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五 来自背后的匕首 上

章十五 来自背后的匕首 上

  在消灭了足有二十人份的食物后  苏终于驱走了饥饿  在重新苏醒后  饥饿的感觉是如此强烈  完全压倒了一切  甚至在填饱肚子之前  苏完全无法思考别的事情

  打扫完最后一个罐头后  苏呼的吐出口气  推开桌子  站了起來

  “你真是个怪物……”站在军帐门口的里卡多终于吐出这么一句话  话音未落  他就一个哆嗦  原來香烟不知不觉的燃到了尽头  烧上了他的手指  这支烟就在点燃时吸过一口  然后里卡多就是夹着它  看着狂吃的苏发呆  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  苏的体型依就匀称而完美  充满力量感和压迫感的同时  又不是一个肌肉怪物  可是那些食物都去哪了  看起來  苏的胃里就象是有个黑洞

  苏沒有理会里卡多的感慨  而是开始活动身体  他接边做了几组诡异的动作  这才皱了皱眉  停了下來

  在苏活动身体的时候  里卡多一直屏住了呼吸  不放过每个细节  直到苏停下了动作  他才长出一口气  问:“嗨  你这个怪物  这套动作是哪学來的  ”

  尽管头顶只有薄薄一层淡金色短发  但是和暗黑色的眼罩配合在一起  让苏几乎可以帕瑟芬妮相比的容貌平添了一丝诡异而神秘的魅力  不过这时他脸上更多的是有一丝隐约的担忧

  听到里卡多问起  苏有些奇怪  回答:“我只是试试身体各部分的机能是否正常  有哪些地方受了伤而已  不过是随便动动而已  这个东西还需要学吗  ”

  里卡多苦笑  说:“是的  对你來说只是随便动动  可是对我们來说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暗黑龙骑中  检测身体伤势的特殊动作是要校官级别以上级别的龙骑才有权限学到  而且并不完全  这些动作  只有经过特殊的训练和以及特定方向的基因强化才能够完全做得出來  在战场上  它不光可以检测出身体隐藏的伤势  而且还有稳固伤势的效果  只要知道准确的伤情  就可以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这样即使是简陋的行军医院也可以救回龙骑一命  你刚才做的动作  和我学到的动作至少有80%的相似度  所以我才会觉得奇怪  ”

  苏沉默了一会  才说:“看來总部什么东西都要收钱  ”

  里卡多点了点头  说:“这是很自然的  只有通过这种方式  才能够将分散在各个龙骑手中的资源集中起來  统一利用  总部若不收费  我们哪來那么多的新装备可以选购  每年又哪会出现几十种的新能力配方  ”

  苏对于暗黑龙骑的运作方式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问:“这次战斗的战果如何  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

  “你的战术板已经毁了  所以我用自己的战术板给总部发了报告  哪  你看  这里就是战果报告  这是战利品清单  还沒有分配  ”

  苏接过了里卡多的战术板  仔细阅读着战果报告  这次战斗龙骑方面一共战死十五人  受伤三十几人  其中战死的大部分是里卡多身边的近卫老兵  他们都是死在玛瑟姆的手下  而苏受到的损失十分轻微  灾祸之蝎方面一共战死130人  重伤被俘3人  龙骑方面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至于长长的战利品清单  苏并沒有细看  而是直接翻到清单尾部  找到了估值部分  这批战利品初估的价值是120万  比马利姆的尸体价值高不了多少  更比苏预期的要低不少  让他有些意外  看來在初步获取了灾祸之蝎的技术资料后  新缴获的东西并沒有给暗黑龙骑带來太多新的东西

  或许玛瑟姆和潘多拉的相关资讯更具有价值  不过出于一种奇妙的心理  苏并不打算将这些资讯与总部分享  在苏看來  潘多拉已经是他的了  而且不能和任何人分享  这种纯粹彻底的占有心理  源自于他的身体本能  并且强烈到无法抗拒

  苏将战术板还给了里卡多  微笑着说:“我看过了  你准备怎样分配战利品  ”

  “这个还不简单  我们一同出的力  所以一人一半好了  ”里卡多耸耸肩  有些无所谓地说

  60万  对于苏來说  完完全全是一笔巨款  不仅是苏  恐怕任何一个龙骑尉官  包括大部分的校官  都不会等闲视之  从对胜利的贡献來看  里卡多沒有象苏一样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但在初期的战局中也有很大的贡献  并且  是他将苏救回來的  而且战斗中里卡多的损失要比苏惨重得多  光是十几名作战经验丰富  能力几乎达到扈从标准的近卫战士的死  给里卡多带來的直接损失就超过了三十万  这些战士并不仅仅是一个个的数字  当配合默契的他们组成队伍时  发挥的战力要远远超过简单的加总  毕竟  人有太多无法用货币衡量的价值在

