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使徒 中

章九 使徒 中

  应该如何全歼蓝蝎的装甲部队  蓝蝎是否已经知道了埃文福德有重炮驻守  这两个问題的答案显然不可能自已跳出來  苏漫无头绪  只得去问奎因  奎因给出的答案很简单  侦察  只有更多的情报  才能得出进一步的结论

  苏手下的普通战士中  可以出任侦察兵的好手几乎损失殆尽  在昨晚短暂而又激烈的战斗中  幸存的二名战士则各自得到了三个进化点  可见战况的凶险和激烈  侦察蓝蝎的任务  最适合的人选仍是只有苏  或者奎因也可以  但是奎因的价值并不在战斗上  所以苏仍然决定还是由自己前出侦察  奎因则带领十名战士  携带‘青铜龙’导弹接应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  苏如一个幽灵  再次出现在钟摆城的外围  钟摆城边缘散乱布设着许多智能感应雷  大部分的位置与苏的记忆重合  说明是原先留下來的  小部分感应雷则是新布设的  堵死了可能的漏洞和出口

  这些感应雷对苏当然起不到效果  可是除了苏之外  普通人可根本无法通过这片雷区

  蓝蝎仍然选择了中央广场作为宿营地  一排七辆运兵战车整齐地排列着  广场另一侧则停放着四辆主战战车  在主战战车旁边  是三台醒目的收割者  和上次不同的是  这次广场上多了许多补给车  其中包括了六辆燃料补给车

  蓝蝎的纪律和作息非常严格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  按苏上次的观察  再过半个小时就是普通作战人员睡觉的时间  在一排排帐蓬外  作战人员都在整理收拾着东西  作入睡前的准备  沒有人互相说话  也沒有人四下张望  所有的人都在专注地做着自己的事

  可以俯视广场的一座三层小楼中亮着温暖的灯火  透过三楼的窗口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在坐在窗前  不停地忙碌着  相离数千米  苏大致可以看到那是个男人  而且长得非常魁梧  肌肉发达得简直不象个人类  不过在这个距离上  苏还无法看清那男人面前的屏幕上都在显示着什么

  苏悄无声息地在建筑物中间移动  小心规避着一个个飘浮在空中的电子眼  当他隐藏在废墟的阴影中  仰望着从夜空中无声飞过的电子眼时  忽然浮起了一个想法

  他和恩佐初次遭遇蓝蝎时  恩佐就是被一个电子眼发现了行踪  在事后的资料和报告中  苏也将电子眼记述在报告里  至少  电子眼上体现了某种高效燃料的技术  飞行仪态精密控制技术  或许还有一些反重力技术  但是事后并沒有看到龙骑总部对此有所评价  或者给与相应的奖励

  总部是十分公平的  如果沒有其它干扰的话

  这就说明暗黑龙骑中应该有着相应的技术  可是苏从沒有在装备列表中看到这些东西  或许  还是因为他的权限不够

  三楼中的那个男人看起來和其它傀儡很不一样  他偶尔会有用力挥拳这类很情绪化的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  苏远远地看着这个男人时  身体在微微紧张着  而且肌肉中传來了轻微的刺痛感  过往  只有当苏面对的目标有强大的力量时  才会有这种反应

  从种种迹象看來  这个男人都是这支装甲部队的重要人物  说不定就是指挥官  只要打掉了他  或许蓝蝎就会陷入混乱  这个想法非常的诱惑  苏不由得继续向广场前移动

  苏再次穿过两座小楼  然后登上一座仓库的屋顶  在凸起的通风口后伏了下來  这个位置十分理想  距离那个男人大约1600米  正好是苏可以充分发挥的距离  在这个距离上  稳定的目标、安静的环境  再加上一点小小的运气  苏有90%的把据可以将子弹送到那个男人的身上去  苏背后的步枪虽然缠绕了隐蔽条  并且在枪口加装了稳定仪和干扰仪  但是子弹威力仍然大到了可以轰碎五阶防御躯体的地步

  他再向中央广场看去  那里有价值的目标简直多得让人发疯  首先  那六辆燃料车中如果载满了油料  一旦爆炸起來威力一定是惊天动地  甚至于罗克瑟兰分部大楼也有可能不保  新时代的高能燃料因为燃点非常高  所以十分安全  但是  苏携带的化学火焰弹可以引燃所有已知的高能燃料  高能燃料如果燃烧起來  将会是非常恐怖的景象

