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狂雷 上

章十四 狂雷 上

  苏以平生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废墟的房屋间隙中疾速掠行  无数废弃的房屋和枯死的树木在身边拉长成一条条残影  他的速度已经快到可以借冲势直接在墙壁上横奔数十米的程度

  整个钟摆城的地型在苏的意识中飞速闪现  勾勒出一条条可能的行进路线  苏对这个城市几乎了如指掌  可以最充分地利用每一个角落  回避每一处障碍  保持毫无停滞的高速奔行

  与苏如同猎豹般的敏捷不同  玛瑟姆完全象一辆动力溢出的重型战车  他一大步就是十余米  落脚的地方数米内地面都会瞬间沉陷  玛瑟姆奔跑前进的方式和苏完全不同  如果前方有阻挡的房屋或者墙壁  稍微单薄点的  他会毫不减速地直接撞上去  几乎所有的障碍物都会瞬间崩塌  根本不能拖慢他一点速度  如果从空中俯瞰  可以看到一条尘烟灰龙正在钟摆城中肆虐延伸  而或许会稍稍阻碍他步伐的超大型障碍物则还一次都沒有出现在他选择的路线上  显然  这个看上去并不聪明的巨人  实际上的瞬间计算能力非常惊人  而每过十多秒  玛瑟姆都会找到一次最恰当的切线  來拉近和苏的距离

  几分钟的高速追逐后  苏仍掌握着主动  他巧妙地绕开已方的战士  带着玛瑟姆直冲灾祸之蝎的战斗部队

  其实在钟摆城这种规模的城市中  几百人的战斗本來应该算不上什么  但是由于双方的火力猛烈程度都远远超出了旧时代  因此爆炸声此起彼伏  如同有上千人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很多时候  苏和玛瑟姆都是直接从双方交火的中心地带冲过  不同的是  苏是利用建筑物和地形死角挡住了流弹  而玛瑟姆则是直接从弹雨中冲过  连速射机炮他都不怕  又怎会在意这些自动步枪的子弹

  來回往复几次后  灾祸之蝎的战斗队形已经被彻底冲乱  在小队战斗方面  里高雷和奎因的指挥都堪称出色  更何况还有丽作全局的高度  同时战场上又响起了速射机炮的怒吼  修复了动力机甲和补充了机炮子弹后  里卡多再次化身成为一座移动的人形炮台  成为灾祸之蝎战士们的梦魇  很快  灾祸之蝎的战斗部队就被分割成数块  大半都被包围起來

  战场态势的改观  代价是苏和玛瑟姆之间的距离越來越短  苏似乎觉察到处境不妙  不再在城市中央地带穿插  而是笔直向城郊地带奔去  这样直线奔跑  玛瑟姆就沒办法再利用切线  苏在速度上的优势终于显现

  不过玛瑟姆根本沒有沮丧  嘴角边反而浮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狞笑

  两人间的距离拉开近200米时  玛瑟姆再次跃起  这一次他跳得比以往都要高、也都要远  而且一只大手高高举起  手掌上竟然缠绕起浅蓝色的电火

  就在玛瑟姆行将发动能力的刹那  苏骤然停步  转身  将一颗特异的黄色半透明子弹压入枪膛  然后瞄准了玛瑟姆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快得不可思议、但又让玛瑟姆看得清清楚楚

  腾飞在空中的巨人忽然笔直下坠  好象被数道无形的锁链给生生地拉下來一般  落地站稳时  玛瑟姆距离苏已经不到百米  他看了看黑沉沉的枪口  又再望向了苏的眼睛  遗憾的是  他仍然从苏的眼睛中看不出任何东西  但是苏压进枪膛的那一发特殊子弹  却让玛瑟姆心中暗生凛然的寒意  仿佛是生物对于天敌的本能感应

  子弹是奇异的半透明状  里面闪烁着淡黄色的光波  弹壳上刻印着一行细微的字符  在电光石火的瞬间  玛瑟姆超异的视力仍然把字符印入了他的意识中

  特异生命体专用弹(试用一型)  海伦

  即使不理解特异生命体指的是什么  也可以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发普通的子弹  试用型号表示着作用的不稳定  可以很无害  也可以很狂野  巨人不知道海伦是谁  但这种喜欢到处签名的家伙大都是些疯子  疯子往往会有些惊人的作品

