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一 失落 上

章十一 失落 上

  重新回到龙城的时候  苏的心境已经平复下來  荒野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这样的争战  每次争斗都会伴随着生命的流逝  因为在极度严苛的环境下  受伤稍重就意味着死亡  在过往  苏经历过无数次战斗  每次战斗的目的都是为了胜利和生存  无所谓正义  也无所谓意义

  不过这次的战斗有所不同  无论是灾难之蝎还是暗黑龙骑  都已经摆脱了生存的困境  而是开始为了扩张和支配而战  苏  在这种战争中  只是不起眼的一个小角色而已  灾难之蝎方面是一只只同进同退的兵蚁  暗黑龙骑方面的战士却可以在血与火之中不断成长  从个人命运的角度來看  当然是站在暗黑龙骑一方要更加好些  不过战争的胜负  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按照海伦的意思将马利姆尸体交给暗黑龙骑总部后  苏就独自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他很有些奇怪  象马利姆这样具备高阶特殊能力的家伙肯定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为何海伦却全无兴趣

  苏的住处还是那间为尉官准备的最小的套间  暗黑龙骑的军官并不多  这片街区前后两栋十几套公寓中  现在只住着苏一个人  不过街区仍然收拾得干净整洁  路面也经过重新修整  道路两旁茂盛的行道树和别墅的花园  会让人错觉回到了旧时候  但若仔细看  就会发现无论是树还是花草  都是新时代耐辐射的物种  而非旧时代那些娇嫩得不可思议的花草

  尽管已经很久沒有回到住处  苏的房间仍然打扫得一尘不染  甚至连窗户都擦拭得干干净净  在天空中仍然密布着辐射云的时候  这无疑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  奢侈的事情还有很多  比如说打开水管  就会哗哗流出可以直接饮用的水  好似沒有尽头

  水、电、清洁  都是要付帐单的  这苏都知道  和他几次出战的收获比起來  这些帐单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只要苏有需求  暗黑龙骑同样有女人提供  都是高质量的货色  而且价格并不贵  当然  这是和苏的收入对比的结果

  苏关好了房门  走进浴室  开始放水  然后凝视着奔涌的水流  发呆

  暗黑龙骑的生活只能用奢侈來形容  灾难之蝎的人员更象是一只只沒有自主意识的蚂蚁  只要给它们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它们就可以无怨无悔地工作和战斗下去  并且提供一切服务  就象迪亚斯特享受的那些

  可是  在暗黑龙骑的战斗  究竟是为了什么

  龙城中的人们已经不缺一切保障生存的物质条件  曾经为了一瓶可以喝的水要努力工作一整天的苏  那个时候完全不曾想过  有朝一日可以泡在整缸的清水中  只为了把身体弄干净些

  苏用力闭上了眼睛  可是眼前总是会浮起马瑟姆的愤怒而又绝望的面容  耳边回响的是他悲怆的咆哮  如果是正面对决  即使是动用斯格拉  苏也不一定是马瑟姆的对手  战斗的结果  并不总是实力强的一方获胜  获胜的一方  也不见得总是欢喜  曾经有过多次  在浴血争战后最终杀死对手时  苏就只剩下一个淡淡的想法  我还活着

  不过这次的战斗有些不一样  苏面对的是一个能力强悍但并不强大的对手  他是利用对方的关心和原则重创并且击败了马瑟姆  有原则和有关切的对手  即使能力位阶再高  都很难称得上强大  马瑟姆的执着  让苏看到了某些时候的自己  所以战胜之后  他并不快乐

  而且灾难之蝎和暗黑龙骑间的这场战争  是苏难以理解的  在他看來  既然洁净的水是喝不完的  食物也多得让人难以置信  还有干净的环境和整齐的房间  为什么还要进行战争呢  他理解十几个人为了一块可以吃的腐肉血战  自己也曾为了一杯水去殊死搏斗  但是现在的这种战争  又是为了什么

  苏脱去了衣物  迈入浴缸  然后缓缓滑下  让水漫过自己的脸  将整个身体都浸在满缸的清水中  如果在荒野上  这么多的清水可以让整个聚居点的人互相搏斗  但在龙城  代价仅仅是一百元而已  对任何一名正式的暗黑龙骑來说  这都不是一笔大数目

  浸泡在水中让苏觉得安全  宁静  并且富足  他默默地想着进入暗黑龙骑以來的事  对危险的警觉又开始隐约刺痛着他的心  苏知道  眼前的平静不过是汹涌暗潮涌來的前兆  他的敌人并不仅仅在核心控制区外  龙城中的敌人  或许更多也更加强大

