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烈怒 下

章十三 烈怒 下

  和苏上一次见到的不同  今天的玛瑟姆身上穿了一件薄薄的护甲  皮制的底垫上缀满了薄得象纸的甲片  看起來装饰意义似乎更大于防护效果  除此之外  他还戴了一顶仿古式的头盔  和身上的护甲搭配得不伦不类

  玛瑟姆迈开大步  径直向里卡多冲來  仿佛拦在前路上的汉伦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蚂蚁一样  他的动作看起來很笨拙  实际上一大步就会跨出十米  冲势迅捷猛烈  落地时连苏都能感觉到大地的颤动

  里卡多操纵着动力装甲一个翻滚  然后摆出半蹲踞式的射击姿势  却沒有扣下速射机炮的击发  汉伦已经完全拦在了玛瑟姆的前进路线上  如果射击的话  很有可能会误伤到他

  看到前路上拦着的蚂蚁居然还不肯让路  颇有一副要挑战自己的执着  玛瑟姆怒意勃发  骤然一声怒吼  身躯立刻应声膨胀  2米高的汉伦看起來仅仅是到了玛瑟姆的胸口  本來健硕无比的身躯相形之下也显得非常单薄

  玛瑟姆又是一声咆哮  飞起手肘  砸向汉伦的头颅  汉伦暴喝一声  身上肌肉贲张  虽然身高沒有变化  但也魁梧坚实许多  他双足踞地  以双肘迎上了玛瑟姆居高临下砸來的一肘

  两人手臂相接的刹那  传入人们耳中的是郁雷般的闷响  以及噼噼啪啪好似木材断裂的杂音  建筑、大地甚至是天空都仿佛摇晃了一下  许多战士甚至都在怀疑自己出现了错觉  因为看上去汉伦和玛瑟姆在原地相持着  动都沒有动  但是却好象离自己越來越远  只有感觉敏锐如苏  在这一瞬间才能知道自己的双脚其实已经离开了地面  而且身体被一股突如其來、又非常隐晦的力量推得向后飘去

  苏左手一伸  在房间的墙壁上一搭  身体就此悬停在空中  右手平执步枪  枪口指向了窗外的玛瑟姆  不过苏并沒有开枪  玛瑟姆和汉伦在相持瞬间展现出來的力量远远超出了苏的预料  他仍需要观察

  汉伦和玛瑟姆脚下以及周围的地面突然沉了下去  下沉足有半米  瞬间在废墟上出现了一个直径十几米的浅坑  坑周的房屋即刻倾斜、崩塌、分解  但是碎落的砖石落到了他们头顶  小些的直接崩解  大些的则直接向后倒飞  似乎两人周围有一个无形力场一样

  玛瑟姆脸色越來越是威严  嘴角不断下垂  双眼周围的线条如同刀削般锋利  他和汉伦相持了足足有一秒

  就在这一秒钟内  汉伦头发根根竖起  额头迸起了一道道的青筋  身上的皮衣都已被贲起的肌肉撑裂

  玛瑟姆嘴角流露出一丝讥嘲的笑  忽然大喝一声  空出的那只手紧握成拳  向汉伦的胸腹挥击  在出拳的时刻  苏又听到了空中传來的噼噼啪啪的爆裂杂音

  汉伦的双眼中遍布血丝  狂吼一声  全身上下血管迸裂  十余道细细的血线飙射  借着骤然的发力  他腾出了右手  一肘挡住了玛瑟姆的拳头  然后  苏听到了沉闷的骨裂声  汉伦再也无法站稳  庞大的身躯被玛瑟姆一拳击得倒飞出去  看起势  或许要飞出去几十米

  至少拥有六阶力量和防御的汉伦  在巨人玛瑟姆面前只坚持了三秒

  击飞汉伦  玛瑟姆喷出一团白气  转身向里卡多冲來  以他的步幅  只要三四步就可以冲到里卡多面前

  被玛瑟姆直接盯上后  里卡多才切身体会到那沉重如山的压力  不过在战场上浸淫多年的他  这种时刻才显示出与众不同  里卡多毫不忙乱  更不躲闪奔逃  而是蹲跪在原地  手中的速射机炮怒吼咆哮  将机炮炮弹以最快的射速向玛瑟姆倾泄  只有主战战车才能够抵挡得住速射机炮的轰击  里卡多不相信玛瑟姆的身躯比主战战车还要坚硬

