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一 失落 下

章十一 失落 下

  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中  海伦站在她那间足有数百平方米的实验室中央  面前悬浮着数十面大小不一的屏幕  上面闪动着让人眼花缭乱的画面

  海伦的目光似乎是沒有焦点的  将全部的画面都收在眼底  不过她的注意力还是有分主次轻重的  正前方那个不断闪耀着雪花点的屏幕就是她注意的焦点  屏幕上原本展现得都是苏和丽之间激烈而又刺激的场面  但是在梅迪尔丽出现后  所有的摄录设备都被摧毁  一件都沒能留下

  海伦并不在意这些摄录设备的小小损失  而且早已预想到这些小东西不可能瞒得过梅迪尔丽  所有的场景都已经被摄录下來  并且储存在实验室的记忆区块中  以后海伦可以慢慢地研究这些珍贵的资料  她不光得到了苏生理反应的数据  而且得到了做爱的整个过程  在那些摄录设备中  有扫描各种磁场和生物体征的功能  配合海伦手上已有的苏的身体数据  就有很大可能揭示出苏身体的秘密

  这时海伦身边一面屏幕闪动着  上面是帕瑟芬妮的影像  海伦在屏幕上一点  接通了通讯

  “海伦  你的研究怎么样了  ”屏幕上的帕瑟芬妮显得非常的慵懒  就连海伦也不得不承认  这种状态下的帕瑟芬妮实在是魅力惊人

  海伦罕见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说:“刚刚取得了非常关键的数据  应该很快就有进展  不得不说  你的苏非常厉害  ”

  帕瑟芬妮毫不谦虚地哈哈一笑  说:“我的眼光一向好  你拿到的是什么数据  ”

  “这份数据你会很愿意看到的  ”海伦说着  在屏幕上点了几下  就给帕瑟芬妮播放了一段苏和丽的激战

  帕瑟芬妮明显沒有想到所谓的数据居然会是这个  啊的叫了一声  随后镇定下來  不过看到缠战得越來越激烈的苏和丽  她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大自然

  帕瑟芬妮微皱双眉  淡淡地问:“海伦  你给我看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这个女人叫丽  是苏的扈从  而且对他很有用  龙骑玩玩扈从  是很正常的事  ”

  海伦扶了扶眼镜  说:“我当然知道你看到这些会不高兴  但是对我的研究來说  苏在性方面的所有数据都非常重要  另一个关键点是  有一个人也看到了这个场景  而且是现场看到的  她应该比你更不高兴  ”

  不等海伦说完  帕瑟芬妮又是一声低呼:“梅迪尔丽  ”

  海伦轻轻地叹了口气  说:“你总是这么聪明  ”

  这一次  帕瑟芬妮的脸色就是真正的难看了  她有些冷地问:“她怎么会去苏那里的  别说这件事和你沒关系  ”

  “是我设法让她知道了苏在家里  也是我告诉了丽如何去苏那里  至于时间安排上的巧合  这只不过是基本功而已  ”海伦坦然承认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帕瑟芬妮的脸上已经罩了一层寒霜

  海伦回答得非常干脆:“为了你也为了我  我需要苏这方面的数据  但他一直不肯配合  让丽去完成这件事再合适不过  本來最合适的人选是你  但你一定不肯让我收集数据  只能让丽去  而让她看到这一幕  也可以让她从此对苏不抱幻想  为你减少一个最大的敌人  ”

  帕瑟芬妮看上去仍然平静  但手中飞旋的铅笔却啪的一声折成了数段  她再也无法保持声音的镇定  带着难以掩饰的愤怒说:“海伦  我和苏的事不需要你來插手  另外  我告诉你  我和梅迪尔丽不是敌人  就算最后我争不过她  也不想用这种手段來伤害她  ”

  海伦又扶了扶眼镜  用悦耳但机械的声音说:“但根据我的分析  你最后争不过她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为了你的将來着想  最好是让她及早打消幻想  我这是为了你着想  ”

  “你撒谎  ”帕瑟芬妮毫不客气地说

  海伦哦了一声  以一贯的声音反问:“你知道我一向对你说实话的  ”

  帕瑟芬妮冷冷地说:“海伦  有一件事我从沒有和你说过  从你五岁我们认识的时候起  你就有一个改不掉的习惯  那就是每当你沒有说真话的时候  你就会去扶眼镜  ”

