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软弱 中

章七 软弱 中

  苏手中的日记是深蓝色封面  正中凸印着一只狰狞的蝎子  完全是灾难之蝎风格  日记很厚很重  皮制的封面边缘已经出现多外磨损  里面的纸页也变得有些发黑和蓬松  显然是被翻阅太多的痕迹

  日记的扉页上用稚嫩的字体写着:“从今天起  努力长大  安洁  于血蝎之月29日  ”

  扉页上还绘着一片遍生野花的草原  上面有一个小女孩张开双臂奔跑着  在她身后  则是一个不算太高、但很伟岸的男人背影  在他的身边  陪伴着一个娴静的女人  这幅以彩色钢笔绘出的画线条简洁  却十分传神  显然小安洁在绘画上有惊人的天赋

  苏又翻开了第二页

  “今天是我九岁的第二天  很高兴  可是我还是和昨天一样的高  真希望快些长大  安洁  于血蝎之月30日  ”

  看上去  这就是一本普通的小女孩日记  不过如果迪亚斯特沒有说谎  那么这本日记里一定有秘密  九岁的时候  潘多拉还沒有给自己改名字  她原本的名字是安洁  而在十岁生日时  她给自己取了新名字潘多拉  所有的变故  应该都是出自这一年里

  苏继续翻阅  逐渐读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东西

  “我比生日的时候长高了三公分  可是这用去了我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还是太慢了  我要努力长大  爸爸说了  等我长大了  就把灾难之蝎都交给我  洁西卡姐姐好象非常不高兴  安洁  于天蝎之月1日  ”

  “为什么每天总是要不停的上课呢  好枯燥  我想出去玩  可是爸爸不让  说外面有很多很多的辐射  出去会死掉的  什么是辐射  是那些彩色的光线吗  它们照在身上很舒服啊  好象只要被它们的照射  我就可以长得快点  安洁  于毒蝎之月3日  ”

  “我讨厌上课  越來越讨厌  我想出去玩  老师们都很啰嗦  为什么说一遍就能听懂的东西他们都要反反复复地重复上七八遍呢  可是洁西卡好象总是沒有懂  好奇怪  明斯特哥哥也总说听不懂  进阶数学  高能物理  基因基础  能力域初阶……课程表好长好长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上完  我想出去玩  我喜欢那些光线  它们很漂亮  也对我很好  只要和它们在一起  我就可以快快的长大  安洁  于地蝎之月9日  ”

  “爸爸重新安排了我的课程  从明天起我就要单独听课了  他和老师们说我的进度可以加快三倍  耶  爸爸万岁  洁西卡姐姐很不高兴地跑掉了  我现在知道了她不喜欢我  不过沒关系  早点上完课  我就可以早些出去玩了  安洁  于地蝎之月10日  ”

  “今天的课程结束得很快  老师们给我的感觉都有些奇怪  他们为什么不停地偷偷看我  不过  我是觉得我比洁西卡好看  虽然她肯定不这么认为  不管怎么说  今天又学完了三本书  我有一整个下午可以出去玩了  安洁  于地蝎之月15日  ”

  “我喜欢它们  它们也喜欢我  现在只要我出去  它们就会來找我  它们很漂亮  也很聪明  而且它们很愿意帮我  帮我长大  帮我变得聪明  帮我变得漂亮  当它们进入我的身体时  我可以感觉得到它们的开心  它们很漂亮  有数不清的颜色  不过  书上不是说只有一种阳光  而且只有天上云开的时候才会有阳光吗  天上的云会开吗  我从沒看到过  安洁  于水蝎之月11日  ”

  “今天和洁西卡说了它们的事  可是她说我疯了  要不然就是在说谎  她说外面永远是灰色的  从來都沒有什么彩色的光  我现在知道  它们讨厌她  不会给她看见的  我也讨厌她  安洁  于绿蝎之月7日  ”

  “洁西卡今天换了一件新衣服  专门來给我看  她好象是要我看她的胸  然后嘲笑说我胸前什么都有  我完全沒看出來那两团肉有什么特殊作用  书上也沒有提过  可是她看起來很骄傲  而且明斯特哥哥好象也很喜欢那两团肉  他一直偷偷地从洁西卡的领口往里面看  我越來越讨厌洁西卡了  讨厌她的一切  洁西卡完全是个笨蛋  她到现在一本书都沒有学完  我已经开始学第二十六本了  安洁  于明蝎之月1日  ”

  “今天  它们告诉我应该到后面的储藏室去  我去了  因为它们是我最好的朋友  洁西卡和明斯特哥哥在里面  他们什么都沒穿  在做些奇怪的事  对了  有一本书上说  这叫做交配  是为了繁殖后代要做的事  可是洁西卡应该繁殖爸爸的后代才对  她为什么要和明斯特哥哥交配  不过沒关系  她什么都繁殖不了  我看到它们进入了她的身体  把她能够繁殖的器官悄悄地破坏了  安洁  于明蝎之月3日  ”

