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一 重归原点 下

章一 重归原点 下

  随着海伦走进她的实验室时  苏的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他并不是畏惧  而是有些不好意思  就象是一个做错事被抓住的孩子

  虽然在过去的岁月中苏大多时候是冰冷到几乎全无感情  但那只是极端苛酷环境下的一种自保本能  而且苏时时刻刻都有着隐约的危机感  似乎有什么天敌正在默默地注视着他一样  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开人群  并且不选择任何朋友

  被帕瑟芬妮半诱惑、半强迫地拐进暗黑龙骑之后  苏的世界彻底发生了变化  无穷的任务、丰富的物资、强大且复杂的能力体系  以及盘根错节的人事关系  都是过去所沒有过的  战斗在不间断地进行着  敌人也比过去更加强大和狡猾  相应的  得到的回报也十分丰厚  比如说能力的提升  他在还不到一年时间内提升的幅度就相当于过去多年的总和  当然  有些东西也是不能替代的  还是要靠时间來积累  例如战斗的智慧

  不间断、高强度、大部分时间无法单兵解决的战斗带來了另一个结果  就是苏感觉  自己似乎多了些朋友  朋友  这是过去根本不在苏字典中的一个词语  在生与死之间  才能够真正看出人的本心  如海伦  如里卡多  乃至于里高雷、丽、奎因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都和苏并肩作战  即使在最危急的时刻  也沒有退缩过  拥有永久记忆区的苏  记忆力完全可以和智脑相媲美  但即使记忆力很差  他也不会忘记这些

  苏并非无所畏惧  对于强大的敌人  他也会感到害怕  但是现在他害怕的情绪更多地源自身边人  他会担心梅迪尔丽  会忧心帕瑟芬妮的辛苦  也会牵记着里卡多的伤势

  对内软弱  对外强硬  苏觉得这样沒有什么错  只不过在梅迪尔丽离开后  在整整七年的时间里  他沒有软弱的机会

  现在  坐在海伦的面前  苏的心脏很有些不争气地跳得快了  海伦沒有任何能力  甚至任何一个一阶的能力都沒有  如果不考虑她变态的智力和古怪的情感  完全就是普通的女人  但是她那非人的气质让苏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她与性感联系到一起去

  海伦什么都沒有说  只是默默的看着苏  但是看得出來  她的目光焦点虽然落在苏的脸上  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  以海伦那张几乎沒有任何表情的脸当然不会泄露她的心事  但是苏看着她的眼睛就是隐约感觉到了她的一点情绪  似乎是  悲伤  就是这一点悲伤  让海伦从一台器械重新变成了一个人

  她的眼中罕见地有了几根细细的血丝  并且眼角上挂着挥不去的疲倦  看來这段时间她也累得不轻

  苏心中有些隐隐的愧疚  甚至有了个念头  在预期要來的身体检查中是否稍稍配合她一点  只是这个想法刚刚浮出水面  就被身体各处传來的强烈反对给镇压了下去  不过苏并不以为意  在关键的时候  他自己的意识依然可以压制身体的本能

  不过接下來只是常规性的检查  海伦让苏躺在床上  对他的身体进行了一次扫描  取了一管血液作样本  就结束了检查  沒有提出任何让苏为难的要求

  直到离开私人医院  苏有一种感觉  那就是海伦有什么话沒有说出來

  这一天非常的忙碌  苏又赶到暗黑龙骑的总部  补领随身战术智脑  以及弄些装备  把自己重新武装起來  从绝地脱险而归的他  手上的武器除了一把大路货的步枪之外  就只剩一把军刀了

  领取装备的手续非常简单  等到一切就绪时  才花去十几分钟  当然  快捷方便都是有代价的  总部提供的一切东西向來以昂贵而著称  作战服、附带狙击模式的步枪、弹药、各种套件  以及一台战术智脑  配齐之后  苏的帐户中又只剩下了几千元

  虽然身上的伤仅仅好了一半  但窘迫的财务状况决定了现在还不是可以休整的时候  苏正想查找些新任务的时候  一名漂亮的龙骑文员走进了他的隔间  笑容殷勤而标准  说:“是苏上尉吗  胡里奥中校想要和您谈谈  他就在总部大楼里等您  ”

  “胡里奥中校  ”苏并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  不过既然是中校  那显然也是一个大人物了

  “胡里奥中校是总部的战术主管  负责任务的制订、发布以及审核任务人选  ”显然  这是一个聪明并且善解人意的年轻女孩  望向苏的目光中也有着不加掩饰的热切

  听起來是个相当关键的家伙  苏暗自想着  他整理好自己的东西  就随着文员走向总部大楼  几分钟后  苏已站在总部二楼  胡里奥中校的办公室前  文员通过对讲系统通报了來意后  房门旁边的扩音器中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让他进來吧  ”

  房门自动打开了  里面立刻扑出一股浓浓的烟雾  迎面撞在苏的脸上  他的眼睛和鼻子在这强烈的刺激下本能地把一阵刺痛传递进大脑  苏皱了皱眉  屏止了呼吸  并且封闭掉全身皮肤的毛孔  这才走进了烟雾缭绕的办公室

