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恐惧与征服 下

章十八 恐惧与征服 下

  站在光头纳斯身后的是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的男人  高大、英俊  一头金色的长发流泄下來  披在肩上  即使是穿着专用的作战服  看到伦菲尔时  总会让人感到似乎有温暖的阳光扑面而來  只有他胸前那三枚不起眼的暗金色短柄战斧在提醒着人们  他们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小人物

  这个山谷虽然是暗黑龙骑的正式驻地  屯积了大量的战备物资  不过却沒有几个人穿龙骑的制服  都是穿着各式各样的作战服  配以千奇百怪的武器和护甲  不可否认  伦菲尔的确英俊洒脱  甚至有些漂亮了  但是和山谷中的人一样  他身上同样有着重重的硝烟味道和杀戮气息  绝非总部大楼里那些脂粉气十足的世家子弟可比的

  看到光头纳斯尴尬的笑脸  伦菲尔哼了一声  沒有理会他  而是迅速向山谷中央走去  象光头纳斯这类的冒险商人是必不可少的  教育他们守点规矩就行了  沒必要小題大做

  山谷北端  背靠着陡峭山壁的位置上有一座三层高的构件房屋  这座山谷内最宏伟的建筑就是卡普兰的司令部  司令部周围只有十几米的空地  有三两个持枪卫兵在游弋  旧时代的斩首、突袭指挥部之类的战术在暗黑龙骑这样的架构下都变成了笑话  在高级军官本身实力强横的情况下  突袭高阶军官聚集的指挥部只能说是自杀

  也曾经有喝醉酒的家伙用单兵对地导弹在近距离轰击司令部  但是一名中校轻轻松松的用手枪凌空击爆了导弹  至于卡普兰那传说中可以防护整个司令部的防御力场  还是沒有人能够一饱眼福

  在这个山谷中呆得稍久点的人都知道卡普兰将军喜欢安静  所以他的司令部中始终是静悄悄的  穿梭不息的军官们都知道要放轻脚步  轻声说话  否则惹來卡普兰将军的怒火  就是件最不明智的事

  可是今天这个惯例被彻底地打破了  司令部内不时回荡着卡普兰将军如狮子般的咆哮  而帕瑟芬妮的声音也会时时响起  她的声音如同一个清脆的风铃  好象并不如何响亮  但是任凭卡普兰的咆哮多么恐怖  都无法稍稍掩压一点帕瑟芬妮的气势  如果听久了帕瑟芬妮的声音  甚至会觉得耳膜痛得厉害  这时人们才会知道这个时刻会将周围男人变成野兽的女人  有多么的可怕

  卡普兰将军还不到180厘米  在这座山谷中属于非常不起眼的那一类  他刚刚过了五十岁生日  已经有些斑驳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他用力地敲着作战室中央的虚拟影像沙盘  一边吼叫着:“我现在正准备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发起攻击  在他们的活动区域内取得一块立足点  并且建立起一个基地  这个基地需要强大的火力  火力  你懂吗  你拿走了这批弹药装备  让我的士兵拿什么去保卫他们自己  ”

  帕瑟芬妮就站在卡普兰一米远的地方  她的脸上非但沒有丝毫的怒意  反而挂着隐约的微笑  可是她的话就让人一点都笑不起來:“卡普兰将军  我本來觉得沒有必要将暗黑龙骑的规典搬出來  您最好也别让我这么做  那批装备我现在就要  并且要在一个小时内准备好  我的人会來接收的  至于您的行动  就往后拖几天吧  等下一批物资到了  再开始攻势不迟  ”

  帕瑟芬妮丝毫不留余地的强势即刻在司令部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弹  几十名军官哗的一声喊  都在愤怒地盯着帕瑟芬妮  他们隐隐围成了一个圈  将帕瑟芬妮和她的扈从包围在里面  从气势上看  只带了不到十名扈从的帕瑟芬妮无疑处于绝对的下风

  “这不可能  ”卡普兰将军态度非常强硬  然而他的心中也有隐隐的不安  他知道帕瑟芬妮  在暗黑龙骑里  沒有一个人不知道她  帕瑟芬妮的智慧、狡猾是和她的美丽与能力并称的  她敢于这样强硬  要么是沒得选择  要么就是有绝对的把握  无论哪种可能  都不是卡普兰愿意看到的  虽然同是少将  但一个今年已经过了五十岁  另一个仅仅二十多岁  而且卡普兰成为将军的时间甚至还沒有帕瑟芬妮长  所以卡普兰对于双方的实力心中有数  不过这里是他经营多年的地盘  而帕瑟芬妮不过刚到北方几个月  这几个月里  她几乎沒怎么來到这个山谷  所以这里的大多数战士  包括那些冒险武装商人  都会听卡普兰的  这是他最大的优势

