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一 你可以看见我的心跳 上

章二十一 你可以看见我的心跳 上

  当暗淡的天光照亮群山时  梅迪尔丽出现群山边缘的山峰上  她随手将杀狱插入坚硬的冻岩  处处缺损的钝锋巨剑仍是轻而易举地深深沒入冻岩  而且沒有发出一点声音

  覆盖在深黑色盔甲下的手缓缓松开了剑柄  杀狱的剑柄是由粗砺的不知名金属制成  完全沒有打磨过  到处都是突起和棱刺  剑柄中间则是一个狰狞恐怖的骷髅  四颗长长的獠牙突起贲张  如果普通人握上杀狱  还未挥动手心就会被刺得血肉模糊

  此时  杀狱的剑柄上染满了血  红得让人心悸  血缓缓顺着剑柄流下  即使是寒冷得似乎能够冻结时间的气温也不能让它凝固甚至是稍有止歇

  一滴滴的血仍在从手甲的缝隙中涌出  滴落在冻岩上  滴滴鲜血似乎都有自己的生命  在岩石的缝隙间不断地滚动着  甚至有些还在奋力向上攀爬  散落的血滴努力地想要移动聚集到一起  不过即使成功了  也很快耗尽了那一点点热量与能量  最终化成了淡淡血气  散失在空中  甚至沒有在冻岩上留下任何痕迹

  梅迪尔丽摘下了面具  微眯着眼  望向晨光升起的东方  在地平线的尽头  茫茫无尽的辐射云和大地浑若一体

  她的双眼依旧和七年前一样的碧蓝  深若大海  冰风吹动她苍灰色的长发  载着点点闪耀的神秘星辉远去

  群山间又出现了一个婀娜的身影  以远超羚羊的高速向梅迪尔丽所站的山峰奔來  一头火红的短发在色彩单调苍凉的环境中十分醒目  转眼间  佩佩罗斯就來到了梅迪尔丽的身后  单膝触地  说:“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完了  ”

  梅迪尔丽默默地看着远方  沒有回答  佩佩罗斯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她极少看到梅迪尔丽摘下头盔或者是面具  即使是回到审判镇  独自坐在小教堂里的时候  梅迪尔丽也将自己的面容终年隐藏在厚重铠甲之下

  “杀了几个  ”梅迪尔丽平淡地问着  站姿沒有分毫的变化  象一尊冰冷的钢铁雕塑

  佩佩罗斯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  全身都僵硬得象具僵尸  可以看出她甚至开始微微颤抖起來  如同陷入了不可抗拒的寒冷  是的  她穿得其实很少  在超过零下四十度的低温中  这点单薄的衣物根本起不到任何保温作用  但是超卓的能力者理应无视这种程度的低温

  “您吩咐过下手要有分寸  不能留下无法治愈的伤势  我怎么会杀人……”佩佩罗斯的声音越來越小  身体的颤抖却越來越厉害

  “杀了几个  ”梅迪尔丽重复了一次  声音语气和第一次一模一样  精准得如同回放

  佩佩罗斯深深地吸了口气  逐渐恢复了一点镇定  深深低下头说:“重伤三个  杀了三个  重伤的人以后都不能再战斗了  而且我让他们看清了我的身份  ”

  “做得很不错  ”梅迪尔丽的声音依旧平淡清亮  佩佩罗斯却忽然如被冰封了一样  完全不敢稍有动作  甚至于连呼吸都在极度的恐惧中凝止

  山外就是平原

  从另一侧的山脚下绕出由三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  然后以近乎于疯狂的速度笔直向这边驶來  距离山脚还有一段距离  车里的人就急不可待地跳下  以比车辆更快的速度向着峰顶狂奔  他们肩上还合力抬着一个金属琴盒和一张黑色铸铁座椅  來的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俊美男人  黑色的制服剪裁得贴身得体  猩红的左袖却透出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气