  中校的办公室堆满了文件  完全一派旧时代的作风  和通过智脑完成一切的新时代特征格格不入  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大得出奇的烟灰缸  可怕的是  里面的烟头堆得高高的  甚至都已经溢了出來  中校卷曲而又稀薄的头发紧紧地贴在脑门上  双眼有些微凸  并且里面布满了血丝  看上去  他就是一副几天几夜都沒有睡过觉的样子

  “苏  ”中校看了看手中的一份资料  又用发红的两只小眼睛盯着苏  问

  “是  您是胡里奥中校吧  找我有什么事  ”苏保持着应有的礼仪  但并不想多说什么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  他在总部中的敌人远远多过了朋友

  胡里奥将手中的文件扔到了苏的面前  奇怪的是那几十页并未装订在一起的纸越过整张桌子落下  依然码得整整齐齐  中校两眼一眨不眨地瞪着苏说:“这里一共是11个任务  都是卡冯和玛莉娅中校接下的  现在任务人全无音讯  苏上尉  你是否可以给我一个解释  ”

  苏微微一笑  根本看都不看面前的文件  说:“这好象不是应该由我來解释的事  您可以去找卡冯和玛莉娅中校  他们才是应该给您一个解释的人  ”

  胡里奥紧盯着苏  苏碧色的眼睛目光柔和而坚定  分毫不让地与他对视着  经过了让人窒息的十几秒后  中校将略显臃肿的身体往椅背上一靠  说:“我的时间很宝贵  直说了吧  苏上尉  我听说是你杀了他们两个  以至于这些任务都沒有办法完成  其中有些是做掉一半的  这让我非常的头痛  ”

  苏的目光渐渐转冷  但仍保持着不变的微笑:“哪怕是您的脑袋痛得裂开  似乎也和我沒有关系  既然您听到了某种传言  那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他们的死亡报告呢  ”

  中校的脸瞬间苍白  看起來是想起了某些非常让人不愉快的东西  他重重地拍了下桌子  咆哮着:“你这是在威胁我  ”

  苏很平静  说:“当然不是  我只是在提醒您  不要试图把一些不相关的事推到我的头上  ”

  胡里奥中校怒视着苏  这一次当然又是无果而终  他点上一枝烟  狠狠地抽了几口  一把抓回苏面前的文件  摇晃着说:“小子  你给我听着  龙骑的任务体系并不象你想的那样简单  每个任务的发布和完成  都会对暗黑龙骑大的战略方向有所助益  很多任务同时又关系着其它任务的成败  如果任务体系的发布者足够高明  比如说我  甚至可以通过一系列任务來实现一场真正的战役  卡冯和玛莉娅中校是相当高效率的任务完成者  这张清单的任务都很重要  甚至关系到暗黑龙骑在很多地区的战略态势  你给我制造了足够多的麻烦  ”

  “就因为可以有效的完成任务  您就可以无视他们其实是垃圾的事实  ”苏的反问  让胡里奥的脸瞬间胀得通红

  胡里奥中校两颗眼珠几乎要完全凸了出來  呼呼地喘着粗气  看起來他很想扑上來亲手教训一下眼前这个嚣张狂妄的漂亮小子  但是理智在反复地提醒他  现在胡里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在战场中往复冲杀的铁锤胡里奥  办公桌前的苏漂亮且精致  就象是轻轻一敲就会粉碎的瓷器  但是所有过往的战绩都在表明  这根本就是假象

  “小子  看來你能爬上帕瑟芬妮的床并不仅仅靠着脸蛋  口舌功夫应该也不差  ”怒意上涌的胡里奥已经顾不得许多忌讳  说着语带双关的恶毒讽刺

  苏反而平静了下來  如果是了解他的人在  就会知道这是他将要动手的先兆

  这个时候  苏身上的战术智脑忽然震动起來  苏装上耳机  启动了通讯模式  耳机中立刻传出里卡多的强劲笑声:“嗨  兄弟  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等等  怎么了  你那好象有些麻烦  胡里奥那家伙虽然不算坏  但有时候是有些神经质  比较麻烦  ”

  苏无视脸色越來越难看的中校  简单几句说了事情的经过

  对付胡里奥这种人  里卡多应该更加擅长  毕竟苏才进入龙骑不久  对总部错综复杂的人情世故一窍不通

  胡里奥耐心等着苏说完  才冷笑着说:“既然你不打算承担任何责任  那我也沒办法  只不过我年纪大了  记忆力有些不好  今后你的任务申请可能会拖得长些才有可能批下來  你想问有多长吗  天晓得  也许三年  也许五年  啊  我差点忘记了  似乎你的帐户里只剩下3400多元  省着点用  也许能撑上个一年  ”

  看着苏平静的脸色  胡里奥忽然感到有些心虚  于是笑笑说:“想动手吗  可以  尽管打  不过不要忘记了  你拳头打的是整个总部的官僚体系  ”

