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一 失落 中

章十一 失落 中

  苏立刻发觉了自己的问題  收回了注意力  仔细地观察着丽的身体状况  他凝聚了注意力后  忽然头中一阵剧烈的刺痛  精神恍惚之际  眼前的丽也变得模糊起來  并且在阴影中又出现了一个丽  苏心中猛然一惊  仔细看的时候  却发现阴影中的女人并不是丽  可是无论如何也看不清她的样貌  似乎她真的只是由虚影组成的那样

  虚影的世界转瞬间就已消逝  沒有继续出现  苏松了一口气  虽然仍然不明白虚影世界的含义  但至少这次看起來不象有什么不好的征兆  而且丽看起來非常健康  感觉上仍有些虚弱  不过应该很快就会恢复  毕竟她在格斗域中有多重四阶能力  这也意味着她有着一个非常有力的身体

  在虚幻与现实分离的瞬间  苏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周围暗了下來  如同这是一个深沉的夜  而不是光线明亮的上午  黑暗中  似有雪飘落  黑暗中  似乎沒有人  只有苏自己  独处在这个无尽广阔的世界中  只有极远的地方  有一束光

  刹那间  苏只觉得自己正在向无尽的黑暗中沉沦  危险的感觉如潮水般袭來  几乎要将他完全淹沒  心头的恐惧感越强烈的时候  苏反而越是冷静  就在他要有所反应的时候  忽然一阵强烈之极的感觉袭來  将周围的黑暗击得粉碎

  这是强烈的快感  在恢复了对现实世界感知时  苏才看到丽不知道何时已扑进自己的怀里  手臂勾紧了他的脖颈  用力亲吻着他的颈侧耳后  而她的另一只手  正握紧了苏要命的地方

  她的身体散发着惊人的高热  象一块烧红的铁  而她的手臂是如此有力  勒得苏几乎无法逃脱

  苏此时还不自知  走出浴室的时候  他的下体坚挺如钢  就和以往血战之后一样  他的身体内部正在无声呐喊着  如关着一头饥渴的野兽  要求得到水源的滋润

  何况从各方面來讲  丽都很不错

  丽感受到了苏体内火山一般的力量  却还不见他的行动  于是狠狠地咬了下他的脖子  在苏耳边咬着牙低声说:“你还是不是男人  沒胆子的东西  ”

  丽的这一句话  引燃了沉默的火山  苏的身体一弯一挺  骤然爆发的力量让丽忽然觉得自己如同被一辆战车撞中  轻飘飘地飞了起來  重重摔在了床上

  苏全身上下的肌肉慢慢隆起  走向摔在床上的丽  冰冷地说:“下次不要对我这么说话  ”

  丽猛然坐起  叫了一声:“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

  苏皱了皱眉  忽然伸手将丽提起  然后双手抓住丽的紧身衣  骤然发力  居然生生将其实非常坚固的战术紧身背心完全撕成两半  苏的手随即伸向丽的腰带  丽立刻尖叫起來:“你这算什么  老娘自己來  ”

  她叫到了一半  余下的声音就不得不吞回到肚子里  苏抓住了她的一只脚  将她整个倒提起來  轻而易举地拉断了她的腰带

  丽高声叫骂着  拼命踢打着  几乎用上了自己学过的一切格斗技能  但和上次在丛林中不同  这次丽几乎沒有任何反抗或者是还手的余地  还不到一分钟  她就完全赤裸着  又被扔回到床上

  当被进入时  丽猛然张大了口  可是却沒有任何声音发出來  几乎窒息

  稍稍缓过一口气后  丽咬住嘴唇  双臂双腿反过來缠紧了苏  强而有力的身体如蛇一般扭动起來  尽管扭动的动作略显生涩  但是在她身体惊人的力量和柔韧下  足以让普通的男人立刻发狂

  丽知道  现在和当初在丛林中已经不一样了  在格斗方面  她已经完全不是苏的对手  可是在另一个战场上  她决心干掉苏  丽曾经听身边的女人不止一次说起  女人才是床上永远的王者

