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五 来自背后的匕首 下

章十五 来自背后的匕首 下

  当天色再次放明的时候  一列车队缓慢地驶出了钟摆城  车队的行进速度显然是受到满载的物资的影响  除了专门的运输车外  甚至还有几辆装甲战车身后拖曳着挂车  上面堆满了灾祸之蝎的相关设施、装备和人员尸体  把遮雨篷顶得高高隆起  这些都是钱和资源  车队一头一尾各由一辆装甲运兵车押运  保持着队形匀速前进  危险的荒野上  这样的谨慎是必须的  不过车身上醒目的暗黑龙骑标志在这一片区域足可以让有见识的敌人远远退避  至于那些沒有见识的暴民  在暗黑龙骑的火力面前只有被屠杀的份

  车队两边  是隐隐起伏的山峦  山并不高  最多只能算是岩丘  山丘顶部沒有积雪  也看不到什么植物  仅是半腰处有几棵干枯的树  在寒风中伸展着盘虬的树枝

  一只坚实、厚重的军靴踏上了丘顶  浅褐色的裸露岩石显然无法承受军靴的沉重压力  呻吟着开始龟裂  一株明显变异过的小草顽强地从岩缝中探出身体  用根本不属于植物的迅捷将草叶贴上了军靴  然后用叶片边缘锋利坚韧的锯齿不住切割着军靴  看上去非常柔嫩的草叶锯在军靴粗糙的橡胶外表上  竟然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而且留下条条白痕

  军靴只是轻轻的一碾  就将这株凶猛的小草挤碎成了数段  随后  军靴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站到了山峰的边缘

  军靴的主人是个高大的男人  脸上的横肉和伤疤勾勒出一幅掩饰不住的凶残与狰狞面容  他的右手拿着一个战术望远镜  遥望着远方平原上蜿蜒东南行驶的车队  看了好一会  才放下了望远镜  说:“他们不在车队里  这两个狡猾的家伙  ”

  他的身旁响起了一个粗而沙哑的女声:“荒野上的人都是即狡猾  又象蟑螂一样顽强  不要小看了他们  卡冯  ”

  “玛莉娅  你给我闭嘴  ”卡冯中校粗暴地打断了女人的话:“我喜欢荒野上的虫子都多过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  我喜欢狡猾的家伙  这样在捕捉的过程中才会充满了乐趣;我也喜欢生命力顽强的家伙  在我的手里能够多活些时候  带來更长久的欢乐  ”

  只有半边脸的玛莉娅显然并不畏惧卡冯  她红色的头发在寒风中飞扬着  不象是一团火  而是象一丛染了鲜血的乱草  金属的面具在暗淡的天空下散发着幽幽的灰光  听到卡冯的话  她冷笑了几声  如同海鸥般尖利甚至带着隐约回音  说:“你的大话和你的实力并不匹配  卡冯‘中校’  ”

  玛莉娅特意强调了中校的军衔  让卡冯霍然转身  脸上和脖子上每个伤疤都在渗着淡淡的血光  看着他那狰狞的面容  也许大多数的人都会有所畏惧  但是这当中并不包括玛莉娅  对于暗黑龙骑中同样臭名昭著的镰刀卡冯  玛莉娅曾经发表过一个经典的评论:真正的威慑不是靠脸上的伤疤來完成的  当然卡冯能够攀升到中校的阶级  肯定不仅仅是靠长相够吓人  他在听到旁人转述玛莉娅的这句评论后  曾经暴跳如雷  但是最终  他也沒有找上门去和嗜血的玛莉娅进行生死决斗

  这次的任务中  早有宿怨的两个人就这样被安排在一起  也不知道是刻意  亦或仅仅是巧合

  卡冯冷冷地看着玛莉娅一眼  眼神中强烈的带着最后通牒式的警告意味  让她将接下來的嘲讽都吞了回去  毕竟  两个人实力相当  手段也是同样的狠辣  不同的是卡冯更加狡猾而玛莉娅更加残暴而已  两个人互相顾忌  并不想真的冲突到需要战斗的地步  更何况  如果因为仅仅一句话的口舌之争就内讧  从而影响了这次计划的话  那么他们两个的下场将比死亡更加悲惨

