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六 越长大 上

章十六 越长大 上

  向北方去不见得是个好主意  却一定是个疯狂的主意  虽然暂时摆脱了三只秃鹫  但是他们随时会追踪而至  最重要的是北方布设了对付那个价值千万以上目标的陷阱  他们向北方去  就是主动接近了陷阱  不管怎么说  组成陷阱的那些人实力应该要超过卡冯这三只秃鹫  他们这样一头撞向了陷阱  很难预料结果  在给了敌人一个惊喜的同时  也很可能是自投罗网

  假如  这个陷阱真的存在的话

  在向北方进发的途中  里卡多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  所谓陷阱的存在  以及价值千万的目标  都是推测的结果  一切都基于苏的直觉  而无任何真凭实据  问題是  苏虽然有神秘学域的能力  但是他的直觉百分之百值得信任吗  即使是神秘学的能力位阶超脱了进阶  晋入了圣境的大师  恐怕也当不起百分之百的信任

  一行近十个人顶着肆虐的寒风  沿着崎岖不平的荒凉地形向北方行进着  从高空看  他们就象是一行微不足道的蚂蚁

  里卡多裹着防寒风衣  当先走在荒凉的大地上  放眼望去  到处都是荒寂且了无生气的废墟  偶尔有几架歪斜的高压电塔  矗立在大地上  显得格外的苍凉  里卡多身后  依次是丽、里高雷和他的五名扈从  汉伦则走在队伍的最后

  和玛瑟姆一战后  汉伦仅仅在病床上躺了半天就能够下地自如活动了  但是他苏醒过來后  一句话也不曾说过  只是沉默着整理行装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里卡多对他解说了向北方行进的计划后  汉伦点了点头  也就跟了上來  见识过汉伦与玛瑟姆硬拼一记的实力后  不管他伤势是否痊愈  有了汉伦在队伍中  人们的心里就安定了许多

  苏并不在这个队伍里  他远远地游走在队伍的前方  进行前出侦察

  距离队伍前方约五十公里  苏微微弓着身体  在复杂而且难以通行的地面上小跑前进  遇到大的裂隙  他会忽然加速  然后悠然弹起  身体在空中舒展开來  再收缩蜷曲  轻盈地越过往往宽度超过20米的裂隙  如羽毛般飘落在地上  再继续向前奔跑

  他还是喜欢这种自由自在、不拘一格的战斗方式  但是这次还是与以往有所不同  他需要在确定敌情后  将敌人引诱到身后小队设置的伏击圈内  而不是自己孤身一人去攻击歼敌  苏很不适应这种方式  似乎被套上了无形枷索一样  但以他对丽、里高雷、里卡多和汉伦能力的了解  这些人的组合可以说是远战近攻全能  整合后攻击力的猛烈程度绝不是他单枪匹马所能比拟的  在认识到这一点后  苏开始努力调节自己  去适应和配合这个战斗团体

  苏奔行的方式很奇怪  他每跑出几公里  就会半蹲在地  用手掌贴紧地面  感受着地面上传來轻微震动

  世间万物并无绝对的静止  因此大地的确是在持续不断震动着的  只是这个震荡非常的轻微  轻微到苏在发展出感知域的六阶能力透测之前  还无从感应得到  但是震荡虽然轻微  构成却非常的复杂  其复杂程度甚至远远要超出了潘多拉的影像  苏在初次感应到大地震荡的时候  曾经试图解构这个震荡的数据构成  结果大脑立刻一阵剧痛  全身储存的体力几乎在瞬间便消耗掉了三分之一  付出如此代价后  解构出的数据也仅仅是和整体相比  小得可以忽略不计的一部分  而且  这些数据本身杂乱无章  应该只是一个无比广大整体上零乱的碎片  在有能力感应到更为广大的世界之前  看來无法窥视这些数据背后的含义

  经过了和玛瑟姆和潘多拉的对抗后  苏本已消耗一空的进化点又多出了22点  这个数目比苏预想的要低得多  他沒想到在经历了始终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一场战斗之后  仅仅获得了这些进化点数

  与此相伴而來的则是一个不怎么好的现象  在与潘多拉对峙之后  苏发觉自己的身体不论是结构还是基因都开始变得不稳定  与神秘学相关的基因尤其明显

  在明白自己如今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解释这么庞大的数据后  苏每次触摸大地时  就只是寻找一种模糊的感觉  或者是单纯的体验一下大地的震荡而已  这样做好象沒有什么意义  不过总会让他莫名的获得一种隐约的安全感

  大地逐渐向后退去  苏和他身后的小队则日益向北方深入  天气越來越冷  周围的环境也越來越荒凉  在越过了n958一线后  几乎再看不到成规模的聚居点存在  若是放眼四望  视野中大多时候只是毫无生机的一片荒原  几乎不可能找得到食物和水源

