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 灰色 下

章二 灰色 下

  围绕着龙城  众多的公司、组织和家族都建立了自己的领地  在龙城周围的辽阔区域内  生活着数十万形形的人  由于对进出人员的严格限制  有资格进入龙城的人并不多  这也就意味着龙城虽然广阔  但是城内的娱乐并不如何吸引人  毕竟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谁又会心甘情愿地娱乐别人呢

  这样  在龙城周边的灰色地带  就形成了几条街道  里面到处都是酒吧、夜场、酒馆和廉价的旅舍  在这些地方  一个人几乎可以找到想要的一切娱乐  即使是龙骑中的大人物  比如说某些校官  也会经常在这里出现

  里高雷带着莎莉來的地方  就是一条灰街  只有在灰街中才能吃到一些荒野上的食物  最以暴力和性闻名的那条灰街  又被人们俗称为鬼街

  和周围人的狂喝烂饮不同  里高雷、丽和莎莉吃得很慢  也很认真  这招致了许多鄙夷的目光  在龙城的住民中上  把这种吃法称为“荒野吃相”  意思是只有荒野中出身的野蛮人才会把盘子打扫得这么干净  其实这种说法相当的准确  对荒野中生存的所有人來说  冷和饿都与生俱來的记忆  所以每个人都非常重视食物

  里高雷和丽或许并不知道“荒野吃相”的说法  莎莉也许知道  不过即使三个人都知道这个说法  也不会有人放在心上  仍然我行我素地吃着  并不时低声聊些什么  在荒野里  食物是最神圣的东西  值得最高程度的尊敬

  在酒馆其它人的眼睛里  三个人这样的行为就显得非常刺眼  血液中燃烧着的酒精更让一些暴燥的人将这看成了挑衅

  终于有人走了过來  将一把军刀重重插在里高雷面前的桌子上  喷着浓浓的酒气说:“喂  荒野來的土狗  滚出这个地方  你可别传染给我们什么怪病  哦  两个小妞不错  你们可以留下來  ”

  里高雷笑了笑  他现在心情很好  并不想打架  也不想给苏惹事  虽然如果他想  这个喝得半醉家伙就会立刻沒命  就在他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丽已经盯着醉汉  冷冷地说:“我们是从荒野中來的  但也是龙骑的扈从  ”

  醉汉先是吃了一惊  然后又笑了起來:“扈从  这里有好几个扈从  有上等兵的  甚至还有个是少尉扈从  你陪睡的龙骑是什么军衔啊  别告诉我是个列兵  ”

  饭店的另一端传过來一个懒洋洋但含着隐隐傲慢的声音:“那边的妞  我看你长得不错  如果你的主人只是个列兵的话  那你还不如跟我算了  怎么说我也是个上等兵  ”

  “我的头儿是少校  ”丽的一句话立刻让周围安静了下來

  即使在龙城内  少校也绝不是可以随意得罪的人物  招惹一名扈从  和招惹少校本身也差不了多少  丽很满意这个局面  今晚有莎莉在场  她并不想将事情弄大  如果换个场合  只凭刚才那句话丽就会打断醉汉的整排肋骨

  然后  出于女人的某种骄傲  丽又补充了一句:“他是苏  ”

  饭店中一片寂静  然后如泛起涟漪  有些人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有些暧昧的笑容  气氛逐渐变得诡异起來

  “苏  是不是那个靠穿女人裙子爬上來的家伙  ”不知从哪里忽然冒出來一个声音

  “听说他是个从荒野爬上來的野狗  难怪找的扈从也都是荒野上的狗  ”这句话引起了不少人哄笑

  站在桌边的醉汉本來还有些畏意  但是人群的喧闹又给了他无穷的勇气  他努力张大着醉眼  在丽和莎莉脸上看來看去  他突然眼睛一亮  指着莎莉叫了起來:“我认得你  你不就是那个……”

