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使徒 下

章九 使徒 下

  “我亲爱的父亲  您也知道  永远都沒有这种可能  ”潘多拉讥讽的看着迪亚斯特

  “那么给我弄个傀儡來  弄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  不  一个还不够  我要多几个人來  你现在开始制造的话  最多一个月就能弄出來  这一次我要会叫的  别再给我弄这些完全沒感觉的东西  ”元帅咆哮着  毫不掩饰眼中赤裸裸的欲望

  “这也不可能  如果给你这样的傀儡  还不如我自己过來  亲爱的父亲  不过  如果是我本人來的话  您敢脱我的衣服吗  ”潘多拉的眼神中嘲讽的意味更浓了

  “这有什么不敢的  ”元帅怒吼  他的音量虽然够大  可是身体的动作却变得机械和僵硬  再也不象刚刚那样的酣畅淋漓

  潘多拉脸上依然挂着天真而且甜美的笑容:“亲爱的父亲  这个话題到此为止  让我们先來讨论一下奥沙利文的死亡  ”

  一提到奥沙利文  迪亚斯特的怒火立刻有明显的减弱  气势也变弱了很多:“他在临死前肯定会发动‘净化’  不会将过多的秘密泄露给对方  这一次我低估了苏  不过也许他们出动了高阶的龙骑……”

  “除了苏之外  这一战对方沒有出动任何龙骑  甚至连正式的扈从都沒有  ”潘多拉打断了元帅的话

  “这不可能  奥沙利文不可能输给苏  何况他还配备了那么多的助手  在智脑进行的一万次模拟战斗中  奥沙利文仅仅输了350次  而且  你怎么知道对方沒有出动高阶龙骑  ”迪亚斯特看起來并不是完全相信潘多拉的话

  “苏曾经试图侵入我们的智脑网络  就是在那时  我把一段信息植入到他的随身智脑里  暗黑龙骑称这个东西为战术板  然后在他与总部通讯的时候  我侵入了暗黑龙骑的中央网络  时间是二十秒  那一晚战斗的兵力和人员配置情况也在获得的资讯当中  ”

  潘多拉回答让迪亚斯特非常吃惊:“怎么只有二十秒  难道暗黑龙骑的智脑技术水平已经超过我们  ”

  “不  从龙骑随身智脑的水平來看  他们的技术与我相当  或者还要稍微差一些  从中央网络中获得的信息表明  暗黑龙骑有几个非常强大的计算中枢  但是这些中枢并沒有联结成网  统一使用  这样处理能力会大打折扣  不过在入侵的过程中  我遇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对手  她在第十秒的时候就发现了我  然后用五秒时间伪装对入侵沒有察觉  并且准备反击  随后侵入我的网络五秒  截走了一些信息  当然  这都是我准备送给她的信息  在她下载完后  我就切断了联结  希望她能够好好利用这些讯息  ”潘多拉的脸上  一如既往的高傲和讽刺并存

  但是迪亚斯特的表情并沒有显得轻松多少  甚至停下了身体的动作  说:“我们这次选择的敌人是不是一个错误  暗黑龙骑的技术水准比我们预想的要高得多  个人战力显然要强横得多的高阶龙骑甚至还沒有出动  ”

  潘多拉嘴角浮上一线冷傲的微笑:“不  暗黑龙骑正是我们需要的敌人  他们有和我们互补的技术  有众多且强而有力的能力配方  而且他们各自为战  完全是一盘散沙  我是不会有错误的  ”

  迪亚斯特索性从女人的身体里退了出來  皱眉不语

  潘多拉甜美的小脸上浮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冰寒  冷冷地说:“你别忘了  我们还有使徒  暗黑龙骑与我们作战的话  会发现我们的战力以他们无法理解的速度不断强大  还有一点  苏是使徒要的人  我们必须把他抓到手  ”

  一听到使徒  迪亚斯特的脸上浮现出又畏惧  又痛苦的表情  问:“奥沙利文的事  使徒沒有生气吧  ”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  好象生怕被什么东西听去了一样

  潘多拉说:“只要能抓到苏  付出奥沙利文作为代价也是值得的  不过  我亲爱的父亲  我早就说过你的方案不可行  如果你能够少花点精力在这些傀儡身上  就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了  我非常希望  你还能够变回当年我那个战无不胜的父亲  尽管那是不可能的事  ”

  “当年  当年我有八阶的能力  可我现在有什么  我一无所有  除了干女人  我还能干什么  何况我现在连真正的女人也干不到  ”迪亚斯特脸孔扭曲  用尽全身力气吼着

