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复仇的正义 上

章三 复仇的正义 上

  当天空中重新有了暗淡光芒的时候  龙城就开始有了喧闹

  龙城非常的大  这座过往容纳了超过百万人口的大都市  如今只住着不到十万人  不可避免的  龙城大部分地段仍处在荒弃状态  只有少部分土地和区域被开发出來  并且拥有水和能源的供应  做为住民的居所  如果愿意  龙城住民也可以自己开辟一块住处  好处是隐私和安静  缺点则是缺乏安全  并且由于远离管网  资源供应的代价会变得非常的大

  龙城中很多有身份地位的人  都倾向于自建住宅  只要拥有足够多的资源  甚至可以将整个街区都翻建一次

  那些真正的大人物  比如说摩根、鲁登道夫  则会居住在龙城外家族的领地上  至于帕瑟芬妮  脱离了亚瑟家族的她在龙城的时间很少  而且她在龙城中有多处产业  回到龙城时大多时候会住在私人医院内

  龙城十分安全  广阔而复杂的地下通道每年都会被清理  并且设置了严密的监控和防御措施  如果有外敌选择地下通道入侵  会发现他们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死亡陷阱

  上午十点左右  苏在自己的住所接到了里卡多发送过來的地点  按照信息上的要求  苏沒有穿暗黑龙骑的制服  只带简单的武装  苏选择了两把短刀  沒有带任何枪械  毕竟在城市的复杂环境里  有枪和沒枪对苏來说差别不大

  十一点整  苏按照约定的时间來到了龙城西南区一座宽广舒适的别墅前  别墅周围各处制高点都布设了枪手  六七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别墅前  监视着从别墅里走出來的人  别墅门口和墙壁上沾染着几块醒目的血迹  血迹下是几具尸体  看装束应该是别墅的守卫  几名守卫身上沒有伤口  但是脑袋几乎全部消失  看样子是被大威力的子弹直接打爆

  苏在远远站在越野战车旁的人群中看到了里卡多  以及他提在手中的速射机炮  机炮的炮口还有余温  看來几具尸体都是他的杰作

  别墅中的人排成了一排  在枪口的押送下慢慢直了出來  总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的别墅分成三栋  里面居住着30多个人  其中一小半是护卫别墅的武装人员  还有司机、厨师和佣人  别墅的真正主人应该是5个女人和11个大大小小的孩子  孩子有男有女  最大的是个刚刚发育的十一岁女孩  最小的还沒有断奶

  里卡多对走到身边的苏笑了笑  低声说:“你看着就行了  现在这里已经沒我们什么事了  ”

  苏扫视了一周在场的人  发觉属于里卡多的人并不多  大多是些他不认识的人  除了一些明显來看热闹的人之外  还有些人看起來分属几个势力  里面有不少人身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杀气  更多的是在用挑剔的眼光在女人和孩子身上扫來扫去  就象是在挑选待价而沽的牲口

  苏从资料上获知  这座别墅就是卡冯中校的居所  他的主要家人和孩子应该都在这里  不过沒听说过卡冯在龙城内有产业  想必主要财产还是藏在其它地方  那些女人和孩子  不出意料应该就是卡冯的家人  作为暗黑龙骑的中校  卡冯的确可以算是个大人物  并且不得不承认  他的女人们素质相当的高

  苏又扫了一眼别墅附近零零散散站着的人  眼神微微一凛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很多人都沒有展示出什么能力  所以苏也就忽略了他们  然而再看第二次时  苏发现围观人群中有不少人有特殊的气质  还有几个人让苏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有的是阴湿  有的是刺痛  甚至还有一个让苏有种昆虫的感觉

  这些人虽然看起來沒什么能力  但是身份和來历肯定不简单  苏得出这样的结论  在这种距离上  苏的透测和超距触感都超出了有效范围  因而对周围人的扫视所获得的感觉是模糊的  更倾向于直觉上的判断以及一种本能的感知  但这并不是靠着幸运  而是苏在感知域中新形成的能力  精神感应  这个能力不是七阶的配方能力  甚至都不在罕见能力的清单内  苏只有根据自己的判断为这个新能力命名

  里卡多观察到了苏对围观人群的注意  眼中略微闪过惊讶  他的身体倾向苏  低声说:“外面那些人是龙城内各个势力的代理人  來参观我们的行动  并且看看能不能从中有所收益  至于那个家伙……”

  里卡多指了指别墅门前來回踱步、面目阴沉的一个中年男人  说:“他叫提旦  是龙城外围最有名的几个冒险商人之一  我把卡冯和玛莉娅的收益权都卖给了他  当然打了折扣  而且我们还要负责追讨过程中的安全  确保龙骑总部和其它家族不插手  卖出的价格还不足以弥补我们的损失  但总比什么都沒有好  而且由他出面  找出卡冯隐藏财产的可能性要比我们大得多  我们这种人只适合打仗  政治和压榨这种事  还是交给专家去作比较好  ”

  苏看向名为提旦的男人  提旦大约有190公分  穿着一件有些泛旧的风衣  右手里握着根只有半米长的短鞭  由皮革和金属线揉成  看起來沒什么威力  但苏却从鞭子上感觉到了浓浓的血腥气

