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碾压 上

章十九 碾压 上

  章十九碾压

  十余辆越野车掀起滚滚烟尘  离开了胜利谷地  开始转向西南  和原先的指挥车相比  帕瑟芬妮现在乘坐的越野车堪称简陋到了极处  除了后部有一个封闭的空间外  沒有别的特殊之处  车内的装饰只能说是简单而整洁  谈不上半点奢华

  她的前一辆指挥车才是真正将军级的座驾  轻盈、奢华、性能卓著、火力强大  车上搭载的设备本身价值是车价的十几倍  那辆车损毁在与鲁登道夫的遭遇战中  事后  法布雷加斯家族以及鲁登道夫本人都私下给出了相应的赔偿  完全足以弥补帕瑟芬妮在装备和人员上面的损失  十几名身经百战且忠心耿耿的扈从的价值是难以用钱來衡量的  但是帕瑟芬妮选择接受赔偿  并且看起來象是忘记了这件事

  其实她不会忘  鲁登道夫和法布雷加斯也不会忘  但是这件事  以这种方式体面的解决最好不过  失去了家族支持的帕瑟芬妮其实无力向法布雷加斯和鲁登道夫深究  而她的对手也不愿意和她结下不可化解的深仇  毕竟  帕瑟芬妮的容貌还在其次  她的年轻、无可置疑的天份以及偶尔发作的偏执  都是让人顾忌的理由  而且  事后梅迪尔丽的强势介入也让人们重新估计局势

  毕竟帕瑟芬妮给人的感觉更多是垂涎  而以血腥、残忍、疯狂著称的梅迪尔丽只会让人畏惧

  帕瑟芬妮坐在全密封的指挥车内  用右手托着下颌  怔怔地想着些什么  这时的她  看起來就象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  车内的环境完全称不上舒适  缺乏智能调节减震系统的越野车不停地颠簸着  让她根本无法入睡  帕瑟芬妮以前的那辆车  即使是在最崎岖不平的地形上行驶  也能够保持车体的绝对水平

  在收到赔偿后  帕瑟芬妮并沒有重置一辆新车  而是买了辆普通的越野车  随便改装了一下  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辆车的身价  还不到前任的零头  多出來的钱  帕瑟芬妮全都用來偿还债务了  虽然她恢复了融资资格  也从议会银行得到了贷款  可是毕竟利息也是一笔大数目

  有生以來  她从未过得这么精打细算过

  正在发呆的时候  车厢内挂着的老式显示屏亮了起來  上面出现的是海伦那不变的脸  她看了看帕瑟芬妮  就问:“在胜利谷地有麻烦了  ”

  帕瑟芬妮沒有说话  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又杀人了  ”海伦直接问

  这次帕瑟芬妮略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说:“他很年轻  如果是旧时代  还只是个大孩子  看得出來  他沒什么经验  也不够聪明  在最不应该说话的时候跳了出來  我只有杀了他  ”

  “这种事以后还会越來越多  毕竟你将军的称号中  至少有一小半是因为亚瑟家族得來的  在所有暗黑龙骑的将军中  你是惟一一个身后沒有任何家世背景的人  所以你还需要杀  一直杀到让所有轻视你的人改变他们的错误为止  ”海伦平淡而又机械地宣判了许多人的命运

  “你知道  我讨厌这样  也讨厌杀人  ”帕瑟芬妮修长的双眉间全是阴翳

  “得了吧  死在你手里的人可不少  ”海伦无情地评论着  让帕瑟芬妮显得更加的痛苦和无奈

  海伦扶了扶眼镜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几页纸  然后说:“你现在的处境并不美妙  在你和苏之间  至少有两道封锁线  一道是明的  一条是暗的  作出布置的人似乎很有把握可以将你和苏分隔开  从而利用苏來挟制你  使你落入他们的手中  ”

  说到这里  海伦看了帕瑟芬妮一眼  特意强调了一下:“他们  是指那些希望把你变成第二个血腥玛丽的男人  他们有钱有势  年纪通常很大  但并不绝对  ”

  帕瑟芬妮笑了笑  沒有评价海伦这看似多余的评论

  海伦继续说:“现在对你产生兴趣  或者说是企图的男人正在增多  有些人已经开始公开宣称要成为你的保护人  比如说跟在你后面的那位伦菲尔上校  在以前从未有过类似的事  我认为  这和你宣称苏是你的男人有关  ”

  这一次  帕瑟芬妮的笑容中多了些讥讽:“就因为他只是一个上尉  ”

  “如果一个上尉可以得到你  为什么一个上校不行  ”海伦反问

  “混蛋逻辑  ”帕瑟芬妮怒了

  “大多数男人都会认可这样的逻辑  而且你是一个女人  在男人们眼里  女人的本事都要再打一个折扣  也就是说  你连一个上校都不如  ”海伦则是一如既往的冰冷、机械和残酷