  “那批物资可不是你的  卡普兰将军  它们属于暗黑龙骑  ”帕瑟芬妮提醒他

  卡普兰双眉一皱  说:“这里我是指挥  物资和人员都由我來调配  ”

  “你之所以是这里的指挥  那是因为在北方你的军衔最高  现在我也在这里  我们都是少将  指挥权是彼此平分的  所以不存在物资和人员都归属你调配的说法  我要那些物资  ”帕瑟芬妮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枝铅笔  漫不经心地在指间旋动着

  卡普兰脸色凝重  他看得出來帕瑟芬妮是认真的  可是作为这里多年來的最高指挥  卡普兰也有自己的威权需要维护  事实上  他已经多少将北方视作了自己独立的小王国  根本不愿有别人來插手  这次的行动很重要  不仅仅是夺取一个前进基地那么简单  卡普兰得到了关键的情报  因此着手制订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  准备通过一系列的打击  一举奠定在北方的战略优势  这样一來  他在总部的发言权就要大得多  而且有可能将这块区域变成他的私人领地  帕瑟芬妮索要的装备数量上不多  但都是单兵使用轻型远程大威力精准型的武器  是精华中的精华  少了这批装备  卡普兰部队的火力就要大打折扣  所以他当然不同意帕瑟芬妮取走它们  但问題在于  这批装备虽然已经运到  但卡普兰还沒有付钱  为了准备这次的战役  卡普兰已经花了太多的钱  甚至于连这些装备的订金都已经付不出  这意味着它们暂时还处在无主状态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卡普兰将军需要这些东西  所以沒人会去要求得到它们

  卡普兰是想先挪用这些物资  在战役获得成功后  再用得到的战利品來偿还物资的价款  这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  也是总部所能容忍的底线  沒有人敢于赖掉暗黑龙骑总部的帐

  可是谁都沒想到  帕瑟芬妮会突然在入夜时分赶到这个取名为胜利谷地的小山谷  亮出身份后  指名就要搬运那批早有默契的货物  看守物资仓库的人当即拦住了帕瑟芬妮  虽然按理说他应该服从帕瑟芬妮的命令  只要这命令合乎暗黑龙骑的规典  但这里是胜利谷地  所有的人  哪怕不是卡普兰手下的人  也都会尊重卡普兰多过陌生的帕瑟芬妮  何况帕瑟芬妮还是个女人  一个年轻的、漂亮的女人

  帕瑟芬妮并不和几个管仓库的人纠缠  而是直接來找卡普兰理论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一场争吵

  卡普兰沉默着  局势发展到目前的程度  说实话他也有些后悔  暗黑龙骑中从來沒有尊敬老人的惯例  同一军衔位阶总是年轻人比较强势  年纪大只代表天赋能力不如人  卡普兰已经看出了帕瑟芬妮的认真  他的见识也不会让他被帕瑟芬妮的年纪和瓷器娃娃一样的外表所迷惑  如果知道帕瑟芬妮是如此的执着  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谈判  在得到相应利益后将这些物资让给帕瑟芬妮  而不是弄到现在的僵持局面

  但是  他也是暗黑龙骑的少将  也是胜利谷地公认的司令  颜面和威权无法放弃  卡普兰很有些暗恨帕瑟芬妮为何如此的生硬  难道她就不懂得一点外交的技巧

  卡普兰将军沉默着  帕瑟芬妮则在耐心地等待着她的答案  一时间司令部中恢复了寂静  只有帕瑟芬妮的铅笔旋动得让人心悸

  就在僵局的时候  伦菲尔走进了司令部  感觉到气氛不对的他立刻笑了几声  向帕瑟芬妮说:“芬妮  我听说你想要拿走一些装备  你知道它们对于这里下一步的战役规划很重要  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得这么急  ”

  “我要去救我的男人啊  ”帕瑟芬妮微笑着说  她的回答立刻让伦菲尔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伦菲尔的尴尬只持续了短短的瞬间  他自嘲地笑了笑  说:“你知道  我们接下來的战役很重要……”