  刚刚踏上峰顶  这些年轻男人个个都是身体一僵

  和佩佩罗斯不同  地位远为低下的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梅迪尔丽的真正容颜  虽然深切知道梅迪尔丽的恐怖  更清楚在她面前出现差错的下场比死亡要更加恐怖  但是初见的刹那  每个人都被她的容光所震慑  无一例外

  这一点  七年前和七年后  从未有过不同

  有些人已经想到了梅迪尔丽会在年轻随从中间挑选男宠的传说  呆呆地站着的一众男人甚至还有人在不知不觉中松了手  其余人的力量不足以完全支撑  琴盒和座椅顿时失去平衡开始掉落

  就在大错行将铸就的时候  沉思中的梅迪尔丽伸出了染血的右手  轻轻一招  重达数百公斤的铸铁粗制座椅就飞到她的身后  轻轻落在冰岩上  然后四支粗大的方形椅脚向下一沉  无声无息地沒入岩石十余公分  就此放稳  琴盒也乖巧地竖立在梅迪尔丽面前  盒底的粗钢锐刺同样钉进冻岩内

  出乎所有人意料  梅迪尔丽并沒有惩罚已经彻底笼罩在恐惧与绝望中的下属  而只是向他们的來路一指  这是让他们离开的表示  一瞬间  这些俊美的年轻人全沒有了能够与外貌匹配的镇定  争先恐后地狂奔下山  转眼之间  三辆越野车就掉转车头  轰鸣远去

  直到尘烟在山那一边消失  佩佩罗斯才确信梅迪尔丽并不是故意先给他们生的希望  然后在希望最浓烈的时候结束他们的生命  就象过往审判所三巨头常做的那样  她同样感到震惊  在审判所的历史上  这是相当罕见的仁慈  更从不曾在梅迪尔丽的身上出现过  只要这位自领‘黑暗圣裁’之名  一手令前任失踪  并且逼得另外两大巨头退隐的女孩愿意  就可以让一个人连续数日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而且既不能死去  也无法发疯  并且意识比任何时候都更清醒地接受惩罚  佩佩罗斯更曾亲眼看见过梅迪尔丽以无法想象的能力撕碎了一个囚犯的意志  再重新拼接完整  她甚至不敢去想象这一过程中囚犯所经历的痛苦  而现在  这一幕正反反复复地在她脑海中回放

  这正是梅迪尔丽震慑人心的所在  若落在她的手中  死亡则完全成了奢望和仁慈

  梅迪尔丽将面具放在座椅的扶手上  然后从容坐下  问:“佩佩  你多大了  ”

  这个问題很突然  佩佩罗斯也是一怔  她所有的资料  不是都记录在档案中吗  拥有审判所智脑‘光暗’最高权限的梅迪尔丽  自然不会看不到这次资料  不过既然她问起  佩佩罗斯老老实实地回答:“24  ”

  “那你的童年是怎么过的  ”梅迪尔丽又问  听她说话的口气  就象是在和一个亲密的好朋友在随意聊天

  但是佩佩罗斯的感受当然是另外一回事  她尽可能地保持着平稳语气回答:“您知道  我出身于荒野  还能够记得的事情都是从四五岁时开始  再往前的事情就都忘记了  童年惟一的记忆就是冷、饿和痛的感觉  后來长大了一点  就是各种各样的男人  第一个男人是在我的七岁那一年  因为他是我的父亲  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从那之后的三年  我要通过狩猎、工作以及性來获得食物  十岁时我被一名审判所的仲裁员看中  带入了暗黑龙骑  然后在十三岁时我杀了他  自己成为了一名见习仲裁  ”

  “很普通的经历  ”梅迪尔丽给了评价  在荒野上  这的确算是非常典型的生活  但是她接下來的问題就让佩佩罗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想知道我的童年吗  ”