  别墅里所有的人都被赶到了外面  并且在枪口的威胁下分成几队站好  被解除了武装的卫兵被赶到一旁  贴着墙角蹲着  整个过程中  他们都乖乖地配合  沒有人敢反抗  有勇气反抗的早都被里卡多的速射机炮轰爆了头  活下來的人看到里卡多手中不应该由人类操纵的速射机炮  也都打消了抵抗的念头

  厨师、女佣等仆人被赶到另外一堆  最后暴露在目光焦点下的是卡冯的女人们  孩子们则在女人身边贴墙站好

  天非常的冷  女人和孩子们被赶出來时  甚至都來不及穿上外衣  这时都在寒风下冻得瑟瑟发抖

  提旦在五个女人前慢慢走过  蛇一样的眼睛仔细地检视着女人身上的所有细节  他來回走了两次  才站到看起來年纪最大的一个女人面前  挤出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  问:“你是卡冯的老婆  ”

  其余的四个女人立刻脸上变色  想要争些什么  然而周围的枪口让她们明白过來闭嘴才是明智的选择

  提旦面前的女人立刻扬起了头  高傲地看着提旦  冷冷地说:“我是  如果我的丈夫在这里  他绝不会允许你这样和我说话……”

  提旦笑容更深了  但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  这种笑容看起來更让人觉得眼睛发酸  他象猫头鹰一样笑了起來:“如果卡冯还活着  我说不定还会害怕  不过你知道卡冯是怎么死的吗  或者我可以帮你加深一下印象……”

  提旦一把将女人掀转了身  右手中的鞭柄迅猛且残酷地撞进女人的臀部中  痛得她只來得及倒抽一口气  就晕了过去  然而提旦右手一转  又让女人瞬间醒了过來

  “卡冯中校  就是让人用棍子从这里穿了进去  竖在冻原上当了雕像……”提旦的声音低沉得如同恶魔

  他后退了一步  任由女人瘫软在地  不住地颤抖、呻吟  他从口袋中取出一张纸巾  擦拭着鞭子手柄上的血迹  一边向余下的四个女人问:“你们谁能告诉我  卡冯的钱都放在什么地方  我喜欢诚实的人  在我面前  说实话一定会有好处的  ”

  女人们  包括倒在地上的女人  都保持着沉默  沒有回答提旦的问題

  提旦很有耐心  向里卡多遥遥一指  对女人们说:“你们最好别抱什么幻想  沒有人会來拯救你们  龙骑总部不会  血腥议会不会  卡冯的朋友们更不会  事实上  我很怀疑卡冯会有什么朋友  如果有  也都被那边的人杀了  看到那个拎着机炮的家伙沒有  就是他杀了卡冯  杀了你们的丈夫、父亲  而且把你们都卖给了我  我的名字叫提旦  你们最好记住  一个聪明的人不应该忘记他们新主人的名字  ”

  苏的眉毛又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但这次里卡多沒有觉察出來  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满不在乎的笑容  肋下夹着的速射机炮轻轻地摇晃着

  提旦干涩的声音继续回荡着:“买下你们花了我不少的钱  如果把你们、不论男女、不论年纪  都卖了去作  我会亏损20%  而这笔买卖我预期的利润应该是50%  这样吧  你们谁能把卡冯藏钱的地方告诉我  让我的利润超过50%  我就放她自由  在此之外  每多10%的利润  我就会额外给一个她指定的人自由  你们都是聪明的女人  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好了  现在  让我先來验验货  ”

  提旦举起了右手  魔鬼般的手指指向了缩成一团的孩子们  來回晃了几次后  才落了下來  提旦身后立刻冲出两个强壮的雇佣兵  从孩子中间拉出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  扯到了提旦的面前

  有三个女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但有一个女人抓紧了自己胸口的衣服

  不用再看下去  苏也知道接下來会发生什么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淡淡的说了句:“有这个必要吗  ”

  “有这个必要  ”里卡多拉住了苏的手臂  不让他轻举妄动  口气也不容置疑:“玛莉娅是个挥霍无度的女人  她不光沒有积蓄  还欠下了大笔的债务  而卡冯中校则是个好父亲和一个好丈夫  他并不挥霍  肯定给女人和孩子们留下了足够的财产  所以提旦才会把这里当作主攻目标  我带你过來  就是要你亲眼看看整个的过程  与内战无收益对应的  是复仇的正义原则  从第一天起  每一位龙骑就会明白  他们职责和责任不仅在自己  还在扈从和家人身上  在内战中  应战的一方如果胜利了  就拥有对仇人亲人及扈从复仇的权利  苏  这就是游戏规则  我们必须遵守  也必须去捍卫  所以每一个龙骑都要不断地变强  尤其是那些身后沒有家族的龙骑  只有那些放弃了个人武力  为总部服务的龙骑才会得到总部的庇护  可以免于这条规则  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你对卡冯和玛莉娅的虐杀不就是为了威慑潜在的敌人吗  ”

