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夜色下的蝎群 中

章八 夜色下的蝎群 中

  苏将这些天以來一切纷繁复杂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  在黑暗中无声疾行  尽管在刚刚的瞬间  他的战士们死亡惨重  中枪的几乎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但苏的心情却隐约有种奇异的欢喜  他喜欢现在的时刻  在黑暗中  在荒野上  以及孤身的战斗  这才是他熟悉的世界

  苏向火焰最先闪亮  也是离得最近的一名狙击手位置扑去  他整个人如同与黑暗溶为了一体  似乎可以感受到得大地甚至是整个世界的脉动  一直到距离那名隐藏得很好的狙击手不到1000米  苏已经隐约感应到他的位置时  那名狙击手还沒有发现苏

  苏在一块岩石后停下  架起了步枪  瞄准了远处山丘半腰处的一个土堆  那名狙击手就藏在土堆后面  还在搜寻着其它战士的位置  其它的狙击手或者是在撤离  或者是在移动  只有这个最先开枪的家伙沒有转移阵地

  “一只菜鸟……”苏已经学会了许多老兵痞的词语  他们的话粗俗、恶毒  很多时候却又有一针见血的犀利  想成为一名好的狙击手  准确的枪法仅仅是其中很不重要的一项  而象苏这样  成为黑暗中的舞者  那就需要更多的东西

  通  在枪声响起的瞬间  苏就已经开始了移动

  远方的土堆彻底炸散  这种土层  哪怕是冻得十分坚实  也完全抵挡不住苏手中14mm口径步枪的威力  和碎土一同飞起的  还有大片的血肉和半截小腿  苏这一枪只是打在了蓝蝎狙击手的下身  而沒有一枪毙命  他不是做不到  而是想要让那这个垂死的狙击手成为对方的干扰和吸引注意力的目标  就象是在黑暗中点燃了一盏灯  不管意志多么集中的人  总会偶尔不自觉地瞄上一眼那样

  那名狙击手不停地翻滚着  惨叫着  他或许也植入了芯片  但芯片只是控制的情绪和感情  并沒有切断痛觉  苏那一枪  将他双腿完全齐根截去  这种巨大的痛苦非人所能承受  这种伤势虽然致命  却在短时间内死不了  所以这盏黑夜中的灯火  注定还要亮上许久

  到了生死相争的战场上  苏的心又变得冰冷如坚石  手段如迅雷阴火  强悍狠辣  无所不为

  那名狙击手惨叫声远远传开的瞬间  有两个蓝蝎的狙击手停下了脚步  转头望去  就这么一动一静转换间的差别  已经让在黑暗中潜行的苏锁定了他们的行踪

  苏无声无息地向其中一名狙击手摸了过去  1000多米的距离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

  蓝蝎的攻势來得比想象中还要快  而且第一拨攻势居然都是以狙击手组成  荒野当中  只有狙击手才能对付另一名狙击手  这句话至少有部分是正确的

  那名狙击手很快选择了一处新的狙击阵地  潜伏下來  蓝蝎的这批狙击手训练有素  配合默契  一些人前进  另一些人设置好了狙击阵地埋伏着  大约过了十分钟  再向前进  寻找下一处阵地

  在夜色和群山掩护下  这本來是非常好的战术  只可惜  苏也是狙击上的大师

  狙击手很快发现了一个新的目标  并且稳稳地将对手套进了瞄准镜的准星里  而此时  他的对手仍然对此一无所知  伏在地上  正努力而又徒劳地搜寻着敌人

  狙击手的呼吸平和、稳定  他刚要扣下扳机  一只手忽然扣住了他的口鼻  将他的头硬拉了起來  然后发力一扭  狙击手的颈椎即刻发出喀嚓的一声轻响  他整个身体随即软了下去

  苏半蹲在狙击手的尸体边  直到过了十几秒钟  确定他已经死了后  才弓着身子  向另一个已被锁定的狙击手潜去

  转眼之间  苏已经悄悄解决了四名蓝蝎的狙击手  每个人都是被他从身后扭断了颈骨  在黑暗之中  苏重新找回了自己热爱的感觉  动作越來越流畅、快捷、轻盈  似乎夜里的风也在轻轻托扶着他的身体

  已经有一段时间沒有看到蓝蝎的狙击手射击了  一方面是苏派出去的战士已经战死过半  另一方面则是由于蓝蝎方面的狙击手也有不少死在了苏的手里

  远方的山岭上蓝光一闪  紧接着夜幕中又响起了临死前的惨叫  苏看了看方位距离  就举起了步枪  把那个正在转移阵地的狙击手锁定  然而就在苏击发前的瞬间  蓝蝎那名狙击手身体忽然一晃  然后整个肩头都被炸飞

