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夜色下的蝎群 下

章八 夜色下的蝎群 下

  苏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敌人  以往苏也曾经见过许许多多强大的人  在加入暗黑龙骑之后  强者更是比比皆是  但是  在荒野和狙击方面能够如此彻底地压制苏的人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传统的狙击以及反狙击手段  似乎在这个对手的身上完全失效

  这是个运动能力出众  隐藏技巧高明  并且有足够耐心的对手  在他开枪的瞬间  苏还是可以锁定他的  哪怕只是很短的瞬间  但真正让苏无法解决的问題是  他是如何发现自己的

  这个问題之所以重要  是因为隐匿是苏迄今为止最主要的保命和杀敌手段  如果只是正面对决搏杀  或许來一个五阶的格斗域或者类法术域的家伙就可以格杀苏

  苏快速将所有已知的侦测手段回想了一遍  却沒有任何发现  他的隐匿技能以及对身体的控制完全可以对付它们  肯定不是这些

  苏决定换个方式想想  他一边思索  一边小心翼翼地开始移动  大量数据被发送到全身各处  他的身体形态随之有所改变  主要是四肢的关节伸展角度扩大得近于诡异  此刻的苏  更象是一只在贴地爬行的昆虫

  这个时候  连续数声枪声响起  苏这方有三名战士几乎在同一时刻开火  子弹从不同角度在蓝蝎最后的一名普通狙击手身上穿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那始终隐沒在黑暗中的狙击手也开火了  仅仅一枪  就在一处山岭顶部炸出一团血泉  那名战士根本连惨叫的机会都沒有

  蓝蝎狙击手的位置  还是在原先的山丘顶  从始至终  他都沒怎么换地方  这或许是示威  或许是傲慢  或许只是想激怒苏  不管什么原因  他居然根本沒有更换狙击阵地  而是直接在原地又开了一枪  将另一名战士送入地狱

  苏几乎是刚刚从山脊上出现  他的枪口就转了过來  瞄准了这边  然后就是连续三枪  一枪将苏又逼了回去  其余两枪分别从左右数米处掠过  如果苏侧移露头  可能正好被击中  好在苏只是简单地向后退

  砰  蓝蝎的枪声带着些清脆的尖啸  和暗黑龙骑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从枪声传來的方位看  他居然仍然停留在同一块阵地上

  已方战士的惨叫并沒有影响到苏的心情  同样  蓝蝎狙击手的傲慢也沒有激起苏的怒火  他忽然想到  在这个位置  在这个靠近已方阵地的山区  自己还拥有一项蓝蝎不曾有的优势:重炮

  苏即刻打开战术板  接通了重炮手  简短地说:“方位座标1592  735  十发急速覆盖射击  ”后方的重炮士官重复了一遍命令后  即切断了通讯  他反正只管射击  而且每打一炮赚300元  打得当然是越多越好  除了帕瑟芬妮自己  她这一系的人马中  不论是扈从还是底层的普通军官  几乎沒有哪个雄性动物对苏有好感  除了极少数眼光长远的人外  其它人都巴不得苏欠帐欠到彻底破产

  沒过多久  夜空中即出现了隐约的压迫感  几乎所有的生物都开始四散奔逃  苏再次从另一侧的山脊上探出了身体  不出预料  蓝蝎的狙击手仍停留在原先的阵地上  而且枪口相应的移动了过來  指向了苏的头

  然而他这一次沒有击发  而是抬起了头  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夜空  他突然扣下扳机  草草向苏射出一枪  整个人就跃了起來  以几乎不输于苏的速度向山后冲去

  通  苏终于射出了还击的第一枪

  蓝蝎的狙击手骤然停住了冲势  而是折向侧方  一个鱼跃扑出二十米  苏还击的一枪就此落空  不过蓝蝎狙击手不是为了躲苏的射击  在他原本前冲的方向  忽然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  甚至于相隔千米之外的苏都感受到了身下土地的震动

  仅仅是一炮  爆炸的威力就覆盖了整个山丘的丘顶  冲击气浪将几十米外的蓝蝎狙击手直接掀翻在地  苏完全沒有想到  暗黑龙骑的重炮威力竟然是如此的大  一炮就让整个丘顶覆盖在硝烟与灰土之内  十炮连续火力覆盖  又会是怎样一个景象  以蓝蝎部队装甲战车的防护度  如果重炮炮弹落在十米之内  那么除了主战战车外  其余的战车都会完全损毁  主战战车也就能多受一炮而已

  蓝蝎的狙击手还沒來得及从地上爬起來  又有两颗炮弹几乎同时落下  其中一发的落点比第一发离得更近  他直接被爆炸的气流掀起了数十米高  远远地向山丘下方抛飞出去  然后就象一个破布口袋  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苏已瞄准待发的步枪缓缓放了下來

