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选民的战争 中

章十 选民的战争 中

  苏的身体忽然向下沉了一沉  虽然他立刻抓住了墙壁  稳住了身体  但仍然显出了一丝慌乱  苏紧盯着马利姆  开始慢慢沿着墙壁向下滑去  渐渐接近了地面

  马利姆立刻跃落到地面  一边示威性的低啸着  一边向苏接近  即使在平地上行动时  马利姆也是四肢着地  而且四肢的关节和普通人类完全不同  也不象狼、豹那样  而是和昆虫的节肢有些类似

  “苏  跟我回去  不然你一定会死的  马瑟姆已经赶來了  你逃不了的  ”马利姆亮着獠牙  深绿色的口涎不住从牙齿间流下  滴到地上时  立刻会冒出一缕轻烟  炙出一个浅坑

  苏的瞳孔立刻微微收缩  马利姆的口涎具有惊人的腐蚀性  在荒野中  凡是有这种特征的变异生物无一例外的都有着剧毒  并且多半有射毒的能力  马利姆这样的做法或许是在示威  或许是在提醒苏  让苏不要轻举妄动

  苏已经落在了地上  从双脚上传來隐隐的震感  看來远处有人正向这边奔來  如果这个人就是马利姆口中的马瑟姆  那么显然他有着惊人的重量和惊人的力量  而且尤为可怕的是  他显然还有着惊人的速度

  仅仅是犹豫了几秒  地面的震动就变得明显起來  相对于马瑟姆的惊人速度  钟摆城的确是小了些

  这个时候  苏就象是一头依靠本能行事的野兽  明显有了些畏惧  他突然转身  快速向钟摆城外冲去

  马利姆立刻追了过來  借助长长的钢链和身体的轻盈  他的速度明显比奔跑着的苏要快了许多  两人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马利姆好象看到了什么  突然加快速度向苏冲來  一边用尖细的嗓音叫着:“停下  前面是雷区……”

  他只叫了半句  叫声就嘎然而止  马利姆沒有想到  苏居然会应声停了下來  只不过苏并不仅仅是停下來  他反而掉头向马利姆冲來  斯格拉虽然收回了枪匣  但军刀已在手中  而且苏这一冲  速度何止比刚才逃命的时候快了一半

  两人中间不过是几十米的距离  几乎是转眼间就冲到了一起  马利姆双眼瞪大到了极致  拼命尖叫着  拼命挥舞着的双爪已经化成一团残影  披头盖脸地向苏抓去  他舌头鼓胀起來  就象是一个吹鼓了的气球  然后骤然收缩  从舌尖上的喷口中射出了一道箭一般的浓绿色汁液  迎面向苏喷去

  根本不用去想  苏也知道绝不能让这道汁液喷中  不用他已有准备  整个人忽然伏了下去  几乎贴在了地面上  毒液直接从他背上喷了过去  苏右手闪电般前探  硬插入马利姆的爪影中  然后就是不知道多少声金铁相击声交织在一起  不过惨叫了一声的是马利姆  苏的右手动作虽然不如他那么快捷  但是细微处的动作和发力要比马利姆强横得多  而且他手中还握着军刀  马利姆的手爪非常坚硬  居然可以和苏的复合材料军刀硬碰  但是他的手臂和手掌可就沒有这种硬度  在快到了极处的对搏中  苏的右手和马利姆的双爪双臂都是皮开肉绽  但是马利姆伤得要重得多  好几处刀伤甚至切进了小半骨头

  苏以一只右手牵制了马利姆  左手斯格拉的枪口  也已指向了马利姆  在这个距离上被斯格拉轰中  或许马利姆的小半个身子都会被炸飞

  他尖叫一声  整个人猛然弹起  向空中跳了起來  可是马利姆的动作虽然够快  却发现苏竟然比他还要快一些  苏身下如同装了无形的弹簧  笔直弹了起來  不过马利姆是跳向空中  而苏的双脚还牢牢地钉在地上

  马利姆眼睛的余光忽然捕捉到了什么  立刻通体冰寒  他看到  自己右脚上的钢链末端  正被苏踩在脚下

  “不  ……”马利姆尖利的叫声瞬间刺破了深沉的夜空  他的叫声随即被斯格拉粗暴的轰鸣所打断

  马利姆的身体在空中凝定的瞬间  一大片合金颗粒组成的弹幕已经扑天盖地般的袭來  几乎都轰进了马利姆的身体  夜空中  刹那间多了一团血的雾球  血雾的中央  是马利姆