  海伦扶在眼镜镜架上的手登时僵住

  过了足足十秒钟  海伦仍然做完扶了扶眼镜的动作  这才放下了手  她的眼神也转为完全沒有情感的冰冷  对帕瑟芬妮淡淡地说:“你如果真不想伤害她  那当初知道了苏的行踪后  为什么不告诉她  而是要自己先悄悄地去将他带回來  ”

  帕瑟芬妮怔住  过了片刻  她的眼神中才掠过了一丝黯然  沒有说什么  而是直接关了通讯屏幕

  屏幕暗淡下來时  海伦的脸色忽然少了三分血色  变得苍白异常  她似乎非常的疲累  在旁边的椅子中坐下  闭上了眼睛

  还沒过一分钟  海伦就又张开了双眼  先是狠狠地抓了几下头发  才恢复了那机械般精准的表情  她伸手一指  一面屏幕就飞到面前  画面上再次出现苏和丽的缠战  画面旁边  则是无数数据如雨般落下  海伦聚精会神的看着  苍白的嘴唇上却再也沒有了血色

  然而画面只演进了三分钟  就嘎然而止

  海伦登时一怔  不由自主地站起身來  她苍白纤长的手指飞速地在屏幕上点过  沒过多久就查明了原因  原來  所有传回來的数据有大半已经损坏  这并不是在传输过程中产生的损坏  它们完好无损地传送回來  然而在梅迪尔丽发出那饱含着复杂难明情感的一击时  海伦这里存储的相关数据竟然也毁了大半

  海伦双眉紧锁  登时陷入了沉思  梅迪尔丽这一击从常识來讲  应该和海伦这里的数据全无关系  海伦有自信  她设下的防火墙绝不是那些所谓的强大智脑能够攻破的  梅迪尔丽并不以这方面见长  更不可能在数据攻防上挑战海伦  那怎么会她一击之下  也将海伦这里的数据毁了大半

  海伦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她隐约想到了一种可能  一种她非常不愿意面对的可能

  海伦忽然翻出一套工具  将实验室一角的智脑外壳打开  然后仔细地检查着  果然  在记忆体外表上  有一块不起眼的焦痕  从残迹看  这应该是某种细小的昆虫  不经意间爬进了智脑的机箱  然后在爬过记忆区块时  可能是记忆区块表面破漏  也可能是机箱内的静电过高  反正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  总而言之  这个小东西就是烧焦了  燃烧时产生的高温破坏了这部分的区块  但是  真的就是这么巧合  恰好被毁的数据就是刚刚获得的苏的数据

  这种损坏  已经不可能再把数据恢复出來  海伦仍然有几分钟的摄录资料可供研究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海伦呆呆地看了一会那块几乎难以用肉眼发现的焦痕  然后关上了机箱  她站起來后  舒展了一下身体  似乎感觉到非常的疲倦

  这时又一块屏幕亮了起來  海伦的脸色立刻冷了下來  本想直接关掉屏幕  可是看到上面闪动的是苏的影像  就打开了通讯

  “什么事  ”在苏看來  海伦永远都是一个样子出现的  看一次和看十次、一百次沒有任何区别

  苏将战术板的屏幕对准了手心中那些损毁的摄录设备零件  说:“有人在我的房间中安装了间谍设备  这是那些设备的零件  我想请你检查一下这些东西  看看能不能找出是谁把它们安放在我房间里的  ”

  海伦只看了一眼那些毁坏得几乎看不出原貌的零件  就说:“这些设备很高端  但并不难弄到  安装它们的人很可能來自于某个大家族或者是某个高阶龙骑  查出來你准备怎么办  ”

  “要他们交出资料  或者是报复  ”苏的语气平淡无奇  不过如果是熟悉他过往风格的人  绝不会怀疑平淡语气背后的决心

  海伦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说:“两样都不太可能  你知道  这是政治  ”

  “政治并不总是有效的  ”苏回答

  海伦用中指向上扶了扶眼镜  说:“好吧  你把它们送过來  我來检测一下  不过不保证一定会有结果  ”

  苏微笑起來  他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但我相信你  ”

  在议会中央生化实验室内  康纳博士坐在他独特的办公室里  透过前方单向玻璃制成的落地窗看着中央大厅中忙忙碌碌的研究员们  今天不知为什么  他的心情有些说不出的阴郁  实验室里雪白的灯光也显得非常刺眼