  谁也不知道他下面半句想要说什么  因为丽已经站了起來  一把拔起了插在里高雷面前的短刀  用力一握  竟然空手将短刀的刃锋捏成了一团废钢  丽握着废钢的拳头随即挥起  以醉鬼根本无法反应的速度轰击在他的嘴上

  虽然丽看起來甚至有些纤弱  但四阶的力量加成爆发力非常恐怖  醉汉喷出一道夹着几颗牙齿的口水  超过一百公斤的肥壮身体应声飞出  越过四五张桌子  重重地撞在饭店另一端的墙壁上  震得天花板都在不断地掉落灰尘  甚至墙壁上都出现了裂纹

  直到醉汉软倒在地  完全沒有了反应  才有人惊呼出來  然后  全面的搏斗就在瞬间爆发

  因为漂亮的外表、荒野的出身以及与帕瑟芬妮的关系  苏在短短时间内就成了龙城的名人  但是绝大多数人心目中对他都沒什么敬意  也绝不会有什么正面的评价  苏对法布雷加斯家族武装的血战  以及成为龙骑后炫目的战绩都被人们选择性地遗忘了  飞速窜升的军衔完全被视为帕瑟芬妮滥用私人权利的结果

  苏的狠辣手段  也只有法布雷加斯家族的成员  以及少部分有权利看到玛莉娅尸体的人知道  出于种种原因  他们当然不会四处宣扬  所以大多数人  尽管不愿意承认心底深处的嫉妒影响了他们的判断  仍固执地认为苏同样软弱得象个女人  并且他的扈从也必定一样的软弱可欺

  所以  饭店里喝多了的男人们热血沸腾  一拥而上

  里高雷完全沒想到在龙城的第一次聚餐会变成这个样子  并且转眼间就变成了全面混战  他苦笑着  突然站了起來  坚硬的头颅狠狠地撞在身后一个男人的下巴上  将他直接撞晕了过去  然后再向侧后挥出一肘  重重砸在另一个男人的肋下  男人立刻张大了嘴  却听不到任何叫喊  只有骨骼断裂的喀嚓声

  一拳砸飞醉汉后  丽又是一记高踢  竟然将扑向莎莉的一个大汉直接踢到天花板上  那名大汉啪哒一声牢牢贴在天花板上  然后又象皮球一样弹了下來  他狂呼大叫着  还沒摔到地上  就又中了丽一记力量超过1000公斤的侧踢  呼地横飞出去  沿途还撞倒了五六个人

  莎莉忽然站了起來  抓起桌子上一个陶罐  重重在身旁一个光头男人的脑袋上拍得粉碎  她随后钻进了桌底  躲开了四面八方伸來的几只大手

  里高雷沒有离开饭桌  不停地抓起桌上的瓷盘  再在一个个男人的脸上拍得粉碎  格斗并不是他的长项  因此在混战中也挨了不少拳脚  还有一把椅子在他头上砸得粉碎  但依靠高达三阶的肉体防御能力  里高雷的战斗力并沒有受什么影响

  团聚在餐桌旁的男人忽然一个接一个地惨叫起來  原來在钻到桌子下面之前  莎莉顺手抓了一把餐刀餐叉  这会正一把一把深深落入她视线的小腿里

  在饭店的另一端  只有那位龙骑的上等兵还安然坐着  保持着正式龙骑的身份气度  只是他同桌的几名扈从倒是都站了起來  有些跃跃欲试  只是畏惧于丽的凶悍  他们还有些犹豫

  呼的一声  一个干瘦的男人中了丽一记鞭腿  横飞过大半个饭店  直接撞向了龙骑上等兵这桌  两名扈从立刻迎了上來  合力接住了瘦小男人  免得撞翻了桌子  谁知这个瘦小男人身上附带着几乎无法抗拒的冲力  直接将两个实力并不出众的扈从压倒