  细细的汗珠不断从佩佩罗斯的额头上渗出  又顺着细腻精致的脸庞滑落  火红的短发看起來杂乱无章  而且颜色似乎也有些刺眼  就在她实在无法做出选择的时候  梅迪尔丽并沒有等待她的回答  而是自言自语般地说着:“我的童年  嗯  按照你们认为的童年  非常的另类  在八岁之间  所有的记忆都是温暖、安全、等待和希望  那个时候  荒野中是充满了阳光的  虽然阳光被高高地隔离在辐射云的上方  但是我依然可以看见它  感觉到它的温暖  ”

  佩佩罗斯从未听到梅迪尔丽以如此柔和、温暖的声音述说  更从未听过她的童年往事  但以审判所的逻辑而言  一切温柔、宽厚、仁慈等不该存在于这个黑暗世界的东西  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更加深沉的恐怖  在梅迪尔丽入主后  这一传统更是被发挥到淋漓尽致

  “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  我已经快16了  16岁刚刚成年  作为女人  更是会被人轻视  我知道很多人都在猜测我的年纪  并且在心中反复强调这一点  以增强自己的信心  他们或许会畏惧我的武力  但总是会以年纪为理由  把我看成一个傻瓜  这样的人很多  不是吗  ”梅迪尔丽沒有回头  也沒有望向佩佩罗斯

  佩佩罗斯身上最后的力气似乎都已流失干净  根本无力作出反应  梅迪尔丽有一点沒有说错  至少佩佩罗斯就经常在思考她的年纪

  “从我降生的那一天起  所看到、所听到、所感知到的一切  我都记得  ”梅迪尔丽的声音虽然轻柔  但在佩佩罗斯的耳内却如同惊雷

  梅迪尔丽打开了琴盒  深黑色、表面根本未作过任何打磨的锻钢琴盒内衬是暗红色的丝缎  里面是一把显然很有历史的大提琴  酒红色的漆面被摩梭得发亮  不知经过了多少代大师之手

  佩佩罗斯看到过琴盒  就是梅迪尔丽进入审判镇时除了原始形态的杀狱外带着的惟一一件行李  她也知道里面是一把大提琴  但从未听到梅迪尔丽演奏过

  梅迪尔丽将大提琴靠在身上  以琴弓试了试音  她依旧是满身盔甲  锋锐手甲按压在琴弦上却似是显得无比的温柔轻软

  琴弓横拉  大提琴发出的第一声就如苍茫原野上的滚滚雷声  又如不断回响的呐喊  低沉、苍劲、悲凉的琴音顷刻间铺满了群山  即使是悠长的颤音中也似埋藏着行将喷发的火山

  琴音如海  海上狂风巨浪  海下潜流奔涌  天是暗的  云端如垂到浪峰上  天海之间  是无穷无尽的闷雷

  佩佩罗斯即无法理解  也无法承受琴音中蕴藏的情感  它太复杂、太激烈  变化得也太快  它更是太过厚重、过于宽广  仅仅的稍稍尝试和它接触  佩佩罗斯的意识就几乎要被撑得裂开  但是那如海一般深沉的情感  也同样震慑了她的心

  她挣扎着想要退出來  却骇然发现为时已晚  心脏的跳动与音乐已浑然一体  随着旋律忽而直上云端瞬间又深入海底  到最后甚至她自己都在怀疑胸腔会不会直接炸开

  在佩佩罗斯行将崩溃的边缘  琴音嘎然而止

  梅迪尔丽站了起來  挥手一掷  那把价值连城的大提琴就翻转着飞上天空  凝望着灰色天空中跃动着的一抹酒红  梅迪尔丽轻轻的叹了口气  说:“佩佩  如果是一天以前  我会杀了你的  用三天时间  ”

  佩佩罗斯不敢出声  却悄然松了口气  她现在精神和体力都衰弱到了极点  接触过梅迪尔丽的精神世界后  佩佩罗斯再也不会认为她只是一个终年包裹在厚重盔甲下  沒有情感、沒有亲人、沒有朋友的杀戮机器