  机炮炮弹射到玛瑟姆身前数米时  速度就明显减缓  而且他那件护甲显然材质特殊  机炮炮弹打在上面  那些薄薄的叶型护甲片居然沒被击穿  而只是有些变型  护甲下  玛瑟姆的肌肉也在蠕动起伏  不住吸收炮弹的冲能  他身躯这种程度的灵活和自主  几乎和苏的身体差不多

  无数炮弹射在玛瑟姆身上  再不断地弹落在地  玛瑟姆的身前好象多出一条金属制成的地毯  在机炮的冲击下  玛瑟姆前进的速度终于有所减缓  但其实仍是快得惊人

  里卡多脸色苍白  大滴的汗水不住从前额、脸颊上滚落  但是他的手依然稳定  压死了速射炮的击发  将炮弹不断倾倒在玛瑟姆身上

  里卡多身边的几名经验丰富的老兵已经看出情况不对  他们立刻前出几米  将自动步枪对准玛瑟姆狂射  另一人则干脆架起了单兵反装甲导弹  也瞄准了玛瑟姆  虽然玛瑟姆不是战车  但是他块头够大  距离也够近  还是很有希望直接命中

  玛瑟姆脸上讥嘲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自动步枪的子弹打在他身上  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那一身薄薄的护甲叶反复变形  但就是不被穿透  他忽然左足在地上重重一顿  里卡多前方的战士们都被地面上突然传來的力量冲击得腾空飞起  只有里卡多因为动力装甲足够沉重  才仅仅腾起了一米  就落了下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  他手中的速射机炮根本沒有停止过咆哮  炮弹射流也未曾偏离过目标  可见里卡多能够成为少校  并不是单纯靠着家世和侥幸  他的镇定和射击技术看上去远不若类法术或者是格斗域能力者的英雄气概  但是搭配了合适的武器  在战场上的实用和威力却要远远过之

  玛瑟姆向着前方一声低吼  无形的震波即刻扩散开來  被震在空中的战士们全部应声向后飞出  有几个甚至在空中就开始喷血

  里卡多也觉得眼前骤然黑了下去  胸口如同压上了一块巨石  腥甜的气息不断涌上喉咙  只要张嘴喷出些什么  整个世界也在不住地摇晃着  根本无从辨识方向和位置  他只是凭借着本能在向某个特定的方位射击

  弹流依旧准确地冲向了玛瑟姆

  就在玛瑟姆距离里卡多不足五十米的时候  三声刺耳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  甚至里卡多的速射炮也难以压制住这些枪声  枪声声音各异  不过可以判断出都是狙击枪或者是调整为狙击模式、并且发射狙击专用弹的新时代步枪

  就在枪声响起的同时  玛瑟姆略略转了下身体  并且低下了头  他的后背、腰部同时闪起两团火焰  但是仍未能击穿护甲  显然沒有受到什么伤害  随后他的头猛地一偏  头盔上多了一个凹坑  看位置  如果他沒有闪避的话  这一枪就会直接射中玛瑟姆的耳孔  玛瑟姆防御力虽然强悍到变态的地步  但是耳孔仍然是要害所在

  这一记狙击阴狠、毒辣  而且精度也和玛瑟姆的防御力一样令人发指  这种狙击  玛瑟姆只体验过一次  就是被苏狙击的那次  精度超过苏的狙击手在所多有  但是在时机和战场选择上  玛瑟姆还从未见过能够和苏比肩的人

  而且苏嗜血  冷酷  在面对苏时  玛瑟姆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來的对杀戮的渴望  那是对一切生命的敌意  让人不寒而栗

  玛瑟姆停了下來  转头望向狙击弹袭來的方向  对于打在身体上的两次狙击  他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里卡多仰天摔在地上  耳鼻口中都渗出细细的血线  一时挣扎着爬不起來  动力装甲的机件已有多处损毁  速射机炮的炮弹也打光了  这时的里卡多  可以说沒什么战斗力  他手下的老兵们围拢过來  两个人试图把他从机甲中弄出來  其余六个则在里卡多前方布成了一道新的防线  不过所有的人都清楚  在好象不是由血肉组成的巨人玛瑟姆面前  这道防线就和纸一样脆弱  玛瑟姆只需要一声咆哮  就可以杀死他们全部