  三个男人的身体一齐倒在了饭桌上  然后哗啦一声  整张饭桌都垮了下來  饭菜汤水  一地狼藉  就连上等兵的衣服上都沾上了不少色拉奶油

  “你  ……”上等兵气急败坏地站了起來  后退时被椅子一绊  又差点仰天摔倒  当着几名扈从的面  上等兵恼羞成怒  然而看到丽的格斗动作  同样依靠格斗域能力晋身暗黑龙骑的他心底却有些凛然的寒意

  里高雷手下是留有分寸的  丽却不同  她的动作简单明了  沒有什么复杂的变化  单纯以爆发力、速度和准确制胜  然而下手落点的选择却绝不留情  每一下打击都有效且致命  这是战场上才有的格斗技艺  上等兵看得出來  至少有四个男人在丽的手中要留下残疾  最先被砸飞的醉汉多半已经丢了性命

  上等兵犹豫了一下  唰的一声抽出了佩枪  指向了丽

  丽栗色的短发猛然飘了起來  她转过头來  剑一样的目光越过黑洞洞的枪口  落在上等兵的瞳孔上  上等兵忽然觉得头皮一麻  骤然生出的恐惧感让他全身的肌肉都为之一僵  就在这个瞬间  丽突然发力向上等兵冲來  沿途挡路的一男一女被她侧肩一靠  立刻身不由已地向后飞出

  一瞥见丽的冲势  上等兵心底彻底冰寒  这至少是四阶的速度才是丽的真正实力  在已经有四阶的力量与防御后  如果还能有四阶的速度  那么对整体实力的提升绝不是一点

  上等兵知道手枪已经完全沒用  但他抛枪都來不及  只能向丽挥出左拳  期望自己同样是四阶的力量可以暂时击退这恐怖的女人  他可只有三阶的防御  至于速度  根本连一阶都沒有

  丽同样出拳  砸在了上等兵的拳头上

  两拳相击  上等兵的手上传來了预期中钻心的疼痛  以及预料之外密密麻麻的骨碎声  然而最出乎上等兵意料的是  丽看起來白白的拳头竟然比钢铁还要硬  彻底砸碎了上等兵的左手后  居然毫发无伤  又是一拳向上等兵的脸砸來

  上等兵用自己的鼻梁再一次印证了丽恐怖的力量和拳头的硬度  鲜血混着牙齿  瞬间染红了大片的墙壁  仅仅一拳  丽就砸烂了上等兵的脸  并且将他打昏过去

  在上等兵的周围  呆呆地站着四名扈从  每一个的块头都比丽要大得多  然而却沒有一个敢去扶一下晕死过去的上等兵

  丽的短发依旧飞舞  胸脯也在急剧地起伏  她咬着牙  从牙缝中向外喷着气  紧握的拳头骨节都在喀喀响着  纤细的身躯内随时都会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丽向四名甚至沒有胆量被她打断骨头的扈从瞪了一眼  霍然转头  冷冷地扫视着饭店  寻找着下一个堪作她对手的家伙

  饭店中一片狼藉  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的人  许多人都很沒有体面地在呻吟着  还能行动的家伙都缩在角落里  再也沒有了冲上來的勇气

  里高雷脸上有了好几块青肿  嘴角也破了  脑袋上的短发中还顶着半截木棒  不过他还是站着的  甚至还保持着一个很难看的微笑  莎莉也从桌子下钻了出來  一手握着把短刀  一手提着半截酒瓶  秀丽的小脸上很有些杀气

  战事就此结束

  里高雷和丽并肩走出了饭店  莎莉走在中间  两只手臂分别挂在他们的胳膊上  远远看去  就象是一个三口之家  温暖  和煦

  饭店中的打斗时间不长  但也不算短  早就惊动了附近一条街上的人  饭店还有些人从后门逃了出去  将里面的情形告诉了赶來的人  所以当三个人走出饭店时  外面的情势已经有些不对了  黑暗中  隐约有拉开枪栓的声音

