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选民的战争 下

章十 选民的战争 下

  苏和马瑟姆对面站着  僵持了将近一分钟  短短的一分钟在这个时候显得无比漫长  寒冷的夜风似乎也凝滞了

  马瑟姆身上是带着伤的  他的右肩右背血肉模糊  伤势看上去要比苏重得多  不过从苏的角度  根本看不清他背后的创口究竟有多大

  苏盯着马瑟姆赤裸的胸口  心中暗自警惕  马瑟姆胸口的皮肤坚韧、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  厚实的皮肤依然压不住下面肌肉的纹路  远远看上去  就象是皮肤下面有许多蚯蚓在爬动  但是在苏的预想中  在这里看到的不应该是这个  而应该是一个前后通透的血洞

  当马瑟姆出现的时候  苏就已经认出他就是坐在窗前充当诱饵的健硕男人  一个普通的目标是无法让苏冒险动手的  为了打破这个陷阱  苏特别换上了专门对付轻装甲目标的穿甲弹  而不是对付人类和生物目标的普通弹  以苏的本意  就是要以威力超乎想象的一枪给敌人以出人意料的打击  从而打乱对方的布署  可是穿甲弹都沒能击穿这个巨人的身体

  对眼前敌人的战力  苏不得不重新进行评估

  “你的伤比我重  ”苏的眼中开始燃烧起碧绿的火焰

  马瑟姆开始变得不耐烦了:“放开马利姆  你走  这次我不杀你  ”

  “马利姆已经救不回來了  ”苏如岩石般动都不动一下  只是盯着马瑟姆  不放过他任何的表情变化

  马瑟姆脸上的肌肉颤抖着  蜿蜒盘曲的血管不住地蠕动着  在这具其实并不是特别巨大的躯体内  开始聚集着恐怖的力量

  “离开马利姆  你走  ”马利姆看起來已经沒什么动作了  只有手脚偶尔抽搐一下  看到这种情况  马瑟姆咆哮起來  他的耐心明显已经快消耗完了

  “我想等等再走  ”苏笑了笑  说

  战斗几乎在瞬间爆发

  苏盯着马瑟姆  突然扣动了斯格拉的板机  枪口指向仍是马利姆的头

  “不  ”马瑟姆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全身发力  如一颗炮弹般弹射过來  他落足处的地面已在巨大的蹬力下寸寸龟裂  而身上多处血管因为不堪负荷骤然爆发的力量而爆裂  细细的血线喷洒如旗

  相距数十米  又沒有助跑  这个距离并不是一步就能跨越的  马瑟姆右脚重重踏在地上、准备这一步就冲到苏的面前  尽管他心里非常清楚肯定來不及阻止斯格拉的轰鸣

  就在他腿上力量已经发出时  苏忽然动了  以马瑟姆意想不到的速度抬起了斯格拉  然后扣死了扳机  斯格拉如马瑟姆预期的那样轰鸣起來  不过枪口指的是马瑟姆

  马瑟姆近乎于疯狂地咆哮一声  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上升  根本无法闪避这突如其來的一枪  刹那之间  马瑟姆粗大之极的左脚前伸  重重踏在地上  巨大的力量让地面骤然沉了下去  然后凹陷如水波般向外蔓延  最终扩散至直径近十米的一个大圈  借助这一踏之力  马瑟姆庞大的身躯终于硬生生地停了下來  然后他只來得及用双臂护住了头脸  凭着强横的肉体  硬抗斯格拉的轰击

  这一枪用的仍然是霰弹  合金弹丸如雨幕般扑去  扑扑扑地击打在马瑟姆的身体上  一颗颗合金颗粒在动能的驱动下破开马瑟姆近一公分厚的皮肤  不住翻滚变形  撕扯着马瑟姆如钢丝般的肌肉纤维

  几乎是在击中马瑟姆的同一时刻  苏已将斯格拉下垂  同时以灵活无比的动作更换了子弹  今晚的战斗中  苏一共只开了两枪  斯格拉中还有足够多的子弹  不过仅仅是看了马瑟姆奔行动作和身体的变化  苏就判断出近距离威力惊人的霰弹还不足以重创马瑟姆  也就是能够阻挡他一下而已  但是借助于马瑟姆的停顿  苏已经在瞬息间换上了更具威力的子弹

