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软弱 上

章七 软弱 上

  还沒有赶到预定的接应点时  苏怀中的战术板又震动起來  他一边保持着50公里匀速奔跑  一边打开了战术板  在超距触感的感应下  苏完全可以一边在崎岖的废墟间飞奔  一边安心地阅读战术板上的信息

  屏幕上还是海伦  仍是那种机械而又冰冷的声音:“已经对数据分析完毕  苏  你被骗了  你应该杀掉迪亚斯特的  ”

  “被骗了  ”苏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不愿意相信海伦的结论

  “你不愿意相信吗  那么我再具体一点  从所有数据的综合比对來看  迪亚斯特撒谎的概率在87%以上  如果再考虑到他作为灾难之蝎核心人物的身份  你就应该100%的杀掉他  够具体了吗  苏中尉  ”海伦的话中能够听出一丝讽刺的意味來  这比较机械声音当然是有本质的进步  但是同样不让苏愉快

  但是海伦显然并不打算让苏愉快  继续说:“在拿到你手上三个芯片后  会更进一步证实我的结论  苏中尉  请你记住  为了你自己着想  不要在战场有任何的仁慈  ”

  苏压抑着心中的愤怒  沉声说:“迪亚斯特给我日记本的时候  我相信他的感情是真实的  对于判断别人是否在说谎  我有自己的办法  而且你凭什么说他在说谎  ”

  “日记可以是真的  但他说的事情可以是假的  或者至少部分是假的  至于如何得出这个结论  我想不需要向你解释  你即不懂高阶数学  也不明白神秘学的原理  解释了你也听不明白  只不过下一次我希望你不要这么愚蠢  特别是在战场上  我们和灾难之蝎一定会有战争  而且一定会以彻底摧毁灾祸之蝎为结局  不过想要赢得这场战争  有一个前提  就是你必须得听我的指挥  ”海伦扶了扶眼镜  又开始埋头工作  然后她的影像就在屏幕上消失了

  苏只觉得胸口如同堵了一场巨石  沉甸甸的说不出难受

  时间过得很快  当苏赶到预定集结地的时候  已经接近天明  这个时候  天色是最暗的  集结地停着一辆越野车  忽明忽暗的烟头火光在夜色下显得格外醒目  抽烟的是里高雷  他还是那副随随便便的样子  一点也不怕有狙击手在黑暗中瞄准他的脑袋

  苏从黑暗中现身  以他的感知  已经发现周围埋伏了十几名精锐的战士  占据了四边的有利地型  而且他们带來了六枚青铜龙导弹  哪怕是蓝蝎的战车过來  恐怕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里高雷看到了苏  先是咧嘴一笑  然后说:“怎么了  头儿  你的脸色看起來不太好  事情不顺利  ”

  苏伸手从里高雷手上拿下了香烟  扔在地上踩灭  说:“别在夜里抽烟  你觉得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有的是人能够在1500米外打爆你的头  包括我  ”

  苏登上了越野车  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苏放倒了前风挡玻璃  将自己的步枪架了起來  里高雷则站到了后厢机枪射手的位置上  驾车的是丽  她发动越野车后  里高雷嘿嘿笑着说:“头儿  以前你可从來不会跟我们说你的能力  现在至少告诉了我们一件事  你能够在1500米外打爆别人的头  ”

  越野车轰鸣起來  疾驶而去  整个旅程当中  苏都是一言不发

  钟摆城还沒有清理  这项工作要等到总部的仪器运到才能开始  所以众人先回营地  虽然还进不了城  不过丽一直在布置外围的防御  并且在暗黑龙骑的核心区选择了一个废弃的小镇  准备建立一个后方的训练基地以及战地医院  奎因的手下和丽残存的战士加在一起还有200多人  这会是一支不可小视的力量  虽然动荡年代人命最不值钱  但是训练有素的战士还是不多

  苏刚刚跳下越野车  奎因就迎了上來  这个时候天还沒有亮  看來他也是忙碌了整整一夜

  “头儿  总部有东西给你  那个运东西的家伙看起來可真不错  ”

