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碾压 中

章十九 碾压 中

  在这个深沉的夜晚  寒冷的空气中始终充斥着一种淡淡的血腥气

  苏慢慢躬身  将对手的尸体缓缓地放在了地上  温热的血流过他的指间时  甚至让他有些发烫的感觉

  苏摸着自己的肋下  用手指夹住短短一截露在外面的钢片  将它抽了出來  这是根4厘米长的锋利刀片  周边全是倒刺和锯齿  由于设计巧妙  苏已经尽力放松伤口周围的肌肉  但是在抽离刀片时也避免不了伤口的扩大

  苏仔细地看着这枚仅仅四公分长的钢片  借着微弱的辐射光辉  他看到钢片上镌刻着一个小小的花体l字母  不知道代表着什么  l是阴刻的  填蚀的涂料在黑暗中散发着隐约的红芒  被鲜血浸透之后  涂料甚至在沸腾着  不时溅射出灼热的液珠  苏的伤口内外已经完全沒有了知觉  麻木、僵硬  钢片上的毒并非是神经类的毒素  这类毒发作起來非常迅猛  但是在动荡年代  所有的生物都在变异着  它在很多时候都会失去效力  这把钢片上涂抹的毒  更多是类似于一种强酸  依靠对血肉的破坏來增加伤势  而不是希望一举致命

  轻轻按了按伤口附近的肌肉  苏发现有近一分公厚的血肉已经僵硬得象一块木头  这些血肉已经完全坏死  如果不作及时清理  那么毒素还将渗透到更多的范围  苏已经封闭了伤处周围的血管  但是仍然可以感觉到附近的肌体组织在逐渐坏死  如果他都难以对抗这种毒素  普通的人类自然更加的困难

  将已经死去的敌人搜索了一遍  将他尸体放好  再用浮散冻土盖住身体和血迹  避免血腥气在寒夜中扩散  做完这一切  苏仅仅用去了两分钟  他所有的动作都精确无误  就象是一架机器

  这是他今晚放倒的第三个敌人了  这些人的能力并不强  仅仅是某一两项能力特别的突出  综合实力甚至比里高雷还要差些  但是他们非常精于隐藏  而且特别隐忍  对痛苦和伤害的承受能力惊人  并且完全不知恐惧为何物  这些人和灾祸之蝎还不一样  灾祸之蝎的战士是由芯片控制了情绪  负面影响就是不管是战斗还是平时活动  都不是很灵活  它们的芯片还不完善  在控制情绪的同时也影响了智力  但是  今晚的敌人灵活、狡猾而且悍不畏死  可以毫不犹豫地用性命交换苏身上的一个小伤口

  这些人不知道是从哪里來的  但是他们临死前眼睛中交织的平静与疯狂给苏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们散落在茫茫的山野中  潜藏水平堪比专业的狙击手  而且他们可以整夜不动  在隐藏形迹方面也受过专业的训练  不在较近的距离上并且经过细致的观察  即使是苏也很难发现他们

  这是一批训练有素的杀手  在杀掉第一个人时  苏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苏尽管解决了对手  但在被割开喉咙之后  垂死的杀手仍然反手刺中了苏的大腿  他用的就是这种带有倒刺的匕首  在刺入身体后  前端会自动脱离  并且可以随着伤处肌肉的运动刺向肌体的更深处

  这些能力平常  按理说可以轻松杀掉的杀手  仅仅是放倒了三个  就让苏身上多了两个伤口  并且开始感觉到疲倦  但是夜才刚刚开始  前方的路也很漫长  苏还不能休息

  借着暮色的掩护  苏悄悄远离逐渐冰冷的尸体  找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形  将身形潜藏起來  在两块岩石的缝隙间  苏将身体蜷缩成一团  然后体温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升高  体内各处都在传來剧烈的疼痛  肌体间就象是着了火一样

  这在苏來说  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他身体内部的伤势其实非常严重  现在根本沒有痊愈  再被毒药催动  原本已经开始癒合的细微伤处又有破裂的迹象  为了修补伤处  苏身体内部的相关肌体都在疯狂运动着  伤口修复的速度是普通人的数十倍  但是这样一來  他的体温就无法保持和周围一致  在这样寒冷的山区  不能控制体温的话  就如同闪亮的火炬  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只要他在山头上走一圈  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子弹呼啸而來

