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狂雷 中

章十四 狂雷 中

  玛瑟姆已经觉察到身体的异样  他咆哮一声  将高举的条石向苏砸去  沒有锁定目标的攻击全靠运气  显然  今天苏的运气不错  而玛瑟姆的则不怎么样  条石重重地砸在一座房屋的石制阶梯上  不光将它彻底砸烂  还让房屋的整个前墙都塌了下來

  虽然落点距离苏的身体只偏离几米  但飞溅的乱石中也只有几小块砸中了苏的身体  根本沒造成什么损伤

  掷出巨石后  玛瑟姆已经是摇摇欲坠  可是苏就在眼前、却不能手刃的事实  象火一样烧灼着巨人的神经  他站在原地  四下张望着  脸上全是挣扎和犹豫  苏仍然安静地躺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  好象从來沒有动过  眼睛也未曾张开  但是只要玛瑟姆有所动作  看上去已经死透的苏就会有所反应

  看到苏诡异的反应和运动方式  一向无所畏惧的玛瑟姆也不由自主地的感觉到心底生出阵阵寒意  巨人看到过无数千奇百怪的变异生物  甚至他自己就和普通的人类有很大的区别  但是苏不同  他让玛瑟姆的本能产生了畏惧、厌恶和痛恨  这些负面的情绪  其实和马利姆无关

  玛瑟姆的犹豫在于  如果他现在选择脱离  还有很大的机会回到前进基地  只要回到了基地  就能活下來  而活下來了  那么什么都是可能的  然而现在苏就在眼前、就在身边  又完全无力反抗  就此放弃离去  实在是难以接受  而且下次再见面时  又不知道苏会变成什么样子

  留给玛瑟姆犹豫的时间其实不多  他站着的每一秒钟都无比宝贵  当他在痛苦抉择的时候  前额上焦黑的皮肉裂开  显露出一块椭圆型的金属状物体  金属物的表面非常光洁  迅速发亮  最后射出了数道绚烂的光线  在玛瑟姆身体前方形成了一个可爱小女孩的影像

  这就是潘多拉

  潘多拉的影像一出现  原本躺在地上动都不动的苏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仍然只睁开左眼  可是不知为什么  玛瑟姆却感觉到有两团强烈之极的光芒闪亮  但是仔细看去时  巨人发现苏的右眼仍然是紧闭  而且左眼也只有幽幽的碧光  不明白方才两团光芒从何而來  难道是幻觉  可玛瑟姆从來沒有幻觉

  苏的眼瞳中完完整整地映出了潘多拉的影像  在他的眼中  这个看上去不过十岁左右的可爱小女孩并不是仅仅是个单纯的影像而已  而是附带了无法计数的数据和信息  这个影像本身就携带了非常浓烈的生命气息  对于苏的诱惑简直就是致命的

  但是潘多拉仅仅是个影像而已  哪怕看起來再逼真  也根本不是真正的人  苏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对一些单纯的光线产生如此强烈的渴望

  苏知道自己的伤势极为沉重  但是依靠着精细到可以控制每一根纤维的身体  苏依然能够移动和闪避玛瑟姆的攻击  他不用睁开眼睛  而是释放出一道无形的力场  并且依靠身体发出多重波束  在力场扩散的范围内  苏就可以探测所有的物体  不仅仅是表面  他可以依靠不同的震波和射线反馈在意识中构成物体内部的影像  所以玛瑟姆的一举一动  都在苏的监测与观察之下  这就是苏新生成的六阶感知域能力  透测  刚刚生成的透测范围只有十米  所以苏虽然闪避  但始终沒有离开玛瑟姆左右

  从某种意义上來说  透测也可以看成是超距触感的进化版本

  潘多拉的影像并不是完全单纯的影像  在身体自行启动了几乎全部感知能力的情况下  那些构成影像的光线在苏的意识中被解构成了无数的数据  这些数据的排列组合让苏身体的最深处萌发出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渴望  渴望去蹂躏、占有、粉碎这个影像  以及影像背后的肉体  而最终  则是吸收和同化  这是最终极的、彻底的占有

  潘多拉的影像数据释放出了一种浓烈的信息  完善、平衡、充满了潜力和无限的可能  这些数据的背后  或许代表了一种高阶生命的特征  以及完全和普通人类不同的基因组合  这是吸引苏的原因

  然而  即使仅仅从影像來看  潘多拉的本体也必定是超出想像的强大  至少比现在的苏要强大得多  想要蹂躏、占有乃至于吸收合并潘多拉  无疑是白日做梦  但是苏身体最深处发出的渴望和呐喊是如此强烈  强烈到苏的身体开始颤动  随时都有可能发力扑上去的地步  以现在苏的状态  如果落入到玛瑟姆的控制范围内  绝对是死路一条