  战争在48分钟时结束  以丽的彻底溃败告终

  苏一个翻身  仰躺在凌乱不堪的床上  看着天花板  发呆  丽勉强张开双眼  眼皮重得就象是各挂了一辆战车  尽管败得毫无反抗余地  不过丽对苏现在的态度即有些疑惑  又感到不满

  “喂  你又在想什么呢  ”她挪动软绵绵的、酸痛交加的身体  将下颌搁在了苏的肩头  凝望着苏如同古典雕塑般的脸

  苏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说:“我在想  我们这个时代  是什么样的呢  ”

  “还能是什么样  战斗、抢吃的喝的、吃完喝完再继续战斗  直到有一天战死为止  ”丽不假思索地说  她说的正是荒野上千千万万的流民们一生的写照

  “那这个时代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苏怔怔的说

  丽满脸的困惑  抓了抓栗色的短发  想了会后只得放弃  说:“这个样子沒什么不对啊  一直不都是这样的吗  反正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沒变过  不过  龙城这里倒真的是不错  你这间房子虽然不大  可是非常干净  外面可沒有这种地方  对我们來说  这里已经算是天堂了  ”

  苏沉默了一会  才慢慢地说:“我在想  在这个时代  为什么每个人都要为活下去而挣扎  为什么吃的东西这么少  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在变化  包括我们自己  再过五年  十年  不知道世界会出现什么样的东西  或许  也不会再有人的存在  ”

  丽实在是抵不住困意  迷迷糊糊地说:“想那么多干吗  想了又沒有用  如果你想改变这些  也容易啊  我们组织一只军队  把所有的地盘都打下來  那你不就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了  随便你怎么改变这个时代  别人都只有听你的……”

  丽的声音越來越低  最后变成梦呓般的呢喃  她已经睡了过去  这个具有格斗域非凡潜力的女孩睡得非常深沉  毫无戒心  这可完全不象是荒野上人的作派  荒野里每个人都睡得很警醒  睡觉时丢失性命的例子每天都在发生

  苏拉过被子  给丽盖好  自己从床上下來  舒展了一下身体  这次的发泄非常彻底  不光泻出了欲火  嗜血与杀戮的渴望也消散了不少

  但是就在苏准备穿上衣服的时候  忽然间心中掠过一缕寒意  几乎是本能的、他猛然转身  望向了门口

  卧室的门是开着的  直通外面的客厅  客厅中不知何时弥漫起淡黑色的雾气  雾聚而不散  缓缓流动着  透着刺骨的寒意和诡异  暗雾之中  静静伫立着一个身影  狰狞的甲胄无法掩盖身姿的窈窕  她的脸完全隐藏在暗雾内  根本就看不清楚  只有那苍灰色的长发随着流动的雾蔼在缓缓飞舞着

  房间里骤然冷了下來  好象极地的冰寒  什么样的供暖系统在这一刻都完全失去了效用  沉睡中的丽也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下意识地拥紧了被子

  苏张了张口  却说不出话來  完全沒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卧室里很凌乱  撕碎的衣服扔得到处都是  丽露在外面的光洁肩头早就揭示了被下必然是一具赤裸的胴体  而苏也一丝不挂的站在床边  所以这间房间中发生过什么  不言而喻

  “你……”苏刚向她走了一步  就不得不闪电般退回原处  她的手似乎挥了一下  数道雾气如针一样射來  比苏的反应速度要快得多  苏几乎是刚向后移  雾针就已经刺到了他的身前  雾针在将要触到苏皮肤的时候  忽然绕开了苏  射向房间的数个角落

  卧室中立刻响起连绵不断的轻微爆炸声  屋角、柜顶、通风口甚至是吊灯都在雾气的冲击中爆碎  一时间灰土四溅、碎片纷飞

  苏的肌肤一紧  即刻变得坚韧无比  将飞溅到身上的破片都弹了回去  当灰烟略散时  苏再向客厅中望去时  却发现满厅的暗雾不知何时已消散得干干净净  而她也消失不见  公寓的门锁完好无损  不知道她是如何來的  也不知道她是如何走的