  对海伦这一点有深刻认识的帕瑟芬妮无意和她争论  毕竟争论的结果往往是她输  她举手投降:“好吧  好吧  亲爱的海伦  你是对的  但你找我  不仅仅是想和我说这个吧  ”

  海伦说:“我要给你两个建议  第一  小心那条暗处的封锁线  我查不出谁是那条封锁线的主持  但不管是谁  对方都有同时应对你和苏前后夹击的信心  第二  就是尽可能快的和苏发生真正的、实质的关系  ”

  帕瑟芬妮啊的一声惊呼  在这个瞬间有点象受惊的猫咪  她沒想到海伦竟然也提出这样的建议  只得含糊地说:“真正、实质的关系  这个……”

  “就是上床  如果你肯送几颗受精卵给我  那当然最好  ”海伦冷冰冰的口气象极了一台刻板冰冷的医疗器械  和她说话的内容格格不入

  看到帕瑟芬妮很有些窘迫的样子  似乎是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  海伦又补充说:“以苏的性格  如果你和他有了这种实质上的关系  他就会自觉地担负起保护你的职责  不管你有沒有这种需要  这是最简单直接  而且代价最小的得到他的方式  用句旧时代的话形容  那就是苏这个人  其实相当的婆婆妈妈  ”

  帕瑟芬妮有些哭笑不得  她摆出一副魅惑表情  说:“亲爱的海伦  我们先别谈那些男人了  我最喜欢的只有你  ”

  海伦罕见的笑了  说:“亲爱的帕瑟芬妮  你的魅力可是对男人女人都有效的  你怎么知道我对你沒有别的想法呢  想玩的话  就不要怕玩出火哦  你知道  我可是经常要给你检查身体的  我可以把这个过程变得很享受  ”

  帕瑟芬妮的笑容立刻僵硬

  海伦看了她一眼  有些意味深长地说:“芬妮  我不管做什么  都是为了你好  你要记住这一点  ”

  帕瑟芬妮觉得海伦的话有些奇怪  不过也沒有去深想  她对于前途有种莫名的不安  也使她无法想得深入  拥有神秘学高阶能力的人  大多数会迷信直觉  他们的直觉也的确比普通人要准确得多  除了神秘学之外  在其它领域帕瑟芬妮也有高阶造诣  甚至比神秘学的位阶还要高  所以她不致于迷信直觉  但总会给与足够的重视

  车队逐渐慢了下來  远方又现出隐约的群峰  在这个将到黎明的时刻  群山都隐藏在黑暗之中  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些什么

  指挥车里的通讯器开始闪烁  帕瑟芬妮按下了通话键  通讯器中响起了扈从长的声音:“将军  前方山区的气息异常  我怀疑那里有埋伏  ”

  “对方什么级别  ”帕瑟芬妮问

  “上校级附近  一共有三个  扈从总数约有百人  ”扈从长回答

  帕瑟芬妮非常信任扈从长的侦察与感知能力  即刻回答:“在对方火力圈外缘停车  全员作好攻击准备  ”

  车队在山丘的边缘缓缓停下  帕瑟芬妮走下了指挥车  遥望着夜幕下的群山  不需要通过任何仪器  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  在群峰间有三个强大的气息  她的扈从长已经四十多岁了  在长达三十年的战斗生涯中  他只犯过寥寥几次的错误

  后方的六辆越野车依次停了下來  车上的人纷纷走下  无需命令  就开始自行做着战斗准备  这些北方战场上锤炼过的战士  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应该干些什么  伦菲尔走到帕瑟芬妮身边  与她并肩而立  他浅蓝色的眼睛凝望着夜幕下的群山  微笑着说:“芬妮  前面有三个很厉害的家伙  我可以对付一个  或者是牵制住两个  等你放倒第三个家伙后再來帮我  两个战术  你随便选吧  ”

  虽然仅仅凭藉气息和感应就可以判定对方的实力与暗黑龙骑的上校差不多  伦菲尔还是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自信  要么完胜一个  要么牵制两个  在北方的这段日子  帕瑟芬妮曾与伦菲尔并肩作战过  甚至有过密切的配合  她知道这个男人并沒有在说大话  他也从來不承诺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  凡是在北方能够生存下來的人  不论外表如何  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本领

  帕瑟芬妮的心中又闪过伦菲尔的简历

  伦菲尔  孤儿  三十二岁  战斗经历二十年  全部在北方战线  十六岁加入暗黑龙骑  他和其它龙骑的高阶军官最大的不同  就是背后根本沒有一个家族  但他又有乐观且和煦的性格  与底层一路爬上來的人常有的阴沉大不相同

  如果沒有苏  也许伦菲尔会有机会  帕瑟芬妮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

  “芬妮  ”伦菲尔叫着她

  帕瑟芬妮收回了思绪  看了看伦菲尔  然后笑得灿若云霞:“这种对手  我自己來就行了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