  马瑟姆双臂微微一开  从上下的缝隙中看了一眼  就双臂一放  作势欲冲  然而他已经半蹲了下去  却又僵在了那里  喉咙中发出阵阵愤怒之极的低吼

  换好了子弹的斯格拉又指在了马利姆的头上  不管是什么样的子弹  斯格拉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将马利姆的头轰成肉泥

  “退回去  不然我立刻打烂他的头  ”苏的微笑很迷人  声音却冷得象冰  沒有人敢于怀疑苏的决心和果断

  马瑟姆喉咙中回响着几声低吼  全身上下的肌肉一阵蠕动  扑扑的连声轻响中  一颗颗嵌进但仍慢慢向后退去  他的左腿看起來有些沉重  显然刚才急停时前冲的巨大动能让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住  受了不轻的伤

  苏并沒有等马瑟姆退回到原地  而是看到他重心移动的瞬间  突然又扣动了扳机

  “不  ”马瑟姆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吼叫着  威严的脸已经扭曲得有些狰狞  他拼尽全力向苏冲來  脚下的地面再次凹陷  身体表面的皮肤在贲张的肌肉下寸寸龟裂  马瑟姆庞大的身躯竟然卷起了一阵狂风  声势比上一次冲击还要狂猛  可是由于左腿受伤  马瑟姆的速度和反应实际上已经有所下降  依然來不及拦下苏的一枪

  马瑟姆瞪得滚圆的眼珠中映出了苏微笑着的漂亮面容  映出了他慢慢地抬起斯格拉  瞄准了自己  一切和他预想的完全一致

  斯格拉又轰鸣起來  这次的后座力让苏的手臂要向上扬起  才能完全化解  枪声非常沉闷  枪口喷出的是淡蓝色的火焰  只不过在开枪之前  马瑟姆仓促之下仍然及时用双臂护住了自己的脸  而苏瞄准的正是他的眉心

  马瑟姆左手前臂牛皮一样的皮肤上突然多了一个小洞  然后肌肉急速隆起  皮肤上旋即出现无数龟裂  然后猛然炸裂开來  血肉横飞  血雾散去后  可以看到马瑟姆的前臂上多了一个直径十几公分的深坑  里面闪耀着金属光泽的臂骨都被炸出一个凹陷  深蓝色的弹芯已经完全变形  嵌进了骨头深处

  苏依旧在微笑着  不过眼瞳深处的碧色火焰猛然跳动了一下  斯格拉的这一枪  威力几乎可以洞穿犀牛  可是却只能在马瑟姆的手臂上留下这样一个不影响大局的伤痕  苏开始怀疑  马瑟姆的身体究竟还能不能算是生物

  不过现在马瑟姆身上已经多处带伤  苏越发的胸有成竹  他手中的斯格拉又指向了马利姆  这个动作果然让咆哮着的马瑟姆瞬间安静下來

  “退回去  不然我立刻打烂他的头  ”苏发现  自己这句话的声调语气和最初时候完全一致  就连最细微处都沒有差别  好象是录音机回放出來的一样  这种说话的风格倒是和海伦有七八分相似

  马瑟姆站直了身体  健硕的身躯表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每一个伤口都在流着血  左臂和肩后的伤口尤其显得恐怖  但是他的脸上沒有一点痛苦或者是愤怒  有的只是悲伤、坚定和威严

  马瑟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忽然仰天发出一声悲怆的长号  他的声音直上夜空  在低垂厚重的辐射云层下徘徊往复  久久不散

  马瑟姆忽然握紧右拳  大吼一声  一拳重重击在地上  地面震颤着  竟然龟裂开來  一道裂缝蜿蜒向前  一路向马利姆的尸体延伸过來  在右拳击地的同时  马利姆的左手张开  凌空向苏一抓一握

  苏即刻感觉到巨大的无形压力扩面而來  几乎呼吸都为之停滞  他如同身处水底  周身都充斥着沉重的压力  如果是普通人  或许就再也沒有行动的可能  不过苏对身体的协调和控制能力无以伦比  尽管只有一阶的力量强化  但可以在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他全身的肌肉突然鼓起  动作略显迟缓  如同在未干透的混凝土中一般  将斯格拉抬了起來  向着马瑟姆的方向开了一枪

  在斯格拉轰鸣的刹那  苏身周的无形压力登时一轻  马瑟姆的胸口上又多出一个血洞  而恢复了行动能力的苏  及时用脚将马利姆的身体挑了起來  带着马利姆倏忽间横向奔出十米  避开了延伸过來的地裂