  重伤状态下的苏  很多行动和判断完全依靠本能的反应  他的身体对于生存的渴望异常强烈  这也是所有生物的共同特征  但是对于强大和进化的渴望强烈到了这种不计后果的地步  可是其它生物中不多见的

  终于压下扑向潘多拉影像的冲动后  苏仍然支撑起上身  无数射线震波一道道的涌向了潘多拉的影像  贪婪地想要将她的一切数据都攫取回來

  潘多拉立刻注意到了苏的无礼  那双如黑宝石般的眼睛从玛瑟姆身上转到了苏的身上  即使是从眼瞳的最深处也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  精致到了极处的小脸上也沒有任何表情  但是  苏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她的愤怒  肉眼是看不出什么分别的  但是在苏的意识中  构成她影像的数据在迅速变幻着  将愤怒直接刻印在苏的意识深处

  潘多拉黑宝石般的眼睛闪烁着难以察觉的光芒  在苏的眼里  这些星星点点的光芒每一点都是由无法计数的数据汇聚而成  多到了以苏的计算能力也根本无从分辨多少的地步  不过仅仅是看到这些数据本身  就已经让苏兴奋得战栗  那是饥狼看到肉山的兴奋

  潘多拉眼睛深处变幻的光芒终于归于沉寂  她终于开口了  这次不再是女孩子纯净甜美的声音  而是一个深沉、机械、又有着难以名状韵律的男音:

  “苏  我看到你了  ”

  苏并沒有开口说话  而是通过身体表面的震动发出了一个同样浑厚、悠远的声音:“我也看到你了  ”

  几乎同样的两句话  却有着不太一样的含义

  这个时候  玛瑟姆双眼紧闭  喉咙深处发出阵阵低沉的咆哮  身体的肌肉不由自主地颤动着  本來是新鲜红色的肌肉纤维间隙里  又开始透出丝丝缕缕金黄的颜色  看來他非常痛苦  却忍受着沒有发出任何声音  巨人的两边眼角上  又各自渗出一滴泪水、抑或是体液  不过这也是金黄色的

  潘多拉右手忽然伸出  向苏张开了柔嫩白晰的五根  从她的手心中放射出一片淡淡的光芒  将苏的全身都笼罩了起來

  在被光芒罩上的瞬间  苏闭上了眼睛  身体表面焦黑炭化的部分也自行合拢  将所有内部的身体组织全部掩盖在下面  他的组织肌肉更相应收缩  令焦化部分合拢得更加紧凑  根本沒有给潘多拉那带有复合探测功能的光芒留下一点缝隙

  潘多拉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小手向前虚抓  手心中发出的光芒起了明显的波动  苏炭化的身体表面立刻泛起一层淡淡的黑雾  被光芒照耀到的身体表面正在迅速的崩解

  苏完全沒有想到本以为仅仅是个虚无影像的潘多拉居然有如此凌厉的攻势  不过他反应也极为迅速  四肢迅速移动  瞬间就绕到了半截倒塌墙壁之后  而潘多拉的崩解光线刚刚将他炭化的身体表面侵蚀了薄薄一层

  潘多拉似也沒想到苏的反应居然如此迅速  并且如此正确  她的脸上虽然沒有表情的变化  然而眼中的光芒有所闪动  她右手握拳  向着躲在墙壁之后的苏虚空击出  原本小手上放射出的光芒忽然诡异地聚拢到一起  化合成一柄优雅古典的长柄光矛  然后弹射而出

  看上去应该完全无害的光矛竟然无声无息地穿透了断墙  并且从不及躲闪的苏腹部穿过  光矛并不是本应虚无的状态  矛尖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矛尾则不断延伸  伸向了潘多拉虚握的小手

  苏全身一震  身体痛苦地蠕动着  可是光矛忽然变得坚韧无比  他根本无从脱身  苏左手握住矛柄  右手高高举起  狠狠劈在了光矛矛柄上  他手掌边缘破裂  一抹鲜血染在了光矛矛柄上  鲜血一沾染上光芒  猛然间沸腾起來  发出由无数尖细得如同利刺般声音汇聚而成的啸音

  鲜血犹如无数军蚁组成的蚁群  群起而啮  光矛的矛柄瞬间被侵蚀下去  然后彻底断裂  光矛一断  前半部分立刻闪现了几下  就此暗淡、虚无  而后半部分矛柄的光芒依旧  还在向潘多拉的小手延伸

  苏毫不停留  即刻以难以想象的敏捷在废墟中贴地穿行  躲到了更远也更安全的地方  那几滴落在地上的鲜血自行汇聚成一个极富有弹性的血珠  飞速在地面上弹动着  几下就追上了苏  落在苏的身体表面  苏的身体如有感应  马上在血珠落点的旁边打开了一线缝隙  让这滴血珠重归身体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