  玛瑟姆双拳紧握  双拳上缠绕着闪闪电光  巨人现在已经完全不加掩饰  酝酿的必定是雷霆一击

  苏双眉微皱  冷冷地说:“你想试试这东西的滋味  ”

  玛瑟姆大笑回应:“为什么不  我未必会死  可是你却死定了  ”

  战斗在瞬间爆发

  玛瑟姆的头猛然后仰  尽管他在刹那间移动了位置  避开了咽喉  但是苏的一枪仍然射正了他的嘴  虽然有防御力场的阻碍  但是近距离的一枪仍然几乎将玛瑟姆的下巴击碎  更为诡异的是创口上即刻染上了一层金黄色  好像弹头内装的全是这种颜色的液体

  而苏也并不好过  巨人双掌向前方挥出  手掌上的电火交织成一张宽数米、高两米的亮蓝色电网  席卷飞出  将苏完整地包围起來  超高压的电流几乎是在瞬间将苏的战斗服烧成焦炭  连带着战斗服下的肌肤也变成了一片炭黑色

  尽管对玛瑟姆一击的威力已经有所预料  但是电网的威力仍然远远超出苏的想象  几乎在电网覆体的时候  苏体表就有半公分厚的皮肤血肉被完全炭化  而电网明亮耀眼的蓝色映入眼瞳时  苏似乎已经触摸到了死亡的预告

  扑通一声  完全变成焦黑色的苏仰天倒下  震荡之下  他身体焦黑的外壳寸寸裂开  露出下面鲜嫩微红的嫩肉  不住渗出淡黄微红的血水來  摔倒之后  苏再沒有哪怕细微到分毫的动作  这种伤势  放在其它人身上  已经是必死之伤  但是苏胸膛仍微微起伏着  看起來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玛瑟姆的情况也沒能好到哪儿去  一击并未把苏赶尽杀绝  此时的他甚至连上前看看苏死透了沒有的能力都已失去  他双手捂着脸  不住发出痛苦之极的咆哮  庞大的身躯在地上滚來滚去  充沛到了极处的力量和坚实无比的身体接连撞塌了几座楼房

  玛瑟姆一双大手的指缝间  不住流下金黄色的汁液  而且越流越多  到最后手掌完全承接不住  从指缝中喷泻而出  被汁液浸泡沾染过的肌肤  也很快的变成了金黄色  并且开始向外渗出同样的金黄液体  玛瑟姆的双手很快全部变成了金黄色  指尖上的指甲忽然片片脱落  露出下面已经半液化的肌肉组织  以及彻底变成金黄色的指骨骨尖

  玛瑟姆一声狂吼  后背、肩头和胸腹处的各自出现几个凸起  然后探出一根根金属尖针來  随着他的咆哮  针尖上即刻开始冒出湛蓝色的电火  随即各处针尖的电火连为一体  结成一张覆盖了玛瑟姆大半个身体的恐怖电网

  玛瑟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  上身各处的尖针即刻缩了回去  于是电网相应回收  遮盖住了他如夏日阳光里不断融化的黄油般的身体

  几乎和苏一样  玛瑟姆大半个身体即刻变成了焦黑色  护甲的皮底早已被高温催化成了炭  而护甲叶片仍是完好无损  但是失去了凭依  于是一片片散落在地上

  当玛瑟姆倒下时  庞大的身体再次让大地颤抖  他身体炭化的表面也被震得不断龟裂  同样露出下面的肌肉  不过由于身体远远比苏要强悍  因此玛瑟姆被炭化的深度仅仅是苏的三分之一  对于身躯庞大的巨人來说  伤势虽重  但还不致命  而且那不断蔓延的恐怖金黄色总算暂时被黑色代替了

  在地上伏了近半分钟  玛瑟姆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叫  用双臂支撑起身体  竟然慢慢地坐了起來  这么一动  他身体表面炭化的肌肤片片脱落  露出下面条理分明的肌肉纤维  而且那些肌肉还在不断地蠕动着  看上去触目惊心