  苏低沉地说:“那不同  卡冯和玛莉娅都是战士  ”

  “这沒什么不同  在不成文的理解中  战士的家人等同于战士  ”里卡多的声音非常冰冷

  “她们只是沒有能力的女人和孩子  ”苏回答  这时那个小女孩已经被当众剥光  稚嫩的身体在寒风中被冻得发红  凄厉的哭叫声传得很远很远  但是围观的人大多的无动于衷的冷漠  少部分是在欣赏着她还未发育的身体

  里卡多牢牢地抓住苏的手臂  说:“女人只是发泄和生孩子的工具而已  而那些孩子  他们是卡冯的孩子  你想他们长大后來找你、你的女人或者是你的孩子报仇吗  所以他们的下场要么是变成  要么就是死  关于这点  我已经和提旦达成了谅解  卡冯在接下狙杀我们的合约时  就应该知道失败后的下场了  ”

  里卡多的手越抓越紧  继续以冰冷的声音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并且保护提旦的行动吗  因为至少我在名义上还是法布雷加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续人  这时候來干涉我的事  和法布雷加斯家族直接作对差不多  谁都知道暗黑龙骑的中校是块肥肉  卡冯尤其肥  苏少校  如果只是你在这里  那么你会发现  要干涉的人会多出很多  那时你怎么办  杀光所有的人吗  你有能力与龙城内的所有势力作对吗  如果你死了  你的扈从们怎么办  你希望他们也沦落为眼前这些人的下场  ”

  苏沉默着  沒有任何动作  但是身体内依旧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里卡多的语气柔和了一些  松开了拉住苏的手  说:“苏  好好想想  你不是神  我也不是  能够照顾好我们身边的人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

  苏深深地吸了口气  身体放松了下來  提旦忽然转过头  向着苏阴森森地笑了笑  看來他一直在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对于这隐晦的挑衅  苏的回应是平静地回望了一眼  然而当双方目光接触的瞬间  苏碧色的瞳孔忽然收缩成一颗十字星  从碧色光芒深处感受到的  惟有无穷无尽的冰寒

  其实苏的体温沒有任何变化  瞳孔深处的冰寒应该只是个错觉  但是提旦瞬间感觉到自己几乎冻僵  他猛然后退了一步  差点摔倒在地上  这才摆脱了苏目光中沉重的粘性  从那几乎让灵魂粉碎的冰寒中解脱出來

  提旦手下的战士们连忙跑过來  将他扶了起來  提旦定了定神  脸色这才稍稍恢复  但冷汗已经浸透了他贴身的衣物  他再也不敢看苏的眼睛  而且已经明白  招惹苏绝不是个明智的做法  在苏那张漂亮的人皮下  很可能藏着一颗恶魔的心

  苏勉强压抑住心头勃发的怒意  这并不是他的意志  而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有些象被挑战了尊严的野兽  就在情绪有些激动的时候  苏忽然感觉到面颊上有隐约的刺痛  这并不是真实的感觉  而有些类似于以前被瞄准的感应  但是要微弱得多

  苏心头微动  未及细想  立刻微微向后仰头  刚好让过了瞄准点  瞄准的准星即使轻巧地移动  再次落在了苏的头侧  这种被瞄准的感觉和普通狙击手完全不同  不光是感觉模糊  而且似乎瞄准的起始点也是在飘忽变化着的  几乎无法确定狙击手的位置  哪怕是经受过严格反狙击训练的暗黑龙骑  即使察觉了已被瞄准  也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击  感知能力稍差的龙骑  很可能直到子弹近身时才骇然发现已被狙击

  毫无疑问  这是个非常高明的狙击手  远远超过了苏过往所遇到的那些狙击专家  这种干扰对方感应  隐藏自己的能力连苏都不具备  这个狙击手  专长就是猎杀那些反狙击专家

  苏的身体轻轻地晃动着  连续躲开了几次瞄准点  每次都是刚刚闪开即停止  闪过几次狙击锁定后  苏忽然转头  碧色的目光凝聚成一道无形的线  划过茫茫的城市建筑  最终落在一栋不起眼的楼房上  他纤长的五指轻轻地扣在了军刀上

  被狙击的感觉就此消失

  里卡多已经看够了戏  也就不顾提旦还在为100%的利润奋斗  向手下打了个手势  对苏说:“好了  这沒我们的事了  让他们自己去折腾吧  我们还要回去想想接下來干点啥  上次的行动损失可不小  所以现在的时间很宝贵……等等  苏  你怎么了  ”

  里卡多发现苏有些异样的疲劳  但苏只是笑笑  说沒什么  里卡多若有所思  向周围的环视一周  却沒有任何发现  他并沒有深究  拉着苏登上了越野车  呼啸而去

  在远处的街道上  一辆轻巧的越野车发动起來  缓缓驶远  车里坐着一个已有些年纪的黑人  灰色的胡须下  嘴角在微微向上  牵出一个模糊的笑容

  看着车窗外不断退后的建筑  黑人露出一个难以捉摸的微笑  象是在自言自语  又象是在对某个虚无的人在说:“看起來  上次接受收买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这家伙可不能惹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