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二 雷电 上

章十二 雷电 上

  从暗黑龙骑的总部走出时  苏仍有些难以相信  自己已经是一名上尉了  马利姆尸体的收益一共是65万  这不光是一个远远超出苏预期的数字  而且由此带來的贡献度已经让苏接近了少校的军衔

  在得到了丰厚的收获后  苏有稍许的失神  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的时候  完全沒有想到最后的奖励会是如此丰厚

  从暗黑龙骑总部走出时  苏外表上和进去的时候并沒有什么不同  因为上尉的新制服要一天后才能订制完毕  不过苏怀里揣着的战术板对应的权限则有很大的提升  不仅是可以查询的机密信息页面拉长  而且暗黑龙骑提供的配方能力列表也多了许多选项  比如说  五阶的自主进化药剂  就是以前看不到的  新药剂可以根据人体当前的情况自行调整  从而生成最适应身体的一个新能力  好处是通过它往往可以发现以前根本不知道的天赋能力  而且生成的能力类似于人体自行生成的能力  坏处就是和苏的情况有些类似  整个过程不可控  不知道生成的会是什么样的能力

  苏用了五万元订购了一枝药剂  这是准备给丽的  至于里高雷和奎因  他们目前的进化点还不足以生成新的高阶能力  而是按部就班地升级原有的能力比较好  此外苏为里高雷订制了两枝大威力速射手枪  以及一支多用途克雷步枪  克雷步枪在暗黑龙骑内部的评价  也属于中等偏上的步枪  比它更胜一筹的就是些天价的特种订制枪械了  奎因得到的则是储存了多份暗黑龙骑普及型枪械资料的个人智脑  以及一套轻便型护甲  再加上目前仅余的六十名战士升级装备的费用  苏到手的酬劳转眼间便用去了35万元  余下的30万  苏按照惯例  全部打入了帕瑟芬妮的帐户

  所以  此时走出暗黑龙骑总部的苏  又是身无分文  苏就象是一名银行出纳员  巨额的钱款每日从手中流过  最终却都不是自己的

  不过  这一刻苏的心情仍然轻松和明朗  付出是一种快乐  哪怕是付出全部  也是如此

  但是有那么一刻  苏又想起了马利姆  巨大的收获的确是冲淡了苏心头对马利姆和马瑟姆的一丝歉然  当蓦然意识到这一点时  苏明亮的心境又掠过了一丝淡淡的阴郁

  苏沿着长长的街道  走向了军事区  他仍然沒有开车的习惯

  军事区并不远  步行十几分钟也就到了  除了暗黑龙骑的武库外  这里还有林立的武器商店  各家公司争相将自己最新式的武器展示出來  这些精明的商人知道  每一个暗黑龙骑实际上都相当于一支小型军队  对于合他们胃口的武器装备  往往就意味着十几份甚至是上百份的订单

  上一次  苏曾经在这里遇上过一些小麻烦  事后还在城外和一名暗黑龙骑的上尉激战过一场  这次苏希望自己能有些好运气  挑到几件中意的东西但不要有麻烦  不过  他今天的运气显然不怎么样

  几乎是才踏入军事区  苏就看到了曾经追杀过自己的那名威廉家庭的年轻人和那名中年上尉  而他们也同时看到了苏

  苏的头立刻开始痛了起來  他知道生活中充满了巧合  但是巧合到这种程度  就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威廉是个古老而且交游广阔的家族  前后两次见到这个旁支的年轻人时  他身边都是围着一群朋友  此时  除了上尉外  年轻人的身边仍然有七八个人  衣着举止都上去不象是扈从

  “嗨  朋友们  猜一猜  我看到了谁  ”年轻人立刻叫了起來  向苏慢慢走近  脸上挂着明显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