  在奔跑过程中  苏向马瑟姆连射三枪  只有第三枪命中  其余两枪明明瞄得很准  子弹却似射进了一个无形力场  向两边偏斜  然而苏三枪连射  马瑟姆身周的力场却经不住连续轰击  终于在第三枪崩溃  给他的左肩又添了一块创口

  这时的马瑟姆已经周身是伤  他向马利姆看了一眼  猛一跺脚  大地猛地战栗起來  周围地面开裂  大块大块的水泥碎块纷飞而起  掩蔽住了马瑟姆的身体  他毅然转身  向钟摆城深处奔去

  苏心如寒冰  抬枪、瞄准、击发  直到听到远方传來马瑟姆的一声痛苦闷哼  这才收枪  抓起马利姆的身体  向钟摆城外的茫茫黑暗奔去

  奔行在黑暗之中  苏脸上的微笑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知为什么  他就是笑不出來  就连保持平时习惯了的微笑也沒有分毫的兴趣  苏的心里  很重

  苏不愿意在沉默中奔跑  这会让他想起许多很愿意去忘记的细节  于是一边奔跑  他一边记录下了这次战斗的简要报告  并且发送了回去

  报告刚刚送出还不到一分钟  苏的战术板上就出现了帕瑟芬妮的影像  这一次她的身后难得的是一片幽静而美丽的夜景  甚至于还可以看到云缝中一轮银色的月亮

  “这次的战果很不错  而且战略非常漂亮  我的苏是个聪明的人呢  ”帕瑟芬妮看起來非常高兴  她高兴和愤怒的时候  都会格外的魅惑

  “……运气好而已  ”苏发现  即使是看到了帕瑟芬妮  他的心依然很重  重得胸口都有些痛

  细心的帕瑟芬妮立刻发觉了苏脸上的阴郁  问:“怎么了  看起來你好象不开心  你这次的战略战术都非常完美  对局势的控制也无可挑剔  应该开心才是  ”

  “……沒什么  只是我觉得……”犹豫了一下  面对着帕瑟芬妮  苏终究还是改变了一些习惯  将封闭的心打开了一些  他吐了一口气  说:“……即使掌控了一切  也该保持一分谦逊和敬畏吧  ”

  苏的最后一句明显让帕瑟芬妮吃了一惊  她沉默了几秒  说了句以后再聊  就切断了通讯

  于是苏带着自己的沉重  继续在无尽的黑暗中向灯火灿烂的龙城奔行

  帕瑟芬妮所处的地方是一处幽静的小山谷  谷地中布设着十几顶大大小小的军帐  这里就是她和扈从的临时营地

  她静静地站在一道尚未封冻的小溪旁  看着涓涓流淌的溪水  难得溪水还算清澈  可是帕瑟芬妮的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  她心里反复徘徊的  只是苏最后的一句话  这句话很熟悉  总象是在哪里看过  而且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  给了她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那是一种完完全全的陌生  好象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帕瑟芬妮从未见过、从未接触过的人一样

  其实无论她怎样回想  也想不出那一刻的苏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他的动作、神情、语气、说话的方式都和帕瑟芬妮记忆中的苏沒有一丝一毫的不同  可是在她的直觉中  这就是另一个人  或许也是苏  但绝不是她认识的苏

  就连帕瑟芬妮自己都觉得  这种感觉非常的荒谬  毕竟她的记忆力非常惊人  根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混乱的感觉  她笑了笑  准备好好利用一下这些质地很不错的天然溪水  而不是把难得的安静夜晚浪费在想一些奇怪的事情上  从屏幕上看到苏的那一刻起  这半年來  她已经经历过了太多奇怪的事

  就在她取下盘住头发的铅笔时  整个人忽然僵住  帕瑟芬妮旋即恢复了正常  叫了一声  营帐中立刻飞奔过來一个年轻而又美丽的女人  这是她新配的副官

  “去拿本<启示录>给我  ”帕瑟芬妮吩咐

  年轻女人非常利落  只是半分钟的功夫  一本保存良好的〈启示录〉就已送到帕瑟芬妮的面前

  帕瑟芬妮对于〈启示录〉深黑色的封皮早已非常熟悉  她用铅笔轻轻一划  再翻了一页  就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地方  然后  她的微笑就此凝固、消失

  帕瑟芬妮翻开那一页  属于〈启示录:福音〉  在书页的下方  有这样一句话:

  使徒说:“我即使掌控一切  也当保持谦逊和敬畏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