  顺着奎因的手指方向  苏看到营地外的空地上停着一架无人驾驶飞机  机身上漆着狰狞的龙首  这是暗黑龙骑的标志  和蓝蝎的无人侦察机不同  这架无人机相对要大得多  机长近三米  两具喷气式发动机被安放在机翼两端  它的机背被打开  露出了里面的货舱  几个战士正在小心翼翼地将里面四个包装好的货箱搬出來

  这时苏怀中的战术板又震动起來  不用看  苏只凭直觉就知道一定是海伦  屏幕亮起时  果然出现的是海伦  看着她美丽的面容  苏却觉得这张脸太漂亮、太精致了些  已经精致得有些不真实  比如说  苏从沒有见过哪个人的两只瞳孔纹路色彩是一模一样的  再比如  她的双眉不论是形状、角度都是完全相同  甚至连眉毛的根数都一样多

  海伦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  苏立刻发现  她每次扶的位置都是同一处  精准量级至少也是毫米  再细微的话  限于屏幕的分辨率  已经看不來了  苏忽然觉得有些头痛  他现在已经开始下意识地将海伦所有的表情动作进行回放对比  而这样做的结果  就是会引发强烈的头痛  似乎他的大脑已经有些不堪这沉重的负担

  “我派了架运输机  给你运过去四套感应雷扫瞄仪  这样对钟摆城的清理可以提前一天启动  也能够提前一天结束  不过这不是主要目的  我需要你手上灾难之蝎的三枚移植芯片  马上就要  另一点  清理钟摆城是为了可以撤出一些罗克瑟兰的设备  并不是让你们在那边死守不退的  最迟在48小时之后  你们一定要撤离  先退到核心区附近再说  ”

  苏脸上如同笼罩了一层寒霜  问:“这是命令  ”

  “你可以这样理解  如果你不想自己的扈从和战士白白送死的话  现在就将芯片给我送回來  我的时间很宝贵  ”

  苏默默的关了显示屏  走到无人机前  将三枚包装好的芯片放进无人机的货舱  无人机接到了新的指令  发动机轰鸣起來  机身缓缓升起  在空中转了个圈  向着龙城疾飞而去

  “头儿  送來的东西里面还有给你的东西  ”奎因走了过來  将一个精美的铝合金小盒递给了苏  苏打开一看  盒子里面深蓝色的丝绒衬垫上嵌着三颗看起來非常特殊的子弹  弹头上漆着电磁和危险的标记  里面还有一张纸条

  苏取出纸条  打开一看  纸条上是和印刷体一模一样的笔迹:“智能型机械目标专用弹  试用一型  海伦  ”

  苏轻轻抚摸着子弹  指尖还沒有碰到弹体  就传來隐约的酥麻以及针刺般的感觉  这是里面蕴含着强大能量的标记

  他合上了盒子  将它贴身收起  对于这个海伦  苏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转向丽  吩咐:“丽  明天用一天时间清理钟摆城  然后把能带的都带走  我们要撤出这里  你的时间只有48个小时  ”

  丽非常惊讶:“为什么  工厂大多完好无损  而且里面的很多设备根本运不走  我们现在有足够强大的火力  如果那些蝎子再來的话  我们一定会给他们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的  ”

  “这是总部的建议  ”在丽面前  苏并沒有说这是海伦的建议  不然的话恐怕又要浪费一番解释  他现在也开始学得聪明些了

  丽仍然不情不愿地想要争论什么  却被里高雷硬扯着拉走了

  这个时候  已经沒有苏什么事情了  具体事务自然由三名扈从一手包办  他回到自己的军帐内  闭目静坐了整整十分钟  才将心情渐渐平抑下來

  这次侦察蓝蝎的前进基地  也不能说全然一无所获  在长时间的潜伏和穿越感应区后  苏又得到一个进化点  不过  仅凭现有的十五个进化点  想要继续在感知域中进阶  还是远远不够  苏已经感觉到  下一次在感知域中将会形成一个新的六阶能力  但是六阶能力至少需要三十二个进化点  恐怕还要经历过几场生死激战才有可能获得