  而那三具收割者已经完全停歇  或者是进入了某种节能模式  它们都只有两只电子眼还在不停地闪烁着  海伦给的三发对付智能机械目标的专用弹此刻正在苏的背包里  或许可以试验一下它的威力  虽然收割者的智能中枢深藏在胸甲内  但或许海伦已经找到了对付它的办法

  至于那些正陆续回行军帐蓬内睡觉的人  也是非常好的目标  他们的肉体在枪弹和炸药前显得非常脆弱  可当他们进入到战车内部时  就成了一辆辆杀戮机械的核心

  如果能带进來几枚‘青铜龙’就好了  苏有些遗憾的想  换装了燃烧或者是步兵杀伤弹头的青铜龙导弹可以给这些全无准备的敌人一个永远难忘的教训

  不过苏立刻就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在了脑后  慢慢地将步枪前伸  枪口前端略微伸出仓库边缘  就此停住  地形匹配的侦测技术并非完全无法破解  只要尽可能的利用周围地形  并且尽量慢的动作  周围环境的逐渐改变就有可能落到匹配对比的允许范围内  从而不引起警觉

  苏停止了呼吸  1600米外  那个男人的头颅已经清晰地映在他的瞳孔里  可是在慢慢压下扳机的时候  苏却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并且扳机越是接近临界点  他心底这种不安的感觉就越是明显

  他的脊背正中有一线冰寒  就象是盘了一条毒蛇  正等待着时机  好将毒牙中的毒液尽数注射到苏的身体里

  苏是个非常相信直觉的人  他的眉毛轻轻地动了动  食指停止了动作  将扳机压在濒临击发的一点上

  他碧色的瞳孔开始收缩  可是始终沒有扣下扳机  要不要射击  这难道不是一个好时机吗  而且那个男人看起來也不象有什么问題  但苏仍犹豫着  而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犹豫

  此时此刻  西北方向的蓝蝎前进基地灯火通明  数以百计的各式车辆鱼贯而入  分别在不同的地方停下  这里面不仅仅有各种用途不一的战车  还有许多用途不明的工程车辆  近千人搭乘运兵战车而來  他们一下车就直奔各自的位置  仿佛早已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工作是什么  虽然人数众多  但一切井井有条  分毫不乱  整个前进基地就象一架精密而又复杂的机器  开始急速运转

  一个个车间灯火通明  机器轰鸣声震耳欲聋  运输车辆将成箱的零件卸了下來  再由人搬进车间内去  甚至有些形状奇怪的工程车直接开进了空旷的车间内  有的直接放下支撑柱  然后拆下外壳  就变成了一具多用途工作母机  还有的则被直接拆卸  变成各种备件

  在基地边缘的元帅宅邸内  迪斯亚特满头大汗  把一个年轻女兵按在桌上  正在努力耕耘  他一边激烈地冲撞  一边透过狭小的窗户看着全速运转的前进基地  看到基地忙碌繁盛的景象  迪亚斯特却沒有一点高兴的意思  反而是恶狠狠地咒骂了几句  然后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激烈撞击着身下的女人  好象要把满腔的怨气全部发泄出來一样

  “我干死你这个小贱人  干死你  干死你  ”迪亚斯特咆哮着  嘶吼着  不过那个被按住的女兵只是安静地伏在桌上  任由他肆虐

  就在这个时候  房间中的灯光突然全部亮了起來  十几个激光射灯不停地转动  光线交织在一起  竟然在空中构成了一幅几乎和真人全无差别的全息图像

  那是一个女孩  看上去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  但是非常漂亮甜美的小脸上全是冷漠与傲慢

  “亲爱的父亲  很高兴能够看到你还是如此的精力充沛  看來这些傀儡应该可以满足你最基本的需求了  ”小女孩的声音听起來有些成熟  带着些诱惑的沙哑  可是语气却是刻板而机械  根本不带有一点人类应有情感

  “潘多拉  ”迪亚斯特抬头看着女孩  面孔有些扭曲  他伸手想去抓女孩  可是手却穿过了她的裙子  那条粗壮、生满了棕色毛发的手臂上映满了多彩的光线  让他明白过來面前的只是由光与声音组合而成的幻象罢了  哪怕看起來再真实  也只是一个幻象而已

  元帅的双眼布满了血丝  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女孩  更加用力地干着女兵  好象要把余生所有的力气都用出來一样  而且他一边干  一边看着女孩  这里面的意思  就再明显不过了

  “这些傀儡干再多也沒什么味道  你知道  我想要干的是你  我亲爱的女儿  ”这时的元帅就象一头已经失去了理智的野兽  根本不再是苏初见时的那个有些狡猾、有些懦弱的老人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