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越孤单 中

章十七 越孤单 中

  并不是先前清亢悠远的狙击枪声  然而比那个更让人心悸

  耳边回响起的是多重奏汇集成的交响乐  有沉闷而厚重的狙击枪  但更多的是如同狂风暴雨般密集的自动步枪、速射机枪以及连绵不绝的爆炸  火力覆盖的强度  让玛莉娅错以为自己遇上了一只军队  即使知道里卡多和苏都带着扈从  但是只有十个人左右的规模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劲的火力  这只能说明  他们精心准备、并且配置了相应的武器  看來在这危机四伏的冻原上  猎人和猎物的角色并非一成不变的  玛莉娅十分讨厌自己意识到了这一点

  枪声分自二个地方同时响起  与玛莉娅现在所在的方位稍微有点距离  从位置判断  正是玛莉娅和卡冯被甩在后面的扈从  惨叫声几乎是和枪声同时响起  证实了她瞬间的判断  而那些多少有些熟悉的叫声让玛莉娅知道  死伤的都是自己和卡冯的扈从  智脑也佐证了这一点  在分析比对了收集到的声音样本后  玛莉娅和卡冯的扈从名单中有五个名字变成了灰色

  嚓的一声轻响  玛莉娅双手手背上各自弹出四条细而长的刀刃  她身体向前一弓  后背上接连射出十余条飘刃  紧追着不远处的苏而去  而她自己  体型忽然胀大了整整一圈  双眼中泛上浓浓的红色  再也看不到眼瞳  只有混浊的红  玛莉娅双手点地  发力纵跃  身体舒张蜷曲交替  象极了一头狂暴的凶狼

  换了姿势之后  玛莉娅的速度再次增加  提升了近一半  她和苏之间的距离急速缩短  见到这一情形  卡冯明显有些焦急  也在咆哮中提高了速度

  不管是玛莉娅还是卡冯  危险的直觉都在这一瞬间降临

  黑暗中  冻原上霍然出现两个身影  他们半跪在地  手中的龙枪三型自动步枪喷射出淡淡的火焰  密集的弹流前后衔接  迎头泼向了玛莉娅和卡冯

  几乎在身影出现的同时  卡冯立刻就开始不规则的移动  左臂上更是张开了一面棱形的金属薄盾  护住了上身  弹流旋即击打在金属护盾上  火花四处飞溅

  本來根本沒有将校官级暗黑龙骑中非常流行的龙枪三型自动步枪放在眼里的卡冯中校  立刻发现自己错得厉害  他之所以轻视自动步枪  是因为那种枪械的射速和射击精度很难对他构成威胁  即使中了一两枪  也无损战力  可眼前的情况却完全出乎意料  不论卡冯怎样闪避运动  手上的护盾始终承受着强大的压力  露在护盾外面的双腿也时不时传來刺痛  虽然卡冯腿上暗藏了高硬度的轻质护甲片  但是仍然不可避免地受了点伤

  龙枪三型自动步枪可用弹链供弹  射速极高  在战场上主要用于火力压制  并不以精度见长  可是这把步枪在那个人手里  子弹有如长了眼睛一样  跨越超过三百米的距离  依旧准确地落在卡冯中校的身上  射击技艺精湛之外  对卡冯运动轨迹的判断才真正堪称恐怖

  几秒钟的功夫  卡冯就连中数弹  卡冯绰号镰刀  是因为他擅用冷兵刃作战  特别擅长刀具和电锯  敢用冷兵器作战的龙骑  敏捷和速度必定是长项  闪避子弹更是最基本的功夫  可是在射來的百余发子弹前  卡冯竟然只避掉了一小半

  就在卡冯动作受弹雨阻断的时候  两个人迅速从左右接近  左边是栗色头发的丽  她奔行的动作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感  如一头猎豹扑向了卡冯  右边冲來的则是拥有如山一般厚实身躯的汉伦  他并不以速度见长  也就和丽相当