  见到玛莉娅适可而止  卡冯也就不为已甚  而是打开了战术板  问:“林奇  你的位置在哪里  ”

  战术板中传來一阵低沉的笑声  直到卡冯快不耐烦了  然后林奇才说道:“这个不可能告诉你  不过我看得到他们的车队  ”

  卡冯低低地咒骂了一句  也沒有再追问林奇的位置  而是直截了当地问:“攻击这只车队有用吗  ”

  “肯定沒用  ”林奇直截了当地回答了卡冯的询问:“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到來的消息  还让车队这样开回龙城  明摆着是个诱饵  让我们暴露自己位置的诱饵  ”

  “龙骑应该都很爱惜自己的扈从  或许我们应该试试  ”卡冯看着缓慢行进的车队  显得很犹豫

  这次不用林奇说话  玛莉娅就反驳了卡冯  她冷笑着说:“苏可不是那种会心肠软的人  如果你对数据有一点点的敏感性  就会知道苏麾下战士的死亡率有多高  而且从他做过的事情來看  我不觉得同样的情况下  你会比他更狠  卡冯中校  ”她再次强调了最后两个音节

  卡冯出奇地沒有生气  只是笑了笑  说:“我用不着判断苏的性格  只要随便试试就可以知道了  阿毛约  动手  ”

  战术板中传來一个粗豪的声音:“听你的  头  ”

  数十公里外的云层中  忽然掠出两具无人驾驶飞机  机身上沒有任何标志  它们比灾祸之蝎的无人机要大得多  机腹上各挂着两枚导弹  两架无人机呼啸着接近车队  根本沒有隐匿行踪的意思  一共四枚小巧的导弹放射着森冷的寒意  任何有些常识的人都会知道  绝对不能从导弹的大小上判断它们的威力

  距离十公里的时候  行进的车队就发现了这两架无人机  显然车队中有感知域的能力者  随着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车队即刻在原野上散开  从远处看去  分散的队形颇有章法  两辆装甲运兵车顶的高射机枪开始怒吼起來  将弹雨向天空倾泄  也不管是否打得中远在射程之外的两架无人机

  迅捷、灵活的无人机如两只鹰隼  从空中直直扑击下來  除非是灵能域武器操控达到五阶的能力者  一般的战士想要用高射机枪或者是高射机炮打下无人机來  只能依靠非同寻常的运气  显然  这些普通的战士不可能具备这个条件

  两架无人机机翼一振  四枚导弹先后离开了机腹  在空中划出醒目的轨迹  射向了四处分散的载重车辆  和旧时代不同  这四枚导弹的尾迹都是浓烈的紫色  这是“紫荆花”对地导弹的典型特征

  车队中大多是经历过多场战争的老兵  对于暗黑龙骑的著名武器装备都知道一二  几乎在看到空中四道紫色尾迹的同时  他们就纷纷从运输车内跳出  就地寻找可以隐藏的地型  再也不管车辆和车上装的东西  装甲战车里的老兵则露出上半身  一串点射  准确地打断拖曳挂车的引绳  战车立即加速  绝尘而去  两辆装甲运兵车则调了个头  拼命想要驶离导弹覆盖的区域  操纵高射机枪的战士也手忙脚乱地钻回了装甲车里  把舱盖牢牢盖上  他们再也不管空中的无人机  反正也无法打中  况且就算是有击中的可能性  现在也是保命要紧

  车队中还有不少属于苏的战士  他们虽然都是进入暗黑龙骑的序列不久  并不了解新时代战争  可是战斗经验都很丰富  看到里卡多麾下战士们的异常反应  他们立刻默契地照做  只有少数菜鸟被队友的奇怪举动弄糊涂了  有的站在原地发愣  有的继续猛踩运输车的油门  想要跟上机动力远超他们的装甲车

  四枚“紫荆花”导弹落点形成了一个蛇形  悄然炸开  空中瞬间形成了四团淡淡的紫雾  雾气笼罩的范围足有数十米方圆  从空中看下去  就象是四朵美丽的紫荆花  随后四点微弱的火光在紫雾的中心亮起  四团紫雾瞬间就化成了恐怖的火球  向上升腾而起  火焰翻卷吞吐着  红黑交织  最后化成四朵小型的蘑菇云  升上了天空

