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碾压 中下

章十九 碾压 中下

  爆炸的余波中又响起隐约的尖啸  这种普通人根本感知不到的啸叫代表着大威力的流弹穿梭而过  这些子弹落点精准、时机把握几乎无懈可击  浓重的烟雾几乎构不成什么阻碍  射手们配合默契  射來的子弹交织成网  这样在烟雾中漫无目标乱跑的人就有很大机率被流弹击中

  重炮炮弹依旧零星飞來  配合隐蔽在暗处的枪手  牢牢压制着苏这些人  只有苏、汉伦和丽还能够在这种环境下行动  苏背着里卡多  手里还拎了一个  汉伦则双臂各挟一个  丽背了一个  三个人就这样在弹雨和破片中穿行  寻找着藏身之所

  好在山区地形崎岖多变  到处都可以找到能够隐蔽的地形  苏和汉伦很快就将大多数受伤的人拖到了一个幽深广阔的山洞里  丽随后拖着一个也跟了进來  她刚一进洞  一发微型导弹就在洞炸  强烈的冲击波将她整个掀了起來  然后摔在地上  摔下后  丽翻了个身  就伏在地上不动了

  苏吃了一惊  连忙冲过去扶起了丽  感知到她身体的生命力依旧强劲  这才稍稍的放下心來  丽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苏将她的身体翻了过來  看到在腹部多了一个弹孔  鲜血喷涌而出  她失血较多  但伤并不致命  只要处理好了伤口  应该问題不大  丽虽然格斗域能力足够的强  但是感知域能力并不突出  无法躲避流弹  她的身体也不象汉伦那样强悍  可以无视一般流弹的伤害  而她原本背负的那个人  整个下半身都已不知去向  显然已死得透了

  山洞很深  而且出口不止一个  看上去是个藏身、防守和脱逃俱佳的地方  在身边恰好就有这样一个山洞  苏都觉得应该庆幸自己的运气足够好

  山洞外的敌人并不多  但是训练有素  似乎都是山地战的专家  战术风格阴险、狠辣  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好对付  这是为对付帕瑟芬妮准备的陷阱  仅仅是后翼警戒的力量  就在一个照面间几乎将苏一队人打残

  幸运的是  医生沒有受伤  他贴身的医药包中也有必要的药物和机械

  清点伤患的结果  是里卡多重伤  里高雷和丽中度受伤  基本失去了战斗力  汉伦弹伤虽然多  但只是些轻微的皮肉伤  苏沒有在这次战斗中受任何伤  超强的感知能力结合神秘学往往可以先一步预感到危险的降临  可是他此前与玛莉娅殊死战斗后所受的伤仅仅好了小半  剧烈的战斗又使得这些伤势重新发作  除此之外  里卡多的一名扈从沒能跟进山洞  丽背进來的那个人也失去了生命

  8个几乎人人带伤的队伍  在陌生的山区、被陌生的敌人围困  而且缺少补给  也沒有外援

  山洞中静悄悄的  只有手术工具偶尔碰撞时发出的清脆敲击声  里卡多正在进行紧急的手术  或许真是他的运气太差  先是被二枚弹片击中  又被一颗大威力狙击弹近乎射穿  如果不是他的作战衣是高级货色  防御力整整比苏身上那件高出了80%  早就丢了性命

  医生在紧张地为里卡多做着手术  四根手指大小的发热管被放在周围  这些以化学燃料为能源的小东西可以持续发热十几个小时  热量惊人  是医生的必备品  可以使战场上的伤者免于因寒冷而死  丽在旁边昏睡着  在注射过药物后  她的伤情已经稳定  里卡多、汉伦则在自已处理着伤口  余下两名扈从沒受什么伤  分头守着各处洞口

  苏单独靠坐在另外一头的洞口  怀里抱着一支龙枪三型自动步枪  默默地望着隐藏在深沉黑暗中的群山  他在回想着从钟摆城向北以來发生的所有事  一直到今天的突然遭受打击  虽然说这支队伍还保留下來大半的战力  可是情况的确不容乐观  在作出向北决定的时候  苏清楚记得自己当时的态度根本不容置疑  如果沒有人跟进  那么他就会孤身北上  而这一决定的基础  其实大半是他的直觉  小半來自于里卡多的信息以及决策辅助

  10个人都是聪明人  都知道如果在北方真的存在一条封锁线  一个针对帕瑟芬妮的陷阱  那么他们的力量在封锁线面前就是无足轻重的  如同鸡蛋和石头之间的区别  一只鸡蛋在石头面前只有粉碎的下场  十只鸡蛋的结果也是一样

  哪怕全世界的鸡蛋联合起來  也不可能敲得破石头

  但是在苏作出决定后  丽沒有犹豫的就表示要一起到北方  里高雷随后耸耸肩表示同意  里卡多虽然也赞同  觉得可行  但这是在明白了苏的坚持后才做出的决定  也可以这么说  队伍中其它的人都是被苏硬拉到北方的

  苏忽然觉得双肩上沉重了许多  那里不仅仅有帕瑟芬妮、梅迪尔丽  还有丽、里高雷、里卡多  等等所有跟随着他  或者是与他合作的人的命运  其实他现在实力并不算强  势力更是薄弱得不堪一提  可是这并沒有影响到苏为这些奋战到底的决心  苏还不知道海伦对他的评价  婆婆妈妈  如果知道了  不知该有何感想

  苏忽然如一头猎豹般弹了起來  右腿笔直踢出  踏在洞壁上  顷刻间稳住身体  摆定射击姿势  自动步枪随即低低地嘶吼起來  瞬间就将十余发子弹倾泄到远处一个山丘上  打得泥石四溅

  一个身影狼狈万分地逃了开去  连滚带爬  却奇迹般地躲开了苏这一连串的子弹

  “操他妈的  ”一向温和的苏忽然暴燥起來  罕见地爆了句粗口  一把将龙枪三型的自动步枪在洞壁上摔得粉碎  抽出军刀  向山洞里喊了一句:“我去宰几个不顺眼的  ”  就叨着军刀  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夜非常的寒冷  在这个冰冷的夜里  有些人血冷如冰  而有些人热血沸腾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