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烈怒 上

章十三 烈怒 上

  章十三烈怒

  一直到出发的时候  苏对于里卡多仍是保持了足够多的戒心  虽然钟摆城是在核心控制区边缘附近  里卡多也不太可能悄无声息地干掉苏和他的部队  然而还是要有相应的防范

  清点兵员、整顿装备、拟订行军路线和攻击计划  都是丽和里卡多两个人商议着拟定  苏毫无悬念的再次被排除在決策之外  虽然他一听努力在听  努力在理解  但是仍然沒有什么发言的余地

  里卡多带來了二十名扈从和超过一百五十名雇佣军  并且带上了三辆补给车  他的部队中虽然沒有重装甲战车  却配备了足够多的反装甲武器  比如说青铜龙  就准备了超过三十发  这让灾祸之蝎的战车变得几乎全无威胁  里卡多的佣兵们装备整齐划一  个个带着掩饰不住的冰冷和杀气  他们即使是笑  眼中却仍然是冰冷的看着你  这些佣兵一个个都是杀人机器  比丽或者是奎因的手下都要强横得多  也不知道北方究竟是什么样的战事  才能让里卡多在那边打了两年多  而且带出这样一支军队來

  苏对北方开始好奇  帕瑟芬妮也在那个方向上作战  而且看上去经常陷入苦战  但是在暗黑龙骑中  信息和各种装备被视为同等珍贵  甚至还要贵重得多  苏沒有权限去问这个  他曾经问过帕瑟芬妮  但她只轻描淡写的说沒事  然后说如果苏的权限到了  她会把应该苏知道的事情告诉苏的

  苏也试探过里卡多  但被里卡多以种种借口巧妙而又坚定地拒绝了  这个家伙非常乐于看到苏求他什么  然后再愉快的加以拒绝

  直到出发的时候  苏才看到里卡多所说的那名战友  这是个二米左右的壮汉  短而笔直的头发是灰黄色  一根根指向天空  好象是排得密密麻麻的针刺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非常简单的皮衣  尽管天气寒冷  依然露出胸口和手臂大片的皮肤  发达的肌肉、还算茂密的体毛  都是格斗域能力者的象征  但看上去仅仅是初阶的程度  完全不象里卡多说的是多项六阶能力者  这样的人物如果是在暗黑龙骑  已经够中校的标准了  他的眼神中是一片死寂  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沒有任何兴趣  不论是男人、武器、军队  还是丽这样的让人眼前一亮的女人  都沒能让他多看一眼  只有看到苏的时候  他才多看了一会  让苏感觉到肌肤上遍布着刺痛感觉

  这是个危险的家伙  几乎在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时间  苏就得出了结论

  里卡多的介绍很简单:“这是汉伦  我的战友  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  ”

  “苏  ”苏的自我介绍更加简单  他向汉伦伸出了手  汉伦却沒有回握  而是冷冷的说了句:“握手不是个好习惯  ”

  里卡多哈哈一笑  插到了两人中间  向苏说:“别理他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  來  我來跟你说说明天的战斗方案  ”

  随便找了个并不怎么样的借口  里卡多就把苏拉到了指挥车里  里卡多还有一辆自己专用的指挥车  后排非常宽敞  座前则是一整排的显示屏  与一般的指挥车不同  里卡多的车里有一个侧位  座位上坐着一个一身暗黑军服、短发、冷艳的女人

  “这是我的副官  香妮  ”里卡多介绍着

  苏虽然不羡慕  但也不得不承认  同样做为暗黑龙骑  自己和里卡多之间的差距还是非常巨大的  至少在权限上是如此  如果不是受到家族的资助  那么如此丰富的物资实际上意味着丰厚的战功  看來里卡多在北方的战绩应该非常出色  这家伙并不象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简单

  坐进指挥车内后  部队就按次序开始出发  计划是在傍晚时分到达苏在核心区边缘的基地  然后在第二天上午向钟摆城发起攻击

  指挥车轻轻地摇晃着  减震是经过精心调节的  坐起來十分的舒服  车内的空间也很大  坐三个人一点也不拥挤  在车子开起來后  香妮从座位旁的边柜中取出了一瓶陈年白兰地  为里卡多和苏各倒了一杯

  酒很不错  里卡多一饮而尽  显得十分享受  但是苏微笑着  委婉但是坚定地拒绝

  在路途上  作为即将共同作战的战友  里卡多介绍了自己的能力  他是灵能域武器操控和类法术域的能力者  这是并不寻常的搭配  他在两个领域里的最高能力都是五阶  不过就到此为止  里卡多并沒有继续深入  能力是一个人的最大秘密  把所有的能力透露出去的话  就等于把自己的虚实告诉给别人  里卡多当然不会这样做  苏也不会继续问

  “你的主能力是感知域  几阶  ”里卡多问  他并不做作  也需要对苏有所了解  苏报给暗黑龙骑总部的主能力域就是感知域

  苏犹豫了一下  还是说:“六阶  ”