  虽然苏也在科提斯的训练营中受过反狙击的正规训练  自身超强的感知域和神秘学双重能力也对感应狙击帮助非常大  但是沒有人会喜欢成为狙击的目标

  苏蜷缩在岩石缝中  全身不住地颤抖着  痛苦已经快要达到所能承受的极限  但是他依然在忍受着  而不是选择切断痛觉  在无数次的受伤中  苏已经发现  切断痛觉就象是服用麻醉剂  虽然可以解除当时的痛苦  但是事后被切断的神经网络就会变得些许迟钝  虽然差别非常的小  如果不是以苏精准的全数字化的感觉  根本就体会不到其中的差异  不过苏再也沒有切断过痛觉  除非是在激烈的战斗中  他在感知域的能力越提升  对痛苦的感知也就越敏感  这种來自身体内部的痛苦是全方位的  无处可躲  无处可逃  放大了几倍后  早已经超出普通人的意志极限  这种程度的痛苦  可以让人的理智在瞬间崩溃

  现在身体开始不听从苏的意志  而是自行修补伤势  说明伤势已经严重到了临界点  再不治疗的话  很可能会出现肌体组织的崩溃

  苏的颤抖越來越厉害  身体甚至从地面上弹了起來  不断在岩石上碰撞着  好在这个岩缝非常的狭小紧密  苏要特别改变身体结构才能挤得进去  所以震动得再厉害  也不会担心从岩缝中弹出去  现在他的身体正散发着惊人的高热  如果不是厚厚岩壁的阻挡  以及临时堆起的冻土  苏完全就变成了黑夜中的一座灯塔  而现在  只有从极有限的角度  才有可能窥探到深藏其中的苏

  远处又响起了零碎的枪声

  枪声沉闷而又断断续续  就象是流民间的战斗  那种只有寥寥无几的热兵器和非常有限的几颗子弹的战斗  但是枪声立刻牵动了苏的神经  他的耳朵微微转动着  倾听着周围的声音  对他來说  每一记枪声都象是撞击在心头

  在这片山区中埋伏着的敌人  每一个都是凶狠且狡猾的狼  看不到猎物时  是不会露出獠牙的  既然有了枪声  便是说明有苏熟识的人进入了群狼们的视野

  冻原的东北方  就是连绵不绝的山脉  苏和里卡多一行人刚刚进入山区  就遭遇到了袭击  弹雨从四面八方袭來  并不如何密集  却是非常致命和准确

  突袭來时  苏还在担架上沉睡不起  而队伍中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袭來的子弹刚刚出膛时就有反应  各自闪避和躲藏  汉伦则是一声怒吼  以身躯挡住了最致命的几颗子弹  弹头在刺进他的身体后  就在几乎和钢丝一样坚韧的肌肉纤维中迅速消耗动能  仅仅刺入不到两公分  就纷纷停住  汉伦嘿的一声低吼  全身肌肉蠕动  弹头竟纷纷自行弹出

  第一波弹幕过后  几乎沒有人员伤亡  然而就在这时  苏忽然从沉睡中醒來  整个人从担架上如炮弹般弹起  厉声叫着:“是重炮  快躲开  ”

  他的叫声一起  众人立刻默契地四下散开  里高雷则一把抓住苏的胳膊  想要把他架走  几乎在同时  苏的另一只胳膊则被里卡多抓住  丽仅仅慢了一线冲了过來  却已无处下手

  已沉睡多时的苏身体轻轻一震  瞬间爆发的力量刚好使自己从里卡多和里高雷的掌握中挣脱  然后叫了一声“向这个方向  ”就当先冲了出去  所有人都对苏的感知能力具有深刻的了解  于是里卡多、丽和里高雷立刻分散开來  紧跟着苏冲了出去

  数秒后  十余发重炮炮弹就呼啸而至  炮弹的落点非常精准  恐怖的爆炸威力几乎笼罩了团队能够逃离的全部范围

  在冲击波來临的刹那  苏即刻伏倒在地  并且蜷缩好了身体  冲击波本身并不会对苏造成多少伤害  可是里面的弹片或者是碎石却会带來严重的伤害

  冲击波掠过的瞬间  苏觉得身体上象压了一块数吨重的岩石  而地面也在颤抖着  不住撞击着他的胸膛  苏要用尽全力  才能够紧紧贴伏在地面上  这是苏第一次承受重炮的轰击  也深深震憾于重炮的威力  然而  这种震憾却不如苏预想的那样强烈

  冲击波刚刚过去  苏就站了起來  回头望去  他心中随即一紧  只见里卡多伏在地上  动也不动  背心上不断涌出鲜血  里高雷半跪在地上  右腿上多了一个恐怖的空洞  丽则灰头土脸地从一堆浮土中钻了出來  看上去这次倒是沒受什么伤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