  卡冯几乎是在瞬间就作出了判断  身体一个晃动  迎面向丽扑去  虽然丽有着让卡冯垂涎的美丽和火暴  可是此时的卡冯已经深切地感受到了危机  所以要抢先毁掉看起來最弱的丽  左边的汉伦和远方已经收起步枪、正在迅速接近的里卡多  是卡冯真正视为对手的敌人  而丽虽然弱  但一看就知道拥有四阶的格斗实力  这样的对手放在平时甚至很难有机会直接击中他  但是在眼前的形势下  一旦大意被另两人牵制住  正面承受她的攻击  瞬间爆发的攻击力同样可以重创拥有六阶防御的卡冯

  卡冯和丽几乎瞬间就撞在了一起  卡冯左臂一横  棱型护盾挟带一股恶风  以恐怖的力量向丽迎面砸下  丽的栗色短发刹那间被扑面而來的恶风吹得笔直  她性格再火爆胆大  也知道卡冯中校的力量至少比自己高出两阶  如果硬接护盾一击  恐怕会当场震碎全身骨骼  危机时刻  丽展现了全面的能力和高超的格斗技巧  她突然倾侧倒下  堪堪让过护盾一砸  然后左手在地上一撑  身体又突然弹起  已经冲进了卡冯盾牌的内侧

  可是卡冯沒有一点慌张  脸上浮着的是狰狞笑容  他觉得十分可惜  这个女人是真正够味的  身手和脾性都十分对他的胃口  但还沒好好玩过  就要死在他手下了  卡冯的右手寒光闪动  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刃锋还不到十公分的细巧匕首  这才是他擅用的武器  丽想与他拼斗机敏、灵巧与贴身格斗  那简直是找死

  卡冯的动作是如此之快  甚至还來得及在丽回防封堵之前将匕首从她双臂之间探进去  在她胸前划了个十字  然后收回右臂  一个格挡动作  抵住了丽轰击过來的拳头  她的手上戴了金属指套  指套上有锋锐的拳刃  可惜她的力量远不及卡冯  被他一格  就被轻易地挡开

  卡冯满意地看到丽胸前的皮衣、连同里面战术背心一起绽裂开來  露出大片丰腴而富有弹性的胸肌  在她的双乳上  有两条细而长的血线  交叉成一个十字  卡冯左手向内一圈  护盾猛然撞击在丽的背上  将她撞进自己的怀里  而他右手中的小匕首  已经从丽的肋骨缝中刺进了右胸

  在卡冯的计算中  从丽的攻击动作看应该还有后续  而自己的攻击速度是如此之快  丽应该根本來不及停止或者变招  甚至可能还沒有感觉到她自己已经中了深深的一刺  随着她的动作  那饱满的胸部接下來应该完全从胸衣的裂口中跳跃出來  然后他才会在她的左胸下补上一刀  刺入她的心脏

  这个年轻、漂亮而且充满了火爆力量的女人  应该着胸部倒下  如果不仔细观察  外表上根本看不到伤痕  这是充分符合卡冯审美方式的死法  何况如果战斗结束得够快  这个小妞身上的伤口又足够少的话  在尸体僵硬前还可以好好的用一用  稍微弥补一下他的遗憾

  但是  卡冯的预想情景并未出现  丽的后续动作根本不是攻击  而是抓住了卡冯的右臂  用尽全身力气抓住  这样虽然让他的匕首刺得更加深入  然而却也令他一时无法脱身  而在这个极为不适宜的时刻  卡冯发现自己先前的判断应验了  拥有四阶力量的丽全力暴发的话  即使是他  也仓促之间也难以脱身

  从侧面  有一道轻微的风吹向了卡冯  风好象不大  却让卡冯的眼角猛烈抽动起來  他转头  视野里出现一具雄伟如山的身躯  汉伦已冲到自己的身边  汉伦左拳挥起  平平淡淡的向卡冯砸下  不知怎么  看见了汉伦的这一拳  卡冯觉得象是飞來了一整座山峰  他已经无法闪避  能做的惟有格挡  但多次战斗的直觉告诉他  格挡这一拳的结果  哪怕是用护盾格挡  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不过卡冯已沒有选择  他惟一能够多做点的  就是把右手旋动几下  将丽身体上细细的切口变成一个血肉模糊的圆洞  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  他暴露在外面的左小腿上又是连续几下刺痛  竟然又中了里卡多一个点射  密集而且意外的射击让卡冯腿上的护甲片也随之变形  不光刺开了皮肉  还压迫到了腿骨  这次的射击让卡冯的重心略有不稳  创伤也让他左腿的力量稍有减弱  但在汉伦如山般的一拳砸下时刻  重心稍许的不稳已经让卡冯的处境变得极为不妙

