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选民的战争 上

章十 选民的战争 上

  章十选民的战争

  子弹出膛后  苏沒有一刻停留  枪口在平移过程中做了两次轻微停顿  两颗燃烧弹离膛而出  射向最外端的两辆燃料车  接下來  又是三声沉闷的枪声  海伦手制的试用一型智能机械专用弹已经尽数离膛  飞向了三架静静停着的收割者

  窗前坐着的男人倒下了  子弹落在他的肩背上  飞溅的鲜血喷满了窗户  两辆燃料车的车体上也如期燃起了浅蓝色的化学火焰  这些都在苏的预料之内  但是收割者的反应却让他非常的意外

  根据几次战斗累积的经验  收割者的胸甲是防护最坚实的地方  很难正面用武器攻击直接一次破开  而它的头部除了传感器之外  其实沒有什么要害部件  如果被它的外形迷惑  集中火力攻击头部  那么最多摧毁些电子眼和辅助电脑  收割者的庞大体积内  有得是电子眼这类装置  就是把头部整个轰飞  也不妨碍机体取得外部信息数据  所以苏瞄准的是头部和身体的交界处  这里是可以找得到的收割者最薄弱的部位  专用弹如果能够从这里破入机体内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中弹之后  收割者颈部立刻泛起一团幽蓝的光芒  然后空中竟然飘浮出几颗闪耀着耀眼蓝光的电浆球  幽蓝光幕下浮飞了几圈  再一一钻入收割者的盔甲缝隙中

  收割者几乎同时轰鸣起來  全身上下所有隐藏着的电子眼都伸了出來  闪耀着各色不同的光芒  胸甲、肋甲等等可开合的装甲都在疯狂地打开又关上  内置的武器系统则在不停地怒吼着  拼命将弹药向外倾泻着  至于攻击目标  那些散乱盲目的落弹点看起來根本就沒有目标  甚至于当外装甲合拢时  机炮都还在怒吼着  直到内置的安全装置强行关掉机炮为止  但是如狂风暴雨般射出的子弹也已经打得外装甲边缘翻卷  甚至在机体内部炸得火焰喷溅

  三台收割者全部发动起來  在营地中四处冲撞  根本不看被碾压过去的是什么  甚至有一台撞进了一座楼房  完全被破裂的墙壁和支柱卡住了  却还在拼命加大马力  似乎想要把眼前这座阻碍了它前进的楼房硬给推倒

  它们都疯了  这是苏的第一个感觉  可是机械人也会发疯  还是说  是因为它们已经有了初步智能的缘故

  再看到这些收割者时  苏更觉得它们象是痛极了的变异生物  无法承受痛苦  却又无法立刻死去  正在承受着无穷无尽的煎熬

  苏完全沒有想到  海伦的子弹竟然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给智能机械人带來无尽的痛苦  除了让苏对她内心的冰冷本质产生隐约的怀疑之外  好象沒有什么其它的用处  理论上來说  智能机械应该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恐惧  而让它们如此疯狂  似乎只能解释为海伦的某种特殊喜好

  这样想着的时候  苏已经离开了狙击阵地  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就象任何一个经验老道的狙击手都会做的那样  但是他已经将所有的感知能力  特别是超距触感扩展到了极限  既然这是个陷阱  那么对方应该不会为这预料之中的攻击变得混乱  攻击应会接踵而來

  果然  还沒有跑出五十米  苏就感觉到背后的气流有些紊乱  但是并不是被狙击瞄准的感觉  被瞄准的感觉如同被针轻轻地刺过  是神秘学三阶的防护远程攻击能力的核心  苏在先行选择强化了这个能力之后  对被瞄准的感觉就格外的清晰起來

  苏身体一顿  忽然向侧方闪出  同时已将斯格拉手枪握在了左手  在他闪出的刹那  几道若有若无的黑影掠过了他原本站立的位置  溅起了大片火星  然后在屋顶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沟壑

  苏又向后闪退了几米  面前又有一道黑影划过  虽然仍然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  但是从隐隐约约的锐利呼啸以及自脸上掠过的丝缕凉风可以感觉到它那恐怖的杀伤力