  里高雷忽然拔出手枪  闪电般连开四枪  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夜空  夜空中闪现出大蓬的火花和金属破裂的声音  以及几声失声惊呼  却沒有听到临死前的惨叫  里高雷的手枪又向黑暗中虚点了几下  枪口所指的方向上  都是一片鸡飞狗跳  甚至还有重物坠地的声音  然后就听到一声痛呼

  黑暗中  四名身份各异的枪手正看着自己手中断成两截的步枪发呆  若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他们再也不敢将准星套向正逐渐远去的三人  因为那样做的话  下一颗子弹打断的会是他们的颈骨  而那个因为闪避而从屋顶摔下來的倒霉鬼  此刻还在堆满垃圾的后巷中呻吟

  直到离开灰街有了些距离  里高雷才说:“丽  下次下手别这么重  这是龙城  我们别给头儿惹麻烦  看起來他的麻烦已经不算少了  ”

  “我只是想让那家伙快点闭嘴  ”丽有些生硬地说  她并沒有解释原因

  里高雷耸了耸肩  不准备再争论下去  虽然路很长  但是里高雷和丽提着莎莉走得很快  很快就进入了龙城  丽有些突兀地提出让里高雷先回去  由她送莎莉回住处  里高雷再次表示同意  反正只要是丽决定的事  他基本上都会同意的

  夜很冷  也很黑  在回家的路上  莎莉出奇的安静  靠在丽的怀里  默默地走着  快到她的住处时  丽才叹了口气  说:“莎莉  你很缺钱吗  ”

  “……是  ”莎莉隔了一会才回答

  “里高雷叔叔给你的钱应该够了呀  ”丽已经对龙城的货币和物价有了初步了解  不过若是在经济与货币方面再进一步  那些数字就会让她感觉到十分头痛  这点十分奇怪  同样是数字  如果是放在军事领域  丽立刻就会有本能的理解

  莎莉保持着沉默  丽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决定不在继续追问下去  不管怎么说  这种经历都不会是个愉快的回忆  在初次见到莎莉的时候  丽就从她身上嗅到了一股浓浓的男人味道  这种味道不应该出现在莎莉的身上  在饭店时那个醉汉的话也佐证了丽的猜想

  “看样子你很缺钱  等我过两天再给你些吧  ”丽想了半天  最后也只有用自己的方式來帮助莎莉

  莎莉认真地看着丽  片刻后摇了摇头  说:“丽姐姐  我有自己要做的事  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你帮不了我的  如果你真的想要帮助我  那就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里高雷叔叔  ”

  丽还想劝莎莉  却意外地看到她的小脸上满是信心与坚定  莎莉已经不再是她记忆中不谙世事、体弱多病的小女孩  在某些方面  她甚至比丽还要成熟  她目光中的坚定和执着  让丽忘记了一切劝说的说辞

  “丽姐姐  不要怪那些男人  他们给了我钱  让我可以继续自己想做的事  所以我不恨他们  甚至还很感谢他们  就这样吧  丽姐姐  我回去了  ”莎莉猛的转过身  飞快地消失在黑沉沉地楼道内

  丽默然站了许久  才缓缓离开  龙城的一切  对她來说都是陌生的  或许明天问问苏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其实直觉告诉丽  海伦才是更好的询问对象  但是丽很讨厌她  根本不愿意和她说半句话  沒有什么原因  就是单纯的讨厌而已

  这个时候  里高雷并沒有回海伦为他们安排的临时住所  而是漫无目的的在黑暗笼罩下的都市漫步  他脸上已经沒有了温和的微笑  而是锁紧了双眉  半眯的双眼看上去就象是鹰  他的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食指不停地轻轻敲击着手枪的扳机  这个时候  他很希望能够有个目标  让他将两把手枪中超过六十发的子弹倾泄出去

  在里高雷视线的尽头  似乎始终有一团皱皱的布在飞舞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