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使徒 上

章九 使徒 上

  天逐渐亮了起來  苏默默地看着奥沙利文残缺不全的焦黑尸体被装进玻璃钢制成的保护箱中  被抬上运输车  运往龙城  已方的战士都在忙碌着  在山野间搜寻着双方战死者的尸体

  这里派出去进行纵深侦察的侦察兵报告说在山丘地带的边缘已经发现了装甲部队的痕迹  或许是前出的侦察部队全灭的缘故  蓝蝎的装甲部队又退回了钟摆城  只在山区的外围留下了一片深深的履带印痕

  对于这个消息  苏无所谓高兴或者是担忧  蓝蝎肯定还会來的  现在不过是暂时的退却罢了

  他独自坐在山丘顶上  仔细思索着昨晚战斗的每一个细节  苏目前的隐匿方式是在荒野多年独自求生时形成的  充分利用了操控身体的特性  几乎可以避过一切已知变异生物的感知  在与莱科纳、奥贝雷恩  以及法布雷加斯家族眼镜王蛇部队的战斗中  都证明了这种隐匿方式的有效  就是苏自己  目前也找不出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那么  这个名叫奥沙利文.摩根的男人又是如何从黑暗与混乱中将苏找出來的  难道真有所谓的使徒  在通过前知的方式指引着它的选民们

  这个时候  战术板又震动起來  依旧是海伦

  “有结果了吗  ”苏问  但是心里沒抱多大的希望  算算时间  现在奥沙利文的尸体才刚刚运抵实验室  海伦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得出了结果吧

  “尸体刚刚运到  还沒有开始检查  不过看起來他燃烧得非常彻底  估计检查也很能有什么结果  ”海伦的回答让苏略感失望  虽然他和海伦之间有很多冲突  但是随着交流和合作的深入  苏对于这个充斥着机械感觉的美女已经有隐约的佩服  比如说她对蓝蝎芯片的破解  比如说对迪亚斯特谎言的判断  再比如说她提前运抵埃文福德的重炮  从这些细节上  海伦已经展示了她庞大知识和恐怖智慧的冰山一角

  在无法得到答案的情况下  苏还是选择了向海伦求助  请她看看是否能够找出奥沙利文身上的秘密  以苏自己的能力  根本无法从这具从里到外都快烧成焦炭的尸体获得什么  苏找到了一些奥沙利文残余的血肉  不过他的身体却拒绝吸收  这表示苏那蕴藏着恐怖本能的身体根本不认可这些血肉中基因的价值  当然也有可能是根本无法匹配

  “不过  根据你对昨晚战斗过程的描述  我测算出一种可能的侦测方式:地形匹配  这具焦尸  有可能就是使用这种方式把你找出來的  ”

  苏的眼中立刻燃起了火焰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够始终保持对他的吸引力的话  强大而又新奇的能力肯定是其中之一  最近一段时间  海伦总是喜欢用这种会让苏情绪大起大落的说话方式  也不知道是否是一种独特的趣味

  根据海伦的解释  地形匹配其实有很多种手段可以办到  比如说雷达波  或者是某种高频波  甚至直接用目力看也可以  原理就是通过对比分析两幅图像之间的不同点  來找出对手可能隐藏的地方  如果系统足够精密和复杂  那么也可以对三维的空间进行对比  苏可以降低体温  可以和周围的环境变成一样的颜色  但是他沒有办法把自己的身体变成沒有  不管他如何运动  或者是隐藏在哪里  总会多出他身体那么大的体积來  通过比对分析  就可以找到他的踪迹  除非苏挖个洞把自己埋起來  或者是战场上正好有一个可以藏身的洞穴  才有可能躲过地形匹配的侦测方式

  这只是理论上的解释  目前还无法知道奥沙利文是通过何种方式扫描周围的环境  也不知道他是通过二维还是三维成像的方式來侦测  不过  瞬间找出两个二维或者是三维图像的差异点倒不是什么难事  也许普通的人脑办不到  可是不代表电脑办不到  按海伦的说法  稍微先进点的芯片就能在瞬间比对数以百计的图像  这一点也不难  蓝蝎三代芯片的计算能力可以轻松的完成这个任务

  海伦的意思是  如果苏愿意  他也可以即刻拥有这个功能  制做这样一颗芯片需要三天的时间  功能不会比蓝蝎的差  而将芯片植入大脑这道程序  技术本來并不完善  以暗黑龙骑的技术水准也不能完全保证人脑与芯片的完美连接  但是这是对普通人而言  以苏的变态身体來说  应该可以克服障碍  从而跨越那小小的失败率  所谓小小的  是指35%左右  而且海伦断言  苏无须为此感到沮丧  因为蓝蝎的移植成功率比由她主刀的移植高不到哪里去  哪怕海伦是第一次做这类的手术