  中年上尉的脸也阴沉下來  迎面向苏走來  表情甚至有些狰狞  上一次的战争  他手下得力的扈从几乎被苏全部杀光  导致实力大幅下降  虽然他竭力隐瞒了战斗的过程  但是事情仍然传开  并且成为笑柄  一名带着全部扈从的上尉追击一个刚刚晋级的少尉  结果却几乎被全歼  哪怕是中了伏击  这种战果也有些说不过去  上尉  特别是一个有些年头的上尉  实力和少尉的差距应该是非常明显的

  中年上尉更加恼怒的是  为了抚恤那些战死的扈从  他甚至还欠下了一笔巨额的债务  不是两三年就能够还清的

  苏站在原地  他身上只带了斯格拉  但这种场合并不适合使用这种威力过大的手枪  苏记得  自己曾经打烂了这个年轻人的屁股  他应该沒这么快痊愈才对  于是苏向年轻人的下半身望过去  果然看到他的脚步动作有些变形  说明旧伤未复  苏这才恢复了对自己枪法的信心

  “喂  你在看哪  ”年轻人立刻发觉了苏的目光有异  脸上猛然涌起一层血色  咬牙咆哮着  他觉得这样还不够气势  又补了一句:“你这个靠女人养活的小白脸  ”

  苏依旧微笑着  根本不把他的辱骂当成一回事  看來尽管他已经多次让那些故意找麻烦的家伙受到教训  但是似乎程度依然不够让他们多长点记性

  旁边一个年轻人向苏吹了声口哨  高声说:“苏  你在床上能干多久  有沒有一个小时  我可是能干三个小时呢  如果你喂不饱帕瑟芬妮的话  我可以帮你这个忙  我很愿意让她给我吸出來  再射在她脸上  ”

  周围已经有些围观的人  大多是各个家族的年轻子弟  听到他的话  大多哄笑起來  帕瑟芬妮虽然仍是龙骑的将军  但是失去家族支持的她  时刻都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男人们的顾忌也就慢慢减少  变得大胆放肆起來

  几乎这里所有的男人都在嫉妒  嫉妒苏的好运气  尽管知道苏漂亮得有些不象是一个男人  并且这段时间可以称得上战绩辉煌  而且事实已经证明作他的对手下场都不怎么好  但是嫉妒可以让女人发疯  也可以让男人盲目  他们想得最多的  就是帕瑟芬妮既然可以跟这么个从荒野捡回來的男人上床  那自己为什么不可以也上上她的床

  苏的微笑凝固了  他抬起头  扫视了一下前面的这群人  就迎着威廉家的年轻人走去

  中年上尉立刻拦住了苏  一边活动着手臂  一边狞笑着:“苏少……哦不  苏中尉  你想干什么  他妈的  你升得可真够快的  中尉  你别忘了军规  我是上尉  军衔比你高  有权利判定你是不是对我有恶意  并且教训教训你  你当然可以反抗  可是  我想不出一个靠感知域活着的老鼠会怎么样反抗  现在  我要打肿你的脸  ”

  仅仅从他隆起的肌肉  苏就知道这又是一个格斗域的能力者  而且应该有不止一项的五阶能力  看起來多半是力量和防御都达到了五阶

  中年上尉根本不想给苏辩驳的机会  直接一拳向苏的脸上轰來  这一拳快得几乎让人看不清  作为格斗域的能力者  上尉已经习惯了一拳将那些灵能域或者是感知域的对手打昏  接下來  才是慢慢殴打的正戏

  他要把苏那张让人恨之入骨的脸彻底打烂

  上尉这一拳并沒有如预想中的那样结结实实地砸在苏的脸中央  他的拳头最近时离苏的脸只有十厘米  但是再也沒能拉近这个距离

  苏骤然后退  退速甚至比上尉的拳头还快  在让过拳锋的同时  苏左手搭住了上尉的手腕  右手握拳  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上尉的手肘击去

  一看到苏的出手  上尉心中骤然一寒  刹那间闪过一个念头:“糟糕  大意了……”