  大地依旧在颤抖着  重炮不停地轰击着山丘丘顶  将数十吨泥土抛上天空  在这一刻  钢铁与火焰的威力被诠释到了极致

  不到一分钟  十发的重炮火力覆盖就已完成  但这短短的一刻  在那些沒有见过新时代重火器威力的战士心中  却是无比的漫长  就连苏  看到炮击结束后被整整削去一米多的山丘  也是十分的无言

  战术板中传來重炮士官有些张狂的笑声:“中尉  重炮火力覆盖的效果怎么样  ”

  苏沒有理会这多少带着点挑衅意味的问询  随手关了战术板  走下山坡  向谷地中倒地不起的蓝蝎狙击手走去  在苏眼中  这个不知是死是活的狙击手是迄今为止最难缠的对手  而身份仅仅是个扈从的重炮士官  对即使是加入暗黑龙骑前的苏说來说  也根本连个对手都算不上

  蓝蝎的狙击手仰面躺在地上  双眼望着夜空  正艰难地喘着气  经过这样的轰击和摔落  他居然还沒死  实在是令人惊讶  想到他闪避重炮轰击时的爆发力和速度  苏毫不怀疑他身体机能的强悍

  狙击手的左臂已经消失  双膝以下部分也都被炸飞  眼睛中已经开始有些失神  他的脸色灰败  只有额前纹着的一只蓝蝎狰狞依旧  直到他看到了苏后  眼睛中才重新恢复了神采

  狙击手艰难地抬起右手  指着苏  断断续续地说:“你……你的……”

  苏有些惊讶  这名垂死的狙击手表情丰富  和其它人大不一样  “你不是傀儡  ”苏试探着问

  狙击手的嘴角开始不断冒出血泡  有些诡异的是  这些血泡刚刚涌出來的时候是鲜红的  慢慢的就转向了蓝绿色  而且新冒出來的血泡也是同样的颜色  苏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细节  微微皱起了眉头  瞳孔深处的碧光不断闪烁着  从不同的频带分析着狙击手血液成分的变化

  “我怎么……会是傀儡  我……是选民  ”尽管每一个字都说得非常艰难  但还是可以看出狙击手脸上的骄傲

  “谁的选民  ”苏耐心地问  试图从他嘴里多问出些东西來  他还取出医疗套件中的维生注射剂  刺进了狙击手的颈侧  注射进血管里

  一针下去  狙击手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  他仰望着夜空  双瞳中闪耀着狂热的光芒  说:“是使徒  ……伟大使徒的选民  ”

  “使徒  ”这是一个让苏十分意外的答案  不过联想到蓝蝎的风格和控制人精神情绪的手段  苏怀疑  所谓的使徒根本就不存在  而是通过芯片憶造出來的一个形象  用以控制这些战士  从对蓝蝎前进基地的观察中  苏已经发现  那些傀儡作事的方式非常严谨  也非常的呆板  但是用宗教來控制人是个不错的主意  这可在旧时代几千年前就有传统了

  狙击手试图去扼住苏的喉咙  说:“是的……伟大的使徒  他预言了你的存在  他要我们找到你  并且献给他  你……你逃不掉的  总有一天  你会被捉住  献祭在使徒的圣坛前  我们……会抓住你的  苏  ”

  最后一个字  让苏的身体微微一颤  几乎躲不过去狙击手的一抓

  蓝蝎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苏不记得  自己在任何场合和蓝蝎的人提到过自己的名字  难道说  真有一个可以前知的使徒

  就在苏心中震颤的瞬间  狙击手忽然笑了起來  说:“我不会……把秘密留给你的  使徒在等着你  ”

  狙击手的身体温度忽然急剧上升  苏立刻有所警觉  向后退了一步  狙击手猛然一声惨叫  口中喷出一股青蓝色的火焰  然后鼻、耳中都有火焰冒了出來  身上、地上  但凡是沾染到鲜血的地方都开始猛烈的燃烧  火势非常的猛烈  几乎在一分钟左右  狙击手就烧成了一具焦炭

  他的军服、装备  都在火中被烧焦  如果体内有芯片  肯定也已损毁  苏沒想到  他的血液竟然可以转化成如此猛烈的燃料  这个狙击手真的是人类

  苏静静地站了几分钟  然后才伸手到灰烬中  取出一块铜制的名牌  这个东西每个蓝蝎战士都有一块  是不会被烧毁的

  名牌上刻着的不是其它战士那样的数字编号  而是名字  一个真正的名字:奥沙利文.摩根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