  “你的能力是使徒苏醒的祭品  能够成为使徒的一部分  你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而且使徒也给了你回馈  那就是你到现在还能活着  而且完全是以自主意志在活着  ”潘多拉的声音越來越冷  并且逐渐转向毫无感情的机械音:“所以我亲爱的父亲  抱怨对你來说毫无意义  现在你需要做的并不是干女人  而是接应好马瑟姆  在抓到苏之后第一时间送到蝎巢來  使徒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在运送苏的时候  如果被对方的高阶龙骑再给劫走  你的意识存在就到了尽头  ”

  迪亚斯特有些掩饰不住的畏缩  但他仍然说:“马瑟姆  他能够抓得到苏吗  我很怀疑他的演技  何况苏会自己投入到陷阱中去  至少到目前为止  他都表现得足够聪明  而且非常精明  这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对手  ”

  “在我的模型推演中  马瑟姆抓到苏的机率在80%以上  所以可以视为必然会发生的事件  ”

  “可是战斗不是程序  即使是100%的机会  也总会有意外发生  ”迪亚斯特说

  “80%的马瑟姆  一定比奥沙利文的35%强  这事到此为止  ”潘多拉冷冷的说  完全不将迪亚斯特的质疑放在心上

  空中的少女影像左脚略向前伸  迪亚斯特上前一步  低下头  恭敬地亲吻了她的靴尖  然后光影一阵闪烁  房间中又恢复了原状

  迪亚斯特皱眉站在原地  苦苦思索着  完全把房间中的女兵给忘记了  而她安安静静地伏在桌子上  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不动  在得到新的命令之前  她都会这样伏着  哪怕是冻死也不会换姿势或者是穿衣服

  “苏……这家伙看上去可不好对付  ”迪亚斯特看上去有些焦燥不安

  苏慢慢松开了食指  让扳机一点点地复位  长时间保持待击发的状态  让他手部的肌肉也有些酸胀

  已经过了12点  新的一天虽已來临  不过深沉的夜色沒有任何变化  中央广场的营地已经变得十分安静  大部分的蓝蝎战斗和工程人员都已经入睡  营地周围并沒有哨兵之类的设置  飘浮的电子眼比最敏锐的士兵还要隐蔽和高效

  整个营地惟一不变的  就是那栋依然亮着灯的小楼  从窗户中看进去  可以看到那个男人依然在看着眼前的屏幕  偶尔会扭动一下身体  或许是太过健壮的缘故  他的动作看起來有些不太自然

  苏深深地呼吸了两下  再次扣上了扳机  瞄准了窗前坐着的这个男人

  “原來  这是个陷阱……是为我准备的吗  ”苏默默地想着  并不急于扣动扳机

  这个营地表面上看沒有任何问題  小楼窗前的男人也完全符合高价值目标的一切特征  但是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  苏发现那个健硕男人面前的屏幕是有规律的在变动着  过上几分钟就重复一次  虽然在这个距离上他不可能看清屏幕上究竟是些什么内容  但是苏凭藉精确的记忆力已经发现  那男人面前屏幕上的内容其实是在不停地重复着  也就是说  他根本沒有在看屏幕上的内容  只是做了个看的样子出來而已

  既然不看  还一直坐在窗前不动  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  就是要诱使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开枪射击

  可是  对方怎么知道自己今晚会來  还是说  这个陷阱天天都会摆着  只等他上勾而已

  “陷阱吗  ”苏的呼吸渐渐变得悠长  全身上下  几乎每一根肌肉纤维都在微微颤动着  在几个呼吸之间  苏已经动员了全身的潜力  现在的他就如一个装满了火药的仓库  只要一点火星  就会爆炸出恐怖的力量

  苏将步枪收回  从背包中取出一颗子弹  重新压入了枪膛  这是专门用于对付轻装甲目标的穿甲弹  而不是普通的狙击弹  精度上要差一些  可是威力远远不是普通的狙击弹所能比拟的  子弹的弹头上  苏已经附加了刻纹  可是让弹道变得更加稳定

  准星重新套上了健壮男人的后脑  而预计子弹的落点将会是他的后背  苏的瞳孔深处  闪过一阵如刀锋般森寒的光芒  这颗子弹  一定会给这男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而在一枪之后  苏也准备了足够的礼物奉送给灾难之蝎

  陷阱与猎物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绝对的  过于强大的猎物有可能反而成为猎人

  苏扣下了扳机

  枪声顷刻间回荡在钟摆城的上空  男人应声而倒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