  马利姆的尸体不知道能够给苏带來多少收益  不会少  但也不会太多  如果真有大的价值  那么海伦是不会放过的  苏这样想着  他忽然发现  尽管对海伦非常有成见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自己对她的能力却是越來越有信心  而且信心來得有些盲目  就像她是无所不能的先知一样

  苏平躺在缸底  安静地闭着眼睛  在这种干净且富于氧份的水中  他已不需要呼吸  如果仔细看  可以看到苏象牙色的肌肤下隐约有波浪涟漪般的起伏  似乎下面的肌体组织都在自行运作着  但是所有的组织运动  从整体上看又隐含着一种潜在的规律

  浴缸中的水缓慢地下降了一些  然后就平稳下來  水线不再下沉  但是水的颜色开始逐渐变暗  水体也开始浑浊  随后水中泛起了一层非常淡的血色  在浴水中逐渐扩散开來  也不知道这些血是來自于苏的哪个部位  若是仔细看  可以看到这时的苏整个身体都包裹在一层淡淡的血晕里  而且不时有细得几乎无法用肉眼看见的血线从他皮肤表面的毛孔中射出

  苏默默地体会着自己的身体一丝一毫的变化  他的身体正在贪婪的吸收着接触到的水和氧气  并且不断地清洁着身体内部  将平日积存下來的废弃物、有毒物质和淤血一点点搬运到体外  随着苏体内无数微小的暗伤一一痊愈  苏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重新充满了力量  这些力量是如此强横  以至于使他身体内每一个器官、每一根肌肉纤维、甚至于每一段基因都在震颤着、共鸣着  苏不怀疑  这个时候如果自己发出一击  那么必将是精准、迅猛而且致命

  修复一新的身体充满的不仅仅是力量  还有欲望  对女人、对酒精的欲望  而更多的  则是对鲜血和战斗的渴望  苏自己并不喜欢战斗和杀戮  但是他的身体非常喜欢  每次杀戮强者  都会带來身体极大愉悦  并且在愉悦中完成对基因的震荡和重组  这种愉悦  甚至要超过和女人做爱  苏的身体还喜欢支配和占有  也许可以解释为  这同样是源自于生物本能的力量

  加入暗黑龙骑后  随着能力和力量的迅速提升  苏身体本能的欲望也就越來越强烈  强烈到甚至有些时候苏自己都难以控制的地步  苏一直小心翼翼地选择着前行的道路  精心搭配着自身的能力  并且敏锐地察觉到  尽管自己的能力有了快速提升  但是战斗的智慧并沒有相应提高  他对于暗黑龙骑浩如烟海般的新装备、新技术、新能力、新战术仍近于一无所知  也就无法充分发挥它们的威力  说到底  苏现在本质上仍然是那个靠着两枝破枪就能独行荒野的猎人  和真正世家出身的暗黑龙骑还有着巨大的差别

  对于自己的身体  苏也有着隐约的恐惧  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再也压制不住身体的本能  从而失去自主的意识

  躺在水下的苏  逐渐失去了对周围环境的感知  而是渐渐感受到了窒息和沉闷  他仍然躺着沒有动  直到窒息感觉达到了顶点  这才哗的一声  从浴缸中跃出  站在浴室的地面上  在他身后  是满满一缸暗红色的水  他的身体上也沾染了散发着强烈血腥气的浴水  不过水很快流下  沒有一滴能够在他的肌肤表面稍作停留

  苏拉开浴室的门  忽然怔住  卧室中则响起了一声惊呼

  苏的全副心思都放在自己的身体及心事上  根本沒有注意到有人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暗黑龙骑的军官宿舍向來非常安全  清洁人员只会在固定的时刻出现  除此之外  苏的住处还沒有人來过

  他略吃一惊的时候  已经看清楚在房间中的居然是丽  本已聚积好力量的身体也就放松下來  丽则显得仍有些受惊未定  呼吸急促  却是紧盯着苏

  “丽  你是怎么进來的  ”苏问  走向衣柜  准备换衣服

  “你根本就沒有关门  ”丽理直气壮的回答  苏可不记得自己忘记了锁门  只不过这些机械锁在丽的面前  看起來完全可以被视为不存在

  苏先是仔细地看了看丽  她穿了一身暗黑龙骑扈从标准的半休闲式服装  短上衣、深色紧身胸衣和长裤登山鞋将她的身材很好地勾勒了出來  苏本意是想看看她的伤势怎么样了  可是目光首先是落在了她的腰上和腿上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