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碾压 下

章十九 碾压 下

  杂乱的回忆一闪而逝  苏的身体逐渐停止了震动  体温也渐渐下降  随后  他如一只蜥蜴般悄悄自栖身的岩石缝隙中游出  伏在冰冷的岩石上  微微仰头  凝视着黑夜里群山斧凿刀削般粗旷的轮廓  沒过多久  苏就锁定了一个新的目标  于是他就象一只真正的蜥蜴  慢慢地游入了黑暗

  枪声依旧不时想起  这意味着里卡多他们还处于危险之中  尽管内心深处有一丝隐隐的不安  但是苏仍保持着动作的精准稳定  他控制呼吸轻悠而缓慢  慢慢地贴地游动  在这种伏击与反伏击的游戏中  耐心是成功的第一要素

  夜非常的冷  在极度低温的空气中时间都似乎凝滞了  苏的动作也慢得有些发指  不过那并不是寒冷妨碍了行动  虽然每一个姿势变化的间隔能以秒來计算  但是连贯流畅得似乎已融入周围的环境  变成了自然的一部分

  苏终于接近了目标  那是一个巧妙地伏在两块岩石间的纤巧身影  有着与岩石表面几乎混为一体的伪装  全身上下沒有任何肌肤露在外面  甚至连眼睛都躲藏在护目境后  这样  她的体温就不会散发到体外  也就不会被仪器或者能力者轻易察觉

  是的  这是个女人  虽然无从判断她的年纪和容貌  不过从紧身作战服暴露出來的曲线看  她的身体紧致而又有力  足以让人心动  很多狙击手都有从瞄准镜中窥视世界的习惯  在发现了她的时候  不少人的视线会在那挺翘圆润的臀部上停留片刻  评估下曲线、弹性和紧身裤厚薄之类的问題  她的裤子实在是非常的紧  而且显然非常非常的薄  就象是紧紧贴在身上的一层皮肤  将那个部分的线条和细节都勾勒了出來

  苏从她的侧后方出现  依然无声无息地移动着  逐渐拉近两人的距离  十米  五米

  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缓慢转头  望向周围  但是视野里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以及群山、岩石、植被等死物一成不变的轮廓  苏出现的地方  是她视线的死角  不过她并不太担心  因为她身后的区域另外有人在监视着  即使她们中的每一个人随时都可能调整位置  或许会存在监控的空白地带  但是这仍是一张只是稍显疏松的网  而且她有自己的警戒方式

  在不到三米的距离  苏停了下來  目光终于落在了她挺翘的臀部上  并且变得炽热起來

  她的身体骤然弹起  就象是最敏感的部分被用力捏了一把似的  这次她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什么  真切得就象被实体触摸到了一样  她上身扭转回來  下半身仍紧贴在地上  似乎腰部完全沒有骨头  她并沒有使用长而大的狙击型步枪  甚至也沒有用手枪  而是直接挥手掷出数片小巧轻薄的飞刃  和苏中过的两把一模一样

  飞刃迅捷之极  落点就是苏的眼睛及周围区域  极为精准  在杀第一个人时  苏就是在猝不及防下中了一刀

  不过这次所有的飞刃都落了个空  那名女杀手不能置信地瞪着落在空处、溅射出大片火花的刀片  难道刚才还是错觉  只不过她的这个念头还未全部转完  身体已经僵硬

  一把四十公分长、拆去了握柄的军刀深深地刺入她的颈侧  刀锋从另一端穿透出來  横向切入的刀锋截断了她的咽喉  也切断了她大半段的颈椎

  苏依旧潜藏在黑暗中  沒有露出一点活动的痕迹  冰冷地看着这个敌人在死亡线上无助地挣扎  虽然是掷出的军刀  但是落刀的方位丝毫不差  一刀就已截去她几乎全部的活动能力和大半的生命力