  黑暗中  似乎有一个极淡的影子在來回闪动着  绕着苏高速奔跑  苏也在以高速移动着  不时变幻方向  但对于同样在进行无规律运动的对手  苏也无法瞄准

  在高速的运动中  扑面的风也在变得即冷且硬  两个人闪电般追逐着  从一个房屋闪现到另一处房屋上  甚至进入废弃房屋内不停地穿绕  在追逐与闪避的同时  两人还在不断地互相攻击  苏并不是单纯地闪避  他在躲避对手攻击的同时一直在试图锁定对手  手中斯格拉已经调节到速射模式  但是始终沒有发射  不过对手对于斯格拉显然非常忌惮  一旦被枪口准星套入  就会果断地放弃攻击迅速闪开  根本不给苏开枪的时间  偶尔也会有一两个灾难之蝎的士兵进入到两人追逐战斗的范围内  他们会骤然定住  呆呆地站上几秒  然后就轰然倒地  身体上不住喷出彩绸一样的血幕

  追逐战已经进行了超过半分钟  苏都沒有看清楚这个可怕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样子  甚至沒有看清对手的武器  只知道他体型非常瘦小  似乎是个人形生物  用的不知道是铁链还是其它的什么东西  大约是四根五六米长的线状武器  从攻击方式看  攻击者的武器暂时可以被归类为冷兵器

  在这种距离、这种速度的格斗上  手枪的劣势其实非常明显  从扣动扳机到击发的短短时间  双方都可以闪移到十米之外  步枪更是全无用处  苏已经将步枪收回到背后  左手握着斯格拉  伏低了身体  如鬼魅般在建筑间移动着  而苏的对手伏得更低  更多的时候甚至是手足并用  象一只迅捷之极的爬虫  他那四根线状武器除了攻击之外  还可兼作攀援的工具  也极大的增加了机动性  苏已经将斯格拉的扳机扣到了临界点上  只要再移动一点  就可以击发  这才是让对手忌惮的原因  不然的话  威力再大的手枪如果无法击中对手  那就是一块毫无用处的铁疙瘩

  苏从地上一跃而起  弹到了一栋楼房的外墙上  然后在看上去沒有任何攀援着力点的外墙上迅速横移数米  绕到了转角后面去  这时他的对手就象一颗炮弹  从十几米外的屋顶上疾射过來  叭的一声轻响  就此紧紧地贴在了楼房的外墙上  他是横着的  然后如一只壁虎  以比苏快得多的速度沿着外墙爬行  瞬间就冲到了楼房的转角处  一根几乎看不到影子的细线射了出去  在空中绕了个弯  向转角后视线的死角抽去  这根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细线威力其实非常大  如这种砖木结构的楼房  一抽之下可以轻而易举的留下超过十公分深的切痕

  细线尚未抽实  他就已经冲出了转角  看來他对自己的武器威力非常的自信

  不过  他的自信迎來的是斯格拉幽深而不见底的枪口

  他一声怪叫  细线在空中一抖  闪电般向苏的手臂刺去  然后自己的身体则借力同时向后弹出  这是眼前形势下最佳的反应  攻守兼备  显然攻击者深知斯格拉的威力  明白这种砖墙可挡不住斯格拉的轰击  退回到转角后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至于挥出的细线  他并沒指望能够接触到苏的身体

  出乎他的意料  细线轻而易举的刺穿了苏的手臂  再深深地钉入墙面  然而他却完全高兴不起來  因为苏的手臂纹丝不动稳稳地握着斯格拉  准星丝毫不差地始终瞄准着向后弹飞的对手  而且苏的右手已经握住了那根穿过自己左臂的细线

  砰的一声巨响  斯格拉今夜还是首次轰鸣

  苏的对手本來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弹射到了地上  而且又向侧面弹出  斯格拉瞄准的方向是他的斜上方  本來射出的霰弹是要落空的  可是他弹射出一米时  整个人忽然诡异地向上升起  虽然他的身体在空中一扭一弹  立刻又换过了方向  但是仍然被弹幕擦过了身体

