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 灰色 中

章二 灰色 中

  莫克直接扑进了莎莉的怀里  冲力将莎莉压在了教堂紧闭的大门上  粗暴地拉出她的上衣  从衣摆下将手伸了进去  然后用力抓紧

  瘦弱的少年和早早发育的莎莉差不多高  他微弓着身体  在莎莉带着自然清香的脸蛋、脖颈上用力亲吻、吮吸着  而他的双手是如此用力  让莎莉偶尔因疼痛而绞紧了双眉  因为过于兴奋  莫克喉咙中都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嚎叫  听起來和以往那些曾在莎莉身体上耸动的成年男人沒什么两样

  莎莉轻轻地叹了口气  双臂环抱着少年的头  仰起了头  看起來是给了少年更大的方便  不过她的目光越过昏暗的祈祷大厅  落在尽头的神像上  巨大的十字架保留自旧时代  架上钉着的裸身男子神态依旧栩栩如生  每次看到他  莎莉都觉得自己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  那种痛苦  不是來自肉体  而是源自心灵

  十字架下  竖立着一个新的雕像  雕像只有一人高低  通体是由石材雕成  材质并不名贵  也沒有多余的装饰  雕像是一个蒙在斗篷下的人  双手捧着一个带有螺旋刻纹的奇特圆柱体

  这是主的使徒  按照神父的说法  不过神父沒有说过十字架上钉着的男人是不是主

  使徒的雕工并不华丽繁复  却极为传神  每次看到石像  莎莉总会感觉到一股浓烈的非人气息  似乎在那石肤的下面还有着一颗冰冷的心脏  石像是神父亲手雕刻的  石料采自龙城旁边  由神父用原始的平板车拉回教堂  使徒像雕好后  神父自制了滑轮缆绳  自己将使徒像吊上了神台  整个过程都是依靠神父自身的体力  沒有借助一点机械之力

  但是神父沒有能力  哪怕是一阶的力量强化也沒有

  莎莉并不喜欢使徒像  每次看到它时都会让她感觉到莫名的冰冷和恐惧  她更愿意看着十字架上钉着的男人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时  莎莉似乎都会隐约感知到那宽如大海的怜悯  莎莉的心会由此变得平静  并且重生勇气和决心

  莫克整个身体都在莎莉身上摩擦着  极度的兴奋让他瘦弱的身躯中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勒得莎莉几乎透不过气來

  在以前  到这种地步基本也就结束了  可供可是今天莫克出奇的兴奋  如同一座始终沒有爆发的火山  不停在低低嚎叫着  他猛然扳着莎莉  让她转了个身  力量之大再次使莎莉绞紧了双眉  不过她捂住了自己的嘴  沒有叫出声來

  莫克竟然将她的厚裙拉了下來

  莎莉吃了一惊  连忙用双手护住自己裸露的臀部  回头柔声劝着:“莫克  别这样  你才刚过十岁  这样对你身体不好  也许过几年……”

  然而莎莉的双手被莫克一把抓住  向上提起  铁钳般的力量捏得她腕骨几乎要断折  莫克也压低了声音  在莎莉耳边咒骂着:“这不关你的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荒野來的  都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了  别人可以  为什么我不可以  你还想看书吗  ”

  莎莉的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随后放弃了抵抗  少年极为粗暴的进入让她痛得轻轻地哼了一声  莎莉将脸贴在冰冷而又坚硬的大门上  一滴眼泪终于从眼角流了下來  但她只流了一滴眼泪

  前所未所的快感让莫克满脸通红  想要尖叫的心情和必须保持安静的现实让他的声音尖细得象个猴子  也不知道莎莉是否听清了好想疯人呓语一样的话  但这个时候  就是莫克自己都未必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只是从呓语中知道少年也是來自荒野  所以虽然才十岁出头  虽然身材瘦弱矮小  但是已经可以做这些成年男人才能做的事

  为了避免被神父发觉  两个人必须压低声音  第一次的快感以及担心被发现的害怕交织在一起  让莫克几乎崩溃  而莎莉的身体则如同温暖而无底的海洋  层层漩涡让他完全无法抵抗  迅速沦陷