  但是苏还沒有现出形迹上前验收成果的想法  他只是在静静地观察着  实际上两个人相距仅仅是五米  这是苏可以充分发挥透测能力的距离  在他的眼中  女人身体里充斥着过度发达的肌肉  而且许多不但沒有慢慢松弛僵死  反而还处在蓄势待发的状态  他可沒兴趣尝试这种敌人最后一击的滋味  只想耐心地等待着她的死亡

  苏等了足足五分钟  女人才倒了下去  再也不动了  她体内的血液都已停止了流动  应该是死得透了

  苏如幽灵一样走到她的身边  轻轻掀开了她的面罩和护目镜  这是外貌普通的女人  只是临死前凝结的痛苦和对看不到的敌人的凶狠让那张脸显得十分狰狞  苏的脸上沒有任何表情  握住军刀末端  将刀锋慢慢抽了出來  随后  他划开了女人紧身上衣  衣服崩得很紧  被划开后立刻向切口两端裂开  将她的整个胸部露了出來  她的皮肤很白  也很细腻  看起來非常柔滑  似乎隐隐会透出光泽  即使是平庸的脸和身材  有这样的皮肤也会十分诱惑  何况她虽然脸很一般  可是作为一个整体身材很瘦弱的女人  胸还是非常有看头的

  苏用军刀轻轻地拍在她的上  乳肉立刻荡起一片涟漪  然后  她的乳尖突如其來的裂开  露出两个布满了利齿的腔洞  数十枚紫黑利刺瞬间从腔洞喷射出來

  虽然袭击來得非常突然  不过苏早已探测到她的胸部构造有异  因此身体只是略向后退  就避过了漫射的毒刺  不需要进一步的探测  苏已经感知到她的下身器官内也布满了可伸缩的利齿  那些缠身的男人如果真的进入的话  那么即使她已经死了  肌肉本能的反应也会使利齿弹出  从而将男人的绞得粉碎

  苏对她全无兴趣  甚至根本沒有把她当成一个人來看待  他只是想要亲眼看看自己的敌人究竟是些什么样的人  是什么样的风格  况且他的探测和直觉告诉他  这个女人身上的险恶器官并非是移植过來的  而象是与生俱來  也就是说  她们是天生被培养出來作战的兵器

  苏离开了这具逐渐变得冰冷的尸体  继续向下一个目标潜行  刚才在搏杀她的瞬间  苏感应到了有视线扫过这一带  但是并沒有停留  也就是说还沒有发现这边的战况  不过那道视线的源头位置已经被苏锁定  在接连解决了数名敌人后  苏有把握再放倒几个类似的家伙

  战况正在变得危急  枪声更加的致密  黑夜中的狼群被越來越多地吸引到山洞前  并且开始发起试探性的攻击  虽然苏已经干掉了几名对手  但是显然不足以扭转战场上的态势  不过山洞中有汉伦在守卫  让苏多少放下些心事  格斗域的能力者大多拥有比普通人更强的抗毒能力  汉伦也不例外  山洞里的地势幽深而又复杂  也正适合汉伦发挥战力  苏相信汉伦可以支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何况还有里高雷和一名扈从可以做为辅助

  就在苏一边行进  一边犹豫着是应该先扫清潜伏的敌人  还是先行包抄进攻山洞部队的后路时  远方的山岭上突然亮起了几团火光  然后火柱冲天而起  甚至照亮了小半边的夜空  随后雷鸣般的爆炸声才隐隐约约的传了过來  那边的山岭上  爆炸即刻此起彼伏  一团团火球次第升上天空  大块的岩石伴随着浓烟飞起  火光映得各个山头忽明忽暗  立刻撕碎了夜空下群山剪纸般凝固的宁静

  远方的战斗突如其來且又猛烈无比  如同旧时代战争时主攻方的炮火准备  即使是对拥有能力的新时代人类而言  这一刻  这几座山丘也变得不再适宜人类生存

  苏微微挺起上身  凝望着远方的战火  从硝烟、火焰和剧烈的爆炸中  他感觉到了一点模糊的熟悉味道

  不过远方的战场距离这里其实相当的远  尽管在黑夜中看起來似乎很近  即使以苏的速度  在山区行进  也至少要半天的时间才能赶过去  这种激烈程度的战斗  到那时早就该结束了

