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一山之隔 下

章二十 一山之隔 下

  是什么样的力量  才会令龙骑将军也无法愈合自身的伤口

  苏还不能理解杀狱的力量  也不明白梅迪尔丽为何会与帕瑟芬妮一见面就会陷入死斗  苏知道帕瑟芬妮和梅迪尔丽的关系原本非常的亲密  怎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说  她才是真正的封锁线  才是对付帕瑟芬妮真正的杀着

  苏的心中忽然浮现了这样一个想法  他立即竭力要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  不愿意让如此恶意的猜测落在梅迪尔丽身上  他沒有任何证据來验证自己的想法  能够依靠的只是靠不大住的直觉  可是不论他如何努力  都无法完全将这个念头彻底扑灭

  苏的心底猛然一凛  似乎有无形的目光瞬间洞穿了他的身体  看到了他心底深处的想法  苏立刻抬头  追寻着目光的來处  可是空中除了破碎的辐射云之外  再无其它

  “梅迪尔丽  你是來抓我的吗  ”帕瑟芬妮凝视着那张冰冷的面具  轻声地问  她握拳的双手在颤抖着  血珠四下飞溅

  苏心底骤然勃发一股怒意  几乎不可压制  帕瑟芬妮被抓去的下场  根本不必多想  是有很多很多人想要把她抓在手里  但是他们都只能停留在幻想里  可是  执行这个行动的为什么会是梅迪尔丽

  在苏心中占据了两个位置的人  为什么会在这里厮杀

  苏向梅迪尔丽走去  却被帕瑟芬妮伸手拦下  那只拥有出奇力量的纤细手掌  在他的胸膛上印下一个殷殷的血印

  嘶……

  梅迪尔丽的盔甲缝隙中忽然喷出团团白气  她仿佛从亘古醒來  有些生硬地活动了一下身体  杀狱上的魔眼也重新泛起血光  她微微侧头  面具上空泛的双眼望着苏  说:“是我要抓她  你要怎么做  ”

  这是七年后  两个人的第一次对话吗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内容

  苏小心但坚定地将帕瑟芬妮的手压下  望着梅迪尔丽  一字一字地说:“如果你一定要抓她  我会战斗到底  ”

  “那好吧  ”梅迪尔丽平平淡淡地说  余音未落  杀狱即横空挥斩

  帕瑟芬妮手中即刻化出一枝龙枪  压住了杀狱的剑锋  但是杀狱一声啸叫  猛地一震  震波四下蔓延  已经将帕瑟芬妮震得向后飞出数十米  在帕瑟芬妮原本踏足的地方  则被震波生生压出一个直径数十米的深坑

  帕瑟芬妮脸色苍白  本是无形的龙枪在双手中滑动  现出了一段触目惊心的殷红枪身

  梅迪尔丽一剑震开帕瑟芬妮  杀狱剑身一转  斜向着苏切拉过來

  杀狱完全沒有了声音  剑锋也似化成了一片虚影  甚至不再有真实的感觉  这一剑之重之快  直接超出了苏极限  苏心中只來得及浮起一个想法  那就是无论如何抵抗  都会被直接划成两段  何况他根本就來不及抵抗

  面对如此一剑  苏身体内的求生本能甚至都已放弃了自救  但是强烈的战斗意识仍迫使所有的肌体组织作出相应反应  以手中军刀挡向杀狱的剑锋  不必说挡不挡得住  因为苏的手刚有动作时  杀狱布满了缺口的剑锋已贴上了他的身体

  就在苏等待着死亡的降临时  杀狱的剑锋轻轻地切入了他的身体  就突然凝止  和它启动时一样突兀  一股冰寒的力量渗入了苏的体内  瞬间冰封了他的一切动作

  梅迪尔丽看了看苏紧握的军刀  忽然收起了杀狱  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放过你们了”  就转身而去  几步间已在数座山峰之外

  东方的地平线上又泛起一片白蒙蒙的光芒  在晨光的映照下  梅迪尔丽的一抹剪影是如此的苍凉、挺拔、嚣张、锋锐  那强烈之极的黑白对比  让人永难忘记

  晨光刹那间洒遍群山  梅迪尔丽却已消失在远方的茫茫云雾中

  苏体内的冰寒渐去  又恢复了活动能力  他低头看看了身体  杀狱只留下了一道极细极淡的血线  仅仅是切破了点皮而已

  帕瑟芬妮不知何时站到了苏的身边  她望向梅迪尔丽离去的方向  灰碧色的双眸神色极是复杂

  血珠仍不断从她双手上涌出、滴落  有几滴落在苏的脚边  摔成一朵灼热的血花  再无助地落回地面  被冰冷的岩石吸得干干净净

  “你的伤……”苏将心绪从梅迪尔丽的悄然出现和突然离去上收回  放在帕瑟芬妮身上

  因为失血过多  帕瑟芬妮的脸色已是病态的苍白  听到苏问起  她绽放出一个光辉四射的笑容  说:“我沒事  其实只要吃点药就可以止血了  只是战斗过程中不可能治疗的  ”

  帕瑟芬妮的笑容有些虚弱和不自然  让苏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似乎有什么事情出了差错

  激战之后  他身上的医疗套件早就不知丢在了哪里  而帕瑟芬妮现在衣服不整  素來注意仪容的她根本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扈从的面前  好在帕瑟芬妮自身实力强悍  杀狱的效力渐渐被驱除  双手上的血流也渐渐止了