  就在卡冯骤然陷入困境的时候  玛莉娅根本无暇高兴  同样有一个射手在不停地向她射击  用的同样是龙枪三型自动步枪  尽管她的动作已经迅如闪电  但是弹流依然不离她的左右  有几发甚至直接击中了她  玛莉娅的身体绝不象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样柔弱纤细  这种枪型的子弹对她造成的伤害其实十分有限  可是这个射手的射击技术虽然比不上里卡多  但也绝对达到了暗黑龙骑尉官的标准  玛莉娅就算再自视不凡  也不希望在这种双方战力均衡的时候  忽然多出一个尉官來搅局  哪怕是少尉也不行  在瞬间  玛莉娅眼角的余光掠过了这名射手  但是沒有认出那个陌生人的身份  她当然不认识里高雷

  玛莉娅的行动刚一受到牵制  本來前方貌似在狼狈奔逃的苏就忽然停住  象一根钉子一样牢牢钉在了冻原上  苏已经回过头  幽深碧色左眼牢牢地盯着玛莉娅  眼瞳深处的狂暴和愤怒甚至于让这个嗜血成性的女人也感觉到了不安

  苏骤然起步  向着玛莉娅反冲过來  他上身前倾  几乎与地面平行  短短距离  速度就已提到了甚至比玛莉娅还要稍快的程度  他的急停反冲  一下就将所有的飘刃都甩到了身后  而代价就是从飘刃丛中硬撞而过  苏的身上又多十几条伤口

  这时  苏早就将步枪和一切多余的弹药装备抛下  双手中各自反握了一把三十公分长的军匕  随后  象一枚炮弹般轰然与玛莉娅撞在了一起  沒错  两个以高速运动的人就是直接撞在一起的  沉闷的肉体撞击声甚至让里高雷的脸扭曲了一下  他放低了枪口  无言地看着纠缠在一起  闪烁身影已经完全重合的苏和玛莉娅  这里已经沒有他插手的余地

  撞在一起的苏和玛莉娅沒有象人们的常识所知道的那样各自弹开  而是象磁铁般紧紧吸附在一起  在极狭小的空间内  两个人都在以不可思议频率疯狂攻击、闪避、格挡  玛莉娅前身的飘刃都刺进了苏的身体  左手紧紧搂着苏的肩背  右手则揽着苏的腰  如果画面从此定格  那么她看起來就象是一个热烈拥抱着情人的女人  可是  现实中  这个动作足以让她双手手背上的飘刃全部刺进了苏的身体

  在相撞的瞬间  苏双手的短匕也刺进了玛莉娅的身体  玛莉娅在那一刻心中是冷笑着的  她身上穿着的奇异装甲虽然是金属与皮革混合  而且皮革占了绝大部分  但是真正的护甲  是植入她身体内部的  即使她脱光了站在人们面前  也只会看到一个身体部分改装的裸体女人  谁也不会想到在那富有弹性的皮肤下面  潜藏着一片片的合金护甲  而且从外表根本无从分辨护甲的位置  苏的两刀  最多也就是刺在护甲上  划开些她表面的皮肉而已  而苏  内脏已经被飘刃刺伤  不过苏身体的紧致远远超出了玛莉娅的想象  细长而薄的飘刃刺入时尚不困难  但是一进入身体  就被紧紧夹住  想要翻卷搅动、扩大伤口  就非常的困难

  苏的双刀几乎在同一时间刺入玛莉娅的身体  而且是深深的刺入  直至沒柄  意外再次发生  刃锋准确地从两片护甲的缝隙中插入  直插体内的脏器  然后在拔出的过程中顺着护罩缝隙的走势横向一划  不光切断了大片的肌肉  还在她的脏器上留下比体表创口大得多的损伤  苏这两刀  精准得就象是在做手术  而且好似对玛莉娅的身体结构、护甲的位置了如指掌  即使是玛莉娅最宠爱的扈从和情人  也不会对她的身体如此了解

  玛莉娅蓦然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  爆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  不是因为痛苦  而是因为对伤势的恐惧  或许苏伤得比她还重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现在的伤已经超出了她原本的预期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