  苏一怔  直到枪声从远方传來时  他才明白过來是已方派出來的战士开的这一枪  苏沒有想到自己的战士中也有这么出色的狙击手  他的枪法并不出众  但是耐心、隐藏和意志都出够出色

  苏终于感觉到  自己肩头的负担  可以分担出去一些了  他平端步枪  忽然转了半圈  然后锁定了一名刚刚落位的狙击手  扣下了扳机

  那名蓝蝎的狙击手刚用夜视瞄准镜锁定了苏的战士的位置  头忽然整个爆开  连带着大半边肩膀也随之炸散

  开过一枪后  苏根本不看战果  就开始高速的侧向移动  他现在也已经暴露  必须和蓝蝎的狙击手比拼运动战  战争  从现在才算真正开始

  蓝蝎的狙击手已经死了六个  又被苏锁定了三个  不过不知道是否还有人隐藏在暗中  苏判断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  战斗已经进行了这么久  有经验的狙击手不可能找不到目标  苏这边则还有五名战士  现在  至少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并非只是被狙杀的目标

  苏将步枪收起  在黑暗掩护下开始高速运动  崎岖不平的地形成为他最好的掩护  二分钟后  又有两名蓝蝎的狙击手被他扭断了颈骨

  “还有最后一个……”苏轻轻将已经失去力量的蓝蝎狙击手放下  望向了一公里外的一座山丘  第三名狙击手刚刚运动到那个地方  并且瞄准了苏  苏感觉到胸前似乎有些刺痛  知道这是被瞄准镜锁定的感觉  现在  苏终于知道了当初遇到莱科纳和奥贝雷恩时  为什么总是难以锁定他们

  苏骤然向侧方跃出  然后手足并用  如同一只蜘蛛般不规律地爬行着  速度却是无比迅捷  仅仅几个转折  苏就已经移动出数十米  身体上时时出现的刺痛感终于彻底消失  这意味着那名狙击手已经彻底失去了苏的踪迹

  苏开始加速  如一只夜狼  借着风势  迅速向最后一名狙击手接近  苏甚至已经知道  在1分05秒后  他就会亲手把这个狙击手的脖子扭断  就象对付前面七个人那样

  苏的速度越來越快  就在将要到达潜隐奔行的极速时  他猛然打了个寒战  似乎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  苏身体一弓一弹  骤然停住  就在他前方不到一米的地方  猛然炸起了大片尘土  砂石打在他的脸上、肩上  火辣辣的痛  这是大威力远程狙击枪的子弹  如果不是苏骤然警觉  很有可能被击中

  果然有第十名狙击手  而且还是一个能够避开苏感应的狙击手

  苏立刻沿着弹道向子弹射來的地方望去  以他对身体的控制力以及感知的精准度  目光落点的误差不会超过一米  果然  苏正好又看到一点蓝色的光芒闪过

  苏不假思索  立刻向右方跃出  落地后一个翻滚  再如电般弹射出去  然而还在空中时  苏全身一震  如同被高压电流击中  重重地摔在地上  在他身后  又弹起一大蓬泥土

  近千数据瞬间汇聚过來  苏立刻知道刚刚又是一发子弹擦着自己身体掠过  而且在自己左臂外侧带走了一大块皮肉  还好  残余的肌肉纤维还能够支持左臂的动作  苏当即封闭了伤口处的血管  然后半蹲于地  瞄准了子弹射來的方位

  可是目力所及处  竟然空无一人

  “怎么会……”苏皱了皱眉  迅速移动到一块巨石后面  然后伏在地面上  如一只蜥蜴般游动着  几乎与周围的环境溶为一体  就在他慢慢从山脊上探出头  搜寻着那名狙击手的行踪时  又一发子弹几乎是贴着苏的头顶掠过

  几缕焦糊的发丝在苏眼前飘落  他再次看到了那名狙击手的方位位置  但是已经來不及还击  苏贴着坡面迅速后退  然后再向侧方移开  果然  2秒钟后  他刚才伏身处突然喷出一股土泉  狙击子弹从土层中钻出  飞向了茫茫夜空

  这一枪  是借助狙击弹的威力打穿了山脊尖峰上的土层  如果苏还伏在原地  那么这枪会正中他的胸膛

  这是第二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了  苏仰躺在山丘的后坡上  全身的肌肉都在微微地颤抖着  他的身体开始恐惧了

  苏压制住身体的恐惧  努力思索着  他现在的体温与周围环境无异  步枪上早就缠好了复合材质制成的伪装条  自己的行动也沒有什么规律  在夜幕下  无论是微光还是红外模式  都难以找出苏的行踪  至于生命探测  在这么远的距离想要侦测人类  仪器的体积和功率会非常庞大  而且苏也沒有感觉到灾难之蝎惯用的那种侦测人类的高频波

  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  又该如何锁定对方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