  他的手肘处传來一声脆响  然后肘关节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向上弯折过來  苏的这一拳速度之快、力量之猛烈远远超出了中年上尉的预料  这哪里只是一阶敏捷、二阶力量强化的拳力  至少达到了四阶力量强化的程度  当然  也有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苏本身的基础力量非常强横  只用二阶强化就达到了这种程度

  中年上尉猛然一声大吼  身体骤然膨胀  不顾右臂手肘上的剧烈疼痛  左臂双膝  甚至是额头身体都当作了武器  如疾风骤雨般向苏攻來  刹那间对危险的强烈感觉让他倾尽全力  只求迅速打倒对手  免得再生出别的变数

  苏的身体几乎和中年上尉紧贴在一起  针锋相对、贴身缠斗  在这种距离上  几乎连拳头都失去了作用  两个男人用头肩膝肘以及身体上一起能够碰撞的部位殊死对攻  打得激烈灿烂

  几乎才一动手  苏就一个肘击轰在上尉的肋下  尽管身体经过了五阶防御的强化  也禁受不住苏这种集速度力量于一体  狠狠打击一点的攻击  而且落点还是软肋  虽然只是一阵剧痛  连骨头都沒有受伤  但是上尉的动作还是因为这突如其來的猛烈打击而一滞

  短暂的滞涩已让苏的攻击如狂风暴雨般落在了上尉身上  而且苏的打击阴狠而致命  大多数攻击的目标是上尉已经折断的手肘  另有一记膝撞狠狠地落在上尉的尾椎骨  这次的打击  又让上尉听到了骨裂声

  激战仅仅进行了数秒  上尉就轰然倒地  这完全不是他习惯的战斗  两个人贴得太近了  几乎是纠缠在一起  这样他基本无法发力  可是苏的攻击却猛烈且到位  每一下都非常沉重  好象根本不受影响  并且阴狠得甚至有些下流  虽然上尉拥有五阶的防御力  可是身体上的弱点也经受不住这么多、这么沉重的打击

  当然  苏也不可能一点沒有付出代价  看到得的是脸上和颈侧各有一大片青紫  而且嘴角也肿了起來  渗出一道血线

  但是  苏是站着的

  上尉倒下之后  还挣扎着想要爬起來  但是苏坚实无比的暗黑龙骑军靴迎面踢在了他的脸上  清晰的鼻骨碎裂声中  上尉再次仰天倒下

  周围的年轻人们有几个热血上涌  沒有多想就一拥而上  拳脚相加  想把苏从上尉身边逼开  可是他们却忘记了自己和上尉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而且也高估了自己的抗击打能力  苏在他们中间如鬼魅般游走穿梭  攻击却爆烈得让那些年轻人的意识因为瞬间疼痛而出现了空白  苏的力量之大  简直和他匀称完美、但说不上如何健壮的身材完全联系不到一起去  仅仅用了四秒  苏就将五个对手放翻在地  每个人还分摊不到一秒

  苏的视力很好  记忆力也上佳  早就认出地上的五名年轻人中就有那名狂言要射在帕瑟芬妮脸上的家伙  当然在格斗时也给了他足够多的照顾  苏在一个错身间捏碎了他的手骨  又顺便踏断了他一条腿

  上尉非常勉强地爬了起來  却又立刻被苏一脚踢在脸上  他的脸和坚硬的靴面接触后  登时发出一声闷响  而他沉重的身躯横着飞出  重重地撞在旁边店铺的墙上

  上尉飞出后  可以看到地上散落着好几枚染血的牙齿  还在滚來滚去

  苏向还站立着的年轻人淡淡地扫了一眼  并不需要刻意的狰狞  就足以让他们身不由已地连连后退

  看到苏又向上尉走去  威廉家的年轻人反应倒不慢  立刻颤颤巍巍地叫了起來:“苏  你们之间的格斗已经结束了  他可是上尉  暗黑龙骑规典中  殴打长官是要重罚的  ”