  “玛瑟姆  ”苏在百米外的一栋楼房屋顶出现  左手持着战术板  右手单执着步枪

  “苏  ”玛瑟姆活动着脖颈  紧盯着苏的眼睛闪动着微不可察的火焰

  “想知道马利姆的消息吗  ”苏平静的问  那是恶魔一样的平静和无动于衷

  “告诉我  ”玛瑟姆回答简单直接  他知道和苏绕圈子毫无意义  他不喜欢浪费时间  苏也一样

  苏左手按动了战术板  屏幕下方几个小孔中射出数道激光  在空中织成了一幅立体图像  尽管相距遥远  战术板的功率又非常有限  影像非常的淡  但是苏相信玛瑟姆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嗵  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声传來  然后玛瑟姆的后心处溅起一蓬火花  但是这个巨人甚至身体都沒有摇晃一下  这一枪射自千米之外  听枪声应该是改装过的巴雷特  对于初涉狙击  并且沒有任何能力专精强化的丽來说  能够作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不错了

  苏简单的说了一句:“丽  停止射击  ”就再无下文

  沒有看到苏有任何关心或者是关切的表现  完全是对陌生人及下属的冰冷  玛瑟姆略有些失望  在这个从身体深处散发着冰寒的男人面前  玛瑟姆沒有信心可以用什么人來威胁苏  如果苏根本不在意人质的死活  那么挟持人质的举动就会变得非常愚蠢  玛瑟姆自己会成为苏手中那支威力大得不可思议的步枪最好的靶子

  这时空中的图像已经开始成型  可以看出是在一间明显属于超时代科技的实验室中  中央有一座实验台  几名穿着全封闭防护服的研究员正在实验台旁忙碌着  实验台上  正躺着马利姆  着的他  看上去象一只猴子更多过一个人  而且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肢解  被切分成了几十段  研究人员不断从他尸体上取下一小块组织  再小心翼翼地放进培养皿中  编号分类  放在旁边的推车上  从画面的一角  可以看到一排推车  推车上放满了大小不一的培养皿  可以想像  培养皿中应该都是马利姆的身体组织

  本來这是众人司空见惯的影像  任何一只有价值的变异生物落到了人类手中  都会是这个下场  可是在这个气氛下  就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马利姆……”出人意料  玛瑟姆并沒有显露出暴怒、哀伤  或者是其它的什么情绪  只是低声念了几遍马利姆的名字  除了苏之外  沒有人清楚马利姆和玛瑟姆之间的关系  毕竟他们看上去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不管玛瑟姆有什么样的反应  苏都完全的无动于衷  冰冷地看着这个巨人  他能够感受到玛瑟姆眼神中那难以觉察的哀伤  他清楚马利姆对于这个巨人的意义  不然那晚也不能利用马利姆重创巨人  在玛瑟姆冲向里卡多的时候  苏立刻调來了处置马利姆的影像资料  在那一刹那  就连苏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但现在來看  这段影像的效果非常明显

  苏并不象表面上那样冰冷和平静  实际上  他的身体现在充斥着饥渴  对于玛瑟姆的饥渴  这是发自本能的饥渴  源自于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玛瑟姆的躯体如同雪地中央一块血淋淋、还冒着热气的鲜肉  而苏的身体  这一刻仿如一头饿了整个冬天的狼

  “吃了它  吃了它  ”苏仿佛听见  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如此呐喊  最后汇合成一道恐怖的洪流  冲击着苏的冷静堤防

  仿佛是感受到了无形的威胁  玛瑟姆的眼神变得锐利和冰寒  他冷冷地说:“我会撕了你  ”

  “是吗  ”苏笑了笑  笑容中多了些莫名的东西  转身消失在废墟中

  吼

  玛瑟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将周围的战士再次震翻在地上  然后猛然跃起  跨过数十米的距离  以不输于苏的速度追了下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