  帕瑟芬妮的套装破烂不堪  露出大片大片雪一样的肌肤  傲人的身材已经不是衣物能够遮挡得住的  更有奋力突破封锁的趋势  可是她好象沒有掩藏的意图  大大方方的在苏面前晃來晃去  丝毫无惧可能被苏看到些不该被看到的东西

  苏不得不承认  帕瑟芬妮的杀伤力极度惊人  在付出相当的努力后  他才成功的将注意力从她的身体上转移到她苍白的脸色和染血的灰发上  只不过  苏拥有的某些能力这个时候并不是十分听话  悄悄地发动了几次  并且成功地震憾了他的意志

  感受到苏目光的变化  帕瑟芬妮浮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说:“我沒事的  其实你更应该担心梅迪尔丽  她伤得比我重  ”

  “她……”苏微皱着眉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发现  在七年之后  自己对梅迪尔丽的了解真的很少  所有理解和记忆仍停留在当年还是小女孩的时刻

  帕瑟芬妮欲言又止  最后叹了口气  说:“也许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

  “也许  可是她……”苏仍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心中一紧时  忽然眼前一黑  虚弱和贫乏的感觉彻底吞噬了他的意识  他晃了晃  就慢慢地倒了下去

  帕瑟芬妮吃了一惊  忙扶住了苏  并且立刻感觉到他的身体热得惊人  虽然感知到苏只是过于虚弱和疲劳  而且体内生机惊人的旺盛  可是帕瑟芬妮仍然感觉到不可抑止的慌乱  她迅速接通了海伦  并且将苏的数据传输过去  在得到同样的答复后  她才安定下來

  屏幕中的海伦看了看帕瑟芬妮的样子  扶了下眼镜  淡淡地说:“一会他醒过來的时候  会是意志和理性最薄弱的时候  也就是说  这是你最好的机会  吃掉他  ”

  帕瑟芬妮罕见地有了一丝慌乱  立刻反驳:“我……我要是想吃掉谁  那还不是立刻得手  需要把握这种机会吗  ”

  “需要  ”海伦的回答冰冷、生硬并且不容置疑

  帕瑟芬妮忽然发觉  自己竟然有些不敢看向海伦的眼睛  她定了定神  才凝望着海伦的眼睛  说:“亲爱的海伦  你又扶眼镜了  ”

  “我知道  不过我扶眼镜的时候  并不总是在说谎  ”海伦淡淡的回答  然后切断了通讯  只留下怔怔的帕瑟芬妮和苏独处

  犹豫许久  帕瑟芬妮才打开胸衣上的一颗扣子  从里面取出枚仅有几毫米的针剂  刺入了苏的颈部动脉里

  黑暗  似乎是永恒的黑暗  黑暗中还有无尽燃烧的烈焰  灼热得让人透不过气來  在焚烧的痛苦中  又有些滑腻的冰凉  就象是沙漠中的绿洲  会让饥渴的旅人不惜一切代价去索取  就在焦渴与痛苦达到了临界点的时候  苏醒來了

  苏醒后的世界远远比沉睡时要美妙得多  首先出现在苏视野中的  就是帕瑟芬妮那让人难以抑制暴力冲动的脸  他又感觉到头部所枕的地方非常柔软  但又有着含而不露的惊人弹性  苏立刻意识到自己枕着的地方其实是帕瑟芬妮的腿

  他游走的目光将周围的环境收于眼底  看到这是个不算深的背风山洞  山洞内的温度很高  非常的舒适  不过洞里并沒有取暖用的化学火焰  而是帕瑟芬妮以自己的能力提高了温度  好让苏睡得舒服些

  苏抬了抬上身  试图坐起來  不过身体出乎意料的空乏让他向帕瑟芬妮倾侧过去  而她不知道在怔怔地想着些什么  竟然沒躲  也沒有任何反应  苏不得不抱住了她  这是有些下意识的反应  却在大面积接触的瞬间  苏体内似乎有整桶的炸药被她的体温和柔软引爆  欲望的火焰几乎烧尽了他的理智

  苏双臂忽然硬得如钢铁一样  紧紧拥住了帕瑟芬妮  然后封住了她的双唇  帕瑟芬妮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呻吟  身体变得更加的火烫  也更加的绵软  她的唇当然抵挡不住苏充满了暴力的侵入

  这一次  是整座军火库在苏的身体内迸发  他的呼吸粗重如火山喷发  忽然腾出右手  探入帕瑟芬妮的衣内  然而却意外地发现  尽力舒张五指的结果  仍是无法完全满握

  就在局势迅速导向有心人预期的结局时  山洞内的温度忽然急速下降  帕瑟芬妮的身体也转成比深冰还要严寒的冰冷  苏的欲望如同被冰雪覆盖的火焰  迅速地熄灭了

  帕瑟芬妮微微后仰  双唇脱离了苏的探索  她凝望着苏碧色而幽深的左眼  轻轻地说:“苏  别这样  现在还不是时候  ”

  苏眼瞳深处的火焰转为沉静的海洋  他缓缓放开了帕瑟芬妮  站了起來  然后也将她拉了起來

  帕瑟芬妮一边整理着衣服  一边喃喃地的自语:“还是不要让她输得这么不公平吧  唉……”

  “什么  ”苏沒有听清她在说什么

  “沒什么  ”帕瑟芬妮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绽放出温和柔美的微笑  向苏说:“去  到我的扈从那里把我的衣服拿过來  你不想我就这个样子被人看见的  是吧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