  风非常的冷  如果按旧时代的标准  现在温度应该在零下三十度以下  这比旧时代这个时期的平均温度要低得多  寒冷  并且缺乏水和食物  这一带的环境对于任何生物來说  都过于严苛了  而且站在这里的寒风中  会感觉到皮肤上不断有隐隐的刺痛  这是身体感应到过量辐射后发出的警告  生长在新时代的人们  大多对辐射有着天然的敏感和警觉  以提前避开存在着过量辐射的地方

  自进入荒原之后  苏和后面小队的距离就在逐渐拉开  在这种环境下前进  即使是拥有特殊装备的龙骑方人员  也是倍感吃力  只有丽和汉伦这样的格斗域能力者才会仍显得游刃有余

  进入冻原后  骤增的辐射使得队伍中几个体质稍弱的成员不得不服下抗辐射药剂  但是这种药的时效很短  药效一般仅能持续一天时间  因此小队的续航能力开始受到限制  而且在经过了一整天的跋涉后  两个里卡多的扈从已经明显出现体力不支  可是前方的苏仍在不停地向前运动  还完全沒有停下來的迹象  每过一段距离  苏就会在某个地方留下记号  用只有他和里卡多才能看懂的符号注明到达此地的时间、前进的方向以及预留下一个记号的地点方位  这种方式非常的原始  但是在对付可能控制了通讯网络的敌人时  这种原始的手段却是相当的有效

  在两名战友出现明显的体力不支时  丽二话不说  直接抢过那两个人装备  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汉伦则把他们扛在了肩头  就这样跟着大部队前进  这两名扈从一个是电子战专家  一个是医生  属于团队不可或缺的人员  他们也有强化一阶格斗域的能力  身体并不比普通的战士差  但是这样强度的行军连里卡多都感到有些吃不消  更别说这些并不以体力见长的特殊专家型扈从了

  汉伦也就罢了  在北方战场上  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论威名和声望并不比里卡多差  可是丽  这个漂亮而且强硬得有些彪悍的女孩子起初是不被大多数不熟悉她的男人放在眼里的  但是看到背着大得几乎和她身体相当的装备  默默跟着队伍往前走着的丽  男人们都开始重新认识这个表面豪放、粗犷的女孩  并且眼神中有了些敬佩  当然  这里面不包括里高雷

  在出发之前  苏让里卡多将自己的处境通过战术板发送给了海伦  更多的内容就沒有了  苏相信  以海伦那非人类的智慧  应该可以找到解决目前困境的方案  如果她也找不到  那就靠自己、靠拼命、靠运气  不管靠什么  苏相信  总会有办法的  至于关于卡冯三人资料的消息來源  里卡多只是说他在龙骑总部也有足够强力的朋友  可以通过网络截获一些异样的信息  这个消息就是这样得來的  苏从此明白  网络完全不可靠  哪怕是号称绝对安全的暗黑龙骑专用网络也是如此

  在这支队伍的后面  盘旋着三只秃鹫  并且在逐分逐秒拉近彼此的距离  三只秃鹫之间的气氛并不融洽  虽然前面的食物足够它们分食

  在里卡多率领的队伍进入冻原半天后  当夜幕降临时  嗜血的玛莉娅站在了冻原的边缘  那头火红的头发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醒目  在玛莉娅身后  站着十几个装束奇特的人  他们都很年轻  有男人  也有女人  每个人的装束都充满了皮革和金属的元素  整体风格和玛莉娅如出一辙  散发出娇艳和疯狂糅合混杂的气质  他们配备着各异的武器  以各式刀具为主  其中当然也有步枪

  玛莉娅看着眼前广袤无边、孤寂、冰冷的冻原  再看了看身后这些根本沒带什么装备给养的扈从  冰冷妖异的脸上掠过一层阴影

  这片冻原环境的恶劣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  凭借着高度改造的身体  玛莉娅可以在这片冻原上横行无忌  但是她手下的扈从可不行  这次追击事出突然  他们根本就沒带多少给养  也缺少必要的野外设备  象帐篷、高能燃料、压缩营养剂和必要的净水  这些平时不起眼的东西  在这片黑暗、寒冷且充满了致命辐射的冻原上不可或缺  可是现在要再从临时基地调运物资到这里已经完全來不及  而且这里的地形远看上去平坦缓和  沒有扎眼的障碍物  但是地面上却遍布着利石、棱岩和裂隙  根本不适合载重卡车  奔跑反而是最快的方式

  可是如果沒有必要的物资  就此深入冻原  会是一件非常危险、甚至可以说是愚蠢的事  玛莉娅这些扈从个个长得都很符合她的审美标准  换句话说  既然外貌是达标的首选项目  其他的综合素质就平均低了一个档次  毕竟不是每个人的相貌都能和实力成正比的  在这样的冻原里  他们中至少有一半的人根本挨不过这个夜晚  如果玛莉娅选择孤身进入冻原  缺乏补给的问題迎刃而解  可是新的问題却相应产生

