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二 雷电 下

章十二 雷电 下

  威廉家族的年轻人显然是认识里卡多的  他立刻愤怒地叫嚷起來:“里卡多  你这是在侮辱整体威廉家族  ”

  里卡多嘿嘿笑了起來  表情里有显而易见的揶揄和不屑:“得了吧  威廉家前几顺位的继承人我都认识  里面可沒你这号人物  就你这种不知道几代以外旁支谱系的货色  也敢说代表威廉家族  你也就在从沒进过龙城的人面前显摆  还他妈的想对我來这套  可别忘了  老子是从战场上下來的  你这个温室里长大的小花  难道想和我练练  ”

  威廉家族的年轻人脸上猛然涌上一阵潮红  万万沒有想到法布雷加斯家族的头号继承人居然如此粗俗、刻薄、不留情面  他呆了好几分钟  随后愤怒地说:“里卡多  你可别忘了今天说的话  你会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  ”

  里卡多将已快燃尽的烟头扔到地上  吸了口气  说:“是吗  我可有些等不及了  你是不是现在就让我付出点代价  千万别跟我客气  ”

  此时本來沉默着的苏皱了皱眉  坚韧、勇敢和不言放弃都是他喜欢的品质  但是出现在敌人身上就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了  苏淡淡地插话:“看來上次轰烂你的屁股还是沒能让你学聪明  或许让你当不成男人效果会更明显一点  ”

  威廉家族的年轻人面色变了几次  终于不敢再放什么狠话  掉头就走  甚至连还在昏迷中的上尉都顾不上了  也许在他心目中  这个上尉表哥已经再也沒有价值

  看看东倒西歪、昏迷不醒的几个年轻人  里卡多也啐了一口  骂道:“一堆垃圾  ”

  苏看着里卡多  表情很有些古怪  这是苏的事  然而他虽然下手非常狠辣  但是表情始终是淡淡的  沒什么太大的波动  如果光是看脸部表情  里卡多可比苏要愤慨得多  好象受到侮辱的是他的女人似的

  里卡多看到苏的神情  嘿嘿一笑  说:“不要这么看着我  我们虽然不是朋友  但也算不上敌人  说不定以后还可能成为战友呢  至少  我们现在都讨厌这群垃圾  这群沒上过战场、沒屠杀过强劲敌人、只知道吹牛和意淫女人的垃圾  ”

  苏认真的看了里卡多一眼  就向路边的武器门店走去

  和法布雷加斯家族之间的仇恨沒可能轻易化解  里卡多只是家族中的年轻一代  沒有多少实际上的话语权  即使他是第一顺位继续人也是一样  再说  想深一层  苏其实对里卡多一无所知  对于未知的人或事物保持警惕  是生存的起码要求

  军事区的大街上一片肃穆  两边商店里的店员和來往顾客都默默地看着倒地不起的六个人  以及一地的鲜血  脸上终于不再有幸灾乐祸和轻视的神情  代之以震惊和畏惧  街头的摄录装置早已将刚才发生的一切纪录下來  过不了多久  自然会有人來将这些不走运的家伙抬走  并且清洗街道

  格斗在龙城并不罕见  特别是在这个崇尚强者、几乎沒有什么成体系法律的动荡时代  人们已经习惯了用力量解决问題  但是龙城中仍有着起码的秩序和公正  以及对弱者一定程度的保护  象今天这种在公开场合惨烈血腥的格斗仍是非常罕见  特别是当苏踩踏在那年轻人腿中央的时候  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相应部位有些隐隐抽痛

  何况上一次和苏有关的格斗也是在这里发生的  空间和时间的距离都并不算远

  里卡多尾随着苏走进了武器店  看上去根本沒把苏明显的冷淡态度放在心上  当苏在柜台前选武器时  里卡多凑到苏的身边  反靠在柜台上  说:“苏中尉……不  现在你应该是上尉了  该死的  你升得还真快  再升一级就和我一样了  我可是在北方整整打了二年多的仗才混了个少校  老天可真他妈的不公平  ”

  苏沒有理会他  低着头专心地比较三种不同牌子的子弹性能、做工和价格  里卡多又叨上了一根烟  划着火柴点上  在武器店吸烟是一种和自杀无异的行为  不过里卡多根本就不在意  苏也沒放在心上  只有武器店的经理脸色有些发绿  新时代的高能火药已经不象旧时代那样危险  可是某些特种弹药使用的特殊装药只会更加危险  然而经理紧紧管住自己的嘴  一言不发  他当然认识里卡多  至于苏  在这条街上的知名度比里卡多还要高上一个等级

  “其实你升得虽然快  仔细想想却沒什么不公平的  ”里卡多喷出了一口烟雾  不急不忙地说:“如果是我接下了你那些任务  很可能连命都要送掉  相信总部里那些老家伙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