  扑通一声  马利姆从空中栽到了地上  滚了几下  仰面躺在了地上  他身体上的皮肉几乎都被轰烂  双手双脚无意识地抽搐着  甚至连坐起來的力量都沒有  他的脸上一片血肉模糊  双眼已经瞎了  嘴大张着  胸膛急剧起伏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长长的舌头从嘴边伸了出來  软软地垂在一边  尖端的喷口处不断地滴出墨绿色的毒汁  这些毒汁顺着马利姆的面颊流下  将沿途的血肉烧灼得嗤嗤冒着淡淡的绿烟

  即使是马利姆自己的肉体  也经不住如此猛烈的毒液侵蚀  不知道他是已经不知道疼痛  还是说痛得太利害了  根本感觉不到毒液腐蚀的痛

  苏走到马利姆的身边  默默地看着他  在这几步中  苏的右手一直在滴血  他的血液滴在马利姆散落一地的血和碎肉上时  会突然变成紫黑的一片  将周围的血与肉都染成同样的颜色  然后这些紫黑色的血肉会凝聚成一个小团  表面迅速泛起灰白色  最后化成一抹灰烬

  马利姆不知道多少岁了  不过可以想象得出  在他的战斗生涯中一定有无数次而对枪炮的经历  和苏一样  在黑夜和地形复杂的废墟中  马利姆的威力会成倍增长  点杀伤的各类枪械几乎对他全无用处  即使是霰弹枪也形同虚设  或许  今夜是马利姆第一次对手枪产生畏惧  也是最后一次  他的不幸  是遇上了苏  遇上了同样敏捷、同样精于隐藏和侦测  同样喜欢黑夜的苏  但是和马利姆不同的是  苏用枪  斯格拉在苏的手中  可以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大威力

  马利姆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  他喘着气  以野兽嚎叫般的口音喃喃地说着:“不要逃  马瑟姆会杀了你的……使徒不会杀你……你和马利姆有相同的味道……马利姆从不说谎……”

  马利姆反反复复地说着这几句话  看起來意识已经陷入了模糊状态

  相同的味道……什么是相同的味道  是说一种野兽般的味道吗  在荒野中成长起來的人  或多或少会有不同的味道  和纯净的人类不同

  苏将疑惑和犹豫放到了一旁  提起了军刀  这是战争  只有生与死  容不下其它的任何东西  马利姆是敌方的重要人物  而且有特异的能力  对于了解灾难之蝎  以及对今后战争的意义不言而明  苏不可能把他整个身体都带回去  但是可以带回他的头和一些重要的内脏器官

  “不  ”炸雷般的狂吼响彻在钟摆城的上空  一个超过两米的光头巨人大踏步奔來

  他的身体中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每一步都跨过十余米的距离  落地时整个地面都震得微微颤抖  巨人身上肌肉纠结  发达得已经完全不象是个人类  皮肤下盘曲的血管直径足有数公分粗  肌肤上布满了一片片圆型的褪色斑点  巨人的皮肤有着粗糙而韧密的质感  有些类似于水牛的皮肤  和人类皮肤的细腻易破有着天壤之别

  苏的瞳孔开始收缩  他又感受到了明显的针刺感  这个巨人肯定具有恐怖的能力  并不象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样容易对付

  巨人的身体虽然不象人类  嘴角探出的两根长长獠牙也说明他和变异生物的血统更相近一些  但是  他的确长了一张十分威严的脸

  “离开马利姆  不然我撕碎了你  ”巨人在三十米外站定  他的咆哮低沉而威严  奇特的是口音非常纯正  而不是马利姆那样更偏近于野兽吼叫的口音  不必解释  苏也知道这个钢塔般的巨人应该就是马瑟姆

  看到马瑟姆  不知为何  让苏想到了科提斯上尉  同样是两块钢铁  只不过马瑟姆吨位更足  而上尉的密度更大

  “马瑟姆  ”苏问着  他看出了巨人掩藏不住的关切  因此斯格拉的枪口有意无意间指向了马利姆的身体  在这个距离上  以斯格拉的威力根本不用瞄准  打中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是致命伤  马利姆瘦小得就象一个猴子  如果中了这么一枪  直接被打成两截都有可能

  “我是马瑟姆  该死的  把你的那玩意拿开  ”巨人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步

  “也许  我该先轰烂他  ”苏平静地说着  斯格拉向上扬了扬  瞄向了马利姆的脑袋

  “不  ”马瑟姆先是叫了一声  才发现苏一直在平静地看着自己  他立刻冷静下來  说:“你这个该死的东西  离开马利姆  然后你走  我这次不杀你  ”

  斯格拉的枪口瞄准了马利姆的头  苏立刻发现马瑟姆的瞳孔瞬间收缩  裸露在外肌肤上盘绕的血管也胀大了少许  而当斯格拉移开时  马瑟姆就会有所放松  其实这都是非常细微的变化  可是苏有着惊人的记忆和分析比对能力  对于马瑟姆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不会错过

  “看來  他的头才是关键  ”苏暗自得出了结论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