  在康纳博士身边的墙壁上  挂着一幅狭长的特制屏幕  上面是无数光带和光点缠绕在一起的影像  绚烂而又神秘  图像并非是静止不动的  而是以极缓慢的节奏在旋转着  缠绕着的光带分成内外两层  看起來泾渭分明  外层光带不住想要进入内层区域  又不停地被弹出來  外层光带的运动其实已经是非常缓慢了  而内层的光柱则根本沒有动的迹象

  康纳博士转过头  注视着这幅神秘的图像  看了半天  才摇了摇头

  内区的那道灿烂光柱  其实是由无数光带光点构成  那是苏的基因锁  外层的光带则代表着启用的大型运算中枢  正在试图破解基因锁  在图像右下角  有一排并不起眼的问号  这里是表示破解基因锁需要消耗的时间  因为完全无法推算出何时才有破解可能  所以才显示成一系列的问号

  看到那串长长的问号  康纳的心情更加阴郁了  其实这个结果并不奇怪  用差了一等的恒星计算中枢來破解基因锁  如果能够在几百年内有进展  那才叫奇迹  不过现在康纳博士能够调用的只有恒星系统  而且还只有两台  最顶级的计算中枢此刻均已是满负荷运转  各自有重要任务  根本不可能用來作这种完全看不到希望的破解工作

  可是基因锁就象是一扇门  一扇将人与神分隔开的大门  尽管知道打开这扇门的希望非常渺茫  但是当门就在身边时  康纳博士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境  还是调用了一台恒星來试图破解基因锁  以恒星的速度  想要破解基因锁根本就是不可能  但在得到更强大、更先进的计算中枢之前  通过恒星至少可以进行一点前期的数据积累

  在这种诱惑面前  康纳博士也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而已

  就在博士的心情越來越压抑的时候  办公室内响起了一声悦耳的铃声  博士的中年助手走了进來  说:“康纳博士  刚刚送來的样本已经完成了初步检验  一共发现了二种六阶以上能力的基因序列  另外还有一种未知能力的基因段  根据分析  这很可能是一种尚未进入我们配方库的新能力  ”

  “新能力  ”康纳博士的注意力成功的从基因锁上转移  一种暗黑龙骑都沒有的新能力  并不仅仅是一个能力那么简单  很有可能通过对这个能力的研究  会衍生出一个新的能力系列

  康纳接过助手递过來的资料  飞快地扫了一眼  皱眉说:“又是灾难之蝎……马利姆  这个名字可真奇怪  不过能力倒真是不错  嗯  你來看  这段基因明显就是强化敏捷的能力  和我们标准的配方能力有99%是一致的  但是这1%的区别  很有意思  不知道是他们的能力不成熟  还是另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还有这里  也要重点研究……”

  助手一一将博士口述的要点记了下來

  “等等  这是什么  ”

  助手看了一眼博士手指的地方  说:“这里原本植入了一个芯片  不过马利姆送來时  芯片已经完全烧毁  看來是启动了自毁程序……”

  “接口呢  ”博士打断了助手的话

  助手立刻明白了过來  沉沉地吸了一口气  说:“很完整  ”

  智能芯片与人体的衔接一直是很困难的课題  有完整的接口  就可以推测出部分芯片的功能  甚至可以据此设计出新的芯片來

  啪的一声  康纳博士合上了资料  交到了助手手中  说:“这个马利姆  至少值60万  你去办理吧  ”

  助手耸了耸肩  说:“这下那个苏可要变成上尉了  呵呵  升得可真够快的  ”

  “什么  苏  ”康纳博士本來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闻言立刻转回身來

  “是啊  上交样本的就是苏中尉  当然  他马上就会是上尉了  ”助手有些不明白博士为什么这么激动

  博士立刻咒骂了一声  然后说:“苏送來的任何东西  都会经过海伦那个死女人的手  你好好想想  生化和能力正是她擅长的  她也不缺设备和经费  为什么不留下來自己研究  而是要上交总部  ”

  “难道她已经有了更加重要的研究课題  已经根本看不上这种样本了  ”助手有些明白了

  康纳博士沒有回答  阴沉着脸  重重地将资料拍在办公桌上  再也沒兴趣多看一眼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