  斯格拉的威力甚至比旧时代的大口径霰弹枪还要巨大  尽管弹幕只是擦过  但是空中仍然浮起了一团血雾

  苏的对手一声怪叫  如同一个皮球一样  在地上和墙壁上三弹两弹  就弹射到了几十米外  斜挂在楼房的外墙上

  这是他首次停下了  也是苏第一次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对手

  在墙壁上挂着的是一个非常瘦弱的人  看起來身高不会超过1.5米  最多也就40公斤的样子  但是他的双手不成比例的长  而且双腿的关节非常诡异地扭曲着  整个人几乎是完全平贴在墙壁上  他全身上下都裹在半透明的黑色紧身衣中  赤着双脚  脚趾长得象是旧时代的猩猩  分散着抓紧了墙壁

  从各项外表特征來判断这是个男性  但是他的脸上布满了皱纹  长得象个猴子更多于人类  他呲着牙  可以看到上下各有两根明显有异于人类的犬齿  不成比例大的双眼有着猫一样的瞳孔  在暗淡的夜色下反射着黄绿色的莹莹光芒

  他剧烈地喘息着  死死地盯着苏  双眼中充满了仇恨、嗜血的光芒  他腰部的紧身衣破裂开來  半边腰臀都是血肉模糊  血不停地向外流着  汇成涓涓细流  沿着墙壁流下  斯格拉的那一枪带给他的创伤显然不轻  甚至超出了苏的预期

  尽管距离并不算远  苏的视力是经过了充分的强化  但是在他的视线里  这个猴子一样的男人整体色彩与周围的环境实在是非常接近  看起來轮廓非常模糊  而且还不时在细微的变化着  似乎随时会融入视野中的景物里  分辨起來十分吃力  盯着他看得稍微久一些  就会让人感觉到十分疲劳

  这个男人虽然非常瘦小  但是非同寻常的敏捷与灵活  并且力量也不算弱  而且他肯定拥有某种不为人知的能力  类似于蜥蜴的保护色  可以在黑暗中隐藏自己  就是不知道白天是否同样的有效

  苏在黑暗中隐藏  是依靠地形藏住身体  并且收敛了气味  将体温与周围环境保持一致  从而达到了隐藏效果  两个人的隐藏是通过不同的方式达成的

  这个瘦小却极为敏捷的男人手脚末端各系着一根极细的钢链  钢链链梢处打磨得非常锋利  这就是刚刚穿过苏手臂的凶器

  苏摊开右手  看了看同样血肉模糊的手心  内里衬着细密钢丝的战术手套已被钢链切开  连手心都被深深地割了一道口子  他的左臂上也有一个血洞  看上去很有些触目惊心  不过  苏的伤势和对面的男人比起來还是要轻上不少  作为新时代大威力手枪野蛮代表的斯格拉  并不是可以随便挨的

  看到了苏的伤口  对面的男人如同野兽般咆哮了几声  眼中的仇恨和怨毒少了一些  多了几分得意  他的上身扭曲了一个极大的角度  如同沒有骨头一样回过头來  开始舔着自己腰肋上的伤口

  隔了近百米  斯格拉并不是以远程高精度著称  对于对面猴子一样的男人已经沒什么威胁  苏摘下了已经破烂不堪的战术手套  也开始象野兽一样舔着右手和左臂上的伤口

  看到了苏的动作  对面野兽般的男人明显一怔  眼神中凶厉的光芒立刻减弱了许多

  “苏  ”他忽然叫了苏的名字  只不过发音非常的生硬  而且尖细  听起來就象是猴子的吱吱叫声

  苏抬起了头  警惕地看着瘦小如猴子般的男人  闪耀着碧绿色光芒的左眼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注目

  野兽般的男人看到苏如狼一样开始绽放光芒的左眼  凶色再减了几分  说:“我叫马利姆  伟大使徒的选民  使徒说要你  但沒说是死的还是活的  你现在投降  我可以带活着的你回去  如果马瑟姆來了  一定是带死的你回去  ”

  “是吗  ”苏好象在犹豫

  马利姆扭动着身体  将合金弹丸一颗颗从身体里挤出來  看來那瘦小的身体里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看到了苏的犹豫  他立刻说:“马瑟姆非常可怕  他最喜欢切人  马利姆从不说谎  马利姆虽然受了伤  现在还有一半的把握可以杀你  但是马利姆不杀你  马利姆要带你回去  你也可以成为使徒的选民  ”

  “一半的把握  ”苏看上去更加犹豫了

  “至少一半  ”马利姆对自己非常有自信  但是他沒有注意到  苏手心和手臂上的创口已经合拢  而他的腰肋间仍在不停的流血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