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五 来自背后的匕首 中

章十五 来自背后的匕首 中

  里卡多手中的战术板投射出数道光线  在空中构成一个魁梧男人的影像  这个男人也戴着一个眼罩  不过方向与苏正相反  覆盖着的是左眼  他脸上、脖颈中都可以看到条条隆起的肌肉  上面覆盖着纵横交错的伤疤

  男人面容狰狞  脸上总浮着残忍的微笑  左手自肩臂向下直到腕部和手掌  都明显比右手要大上一圈  上面戴着一只深黑色的手套  他身上穿着的也是暗黑龙骑制服  苏注意到他手臂上徽章的图案是两枚暗金色单手斧  那是中校的标志  和寻常标志不同的是  这两把单手斧的刃锋上有刺眼的暗红色血渍

  “卡冯中校  绰号‘镰刀’  最喜欢虐杀对手  特别是年轻的  越年轻越好  至于对方性别是男是女倒沒有特殊的偏好  能力域是格斗和灵能  主要能力都是六阶  具体能力不详  他的左手是人造手臂  可以加装各式武器  当然  从他个人喜好來说  左手上加装各式精密刀具的时候更多一些  ”里卡多介绍的语气平平淡淡  但是仅凭影像  卡冯中校已经给人一种森然血腥的印象

  接下來  战术板攒射出的光线一阵变幻  又出现一个红发女人的影像  她一头红发  面容长得还算不错  如果只看左半边脸的话  只是那种艳而近妖的美丽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就象是看到了一只色彩斑斓的毒蛛  她的右脸整个地覆盖在金属面具下  眼睛的部位则是明显的复合电子眼  面具边缘上有几颗明显的镙丝钉  看上去面具是被固定在脸上的  她身上战斗服的样式很奇怪  虽然仍是暗黑为底、暗金纹饰的龙骑风格  但是所使用的材质有皮革有金属  并不是龙骑军服标准的战场织物  她胸前乳部的位置上  是两片弧形的金属罩  令人骇异的是罩缘处也有一颗颗凸起的铆钉

  “嗜血的玛莉娅  中校  三十一岁  主能力格斗域  据说已经有七阶能力  爱好是肢解人体和强奸  她最喜欢面容清秀的年轻人  男女均可  在满足欲望后  她会把对方肢解并且吃掉  她最恨的人就是血腥玛丽  觉得丢了女人们的脸  据说她的名字也与这个有关  ”

  介绍完嗜血的玛莉娅  里卡多又在战术板上点了一下  空中影像随即变成了一个面容刚毅的黑人  他有着半灰白的胡子  衣着和装束都是标准龙骑制服  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林奇  少校  外号食腐虫  主能力灵能域  狙击专家  特点是耐心、冷静和残忍  最擅长寻找掠夺的机会  据说和至少两位龙骑的死亡有关联  但是始终沒有足够的证据  ”

  介绍完林奇  里卡多放下了战术板  说:“暂时就这些  ”

  卡冯、林奇和嗜血的玛莉娅  这三个人单独來看虽然会让人警惕  但是并不足以使苏畏惧  虽然从军衔上看  三个人的能力都要超出苏很多  并且他们拥有的都是战斗类能力  不象苏那样主能力是在辅助领域的感知和神秘学  可是战斗并不是纸上游戏  也不是公平竞技  能力高低只是代表了一种可能性  很多时候不能决定战斗的结果  至于三人不正常的偏好以及明显的残忍嗜杀  也说明不了问題  在实战中这很有可能是个负累而不是助益

  但三个人如果放在一起  那就有很大的问題了  特别是在三个人能力有所互补的情况下

  “这三个人是……”苏皱眉问

  “是來接应我们的人  或者换句话说  他们都是盯上了这边收益的秃鹫  不过这三只秃鹫不只吃死人  如果碰上虚弱的家伙  就是活人他们也一样下嘴  ”里卡多说话的神色已是非常认真  并且仔细斟酌着词句  以使自己的拍档能准确地理解  这是他多年來养成的习惯  平时不管再怎样玩世不恭、大大咧咧  但在应对敌人的时候必须认真  不然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我们是虚弱的家伙  ”苏笑了笑  碧色的眼睛中有危险的光芒在闪动着