  苏忽然笑了  原本如豹子般收紧的身躯放松下來  舒适地靠在椅子上  说:“胡里奥中校  您别忘了  我是科提斯训练营出來的  ”

  “我记得  ”胡里奥脸上的肉跳了跳

  “从少尉到上尉  我仅仅用了半年不到  ”苏更加放松了

  “我知道  ”

  “也许用不了几年  我就是上校了  ”苏说

  胡里奥沉默

  “我记仇  不介意将复仇的范围扩大一些  比如说仇人的女人或者是孩子  而且我的复仇手段有心人应该很清楚  也许用不了几年  我的仇人们就应该仔细考虑一下他们退休后的事情了  ”苏的微笑纯净而美丽  象是正在诱惑人类出卖灵魂的恶魔

  办公室内烟雾缭绕  闷热并且呛人  胡里奥忽然觉得今天的暖气有些热得过头了  下意识地松开了一颗领扣

  苏的微笑更加漂亮了  在胡里奥眼中  也就是更加的刺眼:“你看  我也是个怕麻烦的人  或许今后好好合作会是不错的主意  如果往长点看  死两个人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吗  ”

  胡里奥哼了一声  将手中的文件收进了抽屉  说:“或许  不过那要看你升迁的速度是不是有你说的那样快了  暗黑龙骑的军阶可不是牛肉  想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插一块  ”

  苏笑了笑  沒有回答  而是起身离去  结束了这段典型暗黑龙骑式的对话

  直到办公室的门关好  胡里奥绷紧的脸才放松下來  他觉得脖子中有些湿湿腻腻的  伸手一摸  才发觉不知何时全是汗水  刚才苏的话虽然简单  但是句句切中要害  根本就不象是一个來自荒野的野蛮人能说出來的  即使是有人在后面指点苏  那也是个深谙暗黑龙骑运作规则的家伙  这样的人再配上手段出奇残酷狠辣的苏  的确不是他愿意得罪或者是招惹的

  在暗黑龙骑总部里  胡里奥无疑是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但悲哀的是  在这个讲究个人能力至上的时代  沒有足够后台背景、并且在多年案头工作中战斗能力逐渐下降的胡里奥中校地位反而沒有以前显赫

  胡里奥重重地出了口气  刚要再点支烟  忽然看到旁边老式屏幕上跳出一个消息  那是暗黑龙骑总部发出的公开通告

  胡里奥眼皮跳了几跳  不知为什么感觉到有些不安  他点开消息  才看到原來是一封军阶晋升通告  内容非常简单:“苏上尉因功绩卓著  自今日起晋升为少校  ”

  走出总部大门的时候  苏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名少校  他的耳机中  不停地传來里卡多得意洋洋的大笑:“你看  苏  还是我的办法有用吧  几句话可以搞定的事  为什么一定要动手呢  亲爱的苏  你要记住  智慧才是决定一切的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我是少校而你只是一名上尉的原因  等等  我这有一条消息……”

  耳机里沉默了一会  才传來里卡多咬牙切齿的声音:“该死的  苏  你也是少校了  ”

  苏笑了笑  沒有回应  其实对于这个消息  他也感到有些意外  耳机里里卡多的声音变得郑重起來:“好了  说件正事  卡冯和玛莉娅给我们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  虽然他们死了  但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  龙骑里是有内战无收益的说法  但那只是表面上的规则  实际上的规则是  收益是要我们自己去收取的  我已经得到了必要的情报  等我出了院  苏  和我一起去收取收益吧  ”

  “好  ”苏答应的很直接  他也的确需要这笔收益  战死的战士中  有很多是有亲人的  他们的抚恤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到时候  你可别不适应  ”里卡多意味深长地说了句

  在苏离开后不久  暗黑龙骑总部的大门外出现了一个奇特的访客  这是个十分年轻的男人  脚步有些蹒跚  衣服破破烂烂  依稀可以看出暗黑龙骑的制服样式  透过衣服上的破洞  还可以看到身上纵横交错的未愈伤口  他的短发十分凌乱  还有大片烧焦的痕迹  已经看不出本來的颜色

  尽管十分虚弱  而且还带着不轻的伤势  这个年轻男人的身躯却挺得如剑一样笔直  径直向着威严、庄重的暗黑龙骑总部大门走去

  守卫的两名龙骑还从來沒有看到过敢闯龙骑总部的闲人  但是这名年轻人身上有种奇异的气势  让他们不敢过于失礼  其中一名守卫将步枪一横  拦住了年轻人  说:“这里是暗黑龙骑的总部  除了正式龙骑和工作人员外  只有有通行许可的人才能进入  ”

  年轻人抬起头  向守卫望了一眼  有些不悦地说:“怎么  难道在你们担任守卫之前  沒有把每一位正式龙骑的相貌记住吗  ”

  守卫仔细看着年轻人  忽然大吃一惊  立刻行了一个最标准的军礼:“原來是奥贝雷恩阁下  非常抱歉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