  苏压下跳动频率变得稍快的心  静静地向下一个目标潜行过去

  此时此刻  在战场的另一端  伦菲尔站在山脚下仰望着完全被烈火与硝烟覆盖的山顶阵地  目瞪口呆

  帕瑟芬妮的扈从分成了三组  一组射击  一组前进  一组供弹  交替轮流  一颗颗威力奇大的榴弹和微型导弹对敌人预设的火力点形成了连续而又猛烈的轰击  一颗旧时代电池大小的榴弹  就有着不输于重炮炮弹的威力

  帕瑟芬妮的扈从们根据不断传回的座标数据  随时调整着的射击角度和方位  三五颗榴弹落下  就会把落点周围的地面连同其上一切障碍物削去数米  在这种饱和式的轰击下  别说是什么工事  就是天然深藏的洞穴  也会被振动波震塌

  十几名扈从  瞬间的火力输出甚至超过了一个重炮团  也难怪在山丘顶一线布防的敌人沒有显示出任何象样的抵抗能力

  帕瑟芬妮抢夺的这批装备  正式名称就叫战场战术火力优势模组  一套的价格相当于数辆主战战车  但只有在真正见识到它的威力后  才会明白物有所值

  如果仅仅是这批扈从  也不可能将山顶的敌人压制得如此彻底  甚至于取得火力优势都很难办到  一开战就形成如此一面倒的真正原因  在于那个穿行于硝烟烈火中的幽淡身影  即使以伦菲尔的眼力也沒完全看清帕瑟芬妮的动作  只知道在发出进攻命令的时候  她即刻冲上了山顶  在他的瞳孔深处留下一连串美丽的残影

  “全体准备  ”伦菲尔回身  高声发布了命令  他的扈从们即刻散开  形成攻击阵形  所有的武器均处于待发状态  只等伦菲尔一声命令  就会攻上山丘  虽然看起來对面山上的敌人数量远远超过已方  但是类似的情况已经遇到过无数次  在伦菲尔的率领下  即使进攻失败  敌人的损失也要远远高过已方  何况率先攻击的还是虽到北地不久  却已享有传奇般声望的帕瑟芬妮

  不过  伦菲尔很快就发现自己下的这道命令完全是多余

  在战火中  帕瑟芬妮自如地穿行着  象是条湍急涧流中的游鱼  这时的她  动作更不可能被伦菲尔捕捉到  伦菲尔看到的  也只是一个个断断续续的残影  从心底震憾于她不可思议的速度

  封锁线的布置严密、完整  一个个火力点互相依托  互相支撑  但在瞬间就可以跨越火力覆盖范围的帕瑟芬妮面前  这种封锁线漏洞百出

  她一边悠然穿行着  一边呼叫着已方的火力  那些掩体中的战士  只能瞪着布满红丝的双眼  拼命将子弹倾泄在那还留在原地的残影上  而实际上  帕瑟芬妮早已不在那个位置  而她经过后几秒内  随之而來的铺天盖地的炮火就会将这些火力掩体一个个掀上天空

  只有强大的能力者才能够阻止帕瑟芬妮  一路上  帕瑟芬妮也遇到了几个能力不错的家伙  他们从藏身的掩体中跳出  恶狠狠地向帕瑟芬妮扑來  但这几个能力与龙骑少校相当的家伙放在别处足以扭转战局  在帕瑟芬妮面前却象是小孩子一样的无助  帕瑟芬妮好似漫不经心地用铅笔在他们额头上轻轻一敲  强者们就纷纷僵立在原地  慢慢地倒了下去  他们木然的瞳孔中  只留下如雪般白的手和手中那根深黑色的纤细铅笔