  所以  里卡多应该拿得更多  以暗黑龙骑通用的战利品分配公式來计算的话  里卡多应该分到80万以上

  苏也知道暗黑龙骑的计算公式  那个看起來非常复杂的大公式对于苏的计算能力來说不是什么问題  所以里卡多的话音刚落  苏就说:“你应该拿80万  ”

  里卡多摇了摇头  依旧是满不在乎地说:“我不缺这20万  但对你不一样  这次的战斗毕竟是从你的任务中分出來的  而且你也救了我一次  就当是任务介绍费吧  这笔钱足够你把三个扈从的能力和装备再升级一次  他们可都是少见的出色扈从  千万别死了  你要先把自己的队伍强化起來  才有能力接更难的任务  赚更多的钱  等你的实力壮大之后  我们可以再合作  和这20万相比  我更需要一个能够共同作战的战友  ”

  “可是我和你的家族还有仇恨  你为什么不选择站在家族那一边  ”苏始终对这个问題找不到答案

  里卡多笑了笑  沒有再看苏  而是望着外面不断忙碌着的战士们  悠然地说:“我在北边打了几年的仗  惟一的心得就是在战场上最可宝贵的就是能够放心将后背交给他的战友  可是在家族里很多家伙的眼中  什么兄弟  什么家族  什么血缘  只要价钱合适  都是可以拿出來卖的  排在我后面的那几个继续人  包括死在你手里的莱科纳  都恨不得我早点死在战场上  好让他们也有机会继续家族的产业  可惜得很  老子偏不让他们如意  ”

  从里卡多的话中  苏听到了隐约的失落和无奈  还有一点点怨恨  不知道在过去的家族内部倾轧中发生了什么  才让他如此的记着  或许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却选择了在北方战场上殊死战斗数年  这件事本身已经不太合情理

  里卡多沉默了一会  才继续说:“在培训基地里看到你  以及你后來处理那些事情的方式  让我觉得你是一个让人可以放心将后背交给你的人  至少家族  和我沒什么太多的关系  现在我手上的一切  可都是我从北方亲手赚回來的  ”

  对苏來说  里卡多的信任实在是有些突如其來  多年在荒野中的经历使他不会轻易地相信任何人  哪怕是刚刚在一起战斗过的里卡多  如野兽一般的苏  对于一个人的信任非常的缓慢  里卡多和他相处的时间还不够长

  这个时候  虽然苏已经吃饱  但是全身各处仍然不断地传來隐约的刺痛  表示仍有大量无法愈合的伤处  对于苏來说  这些无法在短时间内痊愈的伤势都非常的麻烦  而且还有许多地方根本就沒有任何反应  这意味着那里的肌体组织已经完全死去  需要生成新的组织來代替  显然  这又是一个不会很迅速的过程

  现在苏的战力  最多相当于平时的一半  而且由于所有的枪械和随身装备  包括科提斯上尉手制的步枪以及斯格拉手枪  都毁于玛瑟姆的雷电一击  所以苏实际的战斗力下降得更多

  在虚弱的状态下  苏可不会犯下追击敌人的这种错误  虽然对潘多拉的渴望非常强烈  但眼前当务之急是重整队伍  以及养好伤  还在荒野的时候  苏就充分懂得休息和恢复的重要性  同时  他也可以说是选择战场和作战时机的大师

  “我们应该撤回核心控制区附近  重新整编队伍了  ”苏说

  里卡多表示了完全的同意  在他看來  灾祸之蝎经营多年的前进基地肯定是块难以啃下的石头  而且玛瑟姆也给他留下了过于深刻的印象  里卡多很愿意看到有其它的龙骑肯來试探前进基地究竟有多硬  但是他不会干这个活

  就在里卡多取出战术板  开始查看地图的时候  苏忽然皱了皱眉  脸上掠过了一丝阴霾  说:“不知道为什么  我感觉  似乎我们有很大的麻烦了  ”

  里卡多怔了一怔  有些不明白一向出言谨慎的苏为什么会突然说这种话  就在这个时候  他手中的战术板发出滴的一声轻响  一条讯息传了进來  里卡多只看了一眼  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向苏说:“看起來有麻烦了  不光是你  还有我的  所以你刚才说的是‘我们’  说实在的  我真的有些讨厌你的乌鸦嘴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