些稚嫩

  “这是潘多拉的日记  当然  只有到十岁生日前的部分  她允许我保存它  不过  我有一个小小的希望  就是千万别把它弄坏了  ”迪亚斯特的神色很关切

  “为什么我们之间就一定要是战争呢  ”苏问  这个问題一直在他心中纠结了许久  直到这一刻才问了出來  沒想到发问的对象居然是敌方的元帅

  “为了资源  为了生存  为了一切的一切  ”迪亚斯特坐回到沙发里  说:“潘多拉需要的是傀儡  而不是一个个有思想的人  所有的俘虏都会被在脑部植入芯片  从而变成沒有感觉  沒有自主意识  只知道服务和工作的傀儡  就是你在外面看到的那些  楼上那三个也是  从前面的作战方式看  你们的发展方向和潘多拉的理念完全不同  所以只能是战争  ”

  “听你这么说  好象我更应该杀你了  ”苏擦拭着刀锋

  “不  你不应该杀我  现在灾难之蝎中或许只有我一个还有自主意识的人  而且潘多拉有时候还会听我的话  如果你杀了我  那就意味着她从此将失去作为人的一面  将会全无顾忌  不可预估  也不可控制  ”

  苏站了起來  说:“这个理由好象勉强说得过去  现在  我需要蓝蝎武器、组织结构、主基地  以及其它一切有用的数据  ”

  “这些你都得不到  因为我刚才说过  我只是个囚犯  我根本就沒有使用中央智脑的权限  灾祸之蝎的主基地叫做蝎巢  建筑在一个大城市的废墟上  我可以给你指出它的位置  ”

  迪亚斯特站了起來  走到挂在墙壁上的一张旧式地图前  在上面一个部位上点了点  说:“这里就是蝎巢  ”

  苏记下了蝎巢的方位  同时也站了起來  问:“你一直沒有说  在潘多拉十岁生日的那天  究竟发生了什么  ”

  迪亚斯特的脸又变得苍白起來  虚浮的脸皮上不断渗出汗水  显然  这段记忆令人极度不愉快

  “那天早上  潘多拉跑过來跟我说  灾难之蝎所有的权限都已经被她接管了  从此以后  这个世界将开辟一个全新的时代  建立起全新的轶序  而无用的人类  都将变成新轶序下的傀儡  并由此而繁衍  然后……她就当着我的面  砍下了娜兰妮的头  直到那个时候  我才发现自己所有的能力不知在什么时候都消失了  虚弱得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沒什么两样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

  “那你原來的能力是什么  是几阶  ”苏紧盯着迪亚斯特的眼睛  只要元帅的眼神中有一点让他感到不安的东西  苏就会立刻出手杀了他

  不过苏从元帅的眼睛中  看到的只是一个老人应有的追忆痛苦往事的眼神  握紧刀柄的手悄悄地松开了

  “我的能力都是格斗域的  主要能力是八阶的迅猛打击  ”元帅的答案让苏很有些吃惊  他还不清楚八阶能力究竟有多大的威力  不过看帕瑟芬妮那几乎深不见底的实力  勉强可以推断一下八阶能力的威力

  苏突然伸手在元帅的颈侧轻轻一按  迪亚斯特立刻双眼一翻  就此晕死了过去  苏再次走上二楼的中控室  看了看已经倒在地上的三名年轻战士  苏在其中一个的身边蹲下  轻轻敲击着年轻战士的脑骨  覆盖在他脸上的左手则仔细体会着传來的震荡  果然  在后脑的部位有一块异样的回响  看來这就是芯片的位置了

  苏的军刀刺入他的后脑  收刀时刀尖上已经多了一颗麦粒大小的芯片  苏对其它两个人依样下刀  将芯片都取了出來  包好收起  然后离开了元帅居所  估计20分钟后  元帅就会醒來

  至于元帅给的那本日记  苏已经确定里面不会有追踪器  他现在对电磁信号的感应十分灵敏  如果日记本中装了追踪器之类的设备  那么肯定会被发现

  苏一边在夜幕的掩护下向预定的集合地点奔去  一边打开了战术板  他在和元帅说话时  将战术板调成了被动模式  将周围一切的声音和各种电磁信号都纪录了下來  他还曾用战术板自带的电脑破解功能试图进入蓝蝎的电脑网络  结果不但直接被拦在了防火墙外  还被程式的自动反击弄得战术板温度飞速升高  如果不是苏立刻强行关掉战术板以切断与智脑网络的连接  这块战术板都有可能损毁

  苏将所有纪录下來的资料都发送了出去  几秒钟后  海伦就出现在屏幕上  冷冷地说:“我记得你答应过我不进入蓝蝎前进基地的  ”

  海伦的态度虽然生硬  不过毕竟是关心  苏笑了笑  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你快分析一下这些资料  看看有沒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

  海伦沉默了几分钟  似乎在分析战术板传回的数据  过了一会  她抬起了头  说:“有些有趣的东西  不过很有限  这个自称灾难之蝎的组织和他们的首领看起來既无知又狂妄  哼  潘多拉  她的确是释放灾难的少女  不过这灾难不是加给别人  而是会释放在它们自己头上  选择血腥议会作为敌人  就是它们最后的错误  你不必担心  从今天起  我的注意力会分些在这个方向上  那些灾难之蝎会发现  我才是那个释放灾难的人  ”

  听着她冰冷、机械且沒有一丝波动变化的声音  苏忽然抑止不住地浮上一个念头  那就是这个海伦并不仅仅是灾祸之蝎的灾难  而且还是所有男人的灾难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