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狂雷 下

章十四 狂雷 下

  潘多拉的小手稳定地握上了光矛断裂的矛柄  却完全沒想预料之中的数据传输过來  这才发现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  苏已经脱逃  她随即抬起头  即使隔着重重墙壁和废弃房屋  即使苏已经屏绝了全部气息隐藏下來  潘多拉的目光焦点还是准确地落在了苏的身上  仿佛在她和苏之间  沒有任何障碍和阻隔一样

  这个时候  玛瑟姆的喉咙中又发出一阵低沉黯哑的嘶喊和呻吟  构成潘多拉的光线也开始变得不稳定  而是忽明忽暗  甚至偶尔还会扭曲波动起來  看來巨人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潘多拉似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刚想说什么  忽然听到了苏依靠体表震动发出的声音:“你逃不掉的  早晚都会是我的  ”

  这本來是潘多拉想说的话  沒想到竟然被苏说了出來  而且一个字都不差  不过以两人现如今的处境來说  苏此时此地说这种话实在显得不自量力  但是  他的声音中偏偏有种奇异而又强大的信心  仿佛事实一定会如他所预言的那样实现

  转眼之间  潘多拉已改变了主意  她的声音又恢复成了甜甜的小女孩声音  但是语调机械、精准:“好的  那我等着  ”

  潘多拉回过头  望着整个上半身都已变成金黄色的玛瑟姆  下达了新的指令:“启动回归模式  ”

  命令下达  潘多拉的影像随即消失

  玛瑟姆的身体应声震动起來  双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  转而变成一种空洞的暗红色  他后背和下身的皮肉翻开  伸出数根精密的机械部件  机械构件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繁复的轨迹  上下移位互相咬合  经过这番重新组合之后  玛瑟姆即一跃而起  向灾祸之蝎前进之地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奔行的速度依旧极快  一大步就是十几米  但是这一次支持他前进的不光是肌肉  还有外露的机械构件  巨人的后背上露出六个喷嘴  吞吐着湛蓝色的火焰  推动他庞大的身躯不断加速离去

  以玛瑟姆的速度  用不了一个小时  就可以回到前进基地  然而  他的身体虽然强悍  海伦的生物弹同样霸道  不知道巨人能否支撑到回去的时刻

  巨人离开后  苏身体深处不断发出的嘶吼、冲动即刻消失  整个身体的控制权重新回归到意识的统领下  与此同时全身各处传來的剧痛也齐齐冲入苏的意识  他一时间差点晕死过去  而且重伤之下  不断的过量运动也给他的身体内部组织带來了大量的细微损伤  同时  他的腹部还有一个巨大的创口  尽管创口已经接近封闭  而且创口附近的血肉正在疯狂地生长  以弥合伤口  但是这些活动组织也几乎接近吸干了苏身体内储存的养分  而且它们违背自然规律的活动本身就会带來无法抵抗的痛苦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不得不向身体各处同时发送出上百个数据  封闭掉大部分的痛苦感觉  那种几乎令人窒息的疯狂痛感这才稍稍平息了点  但是接着袭來的就是深深的疲倦和几乎无法控制的饥饿

  苏翻了个身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让他低沉地哼了一声  他手足并用  身体贴地  如一只蜥蜴般移动着  爬到了早已观察锁定的一个灾祸之蝎战士的尸体边  她看來是被爆炸的冲击波震死的  身上沒有显著的伤痕

  苏将她尚算完好的作战服和裤子脱下  然后再次深吸了口气  调动全部意志和力量站直了身体  他全身肌肉一阵轻轻的抖动  将炭化的表皮尽数抖落  露出一个如同新生婴儿般全是浅粉色肌肤的新身体  腹部的位置还残留着一个手指大小的空洞  这个原本超过十公分的创口已接近愈合  而且创口内的血肉还在以肉眼可见的成长速度不断地修补着

  挣扎着将灾祸之蝎女战士的作战服穿上后  苏总算暂时遮挡了自己的身体  他并不希望自己身体上的变化被任何人看见

  做完这一切后  身体的空虚、饥饿和疲劳终于吞噬了苏  他眼前一黑  身体晃了几晃  缓缓软倒在女战士的身体上  在失去意识之前  苏似乎听见身体内部有一个清晰的碎裂声音  就像是什么瓶子摔破了一样  随后一阵冰冷的水波浸满了全身

  这是他最后的意识

  当里卡多找到苏的时候  看到的情景就是苏伏在一个只有内衣的死去女兵尸体上  昏迷不醒  苏身上穿的衣服明显不是暗黑龙骑的军服  而且衣服下面显然什么都沒有  苏白晰细腻的肌肤不光完全将身下压着的女兵比了下去  甚至还让里卡多嫉妒到有些痛恨