  玛瑟姆勉强张开双眼  露出的只是一片黄白相间的混浊晶体  不过他好象仍然能够看到东西  支持着站了起來  摇摇晃晃地向苏走了过去  最初的几步  玛瑟姆走得非常缓慢  看得出來  他更多的努力是要维持身体的平衡  免得在半途中摔倒  两三步过后  他的步伐才开始顺畅起來  这时玛瑟姆身上炭化的肌肤已经大半剥落  看上去  他就象是一个被剥了皮的巨人  肌肉纤维的蠕动和血管的起伏都清晰地裸露在空气中

  苏仍然安静的躺着  好象已经失去了生命  但是玛瑟姆严重受损的视力沒有发现  苏身体炭化的龟裂下  所有的血肉都在疯狂地蠕动着  频率和速度至少是玛瑟姆的几十倍

  如果用经过强化的视力來仔细观察  甚至可以看到一根根极细微的血管有如触手般疯狂生长、延伸着  它们变成一片片网  覆盖在肌体组织上  然后在自己上面再生成一层新的组织  这些新生成的组织如同土壤  上面即刻发出无数的枝芽  等枝芽长大些  就会发现这又是新的血管

  玛瑟姆已经走到了苏的身边  如刀绞般的剧痛不断地摧残着他每一根神经的枝梢微末  让他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以他的认知而言  不要说小体型的苏  就是一头装甲暴龙也不可能抵抗得住自己发出的超压电网  但是不知为什么  玛瑟姆心中始终有一种隐约的忧虑  觉得眼前这个人类极度危险  而这种危险的感觉并沒有随着他倒下而消弭

  苏用的子弹效果极为恐怖  就算是玛瑟姆的身体也抵抗不住  他用电网覆盖自己  只是延缓、而不是根治了那颗特异生物专用弹的影响  玛瑟姆亟需治疗  但是在这之前  他要先彻底消除心中的隐忧

  玛瑟姆终于走到了苏的身边  抬起巨脚  重重向苏的胸口踩下

  虽然身受重伤  但玛瑟姆的每个动作仍然是充满了不可抗御的力量  他踏下的这一脚  哪怕脚下是头大像  也会被轻易踏扁

  然而玛瑟姆的巨脚落下时  却沒有传來那种踏破一只水袋的感觉  而是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地上  强劲的反震力让他失去了皮肤的上身再次出大量渗出血水  玛瑟姆竭力张大了双眼  低沉地咆哮着  终于勉强看清浑身焦黑的苏不知怎么的移动了位置  斜移出去三米  让开了这致命的践踏

  在玛瑟姆的视野中  苏仍然仰面躺在地上  全身上下都是烧焦的皮肉  他的双眼已经无法睁开  或许眼珠都已被高压电火击成了焦炭

  玛瑟姆提起了右脚  再次重重踩下  然而苏忽然动了  他又横向移出数米  让开玛瑟姆的踩踏

  这一次玛瑟姆看得很清楚  苏的四肢关节似乎可以随意转向  双臂都是反曲着的  象一只蜥蜴般迅速挪移  再次闪开了巨人的践踏

  “这家伙果然不是普通的人类  ”玛瑟姆心头闪过这个念头  可是苏如果不是人类  那又是什么  如果只看他的身体  或许是一种完全和人类沒有关联的变异生物  但是  几乎所有已知能力特异的变异生物或者类人生物在外形上都与人类有很大差异  为什么苏各个方面都和纯血人类几乎一模一样

  仅仅是几个瞬间闪过的疑问  已经让玛瑟姆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寒意  他不再踩踏  苏的动作看起來非常灵活迅捷  而玛瑟姆现在则仅能勉强站立不倒  再踩也踩不中苏

  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玛瑟姆才俯身拾起了一块足以几十公斤重的条石  对准了苏  如果被抛石砸中  苏仍然会受到致命重创

  但是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

  苏又移动了起來  他的运作虽然迅快  但是仍显得十分吃力  而且焦黑身体的表面开始不断地渗出血水  可是他仍然不停地运动着  让开了玛瑟姆瞄准的焦点  有时候甚至直接从玛瑟姆叉开的双腿间穿过  但是整个闪移的过程中  苏的眼睛从未睁开过  他又是如何察知玛瑟姆瞄准焦点的

  高高举起的条石始终找不到机会落下  平时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重量这个时候却象是山一般沉重  玛瑟姆觉得自己的手臂上似乎擎着一整座山  臂骨都开始呻吟  而且他眼前的世界越來越显得暗淡  最糟糕的是  他的身体上又开始渗出恐怖的金黄色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