  微型导弹接二连三地落下  为强者们举行了最后的葬礼

  强者有悍然向帕瑟芬妮正面挑战的  也有想从侧后方发起致命一击的  更多的是发现帕瑟芬妮的时候她已经到了掩体前  根本无路可逃  只能跳出來背水一战的  不管他们的意图如何  无论他们的能力高低  最终的结局都沒有区别

  一个看起來三十岁左右、面容阴沉的男人忽然从掩体中跃出  跟随在另外两名能力者身后  向帕瑟芬妮冲來  从他速度冲势來看  也就和两名同伴水准相当  介于校官和尉官之间  但在两名同伴分别挨过帕瑟芬妮的铅笔后  他速度骤然提升一倍  气势更是如山而起  一拳向帕瑟芬妮砸下  他的右拳上戴着拳套  拳套上电火缠绕  一看就知道威力奇大  由于拳速过快  甚至于空中都响起了刺耳的音爆  瞬息之间  这个阴沉男人的实力提升不止一半  他显然是三名拥有上校级实力的首领之一

  当他冲近的时候  帕瑟芬妮的铅笔甚至还沒有抬到位  才到胸口的位置  男人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  拳套上的高压电火甚至映得帕瑟芬妮的脸忽明忽暗

  可是  帕瑟芬妮竟然在向他微笑  笑容中有一半阴险  有一半天真  她并未抬手  而是直接将铅笔弹出  铅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穿过男人的防线  射正他的胸膛

  啪的一声脆响  铅笔炸得粉碎  男人只觉得自己象是被一列高速列车正面撞中  身不由已地向后飞出  而胸口完全是一片麻木  根本沒有任何知觉  他勉强低头一看  才发现自己胸前不光是作战衣不知所踪  甚至复合材料制成的护甲也完全炸碎  血肉全被炸飞  露出了一排排胸骨

  男人一声尖利的叫  落地后立刻头也不回地冲入黑暗  把所有的部下都丢在了身后  帕瑟芬妮沒有追  甚至连向他的背影看上一眼的力气都省了

  毁灭性的爆炸不断在帕瑟芬妮走过的路线上发生  将一切人为的设置彻底送归混沌  如果从高空俯瞰  帕瑟芬妮就象是一块巨大且无形的橡皮  正将人类在大地上的涂鸦一块块地擦去  虽然战场战术火力优势模组每发射一发榴弹或者是导弹  费用都要比真正的重炮高出很多  但在这种战斗中  它们的敌人会损失得更多

  不顾横飞的弹雨和无序的破片  帕瑟芬妮竟然在战场中央站住  四下张望  喃喃地说:“咦  不是有三个上校吗  其余两个都躲哪去了  哎呀  我的神秘感知好象很久沒用过了  ”

  她话是这样说  可是手中一路飞旋不停  甚至连杀人的时候都沒有丝毫滞留的铅笔骤然停住  在龙骑以及血腥议会中很多人都知道  这是帕瑟芬妮将要下杀手的标志性动作

  在不同的地方  两个身影几乎同时跃起  以不输于帕瑟芬妮多少的速度向茫茫山区逃窜  在他们身后  还有十几个身影紧随而去  速度也足以让普通人瞠目结舌  但是这些幸运儿之后  就沒人还有这样好的运气了  那些争先恐后尾随奔逃的人都迎头撞上了突然落下的弹幕

  帕瑟芬妮抓拢飞散的长发  一边挽起  一边向山下走去  对她來说  这场战斗到此为止  至于收拾残局、清理战场  那是扈从们的事  如果想要抓住或者是杀死那些逃走的家伙  她还要花上不小的力气  这已经超出了本次战斗的预定目标  何时开战  何时当止  帕瑟芬妮自有心得  而且和苏一样  她在选择战场方面也堪称大师

  看着背对战场硝烟和炮火缓缓走來、光耀有如女神的帕瑟芬妮  伦菲尔目光复杂之极

  帕瑟芬妮径自从伦菲尔身边穿过  走向自己的扈从  在擦身而过的刹那  伦菲尔听到她轻轻笑着  说:“才三个上校而已  那还不是随便碾压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