  里卡多忽然感觉到皮肤有一丝发麻  不过他依然点了点头说:“至少从资料上看  我们是  我是个五阶能力的少校  而你呢  不仅只是个五阶上尉  而且是感知域的五阶能力  你知道吗  在很多龙骑的眼里  虽然感知域是必不可少的能力域  但是主修感知域的人都是些只会偷窥的小偷  战力可以完全忽略  ”

  “或许吧  ”苏平淡的回应着  然后问:“他们在这个时候來  还真挺奇怪的  我好象沒什么东西值得他们抢吧  而你呢  抢你就意味着和法布雷加斯为敌  你的家族已经这么虚弱了吗  连这些人都敢对你下手  ”

  里卡多摇了摇头  别有深意地笑了笑  说:“恰恰相反  这多半说明法布雷加斯的实力依旧雄厚  他们在这个时候來以这样的阵容到來  应该是把我也列进了目标清单里  我敢打赌一块钱  这里面少不了法布雷加斯家族某些人的努力  ”

  苏默默地看了一会里卡多战术板上不断切换着的三个人的资料  过了一会才说:“他们并不是我刚才说的麻烦  ”

  “嗯  为什么这么说  ”里卡多有些疑惑  他又从头思索了一遍  却一时找不到另外的可能性  在他看來  这次灾祸之蝎的收获已经丰厚到足够把三只秃鹫全部引來的地步

  苏的脸上掠过一阵异样的苍白  他摇了摇头  说:“沒什么理由  只是一种感觉  ”

  虽然只是感觉  但是任何具有神秘学能力人的感觉都需要认真对待  在苏说这句话的时候  里卡多明显感觉到苏的体力瞬间有大量流失  这说明在不经意中苏已经发动了某种能力  不受控制  也是神秘学能力的另一个典型特点  但这都是高阶能力才会有的迹象  里卡多不禁有些怀疑苏的神秘学究竟是几阶

  里卡多略一思索  就抓住了问題的核心:“假设你的感觉是正确的  那么这三个人的背后应该另有一个强大的势力  而我们两个只是一个诱饵  一个用來诱出更大的鱼的诱饵  不过  我的后面可沒什么大鱼  你呢  ”

  几乎在里卡多说话的同时  苏的心中已经浮现出一个美丽的身影  帕瑟芬妮

  帕瑟芬妮

  苏的脸上猛然涌起一阵鲜艳的潮红  然后缓缓平落下去

  毫无疑问  无论从哪个角度來说  帕瑟芬妮都够得上一条大鱼  在暗黑龙骑中已待了有一段时间的苏  早就证实了帕瑟芬妮当初同他讲的那番话的真实性  帕瑟芬妮的身边从來不缺少凶残而又狡猾的恶狼  只等着她筋疲力尽、或者是受伤倒地的一刻  就会蜂拥而上

  现在的帕瑟芬妮风华正茂  不仅仅是智慧和美貌  武力也正处于巅峰时期  如果真是现在就有人开始针对她有所布置  那么说明  幕后的这些人不光有足够的实力  而且已经是急不可耐

  如果  仅仅是如果  苏落在了这些人的手中  或者是被困住  那么在明知道前方会是一个陷阱的情况下  帕瑟芬妮会怎么做

  苏的脑袋忽然一阵剧痛  刺骨的疼痛和恶寒让他骤然出了一身冷汗  仅仅是一瞬间  他本已渐渐恢复的体力又消耗掉了近一半

  她会來  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苏的意识中这样说着

  苏用力的晃了晃头  将这个想法努力驱逐出脑海

  “不  她不会來  ”苏在心中怒吼着  拼命在说服着自己  努力无视掉自己一向依赖信任的直觉

  苏和帕瑟芬妮并沒有认识多久  最初相见的原因  至今对苏來说都是一个迷  而且至少到今天  苏对帕瑟芬妮都沒有什么帮助  更谈不上保护  他只是她的拖累而已  让她欠下了千万巨债的拖累  如果说帕瑟芬妮可以为了救他而举债  那也是因为她仍有还债的能力和把握  至少一时还沒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同  仅仅是一个陷阱的前置就已经出动了两个中校和一个少校  从这个规模來看  想要活捉一个将军  也并非绝无可能