  恐怖的高温和冲击波瞬间席卷了战场  大多数的载重卡车來不及逃出爆炸的范围  被卷进了火浪里  一些侥幸逃出火圈的车辆则被冲击波高高掀起  然后栽落地面  虽然紫色火焰海的存续还不到一秒  但几乎所有被波及的车辆都在燃烧起火  并且开始陆陆续续的爆炸

  那些伏在地上的老兵  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起了火  他们飞快地脱下燃烧的作战服  并且在冰冷的地面上滚动  以此扑灭身上的余焰  不过能够这样做的  只是少数特别强壮的战士  其余的人则都在紫色火焰的包围下悄无声息地死去  从火海中历劫余生的战士们也都身受重伤  不过如果他们还能挣扎着撕开急救医疗套件  注射抗生素后  性命应该是可以保住的

  四朵巨型紫荆花绽放后  平原上已是一片狼藉  十余辆载重卡车熊熊燃烧着  小规模的爆炸此起彼落  将炽热的金属片抛投到几十米远的地方

  在燃烧余烬的外围  那些侥幸逃出生天的车辆纷纷停了下來  战士们一个个从车上走下  默默地看着仍然热浪滚滚的火场  即使是那些从北方生存下來的老兵  也在这突如其來的惨烈打击下失去了主张  耳边的通讯频道里除了沙沙的信号干扰声外  是一片可怕的死寂  甚至连惨叫声都沒有

  “快救人  还有活着的  ”不知道是哪个人喊了一声  几乎所有的老兵都奔向了仍充斥着火焰和爆炸的火场  他们在奔跑的过程中就取出医疗套件  准备给那些无力自救的兄弟们以帮助

  “多么感人的一幕啊  ”站立在山顶的卡冯中校毫无半点诚意地赞叹着  他转头向玛莉娅看了看  讥嘲地说:“如果我在战场上受了伤  肯定不能指望你來救我  甚至可以说  最好不要让你看到我  ”

  玛莉娅妩媚地笑了笑  说:“我会救你  然后让你变成我的宠物  虽然我非常非常想切碎了你  但是中校的军衔足以让你成为一个很特别的宠物  ”她纤细的手指从红唇上掠过  露出雪白的牙齿  “我会把你养得肥肥的  然后每天切你一小块肉下來  ”

  卡冯盯着玛莉娅  只是嘿嘿地笑了几声  沒有说什么

  在另一个隐秘的山洞里  里卡多重重地砸了一下洞壁  放声痛骂:“这些人渣  居然敢把‘紫荆花’导弹用在自己人身上  这次有充足的证据  只要我死不了  就会让这些人渣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

  “他们本來就沒想着让你回去  ”苏靠在洞壁上  眼睛微闭  好象是睡着了一样  他说话的声音平平淡淡的  和里卡多的愤怒形成鲜明对比  其实车队中也包括了苏的很多下属  死伤比例应该更高  因为里卡多的战士战斗经验要远为丰富  更懂得在极端的情况下如何保住自己的生命

  不过平静并不意味着不在乎  里卡多看着鲜血淋漓的右拳  也变得冷静下來  说:“你说得沒错  他们既然敢用紫荆花  那就是沒打算让我们活着回龙城  那个幕后的家伙  这次下的本钱的确不小  ”

  苏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題  于是问:“紫荆花导弹一枚要多少钱  ”

  里卡多怔了一怔  有些不明白苏为什么会问这个  但仍然认真地回答:“大约20万一枚  四枚一共是80万  ”

  苏站直了身体  透过洞口  望着远方仍升腾着黑色浓烟的天空  说:“紫荆花导弹80万  我们的车队和物资价值超过了100万  他们却能轻易的毁了  说明这件事背后的报酬肯定不止200万  再算上为了钓大鱼而布设的陷阱……他们这次的目标  价值千万以上  ”

  与苏和里卡多有关系的人中  什么样的目标价值千万、目标目前处于什么位置  都是呼之欲出

  苏走到了洞口  望向阴沉的天空  微笑着说:“一个好的猎人永远不会忘记给猎物惊喜  我们也不例外  所以  我们现在应该扔下这三个家伙  去北方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