  对这个难得的机会  苏理所当然的立刻拒绝

  “你知道使徒吗  ”苏这个问題  让海伦的表情瞬间有所凝滞

  她随即反问:“使徒  旧时代很多宗教中都有所谓的使徒  你是指什么  ”

  苏仔细地的看着海伦  可是她的表情再无任何变化  让苏觉得她脸上刚才刹那间的凝滞似乎只是一种错觉  苏迅速在意识中回放了一遍刚才的情景  然后看到  海伦确实首次出现了不自然的表情

  她知道使徒  至少知道一些有关使徒的事

  苏瞬间在心底掠过了这个念头  可是海伦明显不愿意谈及这方面的事  甚至于装作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使徒  这就让苏无法再问下去  而且聪明如苏  也不会继续问下去

  “丽怎么样了  ”苏问

  “刚做完修补手术  现在还在昏迷中  估计1天后可以行动  5天可以初步康复  恭喜你  苏中尉  你骗到了一个不错的扈从  我检查过她的潜力  在格斗域中  她有发展到七阶能力的潜质  如果完全发挥潜力  丽会是一名合格的暗黑龙骑校官  军衔比你现在还要高  我很好奇  你是用什么方法让她成为扈从的  听说你每个月只付她100元  ”

  看着海伦明亮如星的目光  苏只能笑了笑  沒有回答这个问題

  丽对苏的心意几乎傻子都能看得出來  聪明如苏  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而且苏心里清楚  自己是或多或少地利用了丽的这种心意  让她成为了扈从  成为扈从后  丽的确受到了一定的保护  但也从此被严厉的扈从约定所束缚  以丽能力上的潜质、军事上的天分以及出众的姿色  会是龙骑们非常欢迎的扈从人选  所以从这点上來说  丽并沒有从苏那里得到恩惠  惟有以后想办法尽量弥补  这是苏的想法  可是以苏目前的财务状况  这种想法不能说是空头支票  但也相差不是很远

  海伦拿起了一张纸  看了看  说:“还有那个叫里高雷的  我也顺手给他做了个潜力测验  反正试剂材料足够两个人的份额  他的主能力是灵能域  潜力六阶  还算说得过去  当然  作为扈从而言  六阶已经是充裕得过了头了  不过他在过去能力的发展上有些偏差  看得出來注射了不少武器操控的配方能力  这完全是浪费  真正难得的是区域控制的能力  我的建议是  今后只要有可能  就让他尽量提升这个能力  一直进阶  这样比他不停的练习玩枪要有前途得多  ”

  苏认真听了  并且仔细地记住海伦说的每一句话  不过他对于区域控制这个能力还不是很理解  在他看來  武器操控能力是一个非常普及同时也是战场上非常有效的一个能力  而且威力是随着手中武器的提升而相应提升的  恩佐中尉就曾经亲身演示了一枚“青铜龙”导弹可以变得多么有威力  在重新搭配了暗黑龙骑的新式装备后  里高雷的武器控制能力威力何止提高了一倍  而且现在苏还仅仅负担得起基本型号的枪械  等今后能够买得起高端枪械  甚至是定制枪械  再配齐全套配件  那么哪怕里高雷的能力沒有任何进步  战场上的威力也会提升数倍甚至是十数倍不等

  不过他沒有问这个问題  区域控制属于罕见能力  暂时还不在苏的权限范围内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苏相信自己的军衔和权限会同步上升  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有关这个能力的资料  现在沒有必要细问  因为真正有必要的、或者是可以说的  海伦其实都不会有所保留  特别是在这种蓝蝎大军压境的时候

  “谢谢  ”苏说得很认真

  “真有诚意的话  那么请记住  我需要你的生理反应  ”海伦的回答毫不客气

  苏认真地想过  然后苦笑说:“非常难  只要想到你  就几乎不可能  ”

  苏的回答让海伦也无言以对  更要命的是  苏的态度还是非常认真

  海伦毫无表情地盯着苏看了半天  才说:“你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把蓝蝎的这支装甲战队全歼  这样才能让总部不派其它的龙骑过來  你要想拿到全部的功绩和酬劳  这是惟一的途径  ”

  “我该怎么做  ”苏皱起了眉  战略布置一向不是他的专长  而丽还沒出院

  “自己去想  ”啪的一声  海伦切断了通讯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