  梅迪尔丽迎着凛冽山风  双眼弯若新月  她指向空中跃动狂舞的大提琴  作了一个扣动扳机的手势

  大提琴立即炸开  如一朵绽放的花  以绮丽的方式结束了一生

  杀狱自行从冻岩中跳出  跃进刚刚持着琴弓的手中  梅迪尔丽拖着杀狱  戴上了面具  说:“佩佩  跟我去个地方吧  ”

  “去哪里  ”佩佩罗斯抬起了头

  “暮光城堡  那个让你有了勇气背叛我的地方  ”

  寒冷的冬季  下午四点之后  暮色就会徐徐爬遍大地  在一片幽静山谷的缓坡上  生长着大片灌木  渐渐浓重的夜色下  仍生长的郁郁葱葱的灌木开始散发出微弱的淡绿色莹光  光芒并不强烈  但是成片的灌木就辉映着整片山坡  并且使山谷也笼罩在这淡而神秘的光辉中

  山脚下座落着一座古老的城堡  破败外墙上攀爬着的藤蔓也在放射着碧色莹光  但是这些光辉并未给古堡带來舒适的感觉  映衬着古堡里零落透出的有数的几点灯火  反而有种诡异寒冷的感觉  使它更象旧时代传说中的墓地  阴森、潮湿  并且充斥着诡异且未知的生物

  好在城堡今晚并不是象以往那样只亮着寥寥几点灯火  而是灯火通明  悠扬的乐曲时时从古堡中飘出  古堡的台阶上铺着长长的猩红地毯  虽然黑铁镂花的院门以及橡木制成的大门都紧闭着  但是从古堡前广场上停满的各式马车來看  这里今晚宾客如云

  按照古老的礼仪  现在晚会还未正式开始  作为古堡至高无上的主人  头发雪白的老人依然独自坐在他心爱的装饰有七使徒传说的小客厅  旁边的茶几上摆着钟意的红茶  透过金丝镶边的单边透镜  认真地阅读着手中的报告  报告是用典雅流畅的花体字写就的  不论内容  本身就如同一件艺术品

  虽然这个时候已经有了先进的智脑  但是老人只肯阅读以旧时代方式手写在纸张上的报告  这是他多年以來的习惯  对外界來说  更是身份的一种象征  这座外表破败的古堡已经拥有近五百年的历史  在最近的两百年中  它同“萨伦威尔”这个姓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休戚与共  萨伦威尔是一个古老、低调、优雅并且尊重传承的家族  家族的信条就是尊重历史、尊重时间  在属于老人的时代  古堡虽然历经多次修葺  但始终保持了数百年來的原貌

  已经很少有人记得古堡最初的名字  但是在一个隐密且不大的圈子中  从二十年前  这座城堡就因为老人的缘故拥有了一个新的名字  并且日渐为人所惊惧、敬畏:暮光之城

  老人手中的报告只有四页  扣除严谨得近似于刻板的格式化段落  真实的内容不过两页纸出头  就是这两张纸  老人已经反反覆覆地看了一个小时

  这时又响起了轻柔的敲门声  并且在一种不为人所知的默契中  上了点年纪的管家直接推门走进來  垂手站在老人的沙发旁  以特有悠扬音调说:“大人  加古勒爵士和他的随从们已经到了  现在正在客厅休息  ”

  “宴会时间还沒有到  让他等着吧  ”老人淡淡地吩咐着  视线始终未从手中的报告上移开

  管家想要说些什么  但欲言又止  他知道  这个时候打断老人的思考绝不是一个好主意

  就在管家的目光中已经开始显露出一线焦急时  老人终于将报告放下  他看了一眼管家  说:“一个加古勒沒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这次的计划成功  我们就根本不需要他了  ”

  管家躬身称是  但是他想了想  仍然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但是  佩佩罗斯并不是个可以信赖的女人  ”

  老人微微一笑  说:“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她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审判镇  这就足够了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