  苏低下头  看着掉落一地的碎屑尘土中  有几丝不起眼的金属和玻璃光芒  他弯下身  拾起了几片破碎的零件  尽管非常细小  但经过暗黑龙骑基础课程培训的苏  已经看出这些都是某种先进型号的针孔摄像设备  只不过现在已经被完全破坏了

  苏抬起头  扫视着卧室中残破的空洞  眼瞳深处闪过了一丝森寒的光芒  这么说  他刚才与丽的缠绵肉战  都已经被人看去了  这倒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问題在于那些有恶意的人已经把手伸进苏的公寓來了

  暗黑龙骑的规范中  一直申明的是龙骑居处是暗黑龙骑的财产  对龙骑居处的侵犯即等同于对总部的侵犯  所以苏原本以为  自己的居处仍是相对安全的  可是沒有想到居然会被人放置了这么多的监视器  当然  能够在暗黑龙骑的居处放置这些东西的人肯定不简单  苏也沒有天真到真的去等待总部去找这些人清算  只要找出这些仍有恶意的人  苏会以自己的方式來解决

  损毁的摄录设备零件看起來相当先进  并不是寻常人能够搞得到手的  越是先进的设备  追查來源也就越是容易  而海伦  无疑是一个值得依赖的人

  可是  她为什么会來这里

  在她离开房间的瞬间  苏隐约感觉到了她的愤怒、无奈  还有深深的失落  那个时候  仿佛  她的心已经空了

  苏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感受到她的心境  也有些不明白她为何会有这种反应

  从约克斯顿的别离算起  已经是七年过去了  七年的时间  已经让昔日的小女孩长成了少女  那盔甲覆盖下的身体  已经有接近于苏的高度  虽然几次都未曾看清她的容颜  但苏相信  当日的小女孩儿必定已是倾城的容姿

  她是他的骄傲  从來都是

  或许  女儿已长大  苏的心轻微的颤动

  直到现在  苏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又在做些什么  现在的苏  还远沒有余力地保护她  照顾她  所以他全副的心思和时间都放在了战斗和提升能力上  而且战斗连绵不绝  根本不是苏能够选择的  或许她已经有了新的名字  已经忘记或者是放弃了原本的名字  当初  苏给这个沒有任何纪念物  也不知道出身來历的女孩起的名字  是梅迪尔丽

  这个时候  丽终于被一连串的变故从梦中惊醒  她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看到的却是一片残破破败的景象  就象又回到了小时候的居处  丽大吃一惊  她的头仍然是昏昏沉沉的  好在随后就看到了苏  让她立刻平静了下來

  “这是怎么了  ”丽问

  “沒什么  有人放了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我刚把它们拆了  ”苏站直了身体  将手中的损毁零件放在了桌上  用一张纸包好

  “要拆得这么夸张  ”丽看着卧室  有些难以置信地说:“放的是什么  炸弹吗  谁会在你房间里放东西  你不是暗黑龙骑吗  ”

  苏看了看丽  微笑说:“在暗黑龙骑里  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

  “只要有时间  我们会变成大人物的  海伦姐姐说过  大多数龙骑都是混饭吃的而已  沒什么了不起的  她说如果我想  其实也可以成为暗黑龙骑的  ”丽说

  “哦  ”苏有些意外  不过以他所见  丽现在的能力的确已经达到了暗黑龙骑的标准  至少也是个上等兵  如果丽想加入  也不是沒有可能  只要有一个校官作为担保就可以  这个人选并不难找  帕瑟芬妮即使不出面  也可以找别人  比如说那个里卡多

  “那你想作一名暗黑龙骑吗  想的话  我可以想办法  应该不是问題  ”苏非常认真的说  他当然很希望丽能够继续作自己的扈从  她在战斗和军事方面的专长也是苏今后必然需要的  不过如果丽愿意  苏还是肯给她一个更加光明的前途  每个龙骑都是不同的  帕瑟芬妮的扈从并不见得比哪个尉官差了

  “才不  在你这每月都有钱拿  当了龙骑还得自己赚钱  我可不傻  我困死了  让我睡会  ”丽缩回被中  将自己裹得象只茧

  看着宣称自己一点不傻的丽  苏微微一笑  重新振作起來  在他的身边  有太多让苏奋斗的理由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