  “她不会來  ”苏站了起來  冰冷地想着

  的确  从哪个角度來看  帕瑟芬妮都不会來  也不应该來  只要她沒有坠入陷阱  或是安然回到龙城  那么苏就是安全的  龙城中势力错综复杂  龙骑也有自己的荣誉和准则  即使是三大家族  也不敢在龙城中公然对付一名将军

  就在苏想要和里卡多说点什么的时候  他眼前猛然一暗  仅余的体力几乎完全流逝  所有的肌体组织几乎都在那一瞬间陷入了停滞  差点因为能量不足而进入沉眠  在将要摔倒的时候  苏对身体精妙的操控起了作用  以最后一丝余力支撑住了身体  沒有倒下去

  在苏眼前彻底沉沒入黑暗的刹那  意识中有一个声音无比坚定地说:“她会來  ”

  “苏  苏  嗨  哥们  醒醒  再不醒要有女人來扒你衣服了  ”里卡多的叫喊声在苏的耳边不断回荡着  简直比一千只鸭子还要吵闹  苏从未发现他的嗓音竟然如此有穿透力  甚至让他体内的某些组织都受到震荡  活跃了起來

  苏勉强张开眼睛  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里卡多推开  这才算清静了一点  他瘫倒在椅子里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渗出的汗浆已经将军服彻底浸透

  “苏  你刚才是怎么了  看起來你又发动了什么新能力  不过要我说  神秘学里那些古怪能力可不能轻易使用  天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里卡多有些啰嗦  不过看得出來是真正的关心

  “我沒事  只是有些累  ”苏疲倦地笑笑  度过最初的空乏期后  他的体力开始一点一滴地汇聚  以还算平稳的速度恢复着  不过糟糕的是  他又饿了

  于是距离上一顿大餐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候  苏又开始猛吃  这一次里卡多坐在桌旁  也陪着他吃  让人惊奇的是  原來里卡多的食量也不差  至少短短十分钟里面他已经吞下了四个壮汉的食物  还沒有吃饱的迹象

  “原來你也这么能吃  ”苏一边对付食物  一边有些惊讶地向里卡多望了一眼

  咔嚓一声  里卡多又撬开一个罐头  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势  他一边大嚼  一边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现在得吃饱点  以后的几天里还不一定有沒有东西吃呢  ”

  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看着依旧在埋头苦吃的里卡多  皱了皱好看的眉毛  说:“他们是冲着我來的  你完全不必卷进來  你还是带着你的人走吧  当然  如果可以的话  最好把我的人也带回龙城去  ”

  里卡多进食的速度根本沒有受到苏的影响  仍是边吃边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了  你以为我一个人回去  他们就会放过我吗  还不如一起对付他们  还能多点把握  ”

  “可是……”苏皱着眉头  他喜欢独自狩猎  当孤身一人在荒野中游荡时  才是他最能够发挥战斗力的时刻

  里卡多抬起头  看了苏一眼  说:“狼群总是比孤狼要有力量  我知道你一定习惯了独立战斗  但是相信我  配合好的队伍是不可战胜的  不光我会留下  我的六名扈从和你的两名扈从也要留下來  我们这个队伍  会给那几只秃鹫一个惊喜的  ”

  苏沒有再坚持  他知道劝服不了里卡多  也明白里卡多自己回去的话  归途上也将是危机重重  里卡多说得对  这个时候  就是要将手上的力量集中起來  才有可能反制敌人  战场上千变万化  人数、能力、军衔和装备并不能决定一切

  经过这一场战斗后  里卡多就等于是和三只秃鹫背后的势力宣战  并且站到了明显弱势的苏和帕瑟芬妮一方  这也等如是和老法布雷加斯决裂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看着还在闷头苦吃的里卡多  又想起了丽、里高雷和奎因  苏感觉到自己现在肩上已经背负了越來越多新的东西  再也不能象以往那样  偌大的荒野随意遨游

  并且  这里还有帕瑟芬妮和梅迪尔丽  两个值得苏用身体挡在她们前面的人

  苏取过里卡多的战术板  默默看着上面滚动着的卡冯、林奇和玛莉娅的图像  忽然微微一笑  说:“里卡多  你知道我最喜欢用什么方式來打消别人的恶意吗  ”

  “什么  ”里卡多愕然抬头

  “恐怖  ”苏微笑着  笑容靓丽得如同恶魔:“超出他们承受能力的恐怖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