  “你们的战役拖几天不要紧  我的男人可等不了几天  我要这些装备  马上  ”帕瑟芬妮的声音开始转向温柔低沉  让人听得血脉沸腾  可是卡普兰和伦菲尔都清楚  这是她要翻脸动手的标志

  卡普兰依旧沉默  他的沉默被一些属下理解为纵容  在为上司分忧想法的驱使下  一名年轻的参谋站了出來大声斥责:“你凭什么在这里要装备  一个……”

  年轻的参谋还不是正式的龙骑  也沒有去过龙城  他在北方长大  并且在胜利山谷加入卡普兰的卫队  那时卡普兰还只是个中校  而他才十五岁  所以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错误在哪里

  司令部里所有的人都骤然感觉到了如山般的压力  甚至呼吸都为之停滞  帕瑟芬妮的铅笔向那年轻的参谋凌空一指  他的身体就忽然向后飞出  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  这下撞击是如此的猛烈  年轻参谋嘴里立刻涌出鲜血  却又被沉重的压力逼了回去  他的身体中更是爆出密密麻麻的骨碎声  他的身体即刻扁平下去  如同被一个无形的大锤给压过一样  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  可是整个过程非常的清晰  让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除了寥寥几个人  几乎沒人想得到看上去温柔娴雅的帕瑟芬妮下手会如此狠辣  竟然出手就是一条人命  直到这时  人们才想起帕瑟芬妮暗黑龙骑将军的身份  身为一名将军  她对于不属于暗黑龙骑的人握有生杀大权  杀这么一个人只是件小事  而且暗黑龙骑内部的人不能干涉  只有和这件事相关的卡普兰可以表示不满  但这意味着和帕瑟芬妮开战

  卡普兰脸色铁青  胡须都在颤动着  帕瑟芬妮刚才展示的能力让他心中暗自震惊  如果铅笔指向的是他  他虽然挡得下來  但也免不了有些失态  谁知道这是不是帕瑟芬妮的全力

  “芬妮  别这样  我们是有共同敌人的战友  ”伦菲尔苦笑着说

  “你们要记住  我首先是暗黑龙骑的将军  ”帕瑟芬妮淡淡地说  这一次  她身上再也沒有了容易让人误解的诱惑魅力  而是代之以森寒的杀气  人们这才想起來  她虽然到北境不久  却已是战功彪炳  那些让人炫目的战功后面  都是由无数的性命堆积而成的

  帕瑟芬妮向卡普兰  冷冷地说:“那些东西不是你的  你根本就无权扣下  我肯來找你  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既然你一定要逼我  那我就给你两个选择  要么交出东西  要么现在开战  ”

  卡普兰的脸色由青转白  他嘴唇开合了几次  终于还是下不了决心  他狠狠地扔下一句:“反正那些东西还在总部仓库里  你自己去搬吧  记得付足货款  ”然后  就大步出了司令部

  帕瑟芬妮哼了一声  也出了司令部  司令部里虽然有几十名军官  却沒有人再敢拦她的路

  提领物资的工作非常顺利  帕瑟芬妮的扈从不多  只有二十个人  但是个个训练有素  他们很快就将需要的装备全部提走  并且沒有留下任何货款  这笔亏空  就是要卡普兰來填补的  武装完毕后  帕瑟芬妮就带着她的人离开了胜利谷地  在谷地外已经停了几辆越野车  将她们这些人正好

  刚走出胜利谷地  就听见一阵马达轰鸣声  数辆越野车疾驰而來  在帕瑟芬妮面前停下  伦菲尔从最先一辆车上跳了下來  走到帕瑟芬妮面前  笑了笑  说:“你要去帮你的男人了  ”

  帕瑟芬妮立刻展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是的  他是苏  所有的龙骑都知道他  ”

  伦菲尔的表情已经自然了许多  说:“是的  我也听说过他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你  恐怕还是沒几个人知道苏是谁  这样吧  我跟你一起去  也许可以帮上些什么  你看  我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

  帕瑟芬妮向几辆越野车扫了一眼  摇了摇头  说:“你帮不了我  ”

  伦菲尔并不愠怒  仍然带着阳光般的微笑  说:“如果一个上尉都能做你的保护人  一个上校至少也能帮上点忙吧  ”

  帕瑟芬妮哼了一声  说:“你想跟來的话  随你  ”说完  她就跳上自己的指挥车  扬长而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