  苏只当沒听见他在说什么  很快选好了东西  约定送货的时间地点  就付帐准备走人

  里卡多又跟着苏走出了武器店  等离开军事区  來到一处比较偏僻而幽静的地方时  苏停下了脚步  望着里卡多  说:“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

  里卡多先是递给了苏一枝烟  说:“这东西不错  要不要试试  ”

  苏不动声色地接过了烟  点燃  深深的吸了一口  从烟雾中  他沒有分辨出任何有害的成分

  这种旧时代套近乎的手法非常老套  不过大部分时间效果都很好  苏其实很喜欢烟  特别是很好的烟草  他的身体非常敏感  好烟的刺激效果异常明显

  里卡多看到苏的表情  笑了笑  说:“如果不是在这里凑巧遇上你  我还要专程跑一次呢  其实我想和你谈谈灾祸之蝎的事  ”

  “灾祸之蝎  想谈哪方面  ”苏依然不动声色

  里卡多将吸尽的烟头扔在地上  再取出一根新的  却不急着点上  而是望着苏  说:“我看过你近期的战报  包括你刚提交的马利姆尸体  别问我是怎么看到的  象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不会提这么愚蠢的问題  我个人的看法是  灾祸之蝎是个非常有油水、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敌人  那些嫉妒你的人或许会觉得灾祸之蝎只是个普通的对手  而你只是运气好  捡到了一个便宜而已  但我不这样想  ”

  “那么你的看法是  ”苏很愿意发问  也很愿意听别人说话  这是最直截了当了解别人的机会

  “以我从战争中得來的经验判断  现在灾祸之蝎的一切举措还只是在试探  为了更进一步摸清我们的虚实  一旦试探结束  接下來的攻击将会异常猛烈  但是在这之前  我们还有机会  至少一次非常好的机会  ”里卡多说

  苏对这个话題十分感兴趣  他很愿听听别人的看法  哪怕那人是來自敌对的家族:“什么样的机会  ”

  “我们联合起來  夺回钟摆城  ”里卡多嚓的一声  划着了火柴  点燃了那根叨了半天的香烟

  “就凭我们两个  ”苏感觉有些好笑

  “如果只是抢回钟摆城  我们两个已经足够了  暗黑龙骑可不是按个数计算的  一名龙骑就是一支军队  就拿你自己來说  现在不是已经有了三名正式扈从、几十名战士以及差不多同等数量的科研和工程人员吗  就象总部里那几个老家伙  每人的实力都可能相当于你我这样的龙骑几十个  ”里卡多回答  虽然对于一名龙骑的军官來说  苏的置疑有些偏离常识  但是里卡多沒有表露出半点轻视的神情  反而回答得十分认真

  苏沉默了一会儿  终于决定多透露一点信息:“钟摆城里还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  我根本沒有把握对付他  他的强大  并不是我们靠着扈从和战士多就能抵消的  ”

  “高阶能力者  连你都对付不了  ”里卡多脸上首次出现了凝重的表情  他略想了想  就说:“这个我來解决  当然  如果你那一方有能够对付那家伙的人  优先你们好了  ”

  苏这一方能够解决马瑟姆的  数來数去也就只有一个帕瑟芬妮  她当然不可能回來  所以苏摇了摇头  表示自己这边并沒有合适的人选

  “这事好办  我在北方有个战友  了两年多的仗  别看他在格斗域的最高能力只有六阶  但是个拥有多项能力的怪胎  而且都是在生死格斗中锻炼出來的能力  和打针完全是两回事  带上他  应该可以对付得了你说的那个家伙  ”里卡多说

  “我们之间好象找不到合作的理由  我和你的家族不是那么容易和解的  ”苏皱眉说  他实在是难以理解里卡多这种人的想法

  “利益  足够多的利益就是合作的理由  沒有我  你夺不下钟摆城  ”里卡多呵呵笑了起來  继续说:“家族是家族  我是我  龙骑首先是一个龙骑  其次才是家族的龙骑  或许我的家族和你之间的仇恨只能用鲜血來洗清  但是那又怎么样  不知道哪天我们就会在战场上碰面  那时再象个男人一样殊死一战好了  至于现在  我们先联手赚它一票再说  我估计  对钟摆城突袭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这可是块肥肉  现在其它龙骑的部队大多分散在外围  暂时还调不回來  我们只要能在三天内发动攻击  他们就都赶上不这班车了  拿下钟摆城后  下一个目标就是前进基地  不过我可不想去碰这块硬石头  就让那些红了眼的家伙去吧  哈哈  ”说到得意处  里卡多全无形象地狂笑起來

  苏想了一会  终于说:“二天内能不能发起攻击  ”

  里卡多的眼睛一亮  立刻说:“沒问題  我的部队明天就能到位  我看这次的行动代号  就叫做雷电好了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