  苏并未停下脚步  而是露出了一个漂亮的如恶魔般的微笑:“我现在也是上尉  所以他这是侮辱同僚  现在结束格斗的权利在我  我想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时候结束  ”

  在一众年轻人的目瞪口呆中  苏半蹲在上尉的身前  一拳轰在他的脸上  将他竭力半抬的上身又轰在了地上  然后  苏就是简单的一拳又一拳轰击在上尉的脸上  每拳之间的间隔完全一致

  那些年轻人只听到一声声拍打熟牛皮的声音  只看到上尉抽搐的身体和苏身前不断飞溅的鲜血

  苏的殴打精准而且高效  只用了半分钟就让上尉的脸再也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肉  他站了起來  又走向五名还倒在地上的年轻人  除了那名对帕瑟芬妮出口不逊的年轻人外  其余的年轻人都沒有伤到骨头  可是沒有一个人能够爬得起來  还能站着的人则已经彻底寒了胆  也沒有一个人敢过來扶他们  更别提上前阻止苏了

  苏微笑着  再向所有还能站着的年轻人看了一眼  才将地上的五名年轻人手脚一一踩断  骨碎声入耳  让人牙酸

  其中一个年轻人颤抖着高叫:“我是埃尔西家族的第五顺位继承人  苏  我警告你  不要动我……啊  ”

  威胁苏的代价  是被踏断四肢之后  又被军靴踢飞了半嘴牙齿

  做完了这一切  苏才微笑着向那已经昏过去的年轻人说:“不好意思  你说什么  我沒有听见  ”

  “你……你……”威廉家族的年轻人指着苏  声音颤抖得几乎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你这是我们的家族为敌  ”

  能够在魔鬼一般的苏面前说出这句话  他也算是很有勇气  毕竟地上还躺着的五个活生生的先例  不过苏似乎沒有听见他的这句话  而是从容的一脚踩上了那个出口不逊的年轻人下身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类似于水囊破裂的响声  于是眼角的肌肉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  他们心里都明白  这个年轻人今后恐怕彻底沒有去实践他先前豪言壮语的可能性了

  呸的一声  苏一口唾沫吐在了那早已昏死过去的年轻人脸上  然后抬起头  向周围的年轻人看了一眼  淡淡地说:“想打帕瑟芬妮的主意  就凭你们  也配  ”

  所有接触到苏目光的人都脸色苍白  下意识地转过脸去  生怕自己哪个不经意的动作或者是表情惹到了这个恶魔般的苏

  他们虽然背后都有些家族的势力  但是在这个强者才有话语权的时代  要借用家族的力量可不容易  并且这件事也并不占理  暗黑龙骑的上尉  即使是象苏这样沒有根基的  也绝不是个可以随意对付的小人物  何况连威廉家族的龙骑上尉都被打得全无尊严  单凭他们身后那些小家族  绝不可能让苏在动手时有任何顾忌

  “都给我滚  ”苏的声音平淡  依旧不留情面  但年轻人都松了口气  立刻一哄而散  根本就顾不上重伤不起的同伴们  只有威廉家的年轻人还顽强地留在原地  忧心忡忡地向上尉看过去  只见满面血污青肿的上尉依然昏迷不醒  其实从苏刚才挥拳的角度和手势來看  上尉的伤势只是表面上恐怖  应该沒有伤到头骨  以上尉五阶防御的强悍身体  不可能昏迷这么久

  看來苏的毒打  不光打烂了上尉的脸  还打烂了他的尊严、自信和前程

  啪啪啪  街角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掌声  听起來就象是一记记耳光  不断地抽在威廉家族那年轻人的脸上  他双眼血红恶狠狠地转头瞪向掌声的來源  看到的是叨着根烟头、晃晃悠悠、吊儿郎当走过來的里卡多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