  “我把昨天的事告诉了爸爸  他非常生气  下午  明斯特哥哥和洁西卡都不见了  听说洁西卡已经被关了起來  要特殊处理  什么是特殊处理  是象明斯特哥哥那样吗  他好象被爸爸的蝎子吃掉了  安洁  于明蝎之月4日  ”

  “老师们已经沒有东西可以教我了  我现在需要自己到电脑上学东西  我现在才明白  原來不是别人太笨  而是我太聪明了  爸爸今天夸奖我了  他说我长得很快  他以前夸奖我时  还总会跟我说这个世界就应该由最有力量、最聪明的人统治  但他今天沒有说这句话  爸爸好象在害怕我  真奇怪  安洁  于明蝎之月30日  ”

  “我不知道自己该学什么  向谁去学  从前的老师们原來知道的东西少得可怜  所以现在沒有人教我  也沒有人管我  爸爸也不管我了  现在每天我除了和妈妈说话  就只有和它们在一起  它们还在努力的帮助我  我知道自己还在变得更聪明  也更有力量  可是变得更聪明又有什么用处呢  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些什么  好象该学的已经学完了  那些能力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拥有了全部的能力  我又是谁  我知道  那样我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样子  安洁  于雷蝎之月15日  ”

  “爸爸今天带我去看最新式的武器了  他管那个东西叫做收割者  可是收割者真的好丑  而且非常非常的笨  只会按照设定好的程度去做事  爸爸旁边的人把那个程序叫做先知1.0  可是书上说  先知是比其它人都要聪明的人  这样说的话  好象我才应该是先知  我对爸爸说  应该把随便哪个生物的大脑安装在收割者的智脑里  这样才会有真正的智能  会比现在这种笨笨的样子要好得多  爸爸非常生气  他第一次狠狠地骂了我  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  哪怕是一只变异老鼠也要比收割者聪明啊  它们告诉我  不是我错了  而是因为周围的人太笨  他们不能理解我的聪明  这个世界  应该属于我  真的是这样吗  再过一个月  我就十岁了  十岁是不是已经长大了呢  安洁  于雷蝎之月29日  ”

  “完全睡不着  书上说  这叫失眠  为什么会失眠呢  是因为爸爸吗  他在害怕我  好奇怪  安洁  于雷蝎之月30日  ”

  “我今天才知道  原來妈妈好聪明  好聪明  我爱妈妈  安洁  于血蝎之月1日  ”

  日记到此为止  后面的几页被撕了去  苏合上了日记  轻轻抚摸着磨损的封皮  毛骨悚然

  从时间來看  最后一个月中的日记是最关键的部分  因为  所有的变故都是在安洁十岁生日那天发生的  迪亚斯特元帅不象在撒谎  因为撕扯的痕迹十分陈旧  并不是刚刚撕下的  迪亚斯特能力再强  也不可能预知到这么久之后的事  从而提前就撕去了这几页日记  如果他能够预知到这一天  何不在房间中埋伏人员  一举把自己擒下  又何必以身犯险呢  要知道  苏可是犹豫了很久  才沒有杀了迪亚斯特  在这个过程中  其实连苏自己都不敢保证会不会心念一转  直接杀了迪亚斯特了事

  此时此刻  天地间忽然响起一声霹雳  然后轰雷一个一个炸响  如同无数重炮炮弹落下  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震动

  闪电如网撒下  从大地直接连通云端  虽然隔着厚厚的帐布  也可看到外面的世界被接连不断的闪电映照得忽明忽暗  硕大的雨滴密集落下  砸得帐布噼噼啪啪的响个不停  风更是呼啸着  疯狂撕扯着天地前的一切

  在这个狂暴的雨夜  所有的人、所有的生物都躲在了房间、营帐或者是巢穴内  每一颗雨滴中都有足以致命的辐射  沒有谁愿意被它们沾上  而那些只能露宿荒野的人  就只有倒在地上  任大雨将自己的身体淋透  那些针刺一样的感觉  是如此的让人绝望

  苏将日记小心收好  站了起來

  它们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題始终在他心头徘徊不去

  苏掀开营帐的帘门  走出帐外  仰首望着夜空  天黑得深不见底  无以计数的雨滴倾倒而下  顷刻间就已经将苏淋透  雨水中有透骨的寒意  更有浓烈的辐射  刺痛着苏的肌肤

  苏眯起眼睛  在他的视野中  整个世界依然是黑的  灰的

  苏看不到它们  也感觉不到它们

  但是苏并不怕辐射  或者至少不怕这种程度的辐射  他很早就知道  自己也和周围的人不一样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