  苏头上那片不到一公分的淡金色短发  则让里卡多看得若有所思

  不管发沒发生过什么事  也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时这个女战士是活的还是死的  在里卡多看來都沒有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  在北方战场上  里卡多见过太多比眼前更离奇的事情  哪怕苏真有一些特殊的癖好  那也是他自己的私事

  此时战事已经完全结束  在玛瑟姆逃走之后  灾祸之蝎最后的抵抗旋即土崩瓦解  这些身体和思想都被芯片控制着的战士根本沒有投降的意识  几乎每一个都是死战到底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旧时代的早期  单纯的意志无法弥补战术、装备上的巨大差距  击溃灾祸之蝎主要的抵抗力量后  搜索残敌的行动也稳步推进  在压倒性的侦察和战场支援系统的作用下  零星的灾祸之蝎战士的抵抗根本无法对苏和里卡多的战士构成威胁  即会被密集的火力击毙  等待着这些战士的结局只能是毁灭

  里卡多早就下了动力装甲  他站在苏的身边  盯着苏足足看了有一分钟  至少看上去  苏身上沒有任何显目的伤痕  而且仍有呼吸  不象是受了重伤  只象是累脱力昏过去了一样

  里卡多把快到尽头的烟头扔到了地上  俯身把苏抱了起來  扛在肩头  再向地上死去的女人望了一眼  吩咐着:“把她处理了  刚才的事  从來都沒有人看到过  明白了沒  ”

  在场的都是跟了里卡多多年的老兵  当然不会不明白这么直白命令的意思

  才扛着苏走了几步  里卡多就眉头一皱  自语着:“奇怪  怎么轻了这么多  还是说  他原本就应该这么轻的  ”

  他摇了摇头  沒再去想苏的体重  而是扛着他向预定的集结地走去

  当苏睁开眼睛的时候  入眼的是一张很秀丽的面容  一头金色的长发披散下來  和雪白的医士服一起构成了隐约的诱惑

  发现这是一个十分陌生的环境后  苏的意识几乎是瞬间调整到高速运转的状态  他精准的记忆力立刻找出了眼前这个女医士的身份  她是里卡多的扈从之一  应该同时也兼着情人的职责  确定了她的身份后  苏紧绷的戒备状态随即悄悄松驰下來  他再向周围看了看  这里是个流动性的军医站  许多设备的一角都有暗黑龙骑的标志  应该是里卡多从龙骑总部购买的装备

  “天  你的眼睛可真漂亮  ”女医士紧盯着苏  几乎是呢喃着说出这么一句话

  苏先是一怔  随后发觉自己的双眼都是睁开的  只是右眼仍然看不到任何东西  而且随即传來阵阵刺痛  这是右眼接触到光线的标志

  苏立刻闭紧右眼  如果在光线下暴露得过久  他的右眼甚至都会渗血  苏想了想  向女医士说:“有龙骑的标准行军带吗  ”

  “当然有  不过  你要这个做什么  ”虽然问着  但女医士旋即从旁边的柜子里找出一根暗黑为底、暗金饰纹的布带  递给了苏

  苏用行军带在自己头上斜扎了一圈  将右眼完全盖住  又活动了一下身体  感觉到虽然身体内部仍然是暗伤无数  不过现在大体上还能够行动  以目前身体活动的强度來看  最多再有个六七天  就能够痊愈  这种恢复速度比苏预想得要快的多  而且身体内部的活跃程度也比以往要高  难道  自己的身体又有变化了

  但是苏现在暂时顾不上这个  他掀开被子  赤裸着从可移动病床上跳了下來  随手抓过旁边挂着的一套军服穿上  然后向那双眼发亮的女医士问:“里卡多在哪里  ”

  五分钟后  苏和里卡多坐在一起  里卡多看着苏头上扎着的那根行军带  不禁说:“你这玩意还挺酷  ”

  苏沒有理他

  里卡多也觉得自己的问话有些沒有营养  正想找点别的话題时  忽然叫了起來:“又吃完了  嗨  苏  你这是怎么了  你快把和自己一样多的东西吃光了  ”

  “沒什么  我饿了  ”苏随手打开了一个军用罐头  埋头吃了起來  他开罐头的方式非常野蛮  用复合材料军刀直接居中斩开  然后半边半边地吃掉

  在苏的面前  各种空罐头、餐盒和空盘已高高堆起  苏至少已经吃了十个人一天的口粮  可是还沒有任何止歇的迹象  里卡多看着苏根本沒有变型的身体  托着下巴  暗自思索这么多东西吃下去  都跑去了哪里

  或许该找个机会  把苏解剖了來看看  里卡多有些邪恶地想着

  两个人所在的营帐外面  几名军士托着满盘的食物  正在飞奔过來  但这一次  他们对手上这些五人份的食物能否填饱苏的肚子  沒有一点把握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