  “六阶  ”里卡多显然大吃一惊  这太过出乎他的意料  毕竟几个月前苏刚刚加入暗黑龙骑的时候  才不过是四阶的能力  苏升级的速度有些诡异的快  但在历史上也不是类似的先例仍有不少  甚至比苏更加变态的也是有的  不说以往  七年前蜘蛛女皇刚把梅迪尔丽带回來时  沒有人想得到五年之后  这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小女孩就独自走进了审判镇  将当时审判所三巨头之一的黑暗圣裁维夫伦杀死在他自己的座位上  然后剥夺了他黑暗圣裁的头衔  自任三巨头

  在其后时间里  梅迪尔丽以无比凌厉霸道的手段整合了审判所内部的势力  逼得三巨头中的另外两位进入半隐退的状态  那个时候  梅迪尔丽刚刚十五岁  从梅迪尔丽走进审判镇的那一刻起  暗黑龙骑的一切天才都显得如此的暗淡无光  苏这种升级的速度只能说勉强和天才沾了一点点的边  根本算不得什么  何况天才有两个标准  一个是看升级速度  一个是看潜力的深度  苏原本能力的位阶还不算高  所以在人们心中的份量并不重  但是  既然苏已经突破到了六阶  哪怕是感知域的六阶  那也够着了龙骑中校的边  重要的是  看这个意思  苏仍然有继续突破的可能

  “好吧  六阶  我接受了  他妈的  这个时代怪物就是多  ”里卡多收拾了一下心情  然后用炽热的目光盯着苏:“我不管你得到的是哪个能力  反正列表上那些六阶能力都非常强悍  这样吧  明天的战斗就由你來标定重要目标  來引导我们的重火力  ”

  话刚说完  里卡多又看着苏  有些热切的问:“啊  这个  苏  你知道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的  能不能稍稍透露一下你的六阶能力是列表中那一项  或者稍许给出点范围也行  ”

  这一次苏很是犹豫了一会  才说:“我的能力不在列表上  ”

  里卡多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古怪  不在列表上  只能意味着两种可能  一个是自行生成的能力  另一个就是罕见能力  无论是哪种  只要出现在六阶上  就足以让里卡多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

  脸色连续变化了几次后  里卡多终于摇了摇头  苦笑着说:“好运气的家伙  现在连我都要嫉妒你了  ”

  苏笑了笑  里卡多的反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只是说:“想运气好也容易  努力晋升神秘学不就行了  ”

  “那些根本不着边际的能力  你也信  ”里卡多耸了耸肩  说:“神秘学现在光是理论上就分成了十几派  吵了十几年还沒有吵明白  那些配方能力也都是时灵时不灵的  真的是要看运气  反正我是对这种沒把握的东西沒兴趣  ”

  对于里卡多的置疑  苏只是笑了笑  沒有反驳  他对于神秘学有自己的感受  那更接近于一种直觉  而与理论无关  但是这些当然不会对里卡多说  而且在过往生成能力时  神秘学能力域的打开完全是身体自行选择的结果

  行军很顺利  前出的侦察兵散得很开  基本上杜绝了被灾祸之蝎偷袭的可能  驻营之后  一切事务军情自然都有人处理  苏仍然是发挥自己最擅长的  率领着五名侦察好手趁着夜色潜向钟摆城  作战前的侦察

  钟摆城周围的感应雷区依然严密  苏让五名侦察兵分散在城市外围  自己刚穿越雷区  在钟摆城潜伏下來  这里有大量闲置的房屋  苏对灾祸之蝎的侦察手段非常了解  因此潜伏根本不是问題

  夜很安静的过去  黎明悄悄到來

  八点正时  笼罩着钟摆城的仍旧是昏暗的光  现在是冬季  空中又始终低垂着的辐射云  因此虽然已到天亮时间  却仍非常昏暗

  清晨的宁静被尖锐的呼啸声划破  三个小黑点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呼啸而來  顷刻间划破昏暗的天空  落在了钟摆城的中央广场上  接下來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三团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  冲击波的震荡下  广场周围的楼房好似沙砌的城堡  以广场为圆心  向外倾塌延伸

  苏潜伏的地方虽然距离中央广场有一公里多  但是扑面而來的风中已饱含着炽热和焦糊的气息  他看不到广场上聚集着的灾祸之蝎战士的命运  但是在这种威力的打击下  必定是凶多吉少

  然而这种由三枚战术导弹构成的狂猛轰炸仅仅是第一波打击  按照苏标定的座标  接下來会是重炮的精确覆盖轰击

  空中不断响起隐约的呼啸  一团又一团火球在钟摆城中腾空而起  时常可以看到战车零件甚至是蓝蝎战士们随着爆炸飞起  暗黑龙骑的速射重炮  在战场上的威力堪称恐怖

  苏的淡金色碎发飞舞着  他的身体感觉到大地的震栗  过往那些都只是些个人的战斗  而眼前的情景  才是战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