  玛莉娅完全不知道卡冯和林奇的位置  同样  他们也不知道她的位置  她担忧的是  如果深入冻原后  孤身遇上了苏、里卡多以及他们的小队怎么办  那样的结果  玛莉娅很清楚  她必然是凶多吉少  仅仅是一名上尉和一名少校的话  玛莉娅相信自己孤身就能应付  但是前方的上尉和少校和普通意义上的龙骑完全不同

  苏  上尉  能力是感知域五阶  这是资料上显示的  但是不应忘记的是  苏是科提斯训练营出來的少尉  并且在短短时间内如火箭般晋升为上尉  并且按贡献度看  距离少校也仅有一步之遥  科提斯训练营出來的人  从來不能用通用标准來衡量  这已经成了暗黑龙骑的常识

  至于里卡多  档案里关于他能力的记载平平无奇  沒有什么太让人惊奇和瞩目的东西  可是在北方战场上  每次大的战役  除了光芒四溢的帕瑟芬妮外  有突出功绩者多半少不了绰号“猎熊犬”的里卡多  一次两次或许是幸运  次数多了  就不是幸运可以解释的了

  这是让玛莉娅担心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  则是龙骑的实力至少有一半來自于扈从  当然  随着龙骑自身能力的提高  后期扈从已经变得可有可无  他们更多是舒适生活的一种保证  可是想要达到这个境界  至少要有接近将军的实力才行  玛莉娅不光现在还差得远  以她的资质  这辈子恐怕都沒有能力达到这种境界  这也是她无比痛恨血腥玛丽的理由  在她看來  拥有罕见战斗天份的血腥玛丽完全可以染指将军军衔  可是却因为一个最愚蠢的理由  爱情  最终沦为了男人们的玩物  实在是丢尽了女人的脸面  至于另一个天才横溢的女将军  帕瑟芬妮  她长得实在太象一个旧时代的纯正女人  完全不是嗜血的玛莉娅喜欢的类型  所以帕瑟芬妮越是辉煌  她就越是痛恨和厌恶

  嗜血的玛莉娅对于帕瑟芬妮已经厌恶到了如此地步  以至于某一次她甚至公然对帕瑟芬妮加以挑衅  那次动手的结果是  帕瑟芬妮开场就用一记典雅优美的小耳光扇晕了玛莉娅  并且让她在病床上整整躺了三个星期

  所以玛莉娅比其它两只秃鹫更加想要抓到苏  她要彻底地侮辱帕瑟芬妮的男人  在她心中  这相当于还给帕瑟芬妮几十记耳光  那种美妙的感觉会让她陷入无数高潮组成的海洋里  至于亲手抽还帕瑟芬妮耳光  她从來都沒想过

  让玛莉娅的情绪稍稍高昂一点的是  卡冯同样沒有携带多余的物资  现在想必面临着和她同样的困境  可是林奇  这条狡猾的毒蛇  总是喜欢躲藏在阴暗的角落  然后在意外的时间将子弹送入猎物的身体  只要开始行动  谁也弄不清楚林奇的位置  甚至不知道他究竟带了几个扈从

  玛莉娅暗暗咒骂着  他们三个谁都沒有想到苏竟然会如此狡猾  并且如此冷血  直接前往北方  将车队残余的战士和海量的物资以及战利品全部抛下  只带走了最精锐的扈从  他们在战场上抓到了超过70名幸存的战士  本來以为苏和里卡多会來营救这些宝贵的老兵  或者至少会在这片地势复杂的地区和他们展开游击战  但是苏居然说走就走  直扑北方  从沿途留下的痕迹看  他们走得非常坚决  根本沒有什么犹豫  也沒有故布疑阵、浪费时间

  越过了这片冻原  再向东走  就是另一处行动预设的阵地  从目前的情况看  苏的目标竟然就是那里  如果真是如此  按照他们现在的行进速度  再过一天  他们的小队就会出现在预设阵地的后方  虽然玛莉娅并不认为苏会知道另一处预设阵地的确切位置  但是眼前这种诡异的战局太让人不放心了  一旦听任他们就此穿越冻原  并且真的安然出现在阵地之后  那么哪怕是苏立即被撕得粉碎  玛莉娅、卡冯和林奇的任务也就失败了  这样简单的任务以这种愚蠢结局失败的话  后果即使是她也不愿意去想上一想

  权衡了一番利弊得失  玛莉娅立刻召集一半更有战斗力的扈从  让他们跟随自己进入冻原  其余的人则返回临时基地待命  随后  她当先走入冻原  冰寒的风席卷着她火红的头发  象是一柄随时都可能熄灭的火炬

  刚走进冻原一公里  玛莉娅的战术板中就传出卡冯的声音:“嗨  亲爱的玛莉娅  你进了冻原沒有  我已经在十五公里的地带了  ”

  玛莉娅以阴冷的声音回答:“当然进了  不过休想我告诉你我的位置  你带扈从了沒有  ”

  “带了  二十二个  ”卡冯的声音伴随着轰轰隆隆的大笑

  “你带了22人份的给养  ”玛莉娅很有些奇怪

  “一份也沒有  要是抢不到敌人的给养  那他们就去死好了  ”卡冯说得轻描淡写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