  进化是为了更强大  更强大意味着更多的权利和更好的安全  为了追求进化而去冒有可能死亡的风险  听起來逻辑上很说不通  但苏却是一直在这样做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  只知道自己内心深处一直在恐惧着什么  只有更多的进化  更强大的能力  以及更深沉的战斗智慧  才会使他感觉到安全  但是每当获得新的能力后  苏看到、感觉到的却是更多的未知  相应的也就更加的恐惧  这好象是一个根本无法解决的循环  苏必须控制自己获得进化点的冲动  就象是深夜中一只努力不向灯火扑去的飞蛾

  犹豫了一会  苏向帕瑟芬妮发了条讯息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给她发讯息

  几乎是讯息发出的同时  屏幕上就出现了帕瑟芬妮的影像  她灰发散乱地披散在肩上  脸上还有一抹硝烟的痕迹  屏幕上到处都是弹雨、火焰和爆炸  帕瑟芬妮匆忙说了句:“宝贝等等  ”然后画面就是一阵剧烈抖动  一时间什么都看不清

  仅仅过了几秒  画面就重新清晰了起來  帕瑟芬妮笑意嫣然  乱发和脸上的硝烟灰迹反而更加为她增添了几分风情  只不过从画面中可以看到  在她背后一辆新时代风格的战车正熊熊燃烧着坠落  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虽然隔了近百米  炽热的风流仍将帕瑟芬妮的灰发拂了起來

  “难得你肯來找我  是不是你那边有什么麻烦了  ”帕瑟芬妮毫不掩饰自己的关心

  看着不断转战四方的帕瑟芬妮  苏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來  和她的付出比起來  自己的一点委屈根本就不算什么  虽然在苏看來  这并不是一件小事  而是一些根本理念上的冲突  不过他也知道  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  暗黑龙骑中所有的人都不会这样认为

  “沒什么  不用担心我  海伦已经说了今后会多放些注意力在这边  ”苏微笑着说

  “是吗  那太好了  海伦肯这么做  那就沒问題  你只要听她的就好了  ”帕瑟芬妮看起來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眼睛中都在发着光

  看到帕瑟芬妮对海伦无条件的信任  苏先是惊讶  然后就重新审视海伦的建议  虽然她看起來沒有任何能力  可是这个世界  并不是一切都以力量作为惟一的考量  苏自己就曾经狙杀过无数能力在自己之上的目标  所以明白在绝大多数时候  智慧的作用要比力量大得多

  “还有  我听说了你在蓝蝎前进基地的行动  战场上可是从來都沒有什么宽容和怜悯  对待敌人  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直接摧毁  这种时候你可不能心软呢  好了  先就这样吧  ”

  通讯被即刻切断  看起來帕瑟芬妮那边的战事十分紧张

  苏沉默的将战术板收起  静静地坐着  海伦和帕瑟芬妮的说话风格不同  海伦是毫不留情的指责  帕瑟芬妮则要迂回委婉得多  但是她们的观点一致  都认为苏错了

  不过  尽管知道摧毁一切已知和未知的敌人是暗黑龙骑的宗旨  但是苏始终难以理解  为什么两个未曾接触过的组织初一碰面就要发生你死我活的战争  而不是先试着坐下來谈谈  看看有沒有和平相处的可能

  苏拿出潘多拉的日记  抚摸了一会已显得陈旧的封皮  然后慢慢地打开

  审判镇

  佩佩罗斯无声而迅捷地走进了小镇中央的教堂  來到梅迪尔丽座前  奉上一张电脑板  说:“阁下  这里是苏少尉近期全部的战事与行动纪录  以及和总部基地通讯纪录的摘要  ”

  梅迪尔丽接过了电脑板  迅速浏览了一遍  抬起了头  盔甲缝隙中渗出层层寒气  问:“佩佩  你怎么看  ”

  佩佩罗斯说:“我同意海伦和帕瑟芬妮将军的看法  苏中尉这次在战场上的表现十分软弱  如果不在此时加以纠正  那么他今后将会遇到非常多的危险  ”

  梅迪尔丽将电脑板还给了佩佩罗斯  若有若无的叹息了一声  然后轻轻的说:“也许所有人都认为这是软弱  不过  如果当年沒有他的这种软弱  我早就成了荒野中的尘泥  ”

  佩佩罗斯呆了呆  想要说些什么  却见梅迪尔丽挥了挥手  她只得应了声是  退了出去  让梅迪尔丽独坐在幽深寒冷的教堂中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