  在少年虚弱地挂在莎莉背上时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钟

  极度的兴奋过去  恐惧随即爬上了少年的心头  他张皇地从莎莉身体里退出來  慌乱弄好了衣服  他非常害怕莎莉会将刚刚的事情告诉神父  那样的话  说不定神父会再把他赶回荒野  变回一个随时可能被同类撕吃掉的野蛮人

  莎莉取出一块方巾  清洁身体并且整理好衣服  动作娴熟且迅速  她将用过的方巾收进了大衣的口袋里  望着忐忑不安的莫克  温柔的问:“我可以去见神父了吗  ”

  “呃  可以可以  神父应该就在后面  ”莫克根本不敢望向莎莉的眼睛

  莎莉在祈祷桌前安静地坐了一会  神父才匆匆忙忙地赶了过來  坐到了桌子的另一端  他的黑色教袍袖口挽起  双手还沾着醒目的灰尘  显然刚刚在教堂后部不是做着清洁就是在修缉着什么

  神父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了  严酷的环境和多年的劳作在他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神父的双手骨节粗大  布满了老茧  但是一看就可以感觉那双手的苍劲有力  尽管莎莉从心底里不喜欢使徒像  但是对亲手雕刻神像的神父充满了敬意  她总觉得  全无能力的神父身上有一种看不见的光辉  特别是在他专注工作或者是祈祷的时候  光辉会更加明显

  神父坐好  交叉着双手  微笑着看着莎莉

  “神父……”莎莉的眼睛中有着隐约的阴郁  她犹豫了很久  才选择到合适的词语:“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在突然间变化  就象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是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我是说  可能会突然变得很可怕  ”

  神父沉思了片刻  才微笑着回答:“我想  我明白你的问題了  孩子  人们之所以善变  是因为沒有信仰  而那些突然间会变得很可怕的人  是因为沒有了约束  或者有约束  但仍觉得恶行不会得到惩罚  孩子  在这个黑暗的时代  变化是永恒的主題  因为人们有了力量  却失去了规则  变化并不总是好的  不受约束的力量往往会带來恶行  所以我们才需要信仰  ”

  “那么  真有主的存在吗  ”莎莉问

  神父笑了起來  这个问題莎莉从沒有问过  当人们询问主的存在时  距离信仰也就不远了

  神父思索了一下  才说:“主无所不在  但正因如此  所以我无从测度主的存在  也无法为你证明  我们能够做的  就是保持对主的信仰  ”

  “既然不能证明主的存在  为什么要有信仰呢  ”莎莉又问

  “因为信仰是一束光  它可以在黑暗中为你指明方向  ”神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莎莉好象又在他身上看到了光辉

  “我能够为主做些什么  除了自己的心和身体  我一无所有  ”莎莉有些热切地望着神父  她的身体微微前倾  胸部饱满的线条经过桌沿的挤压  变得更加醒目

  神父看到了这一切  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洞悉世情的智慧  温和地说:“主并不需要你的金钱和肉体  它需要的只是信仰  我也一样  ”

  莎莉有些意外  然而她的眼中涌起真正的喜悦  她的目光越过神父  望向竖立着两座神父的神坛  从钉在十字架上的男人  她感觉到的还是宽广的仁慈和怜悯  自使徒像上看到的依旧是非人的冰冷

  与神父接下來的对话短暂而温馨  当莎莉向教堂大门走去的时候  她的脸上重新有了光辉  嵌在大门里的小门虚掩着  旁边一张桌子上放着三本厚重的书  在不远处的圆柱后  可以看到莫克正躲在那里  偷偷地向这边张望  年轻的孩子总是精力旺盛  虽然刚刚发泄过  但看到莎莉时  他的喉头又在起落不定  似乎想要扑出來  但是出现在神坛前的神父让他打消了一切非分的念头

  莎莉好象根本沒有看到畏畏缩缩的莫克  她抱起了书  走出了教堂  再将小门仔细掩好

  天已经全黑了  风更是大得吓人  莎莉裹紧了大衣  艰难地顶着寒风走着  走出一小段路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于是从大衣口袋中掏出一团皱布  用力地扔了出去

  风非常的大  大得似乎可以把人都吹走  这团布才离开莎莉的手  就被风载着飞上高空  不知飘向哪里

  夜非常的寒冷  仅仅是扔布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  就让莎莉打了个寒战  她急忙将瞬间就冻得发硬的小手缩回衣袖  然后紧紧地抱住怀中的书  生怕把它们掉在地上

  抬头看看前端隐沒在茫茫黑暗中的道路  莎莉很有些怀疑自己能不能在这样的寒夜走回居处  但是就如神父说的  信仰是一束光  即使在最深沉的黑暗中  也能照亮前行的路  莎莉现在还不确信主的存在  但是  在她的心中  也一直有着属于自己的一道光芒

  风忽然变小了  黑暗的世界也有了温暖

  一件还带着体温的大衣裹在了莎莉身上  让她身体的颤抖平息下來  体温和气味都是如此的熟悉  让莎莉几乎要跳着叫起來  她猛然甩脱大衣的罩帽  回过头來  看到黑暗中果然站着一个魁梧而又熟悉的身影

  莎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几秒钟之后  她才叫了声叔叔  猛地扑进了魁梧男人的怀里  只有在这个时候  她才真正像一个十三岁的孩子

  里高雷替莎莉将大衣裹紧  才微笑着说:“莎莉  我从你的同伴那里听说你來了教堂  所以赶了过來  还好沒有错过了  ”

  莎莉仰起小脸  有些疑惑地问:“叔叔  你是怎么來的  龙城是不让外面的人进來的  ”

  里高雷笑着拍拍莎莉的头  说:“叔叔现在已经是暗黑龙骑少校的扈从了  当然可以进來  不过你的丽姐姐今天才出院  所以直到现在才能來看你  ”

  莎莉将小脑袋从里高雷的怀里伸出來  果然在他身后看到了身姿婀娜的丽  尽管天气寒冷  她依旧只穿了身很单薄的紧身作战衣  上身套了件夹克  莎莉一直知道拥有格斗域能力的丽不畏寒冷  于是向她吐了吐舌头  丽则笑着  狠狠地揉乱了她的头发

  莎莉再望向里高雷  这一次非常认真地问:“叔叔  你怎么会成为龙骑扈从的  你以前不是说过  宁可战死也不当这和奴隶沒什么两样的扈从吗  ”

  里高雷一脸尴尬  抓了抓短发  有些含糊地说:“啊  是吗  我有说过这句话吗  ”

  “有说过  ”莎莉非常肯定

  看着莎莉认真的脸  里高雷又抓起了头发  不过这一次丽望向了其它方向  并且和里高雷一样在用力抓着栗色的短发

  里高雷呵呵地笑了起來  说:“好吧  可能我说过这句话  不过这个世界总是在变的  不是吗  我的头儿很不错  是个好人  而且非常的帅  他叫苏  如果你见了他  一定会喜欢他的  ”

  “苏  ”莎莉对这个名字和这个人还留有记忆  事实上  看过苏的人想要忘记他  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好吧  我承认  苏是个好人  也很帅  ”莎莉终于勉强认可了里高雷的选择  实际她也很清楚  扈从是终身的契约  而违背契约的结果  就是会引來审判所的介入

  里高雷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然后吹了声口哨  一把将莎莉抗在了肩上  大笑着向城外走去  边走边说:“走  莎莉  叔叔带你去个好地方  今晚叔叔请你吃大餐  ”

  莎莉似乎并沒有里高雷想象的那样高兴  不过大步飞奔着的里高雷并沒有注意到这个  丽似乎察觉了些什么  漂亮的眉毛微微地皱了起來

  以生活來说  龙城的住民可以说生活在温暖的阳光下  而荒野则是永恒的黑暗  在光与暗之间  并非只有一条分界线  还有着宽广的灰色地带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